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十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二少3 书名:平凡事
    朱永红要和我一起去一零九的事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她的父母和两个哥哥又是如此的将我们俩送出了门外,这事就这样定了下来,根本也没我选择的余地。(千载中文网www.qianzai.com)后面的事我就全懵了,一点也没记得朱永红的父母和我说了些什么,说实话,那时的心思全到了后的永红上。出了门,来到门外的大路上,听到后朱永红的脚步声,看着路边来来往往的行人,我总是觉得路人看我的眼光是异样的,小小的农场,这里的人几乎都相互认识,我听到他们不断的在和朱永红打着招乎,有些人还在拿我和朱永红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

    “永红!这位是你的新姑爷吧!怎么也不介绍我们认识一下?”

    “永红!这是谁呀长的这么精神?啧啧!看你今天打扮成这样是不是要去见你末来的婆婆?”

    不知怎么我的脸就憋的通红,上的血仿佛都到了脑袋上,我推着自行车竟然忘记了赶紧骑车带上永红赶快走,这事有些糗大了,现在这个样子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是一对是的,男的在前面呆头呆脑的推着自行车慢腾腾的走,女的在后面红着脸慢腾腾的跟着,那时又正值盛夏,太阳照在上火辣火辣的,我头上的汗更是一直冒个不停。脚下的步子有些机械,一路上我也不知是怎样走出这个小小的农场的,只记得那时我连头都没敢回,直到路上已经没有行人时,我的心才有些静了下来,那时我才知道,朱永红在我后已经叫了我好几声了,只是那时我正发着懵,她在农场里也没好意思大声叫我。

    朱永红坐上了我的车,可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和她说话,当时的事我有些狗血上头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只记得出了农场后,是朱永红抓住了我的车子我才停了下来,当时的我除了满脸通红只会呵呵傻笑外,她说的话我倒真没听清楚,不过她当时和我说话的样子我还是记得比较清楚的,她的样子比起我来也好不到那里去,脸红红的,额头上还有着一层细密的汗珠,她说话的声音不大,感觉上有些扭扭捏捏很不好意思的样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网友上传章节,千载中文网特此申明)接下来我们便一起上了路,这一路上大概还要有三四个小时的车程,我紧张是因为朱永红现在的样子给我的感觉太陌生了,不仅人比小时候漂亮的太多,她的打扮也是十分的时髦,就这一天的功夫,她竟然还去烫了头,样子比昨天更加成熟好看了一些,夏天人们穿的衣服本就不多,不经意间我就看到了她哪鼓鼓的部,我突然觉得,我们小时候的事都成了过眼云烟,逝去的一切已经是无法再找回了。

    虽然当时的我有些伤感,可因为是下山的缘故,再加上车后面坐了一个大美女这让我的上好似有着使不完的劲,只是那时的我手脚有些僵硬,车速太快便有些不稳,有几次险险的就要跌倒下来,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朱永红在后面抱紧了我的子,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她前的两块压在了我的背上,我也说不清自己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我头上的汗越出越多,不一会背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浸湿了。

    一路上,我们俩谁也没说话,宽宽的马路上也只有我们这一辆车,强烈的阳光让马路上的柏油融化了开来,自行车走过就会发出滋滋的声响。也许是我的汗多的实在是有些不像话,让车后面抱着我的朱永红觉的有些不适,在经过一个打水的机井时,她就让我将车停了下来,那时的我心中也在暗暗的想着,这都走了快一个钟头了,因为体力的缘故,我的车速早就降了下来,车也骑的很平稳了,可为什么朱永红还是会抱着我的腰不放,有的时候、她甚至还会将脸贴在我的背上。(网友手打文字更新-qianzai.com)我上高中时,正是学校打击早恋最严的时候,我虽然觉的自己很滑头,可我那时还是单纯的很可的,至少我那时还天真的认为,早恋会对我有着非常大的伤害,这也是我那时对老师和大人们的教育中毒太深的缘故。朱永红这样的举动让那时的我心中很是有些不安,心也总是“怦、怦”的跳个不停。

    其实朱永红的岁数是和我一般大的,她因为小时候得过脑膜炎,所以上起学来就分外的吃力,初中毕业后她就待在了家中不再上学了,因为她家庭条件比较好而她又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子,所以受到了两个哥哥和父母的关照,我去她家的时候,她已经休学在家一年了,她现在除了在家中帮家里做做饭其它也没什么事可做,父母的偏让她有更多的钱来打扮自己,她这一打扮起来我就觉得我们俩的距离更加的远了,虽然我那时已经上了高一,过了暑假就要上高二了,可那时我和我的同学都是十分单纯的,我们的学校根本就没有早恋的事,即便是有我也没听说过。我觉得现在的朱永红更像是社会上的时髦女青年,而我不过还是一个上着学的高中生,我们之间自然便会有了隔阂,我们已经很难再回到那童年时两小无猜的子里了。

    在那个打水的机井边我俩都简单的洗了一下脸,夏里的深井水是那样的冰凉,爬在机井的出水口大口大口的连喝了几口水后,冰冷的井水让我的心彻底冷静了下来,接着我和朱永红就又上路了,那时的家乡已经非常的美丽了,长长的战备公路两边,经过多年垦荒人的努力,早就成了一望无际的麦田,走不多久,又会有一排排整齐的防风林将麦田隔了开来,虽然一路上看不到什么人家,可到处都是金黄的麦浪和绿油油的玉米地,整个夏天,打水机井的轰鸣声都会响彻在家乡的平原上,人们的生活也一天比一天富裕了起来,那时报纸上说的什么万元户在我的家乡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种田的人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有手扶拖拉机,每家都包着好几百亩地,想不发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八五年的时候,我跟随父母一起回内地探亲,那时的我就觉得内地的生活已经远远的比不上我的家乡了。

    虽然一路上朱永红还是搂着我的腰,可我的心中已经十分的坦然了,夕阳夕下的时候,阵阵晚风吹来,天气变的分外的凉爽宜人。我的心也随着这气温的变化舒畅了起来,我和朱永红的话也越说越多,才开始的陌生感觉也越来越少了,我俩仿佛又回到了那童年时的美好时光,小时候的那些事不断被我俩回忆了起来,说到小时候用菜刀割手指的事,我俩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大笑中的她将我的腰搂得更紧了,可我却没了一丝尴尬的感觉,小时候我搂着她脖子的事干的太多了,现在被人算帐搂一下腰又算得了什么!这些年来的一切,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在我的印象中,小时候的朱永红是非常的迟顿的,可现在的她却让我觉得没了一丝迟顿感觉,在我和她提到李荣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她似乎想安慰我一下,匆忙的一敝一间,我发现她脸上的表很落莫,这让我心中觉得,她还是那个一惯会替人着想的儿时的朱永红。李荣走后为了找到她家去的地方的地址我闹的很厉害,她自然也会对那时我伤痛的样子记忆的非常深刻。我没想到朱永红的心思竟然会变的这样敏感,看来这个事界上根本就不会有改变不了的事了。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我也快回到家了,本来我们该更早一些到家的,只是到了后来,我和朱永红的话是越说越多,我的自行车也是越骑越慢,朱永红也好像有些近乡怯的的样子,不仅不催着我快走,反而在快到团场的时候让我停了下来,我家的这个地方,也应该算是朱永红的家乡了,我知道她也是在这里出的,不过这种近乡怯的感觉我当时并不懂,离开了七八年后再回到这里,家乡对朱永红来说也应该是即熟悉又陌生吧,最后的这一段路程,我和朱永红便用自已的脚板压起了马路,不过这个时候她却很少的说话了,我走在她的边,可以感觉到她现在兴奋的心,她的眼睛已经不再看向我,总是在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晃动着,有时她也会停下脚步来,那时的我便站在她的边,我知道现在是不该去打扰她,我只能是跟着她慢慢的走。

    太阳已经下山了、可西面的天空中还有着红红的晚霞。在晚霞的余辉中,我家所在的团场已经是炊烟袅袅了,那一天的傍晚,几乎就没有风,袅袅的炊烟升起不久就四散的飘散开来,整个团场都笼罩在那淡淡的薄雾之中,我们离我家也越来越近了,已经到了那高大整齐的穿天杨的旁,穿过了杨树林,透过那淡淡的薄雾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我的家了。我当时对家乡这司空见惯的美景并不觉的有什么好说的,可是在那一刻我注意到朱永红的眼眶中有些湿润了起来,这让当时的我有些手足无措,为了避免接下来的尴尬我便催着她上了我的车,也就是几分钟的功夫我们便来到了我家后面的大路上,再往我家去就只好下车了,路两边的树林中有着引水的水渠,朱永红也并没有要去我家的意思,她是想去找金花,金花家现在住的地方也正是她以前的家。

    朱永红来的这个时候,我和金花的关系已经是很疏远了,金花的哥哥大我二岁,我和他的关系倒是相处的不错,平时我也经常去金花家串门,不过我和金花在一起时已经没什么话可说了。朱永红大概在金花家住了一个星期,期间我也经常会去陪她一起说话,她走的时候也是我用自行车去送的,不同的是我并没将她送到家,大约也就送了一半的距离吧,从我家这面的战备公路到她家去,正好在一半的路程上有一个丁字路口,通过这个路口向南再往她家去就是上坡了,也就是到了这里,朱永红让我停了下来,我知道她是怕我累着,可我也没坚持,反正时间还早,停下来休息一下也是好的,也就是在这里,在那路边的绿之下,朱永红和我说起了很多事,也让我的心中一时是心乱如麻。

重要声明:小说《平凡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