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二少3 书名:平凡事
    坐在家中闲暇无事之时,我一边找来自已儿时的老照片仔细翻看着,一边回想着自已小时候的那些往事,这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应该是一件十分惬意事。(网友手打文字更新-qianzai.com)家中的那些老照片已经发黄,可儿时的记忆却依然清晰,从这些只有方寸大小的黑白照片中可以看出,小时候的我长的还是很可笑的,小小不大的子,可脑袋却大的出奇。那嘴中大大的门牙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别扭,拍照片时大概是换了一新衣服,整齐利落也有些虎头虎脑的样子,可给人的印象却没有那虎头虎脑的精神。短短的头发、大大的头、大大的眼睛,小巧的子,脸上有些茫然,不知道两个眼睛是在看着什么,我怎么看都觉的这个小小的家伙有些可笑,脑海中一时竟出现了外星人的影子,熟悉和陌生的感觉夹杂在心中,我已经无法记得这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了,那时候的我在想着什么就更是无从得知了。

    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他有大头。

    小时候,小伙伴们对我的嘲笑声仿佛又出现在了我的耳边,那时的我,一听到这首儿歌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内就落荒而逃了,接下来后就会传来小伙伴们的哄笑声,那时候的我为了这几句嘲笑的话,经常会去找母亲哭诉,为什么我的头就会生的这么大?母亲对这件事也是哭笑不得,除了尽力的按慰我说,头大好、头大聪明外,其它的事母亲也是无可奈何的。如果头大也可以算是我小时候长相的缺陷的话,那还有一条就不得不在这说明一下了,我还记得母样给我说过,我才出的那一天,父亲第一次见到我时说的第一句话是:“这小家伙的子这么长,腿却这么短,以后怕是会长不高的!”头大、子长、腿短,这应该就是我小时候的样子了。

    或许是母样的话真有几分道理,大头的我小时候确实是异常的聪明,我曾听母亲说过,我八个月大的时便会叫爸爸、妈妈,满周时已经有了一副伶牙俐嘴了,那小嘴更是抹了蜜一般的甜,常常将父母哄的高兴的找不到北,这也是在我和哥哥之间,父母对我更加偏一些的原因吧,可也正是因为我这张嘴的伶牙俐齿,后来也让小小的我在说话这方面吃足了苦头。(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网友上传章节,千载中文网特此申明)

    这事严格的说来并不是我的错,小小的我既然有一副伶牙俐齿就不会是光去哄自已的父母开心,周围邻居的叔叔阿姨自然也成了我讨好的目标。很多的时候叔叔阿姨们都会逗着我说话,话说的多了、说的好了,叔叔阿姨们自然会是赞不绝口。所以小小的我在学说话上更是份外的努力,可也就是在这个时间,我接触到了一个口吃的人,那个小孩比我大了有四五岁吧,叫什么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那时的我对一切都感到好奇,学着那口吃的大孩子讲话往往会把大人们逗的哈哈大笑起来,对我来说最悲惨的事就是在这个时候种下了祸根,在我小时候那超强的学习和模访能力面前,那个大孩子的口吃没用几天就被我全部学了过来,怎么能正常的说话却被我忘的一干二净了。

    在我小的时候,父亲母亲是很少会打我的,一是我的体一直不是太好,二就是我的嘴很甜,做错事后一看风向不对就会赶快向老爸老妈认错,可这一次我的罪就受大了,说起话来总是会吭哧半天也无法说明白,老爸老妈自然更是心急如焚,在说服教育无果的况下,只好搬出了五指山来,那时候只要我说话一结巴,不管是老爸老妈,他们都会一巴掌先打在我的嘴上,弄的小小的我平时连话都不敢说,出去和小朋友们一起玩也是受尽小朋友们的嘲笑,那一段时间,小小的我是孤独的,那也是为什么我总是会一个人跑到雪地中发呆,总是会一大早就跑去戈壁滩上看出的原因了,那段子对小小的我来说是黑暗的,好在记忆中那段时子并不长,在父母五指山的压迫下,我的口吃算是基本上被治好了,只是小时候的伶牙俐齿再也没有在我的上出现,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一着急,说话还是会结结巴巴的。

    这件事对我的成长影响是非常大的,也就是从那个时间开始我的格变的有些内向不健康起来,因为口吃在家中挨了父母的打之后,小小的我也学会了报复,我会偷偷的跑到那个口吃的大孩子家门前,找来一块大石头狠狠的打在他家的门上,然后便会找个地方躲起来,那时的我还算是很有心计的,干这种事时总是会选择一个很好的时机,记得那时还是冬开,我总是会在夜里守在他家的门前,等到他家的人都睡下灯才熄灭的时候我就会动手,打完门后又会疯跑着躲到早就选好的藏地点,因为我很小心谨慎,这种事干了很多次竟没让他家的人抓到过,直到后来我的口吃渐渐好了以后,半夜去砸人家门的事才不再干了。(千载中文网www.qianzai.com)

    我口吃的毛病稍好了一些后,母亲待在家中的时间就很少了,一年当中,除了逢年过节的时候,母亲一直都在乌鲁木齐做工,我和哥哥那时的年纪都很小,男孩子小时候有几个是不皮的,今天打坏了人家的窗户玻璃,明天将上的衣服全弄脏、弄湿这都是常有的事,更过份的是,有一次,老爸出去上班的时候,我和哥哥在家中玩火,不知怎么就将老爸上的垫着的棉花褥子给点燃了,褥子上面还盖着单,家中已经满是浓烟了可我和哥哥却还不知道是哪里着了火,惊慌失措之下,我和哥哥就用脸盆打了许多水回来,看到家中哪里的烟多就往哪里泼水,当父亲得到消息跑回家中时,父亲的房间差不多已经被我和哥哥用水淹了。

    我和哥哥的玩皮让父亲的脾气变的有些暴躁起来,没有了母亲护着我,那段时间,哥哥和我都挨了父亲不少的打,在格上,我和哥哥是有很大的差异的,那时的我总觉的哥哥有些像那些革命电影中的,不管老爸怎么打他,他总是一声不吭的也不认错,相比起来,我就表现的滑头多了,老爸的手才扬起来我就会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着一边还会先向老爸认错,虽然我也觉的自已这样做有些像电影中的判徒,很是可耻的那种,可毕竟我也是很怕疼的,即便是这样,那一段时间我还是挨了父亲不少的打,为此我还在一个小本子上偷偷记下了父亲打我的次数,那时的我还不会写字,父亲每打我一次我便会在那个小本子上用笔划一个一字,一字是竖着的,横着排列开来,等到母亲回来的时候,我就会拿着本子给母亲看,好好的在背后向母亲告父亲一状,父亲打我次数最多的一次,我记得那个本子上被我划了二十五道。母亲有没有去找父亲算帐我就不得而知了,那个时候如果我在路上遇到了父亲,我一定会事先躲避到一边去的。那一段时间,我见到父亲就跟老鼠见了猫没什么两样。

    总的说来在我的家中,哥哥长的像父亲,我就更像母亲一些,母亲的头上有三个旋,一个在头顶正中,两个在额头上,而我头上的旋竟然和母亲一样,回到内地后,我看到了舅舅小时候的照片,这时我才发现,我和小时候的舅舅竟然长的非常的像,我想,这也是母亲非常溺我的原因之一吧,舅舅有五个姐姐,每个姐姐都对它宠有加,那时候的人还是很封建的,毕竟舅舅是母亲家唯一的男孩子。

    母亲离家的这段时间,由于父亲总是打我,这让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僵,我记得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竟然不再叫他爸爸了,我做什么事都会躲着他,时间长了以后,父亲可能也有所察觉,已后就算是我犯了一些小错父亲也会很少打我了,可既便是这样,我和父亲的关系还是很僵,我格上虽然很滑头,可我一旦认准了一件事就会很少回头,小时候的父亲又一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母亲不在家的时候,我几乎就从来没见到他笑过,想让父亲低头来哄我开心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我和父亲互相不卖帐,要想缓和我们之间的关系那就是件很不容易的事了。

    我和父北的关系也不是一直这样僵着的,事的转机是从我的一次意外受伤开始的,那是一年的八月底,中午爸爸和哥哥都在睡午觉,我一个人偷偷从家中溜了出来,跑到了离家不远的沙枣树林里,满树青青的沙枣还没有成熟,那时的我就知道,在树上结的越高的沙枣就会越甜,由于光照充足的缘故,枣树顶端的沙枣也会先一步成熟起来,先一步变成那人的金黄色,那时的我还不会爬树,以前总是哥哥在树上爬上爬下的,哥哥在树上将带着沙枣的树枝折断再抛下来,我的任务便是将沙枣从树枝上摘下来放到一块,等哥哥从树上下来后我们就会平分自已的劳动成果,沙枣对那时的我几乎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可不会爬树便无法吃到沙枣树上最先成熟起来的那些沙枣,于是小小的我便在树林中练起爬树来,中午的阳光很强,可沙枣林中却很凉,那时人们都在睡午觉,整个树林中就只有我一个人,为了练习爬树我也是累的满头大汗,只是当时年纪太小,还有些不知轻重,一不小心我便从树上掉了下来。

    夏天的衣服穿的很单薄,家乡的土地不是带着一些酸就是很强的碱,土地总是会板结在一起很坚硬,我掉落下来的高度并不高,可这一下也将我的胳膊着实摔的不轻,在地上躺了很久后我才艰难的爬了起来,胳膊上传来钻心的疼痛,可自已是没睡午觉偷偷的从家中溜出来的,如果这事被老爸发现也会没我的好果子吃的,所以尽管胳膊很疼可我也没敢支声,灰溜溜的就跑回了家,好在那时老爸和哥哥都没有醒,为了忘记上的疼痛,我便偷偷的爬到上睡起觉来,一觉醒来后才发觉大事不妙,我的胳膊已经无法再抬起来了,到了这时我再也不敢对老爸有所隐瞒,哭着就和老爸说了事的经过,老爸也被我说的事吓住了,没顾的上训斥我就将我送到了团部的医院,在经过医生的检查后老爸才放下心来,因为我的胳膊并没有摔断,之后老爸才变的汹狠起来,差点就将我狠狠的收拾一顿,只是胳膊的疼痛本来就让我哭的很凄惨,这才让老爸有些心软下来放了我一马,按医生的说法,我可能是肌有些拉伤,在家养上几天就会没事了,只是谁都没想到,我的胳膊这一疼就会是一个多月,根本就无法动一动。

    我这一次受伤,差点就错过了这年的沙枣,胳膊的疼痛让我哪也去不了,哥哥是实再看不得我的可怜样,再加上我又拍了他不少的马,他这才去摘了不少的沙枣回来,只是我的胳膊依然不能动,为此老爸又先后带着我去了很多次团医院,可检查的结果总是一切正常,后来还是在别人的介绍下,老爸才知道了离我们团不远的一零七团有一个很出名的骨科专家,我后来是被老爸用自行车驮到一零七团去的,我只记得老爸骑自行车用了很长的时间,一路上还喝过很多次的水,我现在知道那一段距离也就十五公里左右,可那对小小的我来说,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距离,那个专家也果然是名不虚传,我只是爬在上被他从**开始沿着脊椎骨一直推拿到脖子,然后又从我的手指一直拿到肩部,总共也没超过十分钟的时间,那疼了一个多月的胳膊就完全好了,小小的我已经记不清那个人的长相了,不过在后来,在我上了初中以后,我又遇到过一个十分历害的老中医,那个人给我的印像更加的深刻,之后我会在洽当的时候提到他的,也就是因为有了这次的经历,在我受伤的这段时间,老爸每天都会帮我穿衣服,每次他给我穿衣服的时候都会很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我,在那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老爸对我的照顾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耐心,不光是早起穿衣,就连平时洗脸洗脚都是老爸在照顾我,经过了那一段子,我和老爸的关系才慢慢好了起来,我又开始抱着老爸的大腿向老爸撒了。

重要声明:小说《平凡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