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二少3 书名:平凡事
    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千载中文网www.qianzai.com)

    忽如一夜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记忆中家乡入冬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农历的八月也就是公历的九十月份,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盛景便多了起来,对小孩子来说,一年当中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可以堆雪人、打雪仗。再往后天一冷下来雪就堆不起来了,冬天冷了以后,雪就变的如沙子一般一粒粒的,那个时候就算是打雪仗小小的雪球也很难压到一起,所有的树都光秃秃的掉光了叶子,雪根本就没办法待在树上,所以真正入了冬后,千树万树梨花开的风景就会很少见了。如果你现在再去我的家乡就会发现,这样的风景虽然还在,只是八月飞雪已经是很少见了。也就是在我一天天长大的过程中,家乡的气候也起了变化,冬天越来越短了,四季也变的分明起来,对我来说,气候的变化并不妨碍我对家乡的喜,人们在气候的变化中也是有失有得的,可人们对失去的东西总是会分外看重一些,我自然也不能免俗,有些很少见的气候便被我记了下来。

    现在细想起来,小时候家乡的四季是很难明显的区分开来的,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曾经经历过一次六月飞雪的天气,那次的雪下的很大,在天才种下的小树此时已经长出了很茂密的枝叶,就是因为树叶太多的缘故,茂密的枝叶承载了太多的积雪,几乎有近一半那年天才种下的小杨树被积雪压断了,即便是生命力顽强的小树,在躲过了这次雪灾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它们也留下了弯腰驼背的后遗症。大人们不得不找来许多木棍,插在小树的旁,再将弯腰驼背的小树扶正绑在直直的木棍上,一直到了第二年天,这些小树才恢复了生机笔直的生长了起来。

    炎的六月天应该算是夏季了,在这个时候飞雪也只能算是偶然的事件,可九月就下雪的年份就明显多了起来,这一点我记的十分清楚,因为在经过了近两个月的暑假后,九月一号正是学校开学的子,我记得不止一次,在那个应该算是秋天才开始的九月,没上几天学就会北风呼啸起来,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一次接着一次的来到了,那时候我们也会早早换上冬的衣服,这一年的秋天算是还没有开始便悄悄的从我们的生活当中消失了。(网友手打文字更新-qianzai.com)

    在我的印象当中,小时候家乡的四季就是这样的,秋天和天的时间总是少的可怜,当然六月飞雪的天气也是很少见的,在我的记忆中也就发生过一次,夏季从五月底开始到九月初也就基本上结束了,冬季的时间几乎占了一年中的一半,季和秋季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二个半月,即便是这样,秋两季和冬夏两季也不会有明显的区分点,我更愿意将小时候家乡的气候分成冬夏两季,这样分起来事就简单的多了。5ccc.net

    我将小时候家乡的气候这样分也是有我的原因的,一是我比较偏家乡的冬季和夏季,二是因为家乡季的化雪天地上的泥泞总是会让我很讨厌。有人会说,新疆的秋天应该是瓜果飘香的季节吧,况且秋天中还有你最吃的沙枣,对于这个季节你应该不会讨厌吧!大家这样想也没错,可你们不知道,在我小时候还没上学的那一段时间,我基本上就没吃过西瓜苹果等秋天才会有的各种美味,这所有的一切一直是到了七八年国家开始改革开放以后,我能吃到的各种瓜果蔬菜才一年比一年多了起来。还有就是沙枣,可沙枣也是要霜打了以后才会更好吃,家乡有了霜冻的时候,那时节已经是比内地的冬天都要冷了。

    我小时候的冬天和长大后的冬天也是不一样的,小时候的冬天更加的寒冷,在整个冬季中,气温总是会在零度以下,零下三四十度的气温都是司空见惯的,在整个冬季里,雪都不会融化,即便是家乡那通往外面世界的唯一的一条战备公路上,也总是会被积雪覆盖着,那时候那条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并不多,可路上的雪还是被车辆压的平平整整的,小时候我们总是会去那条路上滑冰,我们的装备也十分的简单,找两块和自己的脚差不多大的二公分左右厚的长方形的木板,每个木板上再固定上两根八毫米左右粗细的钢筋,一双能滑冰的冰鞋就算是做成了,将冰鞋用绳子固定了脚上就可以去滑冰了,小时候玩闹的子总是让人留恋,即便我在那时孩子们的滑冰比赛中总是倒数第一,可滑冰的子一样给我带来了无穷的乐趣。(千载中文网www.qianzai.com)

    随着我一天天的长大,我的体也变的一天天强壮起来,小学三年级时我进了学校的乒乓球队,初中一年级时我又迷上了打蓝球,为了能进入学校的蓝球队,我每天天不亮就会起来跑步,学校场上的单双杠场地也成了我最常去的地方,那时我的高并不高,每天我都会将自已吊在单杠上很长时间,即便是上学时的课间时间我也不会放过,那一年,我的高一下子长高了有十几公分吧,到了初二的时候我也如愿的进了学校的蓝球队,可也就是在我的体变的强壮的时候,家乡的冬天却一年比一年暖和了,那条战备公路上的积雪已经不见了踪影,即便是下了大雪以后,来来往往的车辆一跑,路上的雪也会烂的不成了样子,冬天最好的滑冰场地没有了,其它能滑雪的地方也变的很可怜,中午的太阳一照,雪就会融化,就算是已经被压的很结实的雪面此时也会无法滑冰了。小时候滑冰比赛总是倒数第一的耻辱也让我耿耿于怀,好不容易俺也算熬到了强体壮的那一天,可谁知却没了一血耻辱的机会了。这也是我对家乡气候变化后的冬天很是不满的原因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家乡的雪也一年比一年来的晚了,九月十月基本上已经不会下雪了,有了年份甚至要到十二月才会下雪,大概是在我上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在冬天最冷的一月份,出现过一次很异常的天气,还记得那一天是个天,没有了太阳温暧阳光的照,天冷的让人有些受不了,我上课的教室内前后生着两个火炉,整个铁铸的炉壁都被炭火烧的通红的,就算是这样,空旷的教室内还是显的很冷,教室里的空间太大,再加上门窗又太多,就算是两个火炉也很难将屋内的温暧留住,我的手和脚都被冻的有些僵硬了。

    下午课间休息的时候,我总会在第一时间内冲到火炉的旁边,男女生各占一个火炉到是公平合理,只是火炉边也围不了几个人,来晚了的人便只能受冻了,也有些不怕冻的人会在这时跑出教室,那一天发生的事现在想来还是很奇怪的,当我还在为自已能在火炉边抢到一个很有利的位置暗暗庆幸时,跑出教室的几个人却欢乎着又跑了回来,紧接着他们就将教室内的所有门窗都打开了,正围在火炉边的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时候我心中还在想,你们就闹吧,我只当你们是被驴踢坏了脑壳?想用这招将我从火炉边引开你们算是白费力气了,咱哥们还没傻到那个地步,回头我一离开,这炉子边怕是就再也没我的份了。

    和我有同样想法的人也是大有人在的,围在火炉最里面的一群人几乎没一个动的,可围在我们后的一些同学却被这哄闹声给吸引住了,本来他们也烤不到什么火,最多也就是将手从我们边的缝隙中伸进来感受一下我们里边温暖的气氛,现在被人一闹,我们外边的人基本上都跑了出去。不一会整个校园内就沸腾了起来,窗户打开后,外边的喧哗声传进了教室,好奇心让我们几个围在火炉边的人再也无法坚守阵地了,开始是一个两个的离开,最后是都跑出了教室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出教室才发现,教室外起风了,可那风吹到上却是暧洋洋的,不一会还下了几滴小雨,小雨打在脸上竟也是的,接下来的事就可想而知了,就连平时很严肃的老师也没了上课的心,所有的人都跑到了校园中欢腾起来。很多捣蛋的孩子兴奋的将一些没用的费纸本子撕扯成碎片,在暧洋洋的风中将这些碎纸片撒的满天都是,我们这些半大的孩子谁不愿意起哄,见样学样的都撕起了纸来,不一会整个校园的天空中全被碎纸屑给占领了,那时的样子就像是老天正在下大雪一般。大雪过后地上全被碎纸片给盖住了,结果是校长大发雷霆,在学校的大喇叭上狠狠的将全校的师生教育了一番,下午还剩的最后一节课也不上了,全校开始大扫除起来,即便是这样,所有人的心还是十分的激动,干起活来也是分外的起劲,大扫除工作也做的十分的彻底。那一天的暧风一直吹到了深夜,很多的人激动的无法安睡,屋顶上的积雪也融化了,半夜中还能听到雪水从屋顶上掉落下来的声音。这也算是我在家乡的冬季中经历过的最反常的气候事件了。

    家乡的气候变的越来越温和了,紧接着天也来的越来越早了,以前记得要到四月下旬才会完全融化的积雪三月底便没了踪影。天夏天的雨水也多了起来,小时候,我们哪儿根本就没有雨衣雨伞这些东西的,因为下雨天总是很少,即便是下雨那也是一会儿功夫的事,用不了多久雨便会停下来,根本就不需要雨衣雨伞这些东西,到了我上中学的时候,天上的雨水多了起来,有时候也能连着下几天的雨,雨衣雨伞这些东西也开始出现了,每年的五六月份,洪水也来了,家乡那通往外地的战备公路每年都会被汹涌的洪水冲断,平时从没有见过河流的我开始明白了水的威力,汹涌的洪水夹带着大量的泥沙将所过之处变成一片废虚,还会在平整的戈壁滩留下深深的沟壑。虽然洪水给家乡的土地带来了太多的灾难,可对于才十一二岁的我来说,那些洪水过后留下的大大小小的水沟,便成了我们夏里玩耍学游泳的最佳地点。

重要声明:小说《平凡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