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No.11【老师,我不是故意用JJ碰你鼻子的】

    来到机房的九楼,苏媚正在那里批改着作业,看她那认真的样子,我又不好意思打搅,于是找了个位置坐下。

    闲着没事,我打量起苏媚来,说实在她长得真的很美,或许比林雨菲差那么一点点,可那专心的样子却叫人着迷。

    时间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悄悄过去,苏媚放下笔,伸了伸懒腰后,终于发现到我的存在,道:“周天,你来了怎么不叫我?”

    我站起道:“看苏老师你改作业改得那么专心,我不好意思打搅啦,何况我也没等多久,对了,这是我的草稿,给。”

    说着,我上前把草稿递给苏媚。

    苏媚接过看了看,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微笑道:“这的确有些意思,看来我果然没看错人。”

    受到苏媚的赞赏,我高兴问:“那我有没有可能拿到第一名?”

    苏媚道:“难说,毕竟像这种大型比赛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过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当然不可能把打赌的事告诉苏媚了,于是摇头道:“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哦,是这样吗?”苏媚看了看天色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边走边聊。”

    点了点头,我跟着苏媚走出机房,进了电梯。

    电梯里,苏媚突然问我:“周天,看你的样子是不是有事想说?”

    有那么明显吗?

    摸了摸自己的脸,我道:“其实…我听说了苏老师的事,我是想问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教书?”

    苏媚闭上眼睛,叹气道:“我……”

    话还没说出,电梯突然震了一下。

    吃了一小惊,我问:“怎么回事?难道是地震?”

    苏媚道:“我看不像。”

    苏媚说完,电梯传来一阵巨震,使我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

    哱!

    巨震中,一丝细微的声音突然响起,原本那并不容易听见,可下体传来的痛楚使我明白到那声音的来源。

    妈的!痛死人了!!痛得入心入肺!!!

    泪水狂飙而出,我差点惨叫了出来,抬头望去,看到苏媚的脸还贴在我下体的部位上。

    靠!之前看的那些动漫全都是骗小孩的,什么男女双方跌倒后,男方会不小心摸到女方的部,那根本没这回事!

    看我现在的况就知道,我该不会从此变成太监了吧?

    想到这可怕的事,我连忙道:“苏老师,快起来,痛死我了。”

    苏媚红着脸,用着那振斗的声音道:“我也想,你以为我喜欢这样子吗?可你的裤链子把我的头发给夹住了。”

    不会那么倒霉吧?

    我忍痛道:“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要是等下电梯开了,被别人看到我们这种姿势躺着,会误会的。”

    苏媚道:“那你倒不用担心这个。”

    我不解问:“为什么?”

    苏媚道:“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吗?这电梯已经停了。”

    不会……算了,还是不想这个。

    痛楚慢慢消失,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麻木的关系,我道:“那现在我试试把裤链子拉开,苏老师你觉得痛就说。”

    苏媚也没说什么,伸出左手作了个OK的手势。

    把头躺回电梯的地面,我慢慢地伸着双手往下体摸去。

    当手背接触到苏媚的脸部,感受到她的吸呼时,下体居然在这个时候举了起来。

    幸好这东西还可以用。

    微微地感动一下,却听到苏媚发出“啊”的一声。

    原来是苏媚发现到我体的变化,头下意识地缩开,扯住了头发。

    用得着叫得那么硝魂吗?

    咦?这是什么感觉?难道……

    突然感到下体好像碰到了什么,举得更起,我红着脸道歉道:“那个,抱歉,我是无心的。”

    苏媚不知道是气坏了还是什么,没有发出声音,不过从手背感觉到那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可以想象得到她现在的心非常乱。

    手忙脚乱地苦战十多分钟,我终于把苏媚的头发跟我的裤链子弄开。

    啪!

    弄开后,苏媚第一时间坐起,赏了我一巴掌。

    好痛!不过值得。

    把头转到另一边,我可不能让她看到我在偷笑。

    静静的,我们没有再说过一句话,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苏媚突然问:“周天,你有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抓了抓头,我反问:“有吗?”

    苏媚皱了皱眉,道:“难道你没有觉得呼吸开始有点困难?”

    听苏媚这么一说,感觉好像真的是,我问:“苏老师,你知道原因吗?”

    苏媚仔细地往四周看了看,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道:“有个坏消息得告诉你,这电梯里的通气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塞住了。”

    我问:“那就是说如果这电梯再不动,或者没有人来救我们,我们就会缺氧而死?”

    苏媚点头道:“有这可能。”

    会死掉?

    这对于从小到大生惯养的我来说,是多么难以想象的事

    我双手抱着头,自言自语道:“我们真的会死吗?我不要!我才二十二岁,还有许多事没有做过,就像结婚、生小孩,我不要,我不想死……”

    苏媚看到我渐渐地失去冷静,双手捉住我的肩膀,道:“周天,冷静些。”

    我激动道:“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我们会死的,会死的……”

    或许是天生母的原因,苏媚紧紧地抱住我,安慰道:“没事的,我们会没事的,我们要相信奇迹。”

    相信奇迹?

    被苏媚抱着的感觉很温暖,温暖得让我差点睡着,但我不可以就这样子睡,因为我不能留下苏媚一人面对与等待。

    我道:“对了,电视里不是常说过困在电梯里就应该按那个什么紧急铃吗,苏老师,我们按一下试试。”

    苏媚摇头道:“没用的,这电梯里的紧急铃早就坏了,就算没坏,现在都那么晚了,机房这边应该没人了吧。”

    就连这最后一丝希望都没有了,我和苏媚只能静静地等待。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呼吸越来越困难,缺氧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就当快受不了时,我说了一句一生难忘的话儿:“苏老师,你能让我吻你吗?”

    苏媚无力道:“周天,你在说什么?”

    其实在我说出那话时已经有些后悔了,不过现在的我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苏老师,我知道这要求的确很过分,可我这二十二年来就没有交过一个女朋友,如果这样死掉,那实在太没出息了,所以我想在死之前最起码也要尝试一下接过吻的感觉吧。苏老师,你能答应吗?”

    说着,我用那渴望的目光看着苏媚。

    苏媚避开了我的目光,低下头,张开了小嘴,仿佛正准备答应,可这时电梯居然动了起来。

    不过我却没有得救的感觉,心里还不断念着:为什么?为什么这部该死的电梯居然在这关键的时间动了?迟一分钟我们又不会死……

    走出机房楼,看着已经入黑的星空,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感慨道:“原来能够正常的呼吸就是一种幸福。”

    苏媚呆呆地看着我,道:“周天,你知道吗?你刚刚说的话好像一个我认识的人。”

    像谁?我没有问出来。

    不过从苏媚的眼神里,我隐约可以猜到一些。

    看了看苏媚,我道:“苏老师,我想我也该回去了,再见。”

    苏媚挥手道:“再见。”

    噗!

    正当我们准备分开时,看到前面有着一物体掉了下来,发出巨大的响声。

    “你们看到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老婆是龙组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