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九十八章 祭典开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影天使 书名:帝王傲世录
    风——哗啦啦地吹,云——飘飘然地走,盛大却残忍的祭典在一方天地中上演着,数不清得人头聚集在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祭台前,他们带着点虔诚、带着点不安和激动的心,目光聚集在祭台上。正如所描述的那般,他们在举行一个盛大的关乎全镇人命——以血腥为代价化解戾气的仪式。

    一个化为祭司的男子在主持完开场仪式并跳了段诡异古怪的舞蹈后退下祭台,然后终于到了最攸关全镇命的时刻——

    在众人翘首以待中,四名画了淡淡彩妆的女子分别站在四角抬着一块大约两米长一米宽略微修饰过的木板走上祭台,作为祭品的紫发少女就睡在其上。

    作为随侍一旁而伴在紫发少女边的莎贝尔此刻穿着跟另外三名女一样的月白色巫女服饰,玲珑苗条且凹凸有致的材即使包裹在宽大的长袍下依然能显现出动人的曲线,一张略施脂粉的脸庞明媚得生生夺去众人的目光,而此刻她媚波横生的眼睛却落在了那个被她们抬放在祭台正中央的高台上即将被投入福莱克河里的紫发少女上。

    静静平躺在祭台正中央的高台上的紫发少女也穿着一袭月白色的宽大长袍,但样式却比她们来得更精美一些,洁白的布料上错落有致地织绣着朵朵不径相同的雏菊,淡黄明媚的色泽衬着紫发少女若无所觉的脸庞有种难以言喻的恬然,原本有些毛糙的浅紫色的及腰长发被仔细地梳理到一根根柔顺光滑的程度服贴在脖颈处,原本有几分稚嫩的面容描妆上淡淡的红妆,柔嫩白皙的双手交叠在部上成一种虔诚而自然的姿态。

    莎贝尔幽幽的目光从她上慢慢移向十步之外的福莱克河上,原本缓缓流动的河水如今却翻滚出不能忽视的声响。

    福莱克河,有个很古老而久远的说法,福莱克河不是像现在一样只有一个流支,很久很久……久到人们也记不得什么时候的以前,福莱克河曾经是由三条流支在流过福莱克镇的时候汇集而成的。

    在福莱克河还不是独有一条流支的时候,汇集在福莱克镇的三条流支都有着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名字。一条叫做“记溪”,是最接近福莱克镇的一条流支,喝过这条流支的水的人就会记住对他好的人,劝诫人们不要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没充满绝望。另一条叫做“忘溪”,喝过这条流支的水的人会忘记对他好的人,劝诫人们不是什么都能因为“好”而定夺所有事的,或许那人对你好,曾经施与你恩惠,但并不代表发生在他上不对的事就可以姑息纵容,是不对的就是不对的,不能昧着良心地蒙蔽自己的眼睛。还有一条……

    她已经记不起最后一条流支的名字……

    “祭典仪式开始!”

    一声庄严且沉重的声音惊醒了她的思绪,莎贝尔收回心神,随着其他三名女的脚步缓缓围着紫发少女成四方形散开至四周。

    沉重的牛皮鼓被敲响,脆耳的铃铛声如催魂般彻底响彻在福莱克河的上空,莎贝尔慢慢扬起月白色长袍的袖子,踩着奏韵乐曲的有节奏的祭祀舞的舞蹈步子,随同边的其他三名女一起开始翩翩起舞起来。

    四朵在不停旋转中的洁白花朵在紫发少女的边绽放,舞动出动人无比的雅致,舞动出了残忍的续曲。

    所有人都注视着在祭台上翩翩舞动着的人影,专注而虔诚地仰望着,直至她们止了脚步又一声庄严而肃穆的声音响彻天空。

    “献上祭品!”

    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不约而同地低下头,双手举至前十指交错穿入指缝中呈祷告状,心里默默吟念祭文。

    生存,他们必须生存!

    莎贝尔看着紫发少女被祭司抬抱起来,看着祭司走到福莱克河的河边,看着祭司将她高高举起——

    就在这时,天空沉了下来,雷鸣声乍响,天色刹那间变得无比沉,还没等所有人惊疑地回过神,动从人群后面漫延而来,远远地以莎贝尔现在所处的角度她清楚地瞧见逐渐朝他们这边冲过来的人——那是跟这个紫发少女一起且她对她们曾有一面之缘的人。

    她们是来救紫发少女的。

    但就在这时,祭司已经反应过来,他咬咬牙想也不想地将手中的紫发少女往福莱克河中抛去。

    就在紫发少女即将落入冰冷湍急的福莱克河的河水中前,陡然一条白色人影窜上空中朝紫发少女甩出一根粗绳,卷住紫发少女的腰后立即用力往后一拉将紫发少女重新提回了福莱克河的河岸边上,而随即白色人影也抓着紫发少女护在后。

    莎贝尔静静地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看着人们怎么大声呼喊“拿下她们!别让她们把祭品带走了!”乱成一团,看着将紫发少女紧紧护在后力求突围的一人和两头灵虎,看着冲天大火熊熊燃烧了起来,空气扬起看不见的尘土,看着——愤怒的巨龙窜出了河面!

    土黄色的庞大子以人类无法想像的速度攀上了高空,那双硕大的眼球不带任何感地瞅着地上因它的出现戛然而止的生物,眸底汇聚着狂澜的风暴。

    它忽然扬头朝天吼了一声,然后舞动着庞大的躯头朝下直朝他们冲去。

    有人惶恐地喊着:“请河神大人息怒——”

    更多人则作鸟兽散。

    还有几个人,却要冲上前去作战。

    太过快速的举动令所有人都无法逃过巨龙的攻击,只听一片哀嚎声响起,不计其数的尸体就此留在了这里,而有幸没死的则七手八脚地爬了起来再度逃亡。

    仍有人大声嚷着:“请河神大人息怒——”那是侥幸未死不知要逃的祭司。

    仍有多数人连滚带爬地想要逃离此地。

    也仍有人,对着巨龙反击。

    一击未成,又生一击,不知这条巨龙是不是不满意它今天所制造的杀孽,巨大的龙头一仰起后又重新做俯冲状。仿佛不要命般,狠狠地又朝他们的方向砸来!

    所有人都被冲了开来,摇摇晃晃中莎贝尔看见了突然凭空出现的两头一黑一白躯庞大的灵虎,然后自己亲眼目睹见证了一场以大比大的战斗!

    **********************************

    福莱克镇被摧毁得面目全非,而福莱克河的河水也百无忌地漫延至河岸上。怪兽VS怪兽的战斗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果然是极惊人的,这里至少要上百年的修理才能恢复到原有的模样,而还要不要延长期则要看战斗什么时候结束。

    经过这场战斗,亚蕾克茜尔也终于清楚知道她和两头灵虎所面对的是一条已经完全没有理与灵可言的妖龙,考虑到长远的将来,这条妖龙不能封印只能消灭。

    本来凭两头灵虎的力量要收拾这条已经疯了要抽人的妖龙是有一点难度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每在白帝和加娜以为下一击躲不过的时候那条妖龙总会出现短暂的呆滞况,致使白帝和加娜得到了反击的机会,也因此那条妖龙的力量正在逐步逐步地被白帝和加娜削弱了下来,等到后来,河水里泛滥的不再是青青的河水而全部都是它上深暗红色的鲜血,而它也逐渐失去了生机。

    所有人都筋疲力尽,妖龙的况亦不例外,但是它仿佛无法歇一口气般低低地咆哮着仍朝两头灵虎攻击来。而这也更证明了亚蕾克茜尔的看法——这条妖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它失去了理智。

    神话传说中龙是一种具有极高智慧且高贵的生物,它们不屑与凡夫俗子打交道,自然更不屑于在尘世间现,所以一般来说会游弋于凡尘上的龙不是由于不明原因变成了只知道杀戮的蛮兽,就是它的力量还未足以令它远离尘世。而她们面前的这条妖龙,明显应属于前者。

    虽然不知道它是为什么成了一条毫无理的龙,但是不管怎么样,面对这种显而易见且毫无转圜余地的况,她对它只有一种执行手段——消灭!

    不过以常理来说,这种大场面的况中总会发生那么点或多或少的意外,我们都该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呢——

    当那条已经浑鲜血淋淋的巨龙朝他们这帮仍然未倒下的人发出一声凄厉哀伤的长嚎后,将某人也甩向污浊的也是最危险的福莱克河的河水中去的时候,除了一个人之外,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然后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抹美丽的影朝紫发少女扑去,一切对他们来说仿佛就停止在那一刹那。

    没人能想象得到,向紫发少女扑去的,却居然是只曾见过一面,并且还让紫发少女差点陷入死亡危机中的女人——莎贝尔。

    她就宛如一只轻盈的蝴蝶,带着谁也不理解的坚毅与决然投入污浊冰冷的福莱克河的河水中,同时将快要掉入污浊冰冷河水里的紫发少女反手抓住后并向河岸边甩了出去!

    也没人知道,当换莎贝尔落入污浊冰冷的河水中时,背对着他们的苏珊娜在此时忽然睁开了她碧绿的眼睛,想也不想地伸手拉住了她。

    可是——面对着忽然拉住她的手的苏珊娜,莎贝尔只是怔了一下,随后就轻柔却坚定地甩开了苏珊娜的手。

    对着那个陡然流露出困惑表的紫发少女轻轻吐出一句:“它太寂寞了,我要去陪它。”

    她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人看出来,但在这场华丽的战斗中,她只见到那双嗜血疯狂且又空洞无物的眸子里只有满满的寂寞,就像她一样,无论怎么填都填不满的寂寞,果然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就不可能再有其他东西能取代得了。

    这么多年后,她才肯真正面对这个现实……

    莎贝尔深深地凝望着苏珊娜清澈却又幽深的碧绿眼瞳,少女样的影逐渐远离她的视野,莎贝尔双手垂放在部上,仍由烈风飒飒吹起她的宽大衣袖,然后对着苏珊娜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再见了,小妹妹。”

    打从一开始起,她就没打算过让她取代她。

    (未完待续)

    ***********************************************

    下集预告:起因缘由!!!

重要声明:小说《帝王傲世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