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No.31【我喜欢她】

    敲了N久门,林晓薇也没有丝毫的回应,也不知道是铁了心,还是她没有回房间,我只有万分郁闷地回到自己房间去。

    坐到边,静静地看了看睡着的林雨菲,想起昨夜她威风凛凛的样子,我不细声道:“你到底会是什么人呢?”

    无聊地摸起林雨菲那张完美的脸蛋,我的心突然“卟卟~卟卟”声跳了起来。

    左右瞄了瞄确认没人后,我把头伸到林雨菲面前5里米不到的地方。

    眼睛看着她那人的感嘴唇,鼻子仿佛闻到她呼吸的气味,我咬了咬嘴唇,心里想:亲下吧!

    接吻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原本现在只要轻轻地低下头,就可以吻到眼前这个美得令人发疯的女生,但是我却犹豫起来:

    林雨菲是相信我,才会那么放心地在我上睡着,我这么做会不会太无耻了?可是如果不吻下去,以后就不可能跟她接到吻了,要知道我本来就跟她不配,昨晚看到她有那些神奇能力后,我更觉得自己和她根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她是不会喜欢我这个平凡人的,所以我怎么也应该趁这机会尝到跟她接吻吧,只是我吻她是因为我喜欢她吗?

    吻还是不吻好呢?

    经过心里的不断挣扎,我始终过不了自己那关。

    把头远离林雨菲的脸旁,我叹了叹气道:“或许这样对你,还有对我会好一些。”

    正想找地方睡觉去,却看到林雨菲的脸蛋红了起来,难道她没有睡着?那么说她都知道了?

    第一时间想到这个,我差点被吓得心肝胚肺肾都跑了出来,不过看久了也好像不是。

    把左手手掌心放到林雨菲的额头上,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把两者对比了一下,发现林雨菲她发烧了,而且温度好像越来越高。

    怎么会这样?

    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连忙把房间里的冷气关上,把自己的行李拿出来看了看有没有量温器或者退烧药,可是当我翻了几次,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左右走了走,我不断敲打着自己的脑袋,想令自己冷静下来想办法。

    有了!带她看医生。

    想到这个,我立即把林雨菲背起来,衣服也没有换,拿起房匙,直冲出房间。

    走进电梯,我不断按着一楼的按钮,可是今天不知道走什么霉运,跟大前天一样,电梯不断地落一层停一层,当我看到又上次那名外国小男生在玩电梯的时候,我不上前骂道:“***死小鬼,有玩什么不好,居然玩电梯,知道不知道有人靠电梯救命的,**你家女十八代……”

    骂得正起劲,才想起带林雨菲去看医生要紧,狠狠地敲了那小鬼一下后,我再次走进电梯下去。

    来到酒店的大堂,我冲到那名正坐着的招待员面前,急道:“请点快告诉最近的医院在哪里?”

    那名招待员是外国人,当然听不懂我所说的白话,用鸟语问一句:“WhatCanIDoFotYou?”

    “P……”P***,今天我第一次发现不懂英语的悲伤。

    左右看了看,我走到一名黑色头发的少女前面,用普通话问:“请问你会不会说国语?”

    少女疑惑问:“あイ……”

    靠!死本!闪开!

    又去到一名亚洲中年男人前,用普通话问:“请问你会不会国语?”

    中年男人疑惑问:“¥%—(*—!”

    妈的!这是什么星球的语言?

    接下来,我找了许多亚洲人问,却悲哀地发现他们不是中国人的就算了,可就是中国人居然也不懂普通话。

    天啊!这年代到底怎么了?难道我们中国母语的地位已经跌落成这样子吗?

    “这位小伙子有什么事吗?”

    心里的希望渐渐变成失望,我正想放弃自己出去找时,那熟悉的普通话在我耳边响起。

    我连忙转头望去,看到一名年老的外国人站在那里。

    我急问:“请问刚刚说话的是你吗?”

    老外点头道:“我以前在中国待过一阵子,亡妻也是中国人,所以会一点,你有什么事那么急?”

    没想到我一直找会普通话的人,却是外国人。

    小小感慨了一把,我道:“我……妻子她发烧了,我想问一下那名招待员哪里有医院,您能帮我吗?”

    老外看了看我背后的林雨菲,笑道:“当然可以。”

    过了一会儿,老外带了那招待员过来,告诉我道:“这名招待员说,他们酒店有着完善的医疗设备,你们跟他去就可以了。”

    我连忙对那老外道:“谢谢,真的谢谢您,如果没有您在,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呢。”

    “那倒不用谢,中国不是有句话这么说吗?助人为快乐之本。”老外道:“不怕告诉你,刚才看着你对你妻子那关心的样子,还真像我年轻的时候呢。”

    我想了想道:“那个您老人家可不可以再帮我一次?”

    老外很快明白我的意思道:“嗯,帮人帮到底,我就陪你们去一趟。”

    说着,我们在那名招待员的带领下,来到了酒店的医疗室。

    把林雨菲交给那里的医生后,我和老外在门口等着。

    “呜~呜~呜!”

    一阵小孩子的哭声传来,我好奇看去,看到那哭着的竟然是刚才玩电梯的小男孩,而且他旁边还有一名肌发达的外国大汉,看他样子跟小男孩有着几分相似,不用多想也知道他是小男孩的爸爸了。

    靠!真是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希望他千万不要发现我才好。

    我低下头,用手遮住自己的脸,想。

    老外看到了我的行为,还道我也不舒服,关心问:“你小伙子你没事吧?”

    我摇头细声道:“没事,只是有点累而已。”

    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被一黑影挡住,我抬头一看,只见那名外国大汉正怒视着我。

    外国大汉喝道:“黄毛猴子,是不是你打我儿子的?”

    当然他所说的是英语,我听旁边老外的翻译才知道他的意思。

    看到老外翻译后,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我把刚才的一切告诉他听,希望他翻译给眼前那名外国大汉知道。

    可那外国大汉也不听老外的解释,还一手把他推倒,我走过去把老外扶起,对外国大汉道:“敲你儿子的头是我,不关这位老人家事,如果你要为你儿子出气就找我吧。”

    外国大汉隐约猜到我的意思,指了指酒店外面道:“有种跟我来。”

    这句话不用老外翻译,我也明白,点了点头,跟着那名外国大汉到外面去。

    大约五分钟后,我鼻青脸肿地回来,老外看到上前问:“你还好吗?”

    “有点不太好。”我话刚说完,人就昏了过去。

    待我醒来,发现自己正睡在一张病上。

    见老外进来,我问:“雨菲她没事吧?”

    “雨菲?”老外想了想,就明白到我问的我那妻子,道:“医生给她打了退烧针,很快就没事了,只是你的伤好像比较严重。”

    我问:“我没事,那我现在可以去见一下她吗?”

    “当然可以,你们只不过隔着一面布帘而已。”老外把布帘拉开道。

    我连忙下,走到躺在旁边病上的林雨菲面前,看到她的脸色真的好转起来,才真正松下一口气,道:“没事就好了。”

    老外想了想道:“既然这里已经没我的事了,那么我先离开,小伙子,如果有缘,我们再见吧。”

    我道:“老人家,那我不送了,不过对于今天您的帮忙,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对了,我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老外笑道:“下次见到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

    望着老外的离开,我不想:他真是位好人,希望我们以后还机会再见。

    回头看了看熟睡的林雨菲,我细声道:“怎么办?我好像真的很关心你,你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焰大哥……”

    林雨菲没有醒来,这只是她的梦话而已。

    在听到林雨菲作梦所喊出来的名字那一刻,我清楚明白自己喜欢上她了,可是她的心里好像早就有着别人的存在。

重要声明:小说《我老婆是龙组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