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二十四章 故人重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影天使 书名:帝王傲世录
    沉郁的深夜,寂静的因子在空气中弥漫,隐隐控制了整间卧室。偶有几声轻轻地呻吟发自上的人儿,让夜显得更加诡谲。

    亚蕾克茜尔倚在被她所救之人的病榻旁打盹,每隔一刻钟清醒一次,为他更换额上的湿布,以降低他过高的体温。

    许是上天怜悯,凌晨时分,他的高烧退了点下来。

    亚蕾克茜尔这才松了一口气,刚要再替他更换湿布时,希露达推门走了进来。

    “姐姐,时间到了我来换你。你快去休息吧!明早还得看其他病人呢!”希露达拿过亚蕾克茜尔手中的湿布,放进水盆里浸湿后拧干,再放在那人的额头上。

    “好吧!我去休息了,你也别太累着了。”亚蕾克茜尔打了个哈欠边叮咛道。

    “知道了。”希露达回答道。

    看着姐姐出去关上门后,希露达搬了张靠背椅来到病榻旁坐下。闲来无聊就仔细观察起病榻上之人的容貌来。

    说句老实话,这人容貌长得还真的很英俊,年约23、4岁的样子。披肩的棕色长发散在雪白的单和枕头上,一双眼紧闭着,睫毛长而细密,在眼下映出一道影。五官像刀削一般深刻,线条却很柔和,两道笔的剑眉斜飞入鬓,此刻正微微紧皱着,眉宇间的疲惫之色显而易见。高的鼻梁,失去血色的薄唇微启,洁白的牙齿紧紧咬着薄薄的下唇,脸色因失血过多而苍白如纸。

    没有盖着被子的地方,在印着斑斑血迹的白色绷带间敞露出小麦色的强健膛。材强壮有力,四肢修长,和自己的高相比起来,小的自己好象比他矮了一个头。

    这一刻,希露达的心里有了一丝雀跃,想看看这男人紧闭的眼张开时会有什么样的神采。

    ————————————分割线——————————————

    慢慢地睁开眼睛,杰拉德直直地望着屋顶,木制顶梁的屋顶上没有一点灰尘和蜘蛛网,再转头看向旁的墙壁,洁白的墙壁上挂着几幅风景画,空气中隐约飘散着一缕清新的药香味。

    思绪有一刻的停顿,疑惑地望着上缠着的绷带,恍然明白了什么似的,不顾上要撕裂般的疼痛,杰拉德挣扎着爬起来。

    自己没有死吗?看着这陌生的房间,明亮的卧室还算宽敞,除了自己下的外,还有一张木桌、两把椅子、一个衣橱和一个小木柜。窗外隐隐传来鸟鸣声,阳光透过虚掩的门窗班驳的进来,十分柔和,让他觉得上暖洋洋的。

    眼睛定格在卧室中的一个影上,杰拉德久久凝望着眼前的人,不曾移开。

    和这间干净整洁的卧室有着格格不入的感觉,那人趴在木桌上仿佛睡了千万年似的一动不动。头转向另一边看不见她的脸,从背面看去,这人一头漂亮的灿金色长发直垂腰际,上穿着一件暗红色的丝质长裙,上面已有些污迹了,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人所拥有的独特气质。

    稍微一个恍神,下的板发出了难听的枝哑声,在这寂静的清晨显得那么突兀。

    木桌上的人动了一下,显然是被这声响惊扰了清梦。

    希露达悠悠转醒,这几天她真是累得够呛。那人一直昏迷不醒,伤势突然有一次恶化,险些一命呜呼。赶紧去了趟山里按姐姐的吩咐采了几样能救命的珍贵草药,亲自熬药喂药为他的伤口换药,不眠不休地照顾了他三天三夜,才总算将他的伤势彻底的稳定了下来。

    拖着一的疲惫,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为这个人那么拼命,因为从小到大一向都是别人围着她伺候的。

    转过头,正好看见那人深邃的眼看着自己,一瞬间有些失神,为了掩饰自己的失常,赶紧出声打破了这让自己不安的宁静。

    “你在干什么?伤势都还没有好,谁让你起来的!难道想再让伤口裂开,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照顾你。”

    听见了那担心中隐含恼怒的声音,杰拉德才回过神来。要不是亲眼所见,他死都不会相信这世上还会有这么美丽的人。从小生活在盛产美人的德萨尔,也可谓识人无数,见过的美人数不胜数,自己的二姐也算个中翘楚了。可跟眼前的人相比,差的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美艳无双的玉容上不施任何脂粉,眉如远山,凤眼微翘,浅绿色的双眸中有掩饰不住的疲惫,琼鼻细,薄唇鲜亮红润,肤色白皙莹润如玉,材修长,曲线曼妙,婀娜的躯让人挑不出任何瑕疵。着红衣最忌讳俗气,但她却出奇的适合这种颜色,仿佛只有红色能与其美貌相互辉映。

    “小姐...”做了一个深呼吸,杰拉德继续道:“多谢小姐的救命之恩,请受杰拉德一拜。”说完也不顾伤势未愈就挣扎着下,要给希露达叩拜。

    “不必多礼。”希露达见状赶紧上前将他按回上,从后的桌上拿出一碗余温尚在的药递给他,“快点喝了它,再睡一下,我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有六七天你大概就能下了。”

    杰拉德不在言语,静静地把药喝完,又沉睡了起来。

    这一觉睡下来,再次醒来,已是落西沉夕阳余辉的时候。

    “小姐救命之恩,在下实在感激不尽,来必定相报。”杰拉德恭敬而认真。

    希露达坐在椅子上听完他的话,上下打量了一杰拉德说道:“你现在这样子,能拿什么报恩于我?再者说,我救你并不是图你报恩的。还有也不只有我救了你,你上的伤如果不是姐姐替你及时处理好上药,你也活不到现在的。我看等你伤势复原了,我们就各走过的路好啦!”

    杰拉德低头看着这一的伤,内心充满了苦涩。是啊!落到这一步家破人亡的地步,已经是自顾不暇了,还能拿什么报恩呢?可是......

    “不行,既然你们救了我,这恩在下一定得报。虽然现在无分文,但这条命是你们救回来的。如果可以的话,在下愿意永远跟随你们,给你们当牛当马一辈子。”杰拉德摇摇头,表严肃道。

    抬眼看着那人坚定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希露达心里竟有一丝欣喜。沉下心细想,有他这么个随从好象也不错哎!姐姐那么忙没时间陪自己,那么有他陪着解闷也不错。

    “那你叫什么名字?”希露达问道。

    “杰拉德.福利莫斯。”杰拉德回答。

    “杰拉德,你愿不愿意在我和姐姐边做一个随从你自己决定,但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就不要叫我和姐姐小姐了,我跟姐姐听不惯。我有名字你可以叫我希露达,你也可以叫我露娜。做我的随从就得听我的话,守我的规矩,当然你要是受不了的话,现在还来得及想清楚回答我。”

    “不用想了,只要两位小姐愿意,我愿意一生追随两位小姐,来偿还你们的救命之恩。”杰拉德一口答应下来,语气更加礼貌恭敬。

    听他这么一说,希露达点点头,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分—————割——————线—————————

    “露娜,他醒了吗?”这时亚蕾克茜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姐姐,他已经醒过来了。”希露达向门外喊道。

    杰拉德寻声看向门口,刚巧亚蕾克茜尔手端盛满食物的托盘推门进来。当杰拉德看清一雪衣美得似仙子的亚蕾克茜尔时,顿时惊呆了。那不是长公主吗?杰拉德在心里想道。

    “你是杰拉德中校!?”当进门时看到已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杰拉德时,亚蕾克茜尔终于想起这个这几天总给自己一种熟悉感的人是谁了。

    “正是臣下,臣下参见长公主下。”杰拉德心里非常高兴长公主下还记得自己,说完就挣扎着想起给亚蕾克茜尔请安,但不料却碰巧扯动了伤口,痛得他出了一冷汗。

    “别动了,快躺好,你伤还没好呢!”亚蕾克茜尔把拖盘放在桌上后,急忙来到前把他压回上躺好并盖好被子。

    “姐姐,你们认识吗?”一旁的希露达好奇地问道。

    “是啊,他原本是皇兄卫军的总指挥杰拉德.福利莫斯中校。”亚蕾克茜尔说道,又向杰拉德介绍道:“她是我妹妹,小公主希露达.露娜。”

    “臣下参见小公主下。”杰拉德又要起请安。

    “免了,免了。等你伤好了再请安吧!”希露达见他又想要起请安,担心他的伤势好不了,连忙劝阻道。

    “露娜,你先去厨房帮姐姐看一下药熬好了没有,好吗?姐姐有话要问杰拉德中校。”亚蕾克茜尔向希露达询问道。

    “好,那我去厨房熬药了。”希露达识趣地说道,关门前还说道:“你们慢慢聊,我过会儿再来。”

    见希露达关上门后,亚蕾克茜尔就向杰拉德问起他这几年的经历、境况好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帝王傲世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