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十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二少3 书名:平凡事
    这一次我送朱永红回家,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是很亲蜜了。虽然相聚只有短短的几天,可感上我觉得我们之间更像是亲兄妹了,有些遗憾是我们现在都已经长大,不能再回到小时候那样的亲密无间。我们从一零九出来的时候,当着外人的面还是要表现出很规规矩矩的样子,长大了、便有了长大了的烦恼。可才离开了我家住的团场,路上没有了行人后,一切又变成了另一个样子。朱永红便又一次亲蜜的搂住了我的腰,她的头又开始的贴在我的后背上了。不过这时的我心中已经没有了异样的感觉,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事。小的时候我们曾经干过的事比现在这样亲蜜的多了,如今她这样做只能说明我们儿时的份还在,我们彼此也都没有将对方当外人,有了这一分亲近,这一路上,就撒下了我们太多的欢声笑语。可也就是在这个十六岁的夏里,在我送她回家的路上,朱永红告诉我说她已经订婚了,这也是我的人生当中第一次接触到这种事,我迷茫了、被耳中听到的事给砸懵了。

    男女之间谈朋友的事,对那时的我来说还是一张白纸。我不仅从来没想过这方面的事,也从来没敢想过。我还在上学,这种事对当时的我来说是遥不可及的,可现在这事却出的是这样的突然,也难怪我会发懵,恍然间我发现我们之间又有了遥不可及的距离,才找回来的亲蜜感觉一下子又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眼前的朱永红变的有些陌生起来,我的心中不自觉的就想逃避,这种本应该是大人的事我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我不知道自已该怎样去做,是该恭喜她还是应该安慰她,我注意到她说这话时脸上的表并不开心,两只眼睛又像是在视着我,就似乎我和这事应该有很大的关系一般。我的心中成了一团乱麻,不知怎么里面还夹杂着一些山西老陈醋的酸味。可我却不敢说出心中的感受,我只是装模作样的关心的问起她为什么会这样?在一零九,也就是在我的家乡,这种事是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我的表现让朱永红彻底的沉默了,我在她的脸上也看到了失望的表,她并没告诉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我只是从她的脸上看到了言又止的神色,她的话最终还是没说出来,我似乎也经历了一场虚惊,那时的天很,太阳留在我们后的影子只有一尺多长。我俩不再说话了,大大的太阳底下,我推着自行车和她默默的走了很长一段路,当后突然传来一辆拖拉机的轰鸣声时,我俩才被这轰鸣的声音惊醒了过来。

    新疆的天地是宽广的,可人心靠的却是那样的近,那儿人对人的是很多的人无法理解的。在我家乡这条长长的战备公路上,过往的车辆很少,几乎见不到什么人家,车辆在路上损坏抛锚也是常有的事,一辆车一旦损坏停了下来,过往的车辆总会停下来帮忙的,有的时候帮忙的车会停下好几辆,最后往往是车在大家的努力下被修好了,几辆帮忙的车和被修的车也组成了一个车队,大家合在一起一块上路,一快停下来吃饭,一块找地主宿营。用不多久,在这个世界上你又多出了许多的朋友。这种事我见过了很多次,我自己也亲经历过一次。每当我想起家乡的时候,这种温馨的画面总是会不时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送朱永红回家的一路上,几乎就没看到什么人,可现在后的这辆拖拉机,它的驾驶员却是认得朱永红的。顺路,没用我们招呼,拖拉机便在我们边停了下来,说了几句话后,朱永红就上了拖拉机,那时我觉得自已是傻了,心中总觉得我们不应该是这样就分离的,很多的事我还没有问明白,我心中的乱麻也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朱永红走了,只留给我一个强装起来的笑脸,拖拉机的哄鸣声也越来越远了。

    一直到再也看不到拖拉机的影子,我才踏上了回家的路。来时的欢笑已经成了过去,心中却多了几丝淡淡的忧愁。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我心中的琴弦曾被一个她拨响,可琴弦的振颤还没有开始做响那个她便离我而去了。从那以后,我和她之间便再也没有联系过。

    也是在后来我才知道,朱永红家现在住的这个农场以前是一个小山村,外来支边的人并不算多,像她这么大的女孩子在这个农场几乎都已经定婚了,这里有着老人和太多的各种习俗,和我的家乡一零九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世界。

    在一零九,一切是百无忌的,没有风俗也没有这样那样的规矩。有的只是年青的父母和大群的孩子。我们这群孩子见到大人时,男的就叫叔叔、女的就叫阿姨,只要会了这两句,去谁家也不用发愁别人会说你不懂礼貌。我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长大,直到我上高中我竟然不知道爷爷和公公有什么区别,在很多方面,家乡是一张白纸,父辈们只是在上面留下了淡淡的线条,我们的面前还有着大片大片的空白。我十六岁的时候,国家正在大力提倡计划生育,那时的年轻人要想谈恋受怎么也要到二十三四岁以后,在一零九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再就是,我根本就没听过还有订婚这么一回事,那就更谈不上十几岁的女孩子就早早订婚了。在我的眼中,家乡的这些事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可没想到,外面的世界竟然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十六岁!在我的家乡我的青期来的算是比较早的了,可我真正知道男女之事却是很久以后的事了。第一次接触到谈恋这个词还是哥哥告诉我的,这个词也让我困惑了许多年,有那么几年的时间,我始终就不明白谈恋这个词是个什么意思,在那个时候,我是可笑的将谈恋这个词理解成了一种我还不会玩的游戏的名字。其实这也不是太奇怪的,我小的时候,在我边的那些恋人们,个个比那电影中的地下党还神秘呢,要想发现他们的地下活动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想起来这事也有些好笑,那时我已经在上小学二三年级了,是什么原因让我和哥哥待在一起我已经记不清了,那时是夏天七八月份的样子,天很,我和哥哥在离家很远的地方看到了两个青年男女手拉着手在麦田中转悠,附近没有人,我们又离的太远,是那个女子的红衣服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很好奇在这么的太阳底下,两个看起来差不多可以算是大人的青年男女为什么会在那一大片绿色的麦田出现?那里又会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呢?

    已经有好长的时间没有下过雨了,麦田中除了野生的豌豆根本不会有其它的东西,小麦还没有灌浆,现在还是不可以吃的,野生的豌豆还没有成熟,这时候的它们也只是有着一些蓝色的花朵,就算是采蘑菇那也应该是下了雨以后才能干的事,最近几年,由于人们开始大量使用农药,麦田中已经很少有小鸟窝了,要想在麦田中找到小鸟的窝那也太难了一些,难道麦田中还有什么好玩的我至今还不知道吗?是什么好玩东西将他们吸引在那里这么长的时间呢?

    有了疑问我便想拉着哥哥一起去看看,说不定我们也会找到很好玩的东西的。可哥哥那时总是对我理不理的,要想让他对我耐心一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很小心的凑到他的边,讨好般的对他笑了笑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也许是我当时讨好的表现还过得去,哥哥虽然有些不耐烦,可他还是臭了我两句,“小孩子,那俩个人是在谈恋懂不懂?我们去那算是怎么回事!”

    “谈恋?谈恋是什么意思?两个人就可以玩这种游戏吗?”看到哥哥现在的心还算不错,我就赶紧上杆子追问了起来。

    “谈恋、就是谈恋了,那又会有什么意思。”

    “不是吧、他们都在哪儿玩了这么久了怎么会没有意思呢?‘谈’我是知道的,恋那两个字又是什么意思?这样吧,你只要告诉我恋两个字是怎样写的就可以了,不行的话我回去自己查字典。”哥哥今天的表现对我来说算是好的了,有这个难得的机会我还是想尽力的去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孩子家问那么多干什么?谈恋那是大人们的事,这种事你少问,长大后你就懂了!”哥哥的口气已经是十分的不耐烦了,这也怪不得别人,谁让我总是跟在他的后让他想甩又甩不掉呢。他现在这样对我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后来为了“谈恋”这三个字我也问过很多的人,我的那些小伙伴大多和我一样一无所知,可那些大孩子又没一个愿意告诉我,碰了几次壁后我对这个词也没了兴趣,“恋”到底是哪两个字我也一直不知道,就算它是一个不知道的游戏的名子吧、没必要为了这事让我再去死几亿个脑细胞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小时候的我和女孩子的相处机会算是比较多得了,可一直也没有发生什么风月之事,这一切有点像是在喝一种甜甜的果酒,虽然酒的滋味并不醇厚,也没有“谈恋”这样的一个很出名的品牌,可这种酒的滋味在经过了几十年后还是被我回想了起来、、、、、

    金花、朱永红、李荣那都应该算是童趣吧,是无关男女的,大多的时候我都把她们当成了我的小伙伴,兴趣相投的那种,真正对女孩有些单相思的还是周华的出现。

    在我就要小学毕业的时候,我的邻居当中又出现了一个女孩子,和我一样大,她家什么时候搬来的我记不清楚了,还记得那个用枪打老鹰的周叔叔吗?周华便是他的女儿。只是在我的记忆当中,小时候我从来没和她一起玩过,她也从来没有在我的视野中出现过。

    记忆在这个时候就只剩下断断续续的片断了,在周华的面前我总是很自卑,一切也是因为她太出色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也从来没有单独在一起玩过,我不知道她心中是否曾经有过我,大多数的时候总是我在一边默默的关注着她。

    还记得我第一次注意到她是学校组织的一次篝火晚会上,那时应该已经是深秋了,篝火晚会的地点就在我家后面学校的广场上,那一天的白天,我去了三连的榨油场,那才炒出锅的油葵籽被我装回了满满的两大口袋,晚会开始的时候,我边吃着油葵籽边看着天上的繁星点点。深秋的夜晚已经有了一些凉意,说是篝火晚会,那一定是要点起好几堆大火的,可在我的记忆中却没了篝火的影子,自从那天晚上过后,我的心中就只剩下周华的样子了。

    那么多人黑压压的聚集在学校的广场上,我却是在一边远远的看着,离着这大群的人还是有一段距离,我的背后是二年级的教室,我自己便藏在教室房屋的影当中。一边吃着油葵一边看着眼前的闹。我不想说自已是不闹所以没混在人群里,那样说的话就有些虚伪了,我没去瞎混是因为那满满两大口袋的油葵,这东西虽然比瓜子小一些,可味道却要比瓜子好吃的多,在我们那里,这个东西主要是用来榨油用的,一般是吃不到的,我从三连的榨油房弄出这个东西来也是偷偷摸摸的没让人看见,对那时的我来说,油葵也算是难得的美味了,只是吃起来会很麻烦,油葵太小吃起来总是不太方便。即便是这样,喜欢吃这个东西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如果我混到人群当中,这满满两大口袋的油葵根本就无法藏住的,炒熟了的油葵会发出很香的味道,离着几米远就会让人闻到,哪儿可是有着我很多的同学的,其中两个男同学我们更是在一起磕过头拜过兄弟的,真要是进到人群当中,那便是羊入虎口了,那么多的同学如果分起来,能给我剩下十几粒就算不错了。对于我这样的滑头来说,这种蠢事我是轻易不会去做的。

重要声明:小说《平凡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