第一卷 镇灵指环 第九节 万方来朝(上)

    “兄弟们,咱们可让这小子出尽了风头啊。(千载中文网www.qianzai.com)”说话的是“小白脸”——常利,这小子的老爸是市委常委常民,虽然不怎么学习,但是毕竟有些“懂事”的人走关系,他出现在这所全省最好的大学里也不足为奇了。加上其一肚子的坏水,拉拢了几个狐朋狗友,做了这伙人的老大,整天无所事事,借着老爸的关系,真的就没人敢管他。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乡巴佬而已。”后面的材建壮的程新不以为然。他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程建国的儿子。从他那当过特种兵的老爸那学了一好功夫,进校就入了散打社,做了副社长。当仁不让的做了这伙人中的打手,他同时也是追求萧芳芳最狂的人之一。

    “你可别小瞧他,这小子入学不到三天,就能让大二的系花韩坤和王凤天天在他边转,不简单啊。”满脸都是络腮胡子的赵铁可不像他的外表那样粗旷,是个粗中有细的人。

    “二哥说的对,这个乡巴佬今天的预测准的吓人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会是和那个美女警花有一手吧,喂,三哥,你可要小心了。嘿嘿。”说话的是“四大豺狼”中年纪最小的董智。

    “你小子放什么,信不信我打的你在上躺三个月?”程新大怒,萧芳芳可是他的心肝宝贝,她虽然一直对自己不假词色,但也绝对不容任何人染指。而这个小子还真的就在刚刚开学不久,就将一个学生打的数根骨头骨折,在上躺到今天的纪录。能在开学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就混出“四大豺狼”的匪号,连高年级的“老鸟”也不敢碰他们,除了几个人惊人的家世外,常利的毒、程新的狠辣都是不可少的条件。

    “我开玩笑的,三哥你别当真,喂,老大救命啊!”别人不知道程新的功夫,董智可是知道的,一见对方挥掌打来,一个箭步窜到常利的后,死也不出来。

    “好了,老三老四别闹了。”常利正在想个主意弄死葛逸,被他们一打扰,不由得心中不悦。

    “哼,今天便宜你,要有下次,让你尝尝我“铁沙掌”的威力。”程新对常利还是很服的,向董智扬了扬拳头威胁说。“这就是给老大面子,放你一马,待会在篮球场上,看我任何教训你!”

    “放马过来,谁怕谁呀!打篮球可不是打架,光凭四肢发达就行吗?”董智是煮熟的鸭子——嘴硬。

    “唉,有办法了!”被触动了灵感得常利眼前一亮,一拍大腿说。

    “老大,什么办法?”其他三个人迅速围了过来,急切的问。

    “嘿嘿……”常利一笑,赵军看着他泛着寒光得眼睛,不由得心中一凛,每当看到常利这个表出现的时候,就表示又要有人倒大霉了,此时,他心中竟然有种不忍的感觉,仿佛那个葛逸已经被判了死刑。

    只听常利接着说啊:“再有一周就是新生篮球赛了吧?老三,你是体委,一定要想办法让那小子上场打球,而和咱们系分到了一组的是动医系吧?我记得他们的那个主力中锋好像叫李伟,和你一样是散打社的主将,是吗?”他斜着眼睛问程新。

    “那是啊!”程新对李伟赞不绝口:“李伟可是我的铁哥们,他得家传绝学是掌法,除了我能和他练拳外,其他人都不是对手。”说到这里,他有点明白了:“难道老大,你想让我……”

    看来他的脑袋也不是榆木疙瘩,只不过他还是不能全盘了解常利得的计划。

    “嘿嘿……”常利又是险的一笑:“我可没让你那么直白的告诉他,让他对付葛逸,如果那样,那个乡巴佬要是出点什么事的话,就会有人怀疑到我们,只不过大家都知道,李伟可是韩坤最狂得追求者,如果让他知道,韩坤最近和葛逸走的很近,你们说,会发生什么事呢,嘿嘿……”

    “老大,高,实在是高!”董智的马立刻拍了上来。

    “有多高?”赵铁也来凑闹。(网友手打文字更新-qianzai.com)

    “至少几层楼那么高。”程新说。

    “哈哈……”四大豺狼带着笑声消失在校园深处。

    好一招“借刀杀人”之计。

    当四大豺狼的背影消失之计,楼角处一个女孩转走了出来。显然,她已经在此听了很久了。

    乌黑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垂至腰际,一副无框眼镜遮不住秋水般的双眸,瑶鼻、凤眼,白玉一般的脸庞。即使那一普通得牛仔装,也掩盖不住人的丽色,反而更显得她双腿修长,材婀娜。

    “四大豺狼又要谋害人了,只不过这次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啊。现在是不是得意的早了点?我是不是告诉那个新生一下?算了,有大事要做呢,看他的运气吧。”

    说完,她优美的转而去。

    实验楼前本来就少有人,所以“四大豺狼”才在此密谋。

    等他们全走了之后,马上就安静了下来,无论是谁来,也不会想到这里还有人在。

    过了好一会儿,假山上的一块石头竟慢慢的动了起来,要是普通人在这非吓破了胆子不可。

    那块石头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人,他上青色的斗篷揭开,一个有些嬉皮笑脸的少年探出头来,很是得意的笑笑:“呼,可闷死我了,想找地方睡个安稳觉都办不到。这个楚知秋,还真历害,竟用灵力测了两次,要不是我的“五行遁法”有了小成,可被她发现了。嘿嘿……”

    “是吗?”天簌的声音传来,听在他的耳中却如雷震,猛的一挥那青色的斗篷,他的体如一只猎鹰一样扑向旁边不过十米的大树,这“五行遁法”是天师教的看家本事,讲究的是“遇金则隐,遇木则入,遇水则溶,遇火则变,遇土则遁”,修练到极处,真可来无影去无踪,天上地下,任我遨游。

    可惜他才修练了几年,用“拟术”变成石头骗骗几个普能人尚可,在大行家面前,不免有些可笑,他快,楚知秋更快,后发而先至,他还差几米就能碰到那个几人合抱的大树——农大的树木,年头能小得了吗。

    楚知秋已经笑吟吟的等在树下了。

    “我的妈。”他大叫声中,形在空中再变,青色的斗篷再动,竟然就这么凭空消失,无影无踪。

    “天师教的宝贝还真是不错啊。”楚知秋笑笑:“你是偷了这个宝贝才敢一个人从家里跑出来吧?”

    “她怎么什么都知道。”借着斗篷刚隐去了体的小子额上冷汗直流:“不过你再历害,也破不了我这“葵水斗篷”。”

    “不和你玩了,我还有事要做呢,小弟,你是天师教掌教张真人的几公子啊?”楚知秋道。

    “我才不会吱声,你这女人想骗我开口,没门。”他肚里暗道。

    “看来你不是张真人的公子啊,那我就得罪了。”楚知秋说完,伸手从地上捡起一截树枝,玉手一弹,那树枝在空中发出“嗤”的破空声,直奔他的藏处。

    倒底是个孩子,当他急急的跳了出来,那树枝却在距他不到半米的地方“砰”的一声爆成了粉,这根本就是吓唬他的。

    “你,你怎么……”

    “怎么就能透过你的宝贝斗篷看到你的是吧?”不等他说完,楚知秋就笑呵呵接了下去。

    “是啊,我爸爸说没有人能透过这“葵水斗篷”看到我的。(千载中文网www.qianzai.com)”

    “呵呵,我也不是看到了你啊,只是你的“敛息术”太差了,你又太紧张,所以我只是感应到了你的灵力波动啊。”看着她如花艳的脸,听着天簌的声音,本来是一种享受的,但心里却怕的要死,她太可怕了。

    “说吧,你是张真人的几公子啊?”

    “我是老七。我叫张无咎。”斗法斗不过人家,跑也没戏,从实招了吧。

    “嗯,张无咎,张无咎,观我生,君子无咎,张真人还真是用心良苦。”楚知秋道。

    什么意思?

    这“观我生,君子无咎”出自《易经》,就是常观察自己的生存之道,君子就不会有灾难的意思。

    “张无咎,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当然也知道我到农大来的目的吧?”在这个时候,虽不想小孩子,但也只能和他把话摊开了说。不然,天师教虽然没出什么高手,但烂船也有三斤钉,这些年,天师教和茅山教、凤阳教走的很近,隐然要恢复当年“玄门六教”的风采。自己出来之前,师傅告诉不可得罪同道,只要把任务完成就可。

    “我也只是从我爸那偷听到一些,我只是好奇,可没有什么想法,也不会阻止你们,我只想看看闹。”张无咎可不傻,敢紧表明态度,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误会了,做为修行中人,第一戒贪。我派从无贪得之心,只是不想此事横生枝节,以至平静了几十年的修行界再起风波。更何况兹体事大,如有差错,怕会误了天下苍生。知秋岂敢做此罪人。”楚知秋收起了她笑盈盈的脸,庄重的说。

    “嗯。”张无咎也点点头,显然他也相信。不对啊,爸说江湖人的话不可信的吗,怎么她一说我就信了。美人计,美人计。

    其实他也不想想,以人家的实力,用的着对他用什么美人计吗。

    楚知秋哪里知道他心里想的,继续说:“因为近那位就要来到农大,而具我所知,不止一家知道些事,现在的农大,已是各路牛鬼蛇神共同目标,想保周全,知秋一个独木难支,如有事,尚请张世兄加以援手才好。”

    因为楚知秋出昆仑,师从“昆仑三子”老大逍遥子,辈份奇高,和张无咎的的爸爸天师掌教算是平辈,这都是抬举了他,所以她叫张无咎一声“世兄”,也是出于礼貌,算起辈份,张无咎还真不吃亏。

    “好,如果有什么,我一定不会不帮忙的。”哎,不对啊,我这就答应了,这美人计还真是历害。等到楚知秋的影消失不见,张无咎不在那愣神。

    “好了,傻小子。看上她了?”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一只大手拍在他的肩上。

    “啊-----爹,你怎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看见老爹像鬼一样出现在后,张无咎也并不太害怕,这种况显然是习惯了。

    一个胖墩墩笑眯眯的中年人站在他的后,看样子,像一个农村的土财主更多过一派掌门,毫无传说中高人的仙风道骨之态。

    张天师见到多没见的儿子一脸的风尘,想来这个从未离开家的小子也吃了不少的苦,心中也十分的欢喜,多过了责怪:“你小子偷偷听到我和你二叔的谈话,就跑了出来,我一猜你就会来松江。你真的想来吗?真的想你就说嘛,就算你非常有诚意的看着我,你也要说你想来嘛。你真的想来我不会不让你来的嘛……”

    “打住打住,唐僧老爸,我求你了,我什么都听你的,只求你别念咒了。”从小听惯了张天师唠叨的张无咎一看老爸要用杀手锏,赶紧叫停。

    “嘿嘿嘿…….”张天师一阵得意的笑:“小子,是不是看上那个姓楚的丫头了?用不用老爹舍出这张脸,明天去昆仑山提亲去。”

    “你算了吧,老爸,不用你管。”张无咎有点恼羞成怒。

    “好好好,不管不管”张天师平里在儿子面前也没什么威严,反倒是朋友多过父子:“年轻人的事,自已解决吧。”

    “对了,老爹,你来做什么?”

    “还不是为了你这小子,我不放心啊。再有,也顺道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好玩的,带回去。大家乐乐。嘿嘿嘿……”

    在他们这里谈论的同时,换下了那一警服、着便装的萧芳芳走进了学校宿舍管理处的大门。管理处是个冷衙门,平里是没几个人来的。管理员大叔还是一的酒气,睁着那双永远都睡不醒的眼睛在那打磕睡。

    此刻的美女警官,早就没了平里的冷艳,看到管理员大叔像是半睡半醒的样子,她就静静的站在一边等候,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看样子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绝不下于当年的程门立雪。

    足足有半个小时,眼看再也装不下去的老酒鬼才“醒”过来。

    美女警官走上前去,深施一礼:“晚辈京城时家第三代弟子萧芳芳见过神机前辈,前辈亲至松江,晚辈未及时拜见,望前辈恕罪。前辈此来,怎不先行告知晚辈,也好让芳芳一尽地主之谊。”

    她不提自己在俗世中的官职和地位,先报家门,这是江湖修行界的说法。在修行人的眼中,俗世上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眼烟,大家都不当一回事,只有闻得大道,才是唯一目标。所以萧芳芳先报家门,执弟子礼,这是对对方的尊重。更有前先等上半小时而毫无不奈的举动,可见她对老酒鬼的尊重。

    京城时家,这个名号让别人听到,也许冲着它的来历就会立时敬上三分,毕竟,时家行走天下,代表的是官方。

    “学会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历朝历代,总有江湖修士与当权者合作。无论是哪个政权得了天下,采取莫不是“以江湖治理江湖”的策略。而江湖人呢,与官家合作,背靠大树好乘凉,可以得到普通修行人所没有的一些便利。这对双方来说,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而京城时氏家族,就是官方认可的代表。与湘西辰家、蜀中何家并称“修行界三大世家”,当代时家家主时朝雍精通四卷“六壬真解”残篇,这“六壬真解”与昆仑派的“九转心经”,武当派的“玄武御剑篇”,佛家不传之密“不动明王咒”,合称天下四大奇书,可知过去未来,晓五行阳,时朝雍本人更是灵力高强,道法精妙,门人弟子满天下,其三子时焱又与峨嵋门下联姻,风头之盛,在修真界更是一时无两,门下的弟子行走天下,任哪门哪派见了,怕也要给三分颜面。这就是高门大阀的威严和气势。

    更何况萧芳芳可不是一般的旁系子弟,她是时焱和峨嵋女玉萧宛最小也最宠的女儿,从小就天资卓越、悟过人,别的孩子都是由各支门中的长辈启蒙学习道法,唯独萧芳芳,由时家家主时朝雍亲传授,自小便接触无上道法------《六壬真解》,起点就比一般人高的多,十几岁时由其母萧宛携至峨嵋山,拜于她的大师姐门下修行峨嵋剑诀,兼两家之长,道法灵力早就远在同门同辈之上,在其六岁那年,时朝雍一时忍不住,在宾朋面前夸赞萧芳芳,只恨生为女儿,不然定将时家家主之位传授与她。可见对其之厚望。

    可凡事总有例外,你京城时家再强,再有名,也就有那么一些不信邪的、不买帐的修行散人,在他们眼里,你时家什么投靠官府,甘作鹰犬,有什么好夸耀。老子敬天敬地敬师门,你时家算哪根葱,没骨气。

    还有萧芳芳毕竟年轻气盛,加之年少得意,深以家族为豪,说的话让人不太听,眼前这位就是。

    老酒鬼一脸的不解:“吃鸡?不对啊,我今天下酒菜是花生米啊。吃的不是鸡。”

    知道他的人都了解老酒鬼的格,诙谐幽默,插科打混是他的拿手好戏,就算在晚辈面前,也没个正形。

    萧芳芳并不说话,只是微微低头,摆出一副聆听长辈训斥的恭顺之态,老酒鬼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在一个小女娃面前装腔作势。

    只好睁开睡眼,沉声道:“怎么,松江府何时也成了时家的私产,老夫来与不来,难道得报知时家批复么?”

    这话说的已是相当的刺耳了,以他的份,断不应该和一个晚辈为难,奈何这位神机子,平生就是一个不把天下放在眼里的人物,什么时候都可以嘻皮笑脸,也敢当着任何人的面喜笑怒骂。

    萧芳芳是个玲珑的人,哪能听不出来人家不高兴了,要不然,松江这么大的事,时家也不会只派一个小辈处理,这说明此女无论是道法修行,还是应变能力,都已达到一流。

    想到这里,她赶紧澄清:“哪里哪里,前辈言重,晚辈断断不是这个意思,此次松江之事,家祖派晚辈过来,负责招待各位修行界的前辈,又叮咛晚辈切不可妄自尊大,得罪各位修行的朋友。家祖早和晚辈说过,神机前辈的一些往事,只恨不得一见,只是前辈神踪不定,此次得知神机前辈也要来松江,忍耐不住,上门拜见,来的仓促,言语有不周之处,望前辈海涵恕罪。”

    人家一个晚辈,一个劲的赔礼倒歉,自己里子面子也都有了,再拿下去,怕也不合适,于是,老酒鬼咳了一声:“罢了,老夫也听过,时家出了个不得了的女娃,今一见,果然不同寻常。唉!”这一声长叹,也不知是可惜了,还是别的意思。萧芳芳从进门到现在,怕也有个把时辰之久,这么长时间,再看不出她的修为,那老酒鬼可是白混了。

    “前辈谬赞了,晚辈不敢当。”不愧是名门世家的弟子,不卑不亢,表现自然。

    “好了,谈正事吧,怎么?难道官家也看上了这件东西了,派你们时家过来独占么?”老酒鬼直奔正题。

    萧芳芳微微一笑,暗道此老和报中说的一样,脾气直率,不会作假,不过这样的人没有什么城府,倒是容易对付。

    “不敢,”萧芳芳道:“时家万万不敢有吞天之念,只是此物干系重大,虽宝物有德者居之,但官家生怕有邪魔外道、更有非我族类插手其中,若被其得到此物,则恐造成灾祸,秧及百姓。”

    名家弟子就是不同,这番话表达了三个意思,一是打着为民的口号,谁得到都可以,当然我时家也可以得到;二是时家来此,代表的是官家,公事;三是告诉大家,还有外人插手呢,咱先保持团结,事后再分脏吧。

    老酒鬼摆摆手,示意明白:“好了,小娃,老夫也不想多说,到时大家各凭本事。当然,决不会让外人拿了去就是了。你告诉时老三,当年的恩怨,有机会自会解决,在这个当口,老夫决不会吃里爬外,坏了大家的好事的。”

    “是,晚辈告退。”萧芳芳虽不知道他说的和自己父亲是什么恩怨,但决是不是晚辈该问的。要说的话已说完,见好就收了。

    萧芳芳的影消失了半天,老酒鬼后的小门打开,鬼谷子走出来道:“这小女娃不简单啊,有头脑,有实力,年轻轻的,就是一副大将风度,再给她几年,那还得了。”

    神机子不屑道:“也不过如此,我看,还不如葛逸那小娃呢。”

    鬼谷子哑然失笑:“现在的葛逸小娃,还远不如她,不过,几年之后,就说不准了,我不信你没看出来。”

    “那又怎样,葛小子才修道几年,这小女娃呢,怕是还没出娘胎就有高人关注了,这些年不知糟蹋了多少灵丹妙药,又有时老儿和峨嵋那些老女人们当宝似的教,就是一块榆木疙瘩,也教成了精了。对了,她没发现你在吧?”

    “没有,不过,时家眼线众多,发没发现我在市井中的份就难说了。”鬼谷子道。

重要声明:小说《奇门遁甲之四界争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