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初出茅庐 第十八章 永恒的记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幻影天使 书名:帝王傲世录
    一小堆树枝被火点燃,昏黄的火光照亮了这个昏暗的山洞。

    亚蕾克茜尔找来了一些干草在地上铺成一个草铺,让已经呈昏迷状态的雷米尔躺在上面。瞧见雷米尔脸色发白、冷汗直流的模样,亚蕾克茜尔内疚得不得了。她急忙转从马鞍上取下一个大布包,打开包袱在一大堆瓶瓶罐罐里寻找可以治疗雷米尔所受的伤的药。

    亚蕾克茜尔解开了雷米尔的衣服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左臂上有被箭擦伤,右肩被长剑刺中,肩胛骨也被刺中,最严重的是背上的伤口,被长剑从左肩斜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几乎深可见骨了。但是他紧闭的双眼和发紫的唇瓣告诉她,他所受的伤绝不止表面上的这些,很可能长剑或箭上抹了剧毒。

    她让他趴在草堆上从包袱里拿出一些白色的棉布帮他擦净背部伤口上的血,散上些止血药粉。取出一根银针在篝火上灼烧了一会儿,用半透明的羊筋线穿过针孔,然后用极快而熟练的手法缝合伤口,缝完伤口后再抹上止血药和金创药,用干净的绷带迅速包扎好。包扎完他背部的剑伤,亚蕾克茜尔转而处理起雷米尔左臂被毒箭划过的擦伤,不过现在肿得像块青黑的肿包一样。亚蕾克茜尔把伤口切开,立刻取出一个青色瓷瓶把青绿色的药粉倒在小木碗里,用水匀开,蘸着棉布吸饱后敷在伤口上,用绷带包扎好。最后开始处理雷米尔的肩伤,亚蕾克茜尔用真气帮他把被长剑击碎的右肩胛骨接好,外伤消毒过后则涂上金创药和止血药,并用绷带牢牢包扎好。

    把雷米尔上的全部伤口料理完后,亚蕾克茜尔把两人的披风都盖在了他上。接着又取出一瓶蓝色药瓶,倒进盛着清水的木碗里。等药粉溶解开后,亚蕾克茜尔喝了一口药俯下,单手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开口,然后迅速哺进他的嘴里,这样总算喂下了半碗药。

    做完一切自己可以做的后,亚蕾克茜尔坐到洞口,望着漆黑夜幕中不停闪烁地闪电,并听着洞外不停打在地上噼噼啪啪的雨声,亚蕾克茜尔心里真是心乱如麻到无法言喻。

    那群刺客本来是要来暗杀她的,现在却连累了雷米尔受伤。自从肖恩为保护她而死后,她的心就没有像现在这样纷乱过害怕失去他。原本以为自肖恩死后,她的心也已跟着死了,不过在看到雷米尔为保护她而受伤的时候,她又一次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曾经发过誓的,绝不会再让边的亲人再受伤害。可是现在雷米尔为保护她受了那么重的伤,她的心真的是心痛如绞。

    如果让本宫查出主谋是谁,绝对要让他付出最惨痛的代价。亚蕾克茜尔在心里暗暗发誓道。

    “恩……”后传来一阵轻轻的呻吟。

    转过,她看向洞内。

    有火光照耀的山洞显得异常明亮温暖。雷米尔因为背部有伤的关系,只能侧着躺在干燥的草堆上,上盖着他和她的披风。他脸色看上去十分苍白,眉头紧蹙显示出他受的痛苦。5ccc.net

    她几乎想尽了所有的办法想减轻他的痛苦,但仍不能使他减轻一点痛苦。

    “冷……”雷米尔喃喃着,披风下,子蜷缩起来。

    亚蕾克茜尔站起,来到雷米尔边。

    在银发和黑色披风的包围下,雷米尔苍白的脸色有些透明,火光透过那黑色的眼睫毛,在他脸上投下两道影。

    用尽所有的办法,也无法减轻他的痛苦。那么,只有一件事现在还是她可以做到的。

    亚蕾克茜尔躺下来,睡在雷米尔的边。即使还没有碰到他,她还是可以感觉到他因寒冷而发出的颤抖。她轻轻伸过手,拥他入怀。

    怀中的雷米尔苍白而脆弱,即使不能减轻他的痛苦,至少她还能用自己的温度来温暖他,让他不再寒冷。凝望着怀中雷米尔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俊逸睡颜,亚蕾克茜尔不回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记得自己和雷米尔与肖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年自己只有八岁,雷米尔和肖恩都只有十三岁。

    时间回到十年前……

    夏里的御花园是格外的美丽,因为争奇斗艳的百花大都选在这时开放。只见由青草铺就地绿油油的草坪上,色彩绚丽的各种奇异花卉争相在那里怒放,整个御花园里芬郁的花香飘满园。波光粼粼的人工湖湖面上,灿烂的夏阳光照在上面,使得湖面看上去是那么的碧波漾。百花丛中,色彩艳丽的蝴蝶们在那儿竟相追逐飞舞。这时百花丛传来了一阵悠扬动听的笛声,同时也看见了一位白衣小仙子。

    白衣小仙子一张白皙红润的脸蛋上有着一双水灵灵且绝美的双色明眸,秀巧细的鼻子,唇形完美的樱唇。长长的金光灿灿的卷发一部分梳至脑后用银色的丝带扎着,其余则披散在肩头迎风飘舞。一洁白如雪的带有蕾丝花边的白色长裙,把她白皙胜雪的肌肤衬托得更加晶莹剔透。

    此刻小仙子正坐在百花丛中,手持一根通体碧绿的玉笛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吹奏着一首曲子,修长纤细的手指在那玉笛之上翩翩起舞,宛如那百花丛中的彩蝶般。笛声简直就是天音广韵,音色是那么悠扬动听,引得路过御花园的众人纷纷都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静静聆听着,而那乐曲竟似有魔力般能使听者烦躁的心绪平静下来,仙乐也大概不过如此而已。

    一曲吹奏完毕,一阵清脆掌声自背后响起,小仙子优雅地转,果不其然看见了那阵清脆掌声的主人。

    “表兄,你什么时候来的?”小仙子用那如黄莺出谷般的动听声音问向那银发的少年。

    “来了好久了,你的笛声真是越来越动听了。”银发少年笑容依旧迷人。

    “多谢夸奖。”小仙子毫不谦虚地说道,突然明眸转向了银发少年边站着的红发少年,“表兄,你边的这位大哥哥是谁呀?”

    “我叫约斯特.肖恩.圣克莱尔,公主下。”还没等银发少年回答,红发少年就已说道。

    “你好,我可以叫你肖恩哥哥吗?”小仙子问道。

    “当然可以,公主下。”红发少年笑着说道。

    这是自己和肖恩第一次见面,友谊的桥梁就已在他们之间悄悄架了起来。

    时间很快就过了五年,自己也已经十三岁了。在这五年的时间里,也发生了很多的事。三年前父皇和母妃在外出巡游时,遇到刺客埋伏遇刺亡。皇兄年仅十五岁被迫急急忙忙地登上帝位,由太后、宰相和国务尚书在旁辅政。

    之后不久,又被自己在无意间得知一向野心勃勃的国务尚书一直在暗中秘密计划篡夺皇位。于是只得将这一况悄悄告诉了一直被蒙在骨里的皇兄,让皇兄早做好准备一防万一来个措手不及。从那以后,整个皇宫和朝廷气氛都变得很紧张。每天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使自己感到窒息和厌恶。

    不过就算是这样生活,还是发生了一件能让自己高兴的事,那就是肖恩终于向自己告白了。第二天一大早,自己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一向很宠自己的雷米尔表兄,由于自己太高兴的关系并没有发现雷米尔的异常,现在想来自己还真不是一般的粗心。

    开心快乐的子过了两年,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那年她随老师去了其他的帝国游历学习,可是却在半途听说皇病危。于是就快马加鞭的赶回斯比利亚帝国,却在离帝都只有半天路程的地方遭到了伏击。

    在认出了那群刺客是国务尚书的人后,自己彻底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国务尚书已经叛变了,抓住自己只为能威胁皇兄,不过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她来了招空手夺白刃,一把夺过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刺客的长剑。她挥起长剑使出了简洁利落的剑法,很快就解绝了三个刺客。见到她使着简洁利落的剑法解决了三个刺客后,其他人都开始不敢贸然上前了。

    “小心!”

    “这家伙很强的……”

    “我们一起上!”

    刺客们各自握紧手中的长剑一拥而上。

    “哇!”

    “啊……”

    悲鸣声此起彼伏。几乎是同时,亚蕾克茜尔抓起旁的刺客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同时也有人被长剑刺中,残杀在一起。亚蕾克茜尔一击砍落靠近自己的刺客的头,刺客的体顺势倒了下来。

    看着不断向她围上来的刺客,亚蕾克茜尔左右开弓挥剑防守,杀出一条血路。犹如被鬼神附一般。

    她边退边不断砍杀冲上前的刺客,可是无论怎么做都想不出完全摆脱困境的办法。不知不觉间亚蕾克茜尔被到了河边,后就是湍急的河流。恰在此时,雷米尔和肖恩率领帝都军赶到。

    在经过一番撕杀后,刺客们差不多全被歼灭了。亚蕾克茜尔总算松了一口气。正当大家都放松警惕时,一个躺在地上装死的刺客,趁机拿起一旁的剑就向背对着他毫无防备的亚蕾克茜尔冲去。

    其他人则在见到此况后,惊鄂之余毫无反应。

    那名刺客偷袭得快,但肖恩却比他更快,下一刻他已挡在了亚蕾克茜尔的前,替她挨了那致命的一剑。

    亚蕾克茜尔眼睁睁看着剑刃刺入肖恩的左中,心跳猛然揪成一团:“你该死!”亚蕾克茜尔提剑刺入刺客的心脏,刺客当场毙命。

    “肖恩!”接住他的体,亚蕾克茜尔紧张地说道,“你这个大傻瓜。”看着他前被鲜血染红的衣服,亚蕾克茜尔忽觉眼睛一阵湿润。

    “你只会说这个吗?!”肖恩用尽力气才说出话。

    “难道不是吗?!你知不知道你流了好多的血!”亚蕾克茜尔只觉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掉个不停,“忍一下,马上就可以回帝都了,我一定会让御医治好你的。”

    “已经来不及了,不要为我浪费时间了。”肖恩十分吃力地说道,“很抱歉看来以后陪不了你了,原谅我希雅。”

    “不…不会的,你一定可以陪我的。你听着我不许你死!”亚蕾克茜尔哭着喊道。

    “可是老天并不答应,答应我一件事好吗?”肖恩用恳求的语气问道。

    “你说,什么事我都答应。”亚蕾克茜尔握紧肖恩的手说道。

    “你说的那就…那就一定要答应我…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连…连我那份一起,请一定答应我这个要求。”肖恩恳求道。

    “你好残忍,你知道吗?你要死了,你连让我陪你一起死的权利也不给我吗?”亚蕾克茜尔悲鸣道。

    “答应我!你会答应的对吗?咳……”说着肖恩咳出了一大口血,血红的颜色是那么的刺目。

    亚蕾克茜尔悲伤地抱着肖恩的躯,抑制不住晶莹的泪珠不断滑过脸颊,滴落在肖恩的脸上。她知道,肖恩这次绝无生还的可能,下定了决心说道:“好!我答应你。”

    得到想要的答案后,肖恩虚弱地抬起手,想要为亚蕾克茜尔拭去泪水,可惜手又无力的垂下。

    雷米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像行尸走般慢慢走到了肖恩的边,跪在地上,手足无措,不知该碰肖恩哪一处好。

    肖恩眼神转向雷米尔,对雷米尔漾开淡淡地笑容,嘴角微微蠕动,雷米尔会意地把耳朵贴上去。肖恩气若游丝道:“我…我把希雅交…交给你…请代我保…保护好她…让她快乐…别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好吗?我知道这很自私…但我只有把她…交给你才能安心…因为…因为我们都是一样深深地着她不是吗?!”

    雷米尔擒着泪水,倔强地不肯让它流下,急切地点头,“我…会保护好她的……绝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我在此向老天立誓。”再也忍不住了,侧过头,让泪水悄然滑落。

    看着雷米尔点头答应了,肖恩安心地闭上了眼,一滴晶莹的泪珠自眼角悄悄滑落,手无声地垂落,头仰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亚蕾克茜尔悲痛绝,抱着肖恩的尸体怔怔地发呆……

重要声明:小说《帝王傲世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