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三十六章 成年往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影天使 书名:帝王傲世录
    两名卫兵领命后,就走向了那名栗色长发的清秀少女,在快要押着那名栗发长发的清秀少女出去时,大里突然响起了一道轻柔却不失威严的声音:“请等一下!”

    众人一听到这个声音,惊讶之色都毫无疑问地表露在了脸上。在场的只有雷米尔亲王的脸上毫无惊讶之色,因为他早知道这件事了。于是,众人都纷纷把头转向了传来那声音的方向。

    ‘吱呀’一声,沉重的雕刻着精美花纹的雕花木门自己打开了。白色闪电滑过天际带来了耀眼的白色光芒,随着雕花木门的打开也把皇家议事照耀地更加明亮。待那闪电的白色强烈光芒消失后,众人只见大门口漆黑一片的走廊里傲然地站着一位雪衣少女。她后走廊上的一扇落地窗大开着,‘呼呼’的大风随之吹了进来,吹得雪衣少女衣袂飘飘、一头秀发随风飘舞。过了片刻后,雪衣少女终于缓步走进了皇家议事内,随着雪衣少女的形貌渐渐展现在皇家议事内明亮柔和的烛光下时,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

    “希雅...你怎么醒了?没事了吗?”塞伦斯走下高台飞奔到亚蕾克茜尔的面前,用眼神把她从上到下地仔细检查了一遍,以确定她是不是真的。

    “是的,皇兄我没事了。”亚蕾克茜尔声音柔柔地回答。

    “告诉皇兄,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有你中的毒解了吗?”塞伦斯见亚蕾克茜尔现在好端端的在自己面前,有些激动到语无伦次地向妹妹询问困扰着自己的这些问题的答案。

    “皇兄,很抱歉苏珊说的话都是真的,她哥哥的那件事的确与我有关。”亚蕾克茜尔说完,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地微笑。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希雅你把我们都搞糊涂了。”米歇尔亲王疑惑地问道。

    一听到米歇尔亲王提出地这个问题后,低下的一群众臣都又开始了议论纷纷。

    “请大家稍安勿燥,稍后我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说法的。”亚蕾克茜尔还是那个高深莫测的微笑表,“在此之前,你们想不想听我说一个故事呢?”

    “现在不是听故事的时候。”子急噪的米歇尔亲王说道,“而是要弄明白她对你下毒的原因。”

    “嘘...安静一下,米歇尔哥哥我说过稍后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说法。”亚蕾克茜尔把一根手指放在了唇边做噤声的动作,“但是你们现在必须听一听我即将要说地这个故事。”

    “长公主下,这个故事难道跟这件事有关吗?”瓦伦司侯爵问道,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没错,瓦伦司侯爵你还真聪明。本宫即将要说地这个故事,的确是跟中毒这件事有着千丝万缕且密不可分的关系。”说完,亚蕾克茜尔还别有深意地看了瓦伦司侯爵一眼。

    被亚蕾克茜尔这意味深远的一眼看过后,瓦伦司侯爵更加确信了心里这种不详的预感。

    *************************天女散花****************************

    “好了希雅你就不要再卖什么关子了,快开始跟我们说一说你的这个故事吧!”良久未曾开口地塞伦斯这时开口说道。

    “好吧!那我就不卖什么关子了。”亚蕾克茜尔突然又问道,“不过,皇兄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发生的那起税金被盗悬案?”

    “好象是有那么一件事,难道你要说的那个故事也跟这件税金被盗悬案有关联?”塞伦斯思索了半天后说道。

    “没错就是跟它有关,连我这次的中毒事件也跟它有着莫大的关系。”亚蕾克茜尔给予了其肯定的答案。

    “那你快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塞伦斯急忙说道。

    皇帝陛下此话一出口,众人都被挑起了这颗好奇心。

    “皇兄,你不要着急嘛!且听我慢慢地说来是这么一回事......”亚蕾克茜尔见状就慢慢地说道。

    大陆历3038年的夏天,斯比利亚帝国税务官奥雷鲁司伯爵突然紧急来报称,因为他看管不利的原因,当季的税金被他手下的书记官尼古拉斯和马车夫皮耶罗盗走了。皇帝听了之后大为震怒,并且下令全帝国通缉税务司书记官尼古拉斯和马车夫皮耶罗。而卫军把帝都斯比克堡、邻近小镇和帝都附近的行省都梳理查找了一遍,查了两个多月都未能把通缉犯抓捕归案。而炎的夏季已经结束了,已经进入凉爽的秋季了。

    皇帝在听到卫军搜捕了两个多月还未把盗走税金的两个罪犯逮捕归案的消息后,在朝会上大为生气、破口大骂他们是一群饭桶,而且还说要是还不能在11月前抓到他们,就让他们提头来见。

    正当大家为要在11月之前把两个盗走税金的罪犯抓拿归案的事犯愁时,瓦伦司侯爵以人多办事效率快为借口,进言要让警卫军也加入这搜捕的行列,皇帝想也没想地就答应了。

    奥雷鲁司伯爵府邸在夏末时,有一次小小的失火,烧掉了部分的马厩,但主屋和其它的房舍未有损伤。趁着秋高气爽的秋好天气,管家招来了一队工人对失火的马厩进行修葺,再修一修已有些年代的主屋,顺便还有仆役和侍女住的屋舍等附属建筑。于是,奥雷鲁司伯爵府邸就成了斯比克堡白天最闹的宅子了,‘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至于晚上的闹就交由那些不停举办通宵达旦舞会的贵族宅邸和酒楼吧!

    某,警卫军的一小个连队强行闯入了奥雷鲁司伯爵府邸,声称搜查嫌疑犯,要求管家把所有的仆役、侍女和工人集合起来,让他们检查。

    对于这种极度冒犯的要求,管家听了十分气愤,拒绝在主人不在场的况下让他们进去搜查。于是双方动起了口角,最后警卫军的这个小连队就动用武力强行闯入搜查了。

    然后,那些警卫军士兵理所当然地就从奥雷鲁司伯爵府邸的工人们中抓到了书记官和马车夫。奥雷鲁司伯爵因为窝藏偷盗税金的两名嫌疑犯,而被革职查办。在之后的审讯中,那两名嫌疑犯又一口咬定他们偷盗税金是受人指使的,而指使他们偷盗税金的人就是奥雷鲁司伯爵。

    因为有人证存在的关系,奥雷鲁司伯爵指使他人偷盗帝国税金的案子就此定案。也不去问清那些被盗的税金在什么地方,也没有找到物证证明

    奥雷鲁司伯爵跟此案有关,就凭那两名嫌疑犯的一面之词,最高司法院就判了奥雷鲁司伯爵一家的死刑,而皇帝也不仔细思考一下这个漏洞百出的税金偷盗案子就草草结案了。

    奥雷鲁司伯爵在狱中喊冤没有人听他的,在万般无奈的况下他在狱中用自己的鲜血在一张羊皮纸上写了一封血书,以期望有人在看到这封血书后能替他伸冤还他清白。

    在奥雷鲁司伯爵死后,一名去打扫他待过的牢房的狱卒无意间在角落里找到了那封血书。他明白奥雷鲁司伯爵一定是受了莫大的冤屈才会写下这封血书的,也因为奥雷鲁司伯爵对他有恩,所以他悄悄把那封血书藏了起来,以便后有机会可以替奥雷鲁司伯爵伸冤还他清白。

重要声明:小说《帝王傲世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