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二少3 书名:平凡事
    说起小时候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这里面的故事也可以算的上是一波三折了,除了前面我说过的那一次不认父亲外,还有一次我不认父亲是发生在我更小的时候的事。(千载中文网www.qianzai.com)在我才出生不久,妈妈便将我和哥哥带回了内地她的老家,我在婆婆家大约住了有一年、在我满周岁时,母亲才带着我和哥哥回到了新疆,当时的事我已经无法记得了,可后来听母亲给我讲过,那时小小的我也算是真够过份的,才回到新疆我老爸的边时,面对眼前的这个陌生男人,我不仅不叫老爸,就连晚上也不准老爸上妈妈的睡觉,要说我老爸那时也真够倒霉的,摊上我这么一个伶牙俐齿的宝贝老儿子不仅是没了睡觉的地方,每天还要听到自已的亲生儿子叫自已七八十遍叔叔,爸爸是用尽了各种吭蒙拐骗的办法都没用,在小小的我面前,叔叔转正成爸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妈妈不止一次的说起我小时候的脾气很倔,大概有一年的功夫吧,我那可怜的老爸还是一个副职,就算哪天我心好,最多也就是招乎他一声叔叔爸爸,你说这事摊在那个做父亲的上心里会好受了。不过父亲在这方面,还是很大度的,并没有因此打过我,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的上,如果是我的儿子这样对我,说不定我早就大耳刮子招乎他了。

    再后来便到了我记事的时候了,那个时候我得了一场很严重的疟疾,高烧了很多天都不退,那场病让我在医院住了有二三个月,每里除了要挂水还要被打上四五针,长大后我才知道,当时每天打的针是青霉素、链霉素、青链霉素和维生素B12。小小的我那时只记得,除了那个红红的维生素B12打在上不怎么疼外,其它那些白色的药水简直就是要要了我的小命了,除了每天会被打四五针外,一天三次还会被医生着喝盐水,大大的白色搪瓷缸子总是要喝半杯左右,那种子现在想来真是很凄惨,好在有父亲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不然真不知道我现在会是在哪里了。即便是这样,那次的生病也让我落下了终的残疾,由于青链霉素的毒副作用,我的右耳算是神经中毒了,从此已后再也听不到声音了。只是当时谁也没发现这个事,这也让我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少了很多的选择。

    很多的事是后来听母亲说的,我也是从那个时候才开始叫父亲爸爸的,那时候的母亲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会在医院陪着我的,老爸便负责给我和妈妈送饭,那时的生活条件很苦,一天当中,早晚两顿都会是玉米面糊糊,中午一般也就是炒个大白菜或着土豆丝、罗卜块等等,中午是有玉米面发糕吃的,其实这样的生活在那时已经是非常的不错了,最少你还可以吃饱肚子不至于被饿着。

    就是因为我这次生病,老爸也不知是从哪里弄来些鸡蛋来,老爸只用一个鸡蛋便可以做出一大碗的美味的鸡蛋羹来,这对小小的我来说,已经算的上是很难吃到的美味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网友上传章节,千载中文网特此申明)也就是在鸡蛋羹这种当时还很少有人会做的美味的引下,我的父亲才艰难的转正了。我才叫爸爸的时候,爸爸是个什么样的心,小小的我就不得而知了,只是等我病好了已后,在老爸的哄骗下,我被老爸从妈妈的上赶到了哥哥的上,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哥哥在那张小小的上开始了长达五六年的战争。

    我和哥哥之间的战争现在想来多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在很多的事上面,哥哥总是会让着我的,如果我在外边被大孩子欺负了,哥哥也总是会站出来帮我去找别人算帐,总的说起来,我和哥哥打架的次数并不多,记忆中也就是四五次吧。

    也只有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和哥哥之间才会发生争执,我们哥俩睡的那张也实在是小了一些,两个人睡在一起总是会为了那方寸间的小小地盘发生一些争斗,争执起来的结果往往是你在被子下面打我一拳,我在被子里踹你一脚,然后便是我哇哇大哭起来,不用多久,老爸便会急急的跑过来收拾哥哥一顿,那一段时间,也正是我和老爸关系最好的时候,用一个算是不太恰当的词来说,那就是我和老爸的关系正处在“蜜月”期间,我觉的用这个词也不算是太过份的,大家不用笑我,你们想想,我这个老爸的老儿子,先是近一年时间没让他见到我的面,再就是见了面的这近一年的时间中,我又叫了他一年的叔叔,还算万幸,老爸有这么一手蛋羹的绝活,不然,我这个儿子他算是白养了,我现在亲的叫他声老爸,就是用脚指头去想,我也知道他心中有多美,如此又怎能不将我这个宝贝儿子放在心上。要我说,哥哥那时也太不识时务了,没事去和我这个老爸老妈边最红的红人去斗,那还不是自讨苦吃,说是螳臂当车、蚍蜉撼树、以卵击石、关公面前耍大刀都不算是太过份吧。

    小时候,记忆中的哥哥是坚强的,虽然他总是不愿意带着我一起玩,可因为我有一个哥哥的原因,那群大孩子也不敢轻易的来欺负我,小时候哥哥替我出头打架的事我就不说了,大概是我上初一的时候,我们班上的一个同学和我打架,那个同学没有我高,但是长的很精壮,我们是在下午的课间发生争执的,当时我把他打的很惨,可后来在放学的路上,我那个同学又拦住了我,他没有和我打招呼便从上取出了一把近一尺长的匕首,再动起手来,我就吃了大亏,那小子总是先打我一拳然后又用匕首在我和他之间划一下,怎么说,我还算是个滑头吧,这个时候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好,正因为这样,我几乎没有还手,脸上也被我同学打了好几拳,可就在这个时候哥哥出现了,哥哥的眼中仿佛根本就没看见那把匕首一样,上去三二下就将我同学打倒在地,那把匕首也被哥哥抢了过来扔的远远的,在哥哥的警告下,后来我的那个同学再也没敢来找我的麻烦了。(千载中文网www.qianzai.com)说句心里话,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有个哥哥对我还说都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

    记忆中,我和哥哥打架也是互有胜负的,小时候的我也被哥哥伤过,可哥哥伤我的时候都不是因为我们哥俩在打仗,多是在玩闹中的误伤。哥哥第一次伤我,那时我还没记事,听母亲说那时是哥哥带着我在家门前玩,我拿了一把小铲子而哥哥是拿了一把镰刀,我们哥俩就蹲在家门口用铲子和镰刀修理着地球,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哥哥那修理地球的镰刀就跑到了我的头上,那一次我流了不少的血,母亲也被吓得够呛,好在后来并没出多大的事,哥哥那时也只是一个小孩子,虽然镰刀在我的头上划了一个大口子,可并没伤到头上的骨头。为了这件事,哥哥也被老爸狠狠的揍了一顿。

    哥哥另一次伤我我就记得十分的清楚了,那次也算是我倒霉,也都是我吃沙枣惹的祸,我和哥哥一起摘沙枣的时候,那沙枣树最顶上的一些沙枣怎么也无法摘到,后来是哥哥从家中拿了一把铁锹来,站在树下用铁锹往树顶上扔,谁知那掉落下来的铁锹就正好开了我的脑袋,好在沙枣树的枝叶十分的繁茂,铁锹掉下来的时候被沙枣树的枝叶挡了一挡,不然我的脑袋就真被铁锹给开了,即便是这样,我的脑袋上还是被开了一条很大的口子,头上也被医生缝了四五针。总的说来,我这两次的受伤都是误伤,和我跟哥哥打架是沾不到边的。

    我和哥哥因为打架而受伤倒也真有一次,不过受伤的却不是我,在那次打架的过程中,哥哥将我摁到了家中的上,那时的我当然不服气就用脚乱蹬乱踢,谁知不小心就蹬到了哥哥胳膊的小臂上,那一次哥哥伤得很重,小臂骨也断了一根,哥哥小臂上绑着绷带将手挂在脖子上有三个月,伤才完全好了,当然那一次我也被老爸揍的很惨,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对老爸老妈来说,哥哥和我,那是手心手背都是啊。

    也不知是我的记忆出了差错还是事真的就是这样的,在我的记忆当中,我看到哥哥哭只有两次,一次是七六年去世,哥哥那时上小学一年级,为了悼念伟大的领袖,我们团部的大礼堂里里外外都摆满了白色的花圈,大礼堂外是人山人海,哥哥他们是排着队进去的,我还没有上学,大礼堂看门的人也不会让我进去,我就是一个人站在大礼堂不远处看着眼前的一切,哥哥从大礼堂内出来时的样子我还记得十分的清晰,那时的哥哥穿着白色的衬衣、蓝色的裤子,衬衣上别着一朵小白花,也许是裤带没有系好的缘故,蓝色的裤子有些滑落下来,哥哥那时哭的很伤心,一只手在不断的揉着眼睛,可脸上的泪水还是不断的掉落下来,那天的天气很好,太阳光也十分的强烈,我是迎着太阳光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哥哥的,我注意到他的肚皮有些露了出来,走路的时候裤子有时也会被他踩在了脚底下。

    还有一次见到哥哥哭就有些惊天动地了,不过那个时候我和哥哥的年龄还都很小,具体的时间就记得不太清楚了,那个时候应该是在冬天,老爸正在家中的桌子上挑着豌豆,我和哥哥就围在桌子边上,不知怎么回事我哥俩就将豌豆放在了自已的耳朵中,当老爸发现的时候一切也都晚了,我已经不止一次和大家说过了,我这个人很滑头,心里没底的事我是轻易不会去做的,当时我也只是将豌豆放在耳边,并没真的就放到耳朵中去,可哥哥却是将豌豆放到耳朵中了,老爸先是用纸圈了一个纸圈,放到哥哥的耳朵中用嘴去吸,可忙了半天也末能将哥哥耳朵中的豌豆取出来,后来哥哥是被送进了团部的医院,到了手术室,医生没让我进去,我只能待在手术室的外边,没过多久我就听到哥哥在里边杀猪般的哭喊声,以我对哥哥的了解我知道,里边医生干的事肯定是有些惨无人道的,不然哥哥绝对不会这样哭的,那个时候,我老爸可没少打过哥哥,可哥哥一次也没哭过,如果不是因为太疼,哥哥是决对不会这样哭的。

    没过多久我就又听到哥哥喊着要喝水,我知道这是哥哥的缓兵之计了,到了这个时候喝再多的水也没用了,趁哥哥喝水的功夫医院中也安静下来,可没过多久,哥哥又嚎叫起来,我在医院的走道上心都揪起来,同时也暗暗庆幸着自已没真的将豌豆放到耳朵中,这次哥哥受的罪就大了,我记得那段时间很长,总有一个多小时吧,可我觉的时间过的很慢,那一个多小时简直和过了漫长的一天没有什么两样。哥哥耳中的豌豆总算是被掏出来了,可哥哥从手术室中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没了精神,后来哥哥是被老爸背回去的,可想而知为了这一颗小小的豌豆,哥哥受了多大的罪。

    总的说来哥哥小时候给的的印像就是这样了,小时候我的体还有一个毛病那就是肠胃一直不是太好,总是会不时地闹一些小毛病让我吃不下去饭,这个毛病的起因说来有些惭愧,小时候的生活条件实在是不怎么样,很少有能吃到的时候,那时的我疯狂的喜欢吃肥,逢年过节家中买的一些肥几乎都进了我的肚子,我记得那时哥哥是不喜欢吃肥的,老爸老妈现在想来是舍不得吃都省给了我们兄弟俩,我们兄弟俩在吃上分的很清,瘦归哥哥而肥就全部归我了,所以到了家中有吃的时候我们兄弟俩都表现的十分的礼让,这也算是我们兄弟俩已经有了分赃协议的功劳吧。那时的猪可真肥,厚厚的肥膘总有我四个手指并排起来那么厚。每次父母买回来,瘦总是少的可怜,绝大多数都是肥,和哥哥这样分着吃我倒是觉得自已占了天大的便宜,他吃的可能连我吃的十一之一都不到,有时候也会觉得哥哥很傻,为什么这么好吃的东西他吃到嘴里便如是吃药一般。就为这事老爸还收拾过哥哥,可哥哥还是对肥深恶痛绝,一辈子不吃肥也不会想的样子。

    那时候我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就是蜂蜜扣,猪厚厚的四指宽的肥膘被切成了半厘米左右的薄片,然后再将花生和核桃仁炒熟压碎,用蜂蜜将压碎的核桃仁和花生仁调和到一起,再用两片肥将它们夹在中间,然后将这些夹了馅的肥片在一个大海碗中摆出一些花样来,再找来一个盘子扣在大海碗上,两下这么一颠倒变成海碗扣在盘子上,再将这盘放到蒸笼上去蒸一两个小时,当蜂蜜、核桃仁、花生仁的香味渗入到厚厚的肥片当中时,这道菜便算是做成了。

    能吃到这道菜的时候并不是太多,一般总是有人办喜事取媳妇的时候才会有这道菜,大约是在我五岁的时候,老爸老妈带我去吃喜酒,在酒桌上,整整一大碗的蜜蜂扣全被我一个人吃了下去,这让我后来吃足了苦头,当天晚上就吐了不说,再见到肥也变得害怕起来,接下来的几天都没怎么能吃饭,肠胃也落下了很重的后遗症,以后吃东西稍微不注意一些就会上吐下泄的,这个病一直伴随着我近二年左右的时间,其间我被折腾的很惨,连都很少能吃了,直到我七岁岁时父母带我回内地探亲,在内地的近四十天里,由于水土不服,我的病大暴发起来,四十天中基本上没能怎么吃饭,才吃下去的东西不一会就会被吐出来,只有一样东西可以填进我的肚子,那就是桔子汽水。

    内地的夏天十分的炎,内地的亲朋好友又很多,因为我生病不能吃东西,家中的亲戚送来了各种各样的好东西来给我吃,无奈我什么东西也吃不下,每天就是疯狂的喝着桔子汽水,为此可没少让老爸老妈心,去医院看了几次也没有结果,为了陪我老爸老妈也没能好好的玩一玩。好在后来我回到新疆后,这困扰了我两年多的胃病竟一下子不药而愈了,从内地回新疆,才到乌鲁木齐一下火车我就变得能吃能喝起来,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自以为是的认为,正是因为我在内地近四十天没有好好吃饭的缘故,那二年前吃的蜜蜂才会在那一段时间被自已消化干净排出了体外,病根去了以后,这体的毛病自然也应该好了。体好了以后我便对肥敬而远之了,一时间家中的饭桌上又不平静起来,本来饭桌上还很礼让的兄弟俩为了几块瘦也会很无的争抢起来,家中的肥没人吃了后,父母便将肥都炼成了脂油,每次炒菜时都会放一点,这让我们那时能吃到了很少的几样菜也变的可口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平凡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