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No.10【TMD!我再不要去开房了!】

    这种有点硬的感觉怎么好像有点不对?

    睁开不知什么时候闭上的眼睛,我发现齐雪正用她的小手挡着我嘴巴前进,这……

    大概是看到我眼中的疑惑,齐雪眨了眨眼,红着脸鼓起勇气道:“刚刚下雨你也淋湿了,你先去洗个澡吧,还有你的嘴巴好像有点怪味,可以顺便刷一下牙吗?”

    “哦。5ccc.net”

    难怪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原来我全都湿溚溚……等等!她后面那话的意思不是说我有口臭吗?不会吧!这还得了!

    连忙坐起来,我往手掌心呼了两下口气,闻上。

    晕!还真有点怪味!像是拉面、香肠、鸡蛋加起来的味道,超恶心!

    “给我五分、不,给我十分钟,我很快回来。”说着,我连跳带跑冲向洗手间,至于那只老鼠早已被我踢到不知跑哪里去了。

    看着我离开,齐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眼中闪着不屑的神色:天下乌鸦一样黑,即使是周天,也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

    六年对于谁来说都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如今齐雪已有二十二岁了,可她还是一个处女,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毕竟她有一个交往四年的男朋友,这么长的时间他们怎么样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过其实就是其实,这可能跟齐雪的教育有关,使她觉得第一次已经是结婚之后才做的,柏拉图式的恋已经使她心满意足,她曾她的男朋友会理解她,可是作为一名男生,谁会忍受得了呢?

    就在前天,齐雪回家时看到自己的男朋友竟然抱着一名女生很亲熟地从一间宾馆里面走出来,而那女生适可是她大学生要好的朋友,这种在偶像剧里面才会发生事,居然发生在她面前,那一刻齐雪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变得异常陌生。

    齐雪没有上前像泼妇一样跟他们算帐,那不是她的格,随着一滴滴泪水的落下,她默默离开了那伤心地,回到家里,齐雪不断问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难道自己对他还不够好吗?他打球累的时候,她第一时间拿毛巾帮他抹汗;他想看周结伦的演唱会,她为了买到门票,足足排队排了十一个小时;他说她不会喝酒不够意思,她为了将就他那次醉了一天一夜,吐了不知道多少次。

    难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不能令他一心一意对待自己?

    [男生一种只会用下半思考的动物。]这是齐雪反复思考得出来的结论。

    齐雪很恨,她恨她男朋友为什么要背叛自己?她更狠自己为什么到了现在才真正明白男生的特

    齐雪决定堕落,她要用自己体来证明她是正确,这更是一个报复,尽管齐雪已经不再理会她那男朋友了。

    今晚,初中同学聚会,齐雪利用酒精为自己壮胆,她在这些初中同学中寻找着第一个猎物,因此齐雪才特意装份一番,吸引着众人的目光,在那些目光中有嫉妒、有羡慕,更多的却是贪婪,这使齐雪很得意,她已经证明了自己的结论。

    可惜世上没有绝对,很快齐雪感到有着一道目光总是不时偷看着自己,那道清晰的目光是那么与众不同,似是回忆、似是迷恋这使齐雪心中发生疑惑。

    沿着那道目光寻找,齐雪找到那主人——周天。

    原来是他。

    在看到周天的那一刻,齐雪脑海里闪过一些初中所发生的片段,她突然明白到初中这名无所不谈的异好友其实在很早已经喜欢自己了,那么就选他来证明自己的结论、使自己堕落吧……

    冲进洗手间,没有像齐雪想的那么复杂,我迅速脱光衣服洗澡的同时,拿起宾馆里提供的一次牙刷牙膏大刷特刷,为了防止上其它地方发出可恶的气味,可下足工夫花上大半瓶沐浴露,或许[]急的关系,先后也不过费了刚好五分钟而已。

    穿上浴袍,准备走出洗手间,刚巧看到镜子里露出一副猥表的自己,我不揉了揉眼睛,想:这人是谁?

    一双冰冷的凤眼从我脑海里闪过,我全一震,火的洪流急剧倒退,一滴冷汗从额头落下,我现在的表异常难看。

    雨菲……雨菲……

    脑海不断涌现林雨菲的各种眼神,片刻后,一种充满厌恶的眼神定在那里,我觉得万分惭愧,我喜欢的不是雨菲吗?我不是一直以得到能保护她的能力为目标而不断努力着吗?为什么现在面对这一点惑,我却差点迷失自我呢?

    恨恨地自刮一巴掌,我对着镜子里那个眼神逐渐变得坚定的自己道:“清醒!林雨菲才是你周天唯一的老婆。”

    深吸着一口气,我走出洗手间,却看到一个差点使我再次失去理智的画面,之见齐雪的浴袍早已掉落在地上,而她则躲到被窝里,从那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肩不难看出被窝里的齐雪完全**着。

    实在太引人了!

    卟~卟~卟~

    我咬着牙根,尽量令自己保持冷静,一步一步来到齐雪的面前。

    齐雪在我出来的时候,从回忆中醒了过来,看着我走近她,面色虽然绯红着,但是心里却异常平静,仿佛即将失去第一次的人并不是自己似的,或许齐雪的心在我刚才正准备吻上她的那一刻已经完全死去吧,可是她怎么好像觉得有着一丝失望呢?

    是幻觉吗?

    齐雪自嘲一声,慢慢地闭上眼睛,等待暴风雨的来临。

    哒~哒~哒~

    随着墙角上闹钟的秒针一下一下地过去,齐雪没有感到上有着一处被抚摸,她感到疑惑:难道他在害怕?

    鄙视着,齐雪正想睁开眼睛,却感到肩膀一重,那暴露在外的肌肤仿佛被什么遮盖着,接着她耳边传来我的声音:“对、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有意的,那个天气有点冷,把这个穿上,小心不要感冒。”

    齐雪不可思意地把眼睛睁开,看到我正红着面有点不敢看她地低下头抓了抓。

    “嘻……哈哈哈!”

    齐雪被我的傻样逗得忍不住笑了起来,从浅浅一笑到哈哈大笑,到最后一滴又一滴泪水从她的眼角落下。

    “你、你没事吧?”齐雪的现在样子使我担心不已。

    齐雪不顾自己走光突然扑向我,粉拳不断打在我前,激动地哭着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跟我上?为什么你要对我那么好?为什么?为什么?!”

    老天!您老人家怎么又在挑战我的底线?

    口有点痛,面对齐雪的反常,我虽然不明白她在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这样下去,我绝对会再次出现男该有的兴奋象征,这可不能让齐雪发现,不过其实我也很无奈,谁叫她那双可部已经大方地露在我眼前呢?

    舍利子,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我慢慢移到边,心里不断默念着金刚经之类的东西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终于待齐雪哭够打饱完全发泄后,她才抱着我睡着。

    呼!这可比之前一天的特训还要辛苦!

    擦了擦虚汗,我把齐雪放到上,盖上被单,拿起还湿着的衣服穿上,立即逃离现场。

    走出宾馆,雨水已经停了下来,肚子发出“咕咕”的叫声,一阵寒风吹过,冻得我不打了好几个喷嚏,感觉超不好受。

    “***!我以后再不要去开房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老婆是龙组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