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十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二少3 书名:平凡事
    这世上很多的事是人算不如天算的,虽然我打定注意躲在一边吃独食,可我那两大口袋的油葵籽也没能留的住,也是在那一天,我发现了油葵籽还有另外一种吃法,虽然这种吃法说出来有些让人瘆的慌,可也不失为一个提高工作效率的好办法。你试过不去壳就大把大把的往嘴中填油葵籽吗?你还别说,除了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还有就是才开始这样做时会让人有些不适应外,当你将满嘴的油葵壳都嚼的很细碎时,那种浓浓的香味还是相当的不错的,最重要的是,如果你掌握了这种技能,再去和别人抢油葵籽吃的时候,七八个人也不是你的对手了。现在医学也证明,这样做会对你的体十分的有益,最起码的,你的体会额外的得到大量的膳食纤维。就凭这一点,这个发明想来也是可以去审请国家专利的。只是这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副做用我要事先说明一下的,不然出了事就有点对不起大家了。大家知道羊粪是个什么样子的吗?如果你还不知道的话你就可以去试试那个很有效率的新发明了,之后你自然会明白的。

    面对这如此伟大的发明,那就不能不说说它的发明者谢立了,他虽然比我小三四岁,可他谢兔子的大号在我们哪儿却是家喻户晓的,他的父母是上海人,不用我说大家也许已经知道,上海人在很多事上都是很有讲究的,我们团场的上海人很多,本来我是并不喜欢和规矩很多的上海人打交道的,可因为周华家也是上海人,我因为心中对她有好感,后来又有很多的机会到她家去玩,接触的久了也对上海人有了一定的了解,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我才对上海人没了什么偏见,我只是觉得他们对自已的着装和言行十分的在意,他们将别人对自已的看法看的太重,活在这世上有些太累了一点。

    一般说来,我们团场的上海人是有他们自己的一个小圈子的,上海人的小孩也很少能和我们能玩到一块,这多是因为家教不同的问题,不论你什么时候看到上海人的小孩,他们上总是干干净净的,相比起来,我们这些小孩上就很难见到干净的时候,其实这也不奇怪,我们在玩耍的时候,基本上是毫无顾忌的,上海人的小孩却总是怕这怕那的。上海的大人也是这样的,我家乡各地的人都有,各种方言最后都被普通话所取代,在我小的时候就已经很难听到各种方言了。可唯独上海人不一样,平常的时候,他们一般也说普通话,可如果上海人聚到一起的话,他们互相之间交流却是说上海话了,我不知道别人的感受是怎样的,我算是一句也听不懂的,无形中他们便将外人排除在了他们的圈子之外。我承认在我们哪儿上海人的综合素质是比较高的,可上海人的生活也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喜欢自由自在的感觉,别人怎么看我那并不重要。他们在一起说上海话也很难引起我的好奇心,所以我和上海人小孩的关系就离的比较远了。

    可谢兔子却丝毫没有上海人的样子,他应该和我一样,算是新疆人才对,走野路子的,天大地大的才会有活泼好动的格。这也是我俩会经常在一起玩的原因了,他倒是有个弟弟十分的斯文乖巧,人也长的很白净,有点像女孩子的样子,兄弟两人在格上完全是两个极端,也算是一动一静相辅相成了,也是因为这样,他兄弟俩在一起就很少打架,不像是他家东隔壁的胡星胡浩两兄弟,那两兄弟才叫一个会闹腾,兄弟二人在什么事上都是各不相让的,我就不止一次看到弟弟胡星手捧一块大的吓人的石头将他哥哥追的满世界乱跑,这哥俩如果和谢兔子兄弟俩比起来,兄弟之间的感上应该是差的太多了。不过到底是谢兔子让着他弟弟还是他弟弟让着他我就不得而知了,只是像他们这样,兄弟两能和平相处,在我们的团场算是比较少见的了。这也让谢兔子的父母少了不少的心。可谢兔子和他的弟弟一比,他就显得实在是太能折腾了,小小年纪的他便能和我们这些比他大的多的男孩子混在一起,虽然我们一起玩的时候因为他年龄小有时也会很吃亏,可他还是在我们这群人中间混的很风声水起的,所以我说,这家伙的能耐也是相当不错的了。

    说起谢兔子的外号,一来是因为他本人长的并不高,矮矮壮壮总是有些精力过剩,随便你什么时候看到他,他总是在不停的跑动着,很难得会见到他有安静的时候,从这点上来说,他和兔子还真有的一拼。

    如果光是因为上面这一点,这谢兔子的宝号也不一定会落到他的头上,怪就怪在这小子自己发明了两句在我们哪儿十分著名的名言,那就是“月亮照白墙,兔子白跑路。”也正是这句名言成就了他谢兔子的威名。以至于我们整个团场的人都知道了他谢兔子的大名,而直正知道他叫谢立的人却并不太多了。

    人之所以会在江湖中出名那总是有一点原因的,就像我们小的时候都多多少少被人起过外号,我小时候江湖中的宝号有俩个,上小学的时候同学们都叫我尤子,大概是因为我比较滑头的原因了,到了中学后我的外号就威风一些了,主要是因为那时我老爸坐上了学校校长的宝座,我的外号也水涨船高变成了二少了,我在家是老二,所以叫二少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在江湖,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了,怎么说这二少总该有些盛气凌人的样子吧,可同学们叫起我来,调笑我的成分就占的多了一些了。

    和谢兔子的宝号比起来,我的威名就根本算不上什么了,用三国时徐庶自比诸葛亮的话来说,那是星星和月亮之间的差别了,可谢兔子的宝号得来也是非常不容易的,至少在他发明那句家喻户晓的名言的当天晚上,他老爸就将他揍的十分的惨,到了第二天我还在他的**上看到了许多青紫的痕迹,不过这顿打他挨的也不冤,至少从那以后他在我们那里算是家喻户哓了。

    说了这么多,我还是说说谢兔子那句名言的由来吧,小时候我们团一般一个星期就会放一二场电影,开始的时候是不收费的,就在团部的大院拉起影幕露天放映了,可后来团场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直到团部大院已经无法容纳更多的人时,团里便在团部的后面建了一个大型的露天放映场,放映场的四周被高近两米的土墙围了起来,电影的影幕也被一堵高近十米的白墙所替代,从那以后,我们再看电影就要买票了,大人是五分钱一张票,小孩子一般是不用买票的。即便是这样,在那个文化生活十分贫乏的年代,看电影还是人们十分喜的一种娱乐方式。

    电影也不是每天都有的放的,团部放电影的时候也不会特意用喇叭通知,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根本没必要这样做,团部如果要放电影,那总会有车来团部送电影胶片,只要送胶片的车一来团场,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就仿佛过年一般的闹哄起来,我们的团场又不大,不用多久家家户户都会知道的,所以便没有再用喇叭通知的必要了。

    谢兔子出名的那一天,天上的月亮很园很大,才吃过晚饭后不久,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在我家住的那一块居民区,几乎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谢兔子在外面一边疯跑着一边大声的喊着:“看电影了、看电影了。”也不知是那家的大人在听到了谢兔子的叫喊后从家中跑了出来,他将正疯跑着的谢兔子叫到了边,问起他今天晚上放什么电影,要说这谢兔子也真是算得上一号人物,那小子当时竟连神都不曾楞一下张口便说晚上的电影名字叫;月亮照白墙、兔子白跑路。这下我家这块地方的人就闹了,这个电影的名字也真是够怪的,看了这么多年的电影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奇怪的电影名字,不用说,这个电影一定会是十分精彩的,所有人的好奇心都被这个奇怪的电影名字调动了起来。接下来的事就不用我细说大家也该想到了,露天电影院是没有凳子的,看电影时不仅自己要带凳子,去的时候也应该尽量的赶早一些,如此才能占到一个更好的观看位置。当时,对看电影这种事是没人愿意落后的,一时间家家户户都争先恐后的带了凳子向电影院赶去,我们这一块的人一动,其它地方的人看到后也是带着板凳陆陆续续向电影院围了过来,后面的事就更闹了,那天的电影院竟然没有人把门,五分钱的门票虽然不贵,可大家也是能省一个就省一个了,谁没事还会和钱过不去,没用多久,整个电影院便被黑压压的人群占满了。

    在那样一个年代,看电影几乎成了所有人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在有电影看的子里,整个团场的人都会早早的聚集到一起,很多的人甚至会提前一二个小时就去电影院占位置,这种事说出来,现在的人可能有点无法想像,可在那个时候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我们那个时候看电影,最少也会提前半个小时就入场,整个团场的人围在一块,大家一边等着电影的开场一边聊着家常,这对很多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谢兔子出名的那天也是这样的,柔柔的月光照在那高大的白墙上,电影院中所有的人便都成了那小家伙口中的兔子了,很多的人是因为电影过了平时正常的放映时间却还没有能见到电影放映机的影子时才想到的,这月亮照白墙、兔子白跑路不正是和着眼前这样的景色吗?可更多的人却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直到有人将谢兔子从电影院外面给抓了进来时,一切才真相大白。当时抓谢兔子的人也不好受,别看这小家伙不大,可跑起来那兔子也末必跑的过他,能将小家伙抓到,我只能说那个人的运气还是十分不错的了。

    也就是一夜之间,谢兔子出名了,他成功将所有的人都骂作了兔子,就凭着这一点,他在我们那一块也足以笑傲江湖了。可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给他自己种下了祸根,一直到我十八岁离开新疆时,所有的人都在叫他谢兔子。

重要声明:小说《平凡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