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No.22【邻坐美女送我礼物】

    Ling看到有点发呆的林雨菲,用着韩语问:“冰队长,刚才那人你认识?”

    林雨菲回神过来,冷淡地用韩语回答:“他是我先生,还有Ling,虽然我不是你上司,但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在这种人多的场合叫我冰队长,那样很容易暴露我们份的,这次任务是我们中韩第一次的合作,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它的重要。”

    Ling露出一副败给你的样子,道:“行行行,计划就按照刚才在厕所里所说的那样进行,不过我想你先生好像误会了什么,需不需要我跟他解释一下。”

    林雨菲想了想,道:“不用。”

    Ling问:“为什么?他不是你先生吗?你就这样被误会也没关系?”

    林雨菲摇头道:“不是,那是因为他不会韩语。”

    Ling无言:“……”

    撒完尿,我坐在厕所里不敢出去,心里不断想着林雨菲跟Ling到底是什么关系。

    Ling是个超人气偶像,像他那样的人要是传出绯闻肯定对他的事业有着巨大的影响,所以如果他跟林雨菲真的是侣的话,那么像林雨菲这样的大美女要跟平凡的我假结婚,这里面的原因就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了。

    原来我只是他们之间给予外界的一个烟雾而已,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林雨菲,可是为什么我一想到Ling和林雨菲之可能前在这厕所里嘿咻的景,心会那么痛呢?

    靠!林雨菲和我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跟Ling才是天生的一对,我流眼泪干嘛?

    我……

    就像林晓薇说的那样,赖蛤蟆始终是赖蛤蟆,永远都不可能吃到天鹅啊……

    回到位子上,看到旁边的女生已经醒来,可我实在没有心跟她说些什么,闭上眼睛装要睡觉。

    女生的声音突然响起:“你的心好像在哭泣。”

    我睁开眼睛,立即否认道:“没有。”

    女生摇头道:“不,你有,能告诉我是什么事吗?”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气,我大声道:“我都说没有了,你还想我说什么?再说要是有,我也不可能去告诉一个连名字跟样子都不知道的陌生人听。”

    我大声所说的话,不但引起其他乘客的不满,而且也伤了女生的心。

    看到那女生的眼泪开始流下,我感到自己简直就像个大混蛋,自己不开心就算,干嘛还说话伤到别人!

    我道歉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

    女生道:“没有告诉你我的份,是我不对,可是我有我的苦衷,你以后会明白的。”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时,一名空姐走过来道:“两位客人,说话的时候请尽量小声些,你们这样会影响到其他乘客休息的。”

    跟那名空姐道歉后,我转回头看那女生,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而且睡得很熟。

    真是个奇怪的女生!

    望着机顶,我脑子空空的,好像在想什么,可又像什么都没有想,一直到我睡着。

    之后那几个小时里,我和那女生很少说话,就算说也不像刚开始那样子聊,只是偶尔聊了句句无关营养的话题而已。

    当飞机登陆夏威夷的时候,女生拿出一个绿色的小袋子,递给我道:“这是我的幸运袋,也是我的护符,它能给你来幸运,希望你收下。”

    “谢……”

    接过小袋子,我话还没有说完,嘴唇就被她用手给封住。

    女生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答应我,永远不要忘记我,即使记忆不在,你的心也要……”

    没有说下去,那女生突然抱紧我,她想用行动来说明一切。

    很熟悉的感觉,我以前是不是也曾这样跟她抱过?

    当我回神过来,那女生已经不见了,留下来的只有那个绿色的小袋子。

    “姐夫,要下机了,你还在那里愣着干什么?”

    听到林晓薇的声音传来,我连忙把小袋子藏起,道:“来了。”

    ……

    夏威夷名称来自波里尼西亚语,意为“原始的家”Originalhome。

    一千多年前波里尼西亚人向本州各岛殖民,一九○○年并入美国,一九五九年八月二十一成为美国第五十州,以芙蓉花Hibiscus为州花.。本州别名叫做“洛哈之州”AlohaState(夏威夷人向人问候或离别之时,常说:“洛哈”。其意义为)。本州箴言:“守正义则存”TheLifeOfTheLandIsPerpetuatedInRighteousness。

    州府是檀香山Honolulu,为旅游胜地。最引人的地方是外基基海滩WaikikiBeach全年风和丽水蓝天青,宜游泳,冲浪,可以舟,也可以捕鱼,每年进出檀香山的船舶,约两千艘,每天进出檀香山国际机场的旅客,多至四○万人。市内有夏威夷大学,创于一九○七年,学生两万多,校内设立之东西研究中心TheEastWestCenter,甚著名。

    而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正是那外基基海滩,走出檀香山国际机场,我们乘的士到那外基基海滩旁边的一间六星级大酒店去,听林雨菲说,她之前已经在这里订了两个房,想来是不愿意跟我同房吧,所以现在多了林晓薇一个,也没有多大区别。

    一路上,不同于林晓薇吱吱咋咋地说个不停,我心里一直想着林雨菲跟那Ling的事,变得很少说话,而林雨菲本来就很冷漠,因此也没什么好说的。

    林晓薇见我们都不说话,她自己一个人说下去也没有意思,也住口了。

    来到那六星级大酒店,天已黑,林雨菲带着林晓薇登记去,没办法,谁叫我只懂得“SorryIDon‘tNo”这些简单的句子呢。

    登记好,在服务员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所订的房里。

    随便看了看,感觉还可以,毕竟见识过林雨菲那间夸张的房子,我现在对于住的地方要求也提高了。

    放下行李,大字型的躺在上,可能是心的关系,我突然发现夏威夷也只不过是洋鬼子多些而已。

    更何况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又不会英语,有什么好玩呢?

    敲~!敲~!敲~!

    正无聊想着,一阵敲门的生意响起,我大声道:“门没锁,进来坐。”

    过了一会儿,林雨菲进来。

    我躺着问:“有什么事吗?”

    林雨菲道:“等一下,我得去工作,可能需要四五天时间,这里有一万块美金,你拿去省点花。”

    说着,她拿出一叠美金递向我。

    没有接过,我有点生气问:“你当我是什么?”

    林雨菲皱了皱眉,反问:“你这是什么话?”

    叹了叹气,我道:“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我们不是说好一个月三万块人民币,这个月的钱我已经收了,可是你现在给我这些美金又是什么意思?”

    林雨菲淡淡道:“你可以不用花钱,我妹要,要不然你以为什么?”

    听到她的话,我应该不会再生气才对,不过问题的是我现在的心仿佛更差。

    接过林雨菲手上的美金,我随手把它放过边,问:“还有什么要说吗?如果没有请你出去,我要睡觉。”

    林雨菲离开我的视线,走向门口。

    在我以为她已经走了的时候,林雨菲的声音传来:“其实……我和那个Ling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说着,她“啪~”一声离开。

    听到林雨菲说的这句话,比起任何解释更令我感到高兴,他们那时候在厕所里干什么对我来说不再重要了,我相信她。

    相识的时间虽然很短,可是我清楚知道林雨菲是那种从来就不说谎的女生,而且她也没有必要对我说谎。

    Yes!太好了!

    我想,等一下即使自己睡着,在梦里也会笑出来,因为我实在太高兴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老婆是龙组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