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二少3 书名:平凡事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网友手打文字更新-qianzai.com)

    人们走过了她的旁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

    她那粉红的笑脸好像红太阳。

    她那活泼动人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我愿抛弃了财产跟她去放羊。

    每天看着那粉红的笑脸和她美丽金边的衣裳、、、、

    我早就说过,很小的时候我就和一群和我一样大的女孩子们混在一起,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点也不会过份,她们都是我的邻居、也都是我的死党,我们曾在夏里一起玩过家家,在冬里一起堆雪人,平时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是在一起跳皮筋、踢键子、丢沙包、丢手绢,金花是和我玩的最疯的一个,朱永红小时候得过脑膜炎反应有些迟顿,而李荣则是最秀气的一个。我记得我那时最大的糗事就是,夏天来的时候女孩子们开始穿裙子,妈妈又不在家,我曾经为了向老爸要一漂亮的裙子穿而发过一顿很大的脾气。差一点就弄到绝食的地步。

    我是在金花蹲在地上小便的时候才发现男孩子和女孩子是不同的,她家和我家是左右邻居,我们俩玩的最好的时候,我每天一大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叫她起,朱永红虽然有些反应迟钝,可她对一切事都感到很好奇,人又善良的让人有些心疼,从来没有一点坏的心思,我和她在一起干过最糗的事就是讨论菜刀将手指割破后会不会很疼,我毕竟是男孩子,于是我用菜刀将手指割了一个小口子,在知道了这样做会很疼后,我就尽力的去阻止朱永红别再去干这样的傻事,可她那个人算是很讲义气吧,怎么说也不愿意让我一个人受苦。到最后我们两是一起去了团部的医院,那时候的医院也真是伟大,护士阿姨的态度又非常的好,把手包起来还不要钱。出了医院后,我俩都各有一个手指头被白白的沙布包的像棕子一般。再说说李荣吧,她是我小时候孩子的他妈,文静秀气的她如果被她老爸说上一下也会哭好一会的,每当她哭的时候,我总是会在一边劝她,可最后的结果往往是我也会跟着她掉起眼泪来。

    贾宝玉说女人是水做的骨,我觉的这句话对李荣来说一点也不过份,她哭的子总是要比正常的子多一些。长大后,看了《红楼梦》我知道那个林黛玉喜欢哭,可林黛玉的哭多少还是有根可寻的,李荣每次哭的时候,多多少少总是会让我有些莫明其妙,看到小猫小狗受伤了她会哭,这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不相干的人说了她两句也会哭,这也说的过去。可我们在一起过家家的时候,如果我说我们那虚幻中的孩子得了重病,她一样会哭个天昏地暗的,这就有些没道理了。和她在一起我总是要小心翼翼的,稍不注意说错了话我就会很头痛,李白的那首诗或许是可以稍微表达一下我那时和李荣相处的心境了。(千载中文网www.qianzai.com)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在夏的正午,大人们都睡午觉的时候,我常常会和李荣一起溜出家门,就在我家后面大路两边的树林中玩过家家,这个游戏我俩总是玩不够,久而久之我俩便真的成了一对小夫妻一般。我叫她老婆子、而她叫我老头子。上了小学以后,我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去她家和她一起写作业,和她待在一起的时候我变的十分的乖巧起来,在她家我知道不能随地吐啖,也是在她家我才会用老妈给我准备的手绢。如果说我在外边可以算是一个小土匪的话,那么在她面前我绝对是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和她在一起我才知道不能再随便的跪在地上玩,那样会将上的衣服弄脏的,和她在一起我又知道平时说话不能太大声要讲礼貌。5ccc.net总之,让李荣不高兴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这也让小时候的我看起来不在那么脏,不再那么招人讨厌。应该说我和李荣之间并没有什么风月之事的,纯粹是发小之间的投缘吧,小时候的我根本就不懂什么男女之事,就连我爸妈我那时还认为他们是亲兄妹呢。可我就是喜欢和李荣在一起,我喜欢她那柔柔弱弱的样子,我也喜欢她说话时的细声细气。即便是她的哭已经成了一种嗜好,动不动就会刮风下雨,可我还是喜欢和她在一起。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纯真,就像她也总是喜欢和我在一起一样。

    说是自古多空余恨,些恨绵绵无绝期。我觉得一点也不算过份,后来我和李荣的分离是很突然的,在那之前也发生了一件非常异样的事,那还是我上小学二年级时的事,我和李荣是同班同学,那一天的下午,课堂上的李荣突然掉起眼泪来,我看到她在拿手绢不断的擦着眼睛,不一会她的两个眼睛就变的红了起来,她就坐在我边不远,平时上课时有事无事我都喜欢偷偷的看她,那时我们正上着课,所有的同学都和我一样小手规规矩矩背在后,李荣一用手绢擦眼睛,我的注意力就被她吸引了过去,我可以保证那一天李荣一定不会是受到了委曲,况且有我在,我也不会让她受到别人的欺负,当时,教室内是静悄悄的,只有老师在讲台上走来走去的念着课文,李荣用手绢擦眼睛的动作变的越来越频繁,我看到李荣的眼泪越流越多,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不是在哭,只是眼泪会不断的从眼中流出来,我知道自己的眼睛没有任何的毛病,当时也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可我就是管不住那从眼眶中涌出的泪水。怎么说那时的我也该算是一个小小的男子汉了吧,这样在全班同学面前眼泪流个不停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所以我说这事有些怪异,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像才死了爹妈的孩子一般,连自己的眼泪都管不住。一开始我还是用袖子偷偷的去擦,可没过一会两个袖子就全湿了,到了最后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再不将上带着的手绢掏出来,眼泪就会将上的衣服都弄湿的,我们小的时候课堂上的纪律是非常的严的,这也许就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传统吧。(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网友上传章节,千载中文网特此申明)毕竟我们团的老底子就是五一年跟随王震一起入疆的解放军。

    趁我们班主任老师不注意的时候,我将口袋内的手绢掏了出来,还没来的及去擦眼泪就被老师发现了,我的班主任老师就是金花的妈妈,她就住在我家的隔壁,我们两家的关系又十分的好,两家的大人又经常在一起打牌,班主任老师自然会对我更加关照一些,不过关照的结果大多数的时候就是我一回家就会被老爸揍,连请家长去学校的待遇都不会留给我,所以我那两年出奇的老实,功课也十分的好,那两年学校的考试我基本上都是双百分了,只有一次考了九十九还是因为吃饭的“饭”字写成了反复“反”字。从这点上大家也该看出我们那时的课堂纪律要求是多么的严格。

    不过这一次我的小动作并没引来老师的喝斥,相反我脸上的泪水让我的班主任老师对我分外的关心起来,同样受到照顾的还有李荣,这场莫明其妙的眼泪让我们俩坐到了一起,当然这是几天以后的事了,在团部的医生也没查出我们为什么流眼泪后,大人们认为这可能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让我们俩的眼睛过敏了,由于我们两个人经常在一起玩,互相传染也说的过去,那一次我和李荣流了一个多星期的眼泪,老师怕我们莫明其妙的流泪会传染给别人就将我俩按排坐到了一起。这也是那时让我最开心的事了,两个人能坐在一起就是眼中流着眼泪又会有什么关系。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更与何人说。

    和李荣同桌的子是那样的短暂,这也成了我心中对李荣最后的记忆,接下来的子,小小的我是真的伤心了,哭的是天昏地暗、月无光,只是在这时我才发现,那流了一个多星期的眼泪,此时却再也没了踪影,除了哥哥在我边不断的嘲笑我光打雷不下雨外,耳边只剩下了自已沙哑的哭声,一切都来的是那样突然,团场内,职工的工作变动并不是太频繁的,可这一次却偏偏是李荣的父母,她家调到了哪里去我又根本无法知道,我得到消息赶过去的时候,给她家搬家的卡车已经开动了起来,我只是看到了卡车过后的满天灰尘,李荣的家大门是敞开的,我进去后是什么东西也没有了,在那个空旷的房间中,我仿佛又听到了李荣在这间房内的柔声细语,那一刻我大哭了起来,从此便再也没有了李荣的消息了。

    李荣家走了以后,我心中的最后一点女儿般的柔便彻底的没了。我不再多愁善感也很少会哭了,就算老爸打我,我也学起我哥哥那不吭声。从那以后我也很少和女孩子们一起玩了,我总是在盼着自己快快的长大,因为长大后说不定我就可以去找李荣,我总是会一个人默默的凑到一群大孩子们的边,我对他们做的事和说的话都不感兴趣,我只是觉得,跟在他们的边我会长的更快一些,可儿时的子总是过的那样的慢,太阳一天天的从东面升起,可我还是一个小不点总是长不大。我记得我那时还没有家中的自行车高,可我已经偷偷的学会骑自行车了,为此我可没少摔跟头,也被老爸打过很多次,那时的自行车可是个金贵之物,我自己摔坏了倒没多大的事,可自行车摔坏了老爸就在再摔我一次了。接下来朱永红的父母也调走了,不过我已经事先知道她家去的那个农场的名字,这也是因为李荣家搬走给我留下了太深的教训,当我听到她家要搬走时,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将她家去的地方记在了纸上,虽然我那时并不知道这个农场是在什么地方,可那个家场的名字却被我深深的刻在了脑子里。

    朱永红家走的时候我去送她,其实也就是走四五十米的事,可能有些事我说的不是太明白,为了后面的事好说,我在这再补充说明一下,我家的东隔壁是金花家,再往东就是朱永红家,朱永红家的东隔壁就是李荣家,我们几个小伙伴的家就是这样紧挨着的,不同的是,我家和金花的家是门朝南的,而朱永红和李荣的家是门朝北的,我去朱永红家便要绕到房子的后面,朱永红走的时候我表现的很平静,老妈倒是对我当时的表现很吃惊,李荣走的时候我闹的很不像话,本来她都做好了好好安慰我一番的心里准备的,没想到我却一点事都没有,既然我已经下定决心长大以后再去找她们,现在的分离自然不会让我太伤心了。

    和我玩的最好的三个小伙伴一下子走掉了两个,一时间我变的孤独起来,虽然从小到大我和金花一直都相处的很好,可金花一到冬天手上脸上就会长满了冻疮,大多数的时候她都会待在家中无法去外边玩,再加上我们的年龄一天天的长大,自然也就越来越疏远了。

    朱永红家搬走了以后,金花家东面的两间房便空了出来,团场将这两间房分给了金花家,金花家搬过去后,我家便也多了一间房子,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才和哥哥分开睡了,不在像以前挤在一张小上。也是从那个时间开始,我尿的毛病彻底的好了,我慢慢的开始和男孩子们一起玩了。

    我的这几个小女朋友,金花是长的最漂亮的,接下来便是朱永红,李荣倒是长相最差的一个。一直到我十八岁离开新疆时,金花一直是我的邻居,她也一直是我的同学,只是后来长大后,我们已经很少说话了,这也是因为男同学们老是拿她和我开玩笑,而那时的我和她也是为了避嫌,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料,没想到就是这个愿因,我们俩变的一天天陌生起来。

    在我上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又一次见到了朱永红。也许是为了实现小时候分离时的誓言,那一年的暑假我骑自行车去了她家住的那个家场,那个农场很远算是在天山脚下吧,可一路上我的心都很兴奋,我骑自车走了很长的时间,脚下的路也变的越来越高,就在我觉得十分的疲累的时候,我也到了那个风景如画的地方。

    找到她家我并没花太大的功夫,只是随便问了一个人我便被人的领到了她的家门口,独门独院一溜排开的四间平房就是朱永红红的家,院子内一个一火红穿着的漂亮女子就是朱永红了,我的心一时胆怯起来,不知道该怎样去介绍自已,骑了这么久的自行车,我已经是满头大汗一尘土了,在朱永红的脸上,开始的陌生过后,我还是可以找到一丝儿时的痕迹的,只是她现在给我的感觉有些惊艳,长大后的她比金花漂亮的多了,人也显的十分的成熟不再是一个学生的打扮,可也正是因为这样,她让我有了手足无措的感觉,一时间我和她连招乎都没打一个便只是呆呆的楞在了她的家门口,那时的她也好似认出了我来,我看着她张了几下口,可没想到她喊出的声间音却是大宝二宝,那几间平房内突然闯出一大一小两个汉子来,那个大汉看到我的样子也没打招乎,只是快步来到我的面前一把就将我抱了起来,而那个材稍显单薄的汉子伸手便扶住了我的自行车。接下来我就被人抱进了房间去了。

    又见到儿时的玩伴怎能不让人兴奋,大宝二宝的样子变化都不大,只是大宝变的更加的强壮,二宝却还是像个瘦猴一般,他们那时都已经高中毕业了,大宝当时干什么工作我已经记不清了,二宝那时还没按排工作,闲暇的时候他是在本地的菜市场卖菜的,接下来的时间,大宝二宝的父母也回来了,她家的人对我那是的有些过了头,除了朱永红其他几个人都围住我问这问那的,也许那时的朱永红是去做饭了没时间来听我说,又或许她是有些不好意思来见我,在这一群人的问下,我算是将家乡我知道的所有的事都老老实实的从头到尾的交待了一番,就差没仔细交待自己小时候尿的事了,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的酒,第二天早上便没能爬起来,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我起来时头还痛的厉害,二宝拉着我去了一趟他卖菜的菜市场买了不少菜,接着便是吃午饭,我是打算下午就要走的便没敢再喝酒,只是心中不免有些遗憾,这一趟我本是来看朱永红的,可直到现在我们却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吃过了中饭,我便像朱永红的家人告辞了,只是让我很意外的是,此时的朱永红却提了一个小小的提包跟在了我的后,在我还有些莫明其妙的时候大宝却一下子又搂住了我的脖子,他有些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和我说,永红想去一零九玩几天,就麻烦你带她去吧,不过过几天一定要我把她再送回来,如果出了什么事,他是会找我算帐的!说完这话,他还用胳膊使劲的压了几下我的脖子,我知道,那算是对我的威胁吧!不知道他是怕我不答应,还是有其他的什么事。只是他不知道,他这几句话已经让我的心“抨、抨”的快要跳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平凡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