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No.5 【今晚我们睡同一张床吧!】

    “妈,你不要一下子问那么多问题,来方长,我们还是先吃东西吧。”听老妈唠唠叨叨地问着,我有点不耐烦道。

    黄月娥想了想,也怕这会吓倒了林雨菲,就没有再问下去。

    吃过晚饭,黄月娥又拉着林雨菲到房间里说话,直至晚上十点多才出来。

    由于训练的那一年里,我习惯了早睡早起,因此跟大家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准备回房间睡觉,道:“爸,妈,我有点累了,你们慢慢看。”

    林雨菲想了想,站起道:“爸,妈,我想我也该睡了,晚安。”

    本来周全和黄月娥听到我这么早就去睡觉,感到有点不可思异,要知道以前放假回来没有二、三点钟,是不会回房间的,不过当他们看到林雨菲跟着我回房后,都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心想:原来是这回事,我们家的小天也终于长大了。

    走进房间,把门关上,我对林雨菲道:“真抱歉,我妈这个人平常就是喜欢唠叨,希望你不要介意。”

    林雨菲道:“不会,你妈妈其实随和的,我觉得相处下去应该不难。”

    静静地看着林雨菲,我感到她真的是一个好女生,如果我们是真结婚的话,那该多好,可惜现在的我就连表白都没有资格。

    林雨菲问:“你在看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连忙摇了摇头,我有点心虚道:“没有,我只是在想你刚才叫爸妈叫得那么亲切,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而已。”

    林雨菲走到上坐了会儿,表恢复到平常的样子,冷漠道:“这是我的任务。”

    任务?是啊,假如不是任务,她怎么可能那样子做呢。

    心里不免有些失落,我自觉地抱起上的一个枕头道:“那么晚安。”

    林雨菲问:“你在干什么?”

    我道:“你不是已经看到吗?这房间很小,又没有沙发,所以我打算睡在地上。”

    林雨菲道:“可是万一明天一早,你爸妈走进来看到你那样子睡着怎么办?他们又会怎么想?”

    隐约听出林雨菲话里的意思,我不太确认问:“那你的意思是?”

    林雨菲停了停,接着她那感的嘴唇一字一字地道:“我、要、你、今、晚、陪、我、睡、同、一、张、。”

    哄~!

    脑子的冲击实在大得无法承受,当场档机,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有些回神过来,打着哈哈道:“你这笑话真的很好笑。”

    林雨菲看了我一眼道:“如果你认为它是笑话,就当我没有说过吧。”

    “等等!”我冲上前,双眼直直地盯着林雨菲问:“你刚才是说真的?”

    林雨菲点头道:“没错,不但今晚,以后在这里的每个晚上你都得跟我睡在同一张上,当然如果你给我敢乱来,那么就应该知道后果吧。”

    天啊!您这不是在考验我吗?而且这考验还不是一般的绝!

    吞了吞口水,回忆起训练时她那可怕的样子,我道:“当然不会,我可是个正人君子来的,怎么可能会乱来呢?”

    林雨菲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眼,道:“你觉得你哪里像正人君子?”

    “我、我……”想了N久,我好像真的跟正人君子这四个字没有什么关系。

    林雨菲道:“还我什么?快,给我上来。”

    既然她都这么说,那还等什么,Baby,我来了。

    正准备换衣服上,却发现林雨菲一直看着自己,我有点不好意思道:“那个我想换一下衣服才睡觉。”

    林雨菲别过头道:“我也得换衣服,你先把我的衣服拿过来。”

    “哦。”把林雨菲拿来的行李,递给她,我问:“现在我们要怎么换衣服?”

    林雨菲从行李拿过一睡衣道:“我先换,你把子转向外边,眼睛望着那面墙壁,不要偷看听到没有?”

    “听到。”我依言转过子,道。

    嘶~嘶~嘶~

    这是脱外的声音吗?

    不知道她会不会换内衣?

    怎么办?我好想看。

    脑子里不断幻想着林雨菲换衣服的样子,我感到全都开始血沸腾着,短短的一分钟对我来说,简直比训练的那一年时间还要辛苦。

    因为那个训练只是折磨我的**和神经,而现在却是在折磨我的思想。

    今天才是第一天,就已经这么难受了,那以后……我会不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来?

    “可以了。”

    好不容易,林雨菲才换完睡衣,轮到我换时,我不想:不知道她会不会在偷看我的肌呢?

    呕~!

    我在想什么?难道在内心深处我不但是个偷窥狂,更是个**狂?

    我不要!

    敲~敲~敲!

    神啊!是您派人来请救我么?

    换完衣服,可是脑中那些奇怪的想法,怎么也擦不去,那海棉体一直僵硬着,听到敲门的声音,我连忙把门打开,看到是敲门的是老爸,问:“有什么事吗?”

    “抱歉,爸不是有意打搅你的,这个给你。”周全鬼鬼祟祟地塞了一东西给儿子,细声道:“记得,要做个负责任的男人。”

    我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吃惊道:“这个难道是、是……”

    “杜蕾丝,也就是保全,你得省点用,爸只剩下这一个。”说完,周全也不管他那石化中的儿子溜回自己房间去。

    狂晕!那有当爸的给儿子送安全的?

    不过我有机会要用吗?

    “你藏着什么在后面?”林雨菲看到我通红着脸回来,问。

    “没有啦,我哪有藏什么在后面。”说什么都不能让她知道藏的是安全,要不然我会死得很难看的。

    可惜这么说,更令林雨菲感到好奇,她走过来抓起我的手,用力一拉,使我在没有防备之下,把我的手拉到了前面,结果那个安全当然也被林雨菲她看到了。

    “如果我说这是口香糖,你会相信吗?”也不知到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我居然突然想起了周星弛的《逃学威龙》。

    “你说呢?”林雨菲的脸有点寒意。

    “我、我也不相信。”像这种白痴的话儿,说出去连我都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

    林雨菲把我推到在上,双手冒出寒冰问:“你想变成冰棒?还是变成冰雕?”

    我流着冷汗问:“这有什么区别?”

    林雨菲冷声道:“当然区别,冰棒是直躺着被我冰封,而冰雕是带动作的。”

    知道这次逃不过,我打了个冷震道:“那就选冰棒吧。”

    “好。”

重要声明:小说《我老婆是龙组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