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同“命”相怜

    云心瑶说到做到。

    震惊的人群散去以后,从这天起,她就一直在山门处盘膝打坐,直面着八派联军,在他们中间,只挡着一层单薄的阵法屏障。

    为了给陈远的离去背书,云心瑶不仅赌上了自己的(性xìng)命,付出的还有女儿家的声誉和矜持。

    不时有从其他守阵弟子那投来的差异目光,然而云心瑶却始终面色平静,视而不见。

    有细碎的脚步声从云心瑶(身shēn)后响起,而后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吃点东西吧。”

    话音刚落,一个盛装着几样小吃的竹篮,被放在了她的(身shēn)前。

    云心瑶摇了摇头:“谢谢,我不饿。”

    来人知道以云心瑶如今的修为,不食不寝只是等闲,所以也不再多劝。

    只是来人既不言语也不离去,杵在那里显得十分怪异。

    云心瑶瞥了浅千笑一眼,看到她那抿着嘴紧绷着的小脸,不知为何,突然轻笑了一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来人正是浅千笑,听到问话后,她的脸上现出一丝犹豫。

    浅千笑借着送饭的由头跟云心瑶搭上话,本来确实是有些事(情qíng)想问,可话到嘴边时,她却又说不出口了。

    云心瑶脸上露出一丝了然的神(情qíng),问道:“你想问的是,关于我怀了陈远孩子的事吧?”

    不待浅千笑回答,云心瑶便直截了当的说道:“是假的。”

    她的脸上露出嫣然笑容,看着浅千笑说道:“不过这事你知道就好,可别说出去哦。”

    虽然从云心瑶问话后,浅师妹一个字都没说,但心里却莫明的松了口气,神(情qíng)也变得正常起来。

    浅师妹想了想,问道:“那你为何要……如此?”

    “我也不知道啊,”云心瑶歪着头,像是在回忆着说道,“我当时只是想让他们更信任陈远,也不知怎么的,脑子一(热rè),就把自己当做筹码说出那些话来了。”

    云姑娘噘着嘴,很是苦恼的说道:“人家现在已经后悔了,说出那些话来,叫我以后再怎么嫁人嘛。”

    “呵呵,”浅师妹心中嗤笑一声,暗自想到,“除了陈远,你会嫁给其他人吗?”

    不过有些事(情qíng)是不用说出来的,彼此心知肚明就好。

    所以浅师妹没有再纠缠于此,而是转去问道:“陈远去哪了,你,真的不知道吗?”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云心瑶的神(情qíng)也变得严肃起来,“我只是猜测他可能有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修为境界提升起来。”

    “只是我真的不知道,世间哪里可以找到这样的办法,”云心瑶一脸担忧的说道,“无论如何,我只希望,他能够安全回来就好,或者,别再回来了……”

    浅师妹也是心中怅然,出神的看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被众人念叨着的陈远,究竟去了哪里呢?

    断开几束不长眼挡路的枯枝,陈远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看到眼前熟悉的一幕时,陈远不自(禁jìn)露出了个会心的笑容。

    随手捡了个石块,陈远比了比,瞄准蹲在树上的那个奇怪生物,扔了过去。

    “哪个无知的蝼蚁,竟敢惊扰本王的清梦?”

    荒山野林间,突然想起了一个宏亮而神圣的声音。

    “哦,这次不称本圣,改称本王了?”陈远脸带笑意的问道。

    “咦,陈远?怎么是你?”树上的奇怪生物,狗剩大人,揉了揉眼睛,似乎才发现陈远的到来。

    “得了别装了,”陈远撇撇嘴说道,“我清楚你早就知道我来了。”

    “啊,本来是老友重逢心潮澎湃的时刻,但不知为何,一看到你那张脸,我就有忍不住想咬你的冲动。”狗剩大人双眼望天,面无表(情qíng)的说道。

    “好巧,我也是!”

    一人一狗,相视而立,渐渐擦出了火花,呃,不对,是弥漫起了杀气。

    “((贱jiàn)jiàn)人,今(日rì)就让你知道,老狗也有几颗牙!”

    “蠢狗,今(日rì)就让你明白,何谓正义的铁拳!”

    一时间,风云变色,(日rì)月无光!

    呃,当然,关于这场恶战的描写,稍许有些美化……

    事实(情qíng)况是,陈远左手掐住了狗剩脖子,右手想去拽它舌头,却正好被它一口咬住挣脱不得。

    狗剩被掐得喘不过气来直翻白眼,而陈远呢,也没好到哪去。

    被狗剩咬住总是特别的疼,所以陈远在那满地打滚,嗷嗷叫唤不休。

    总之,当这一场不忍直视的恶战落下帷幕后,一人一狗两败俱伤的躺在地上喘着粗气,也顾不得满(身shēn)的枯枝败叶。

    就在这时,陈远突然笑了出来:“话说,打完这一场后,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轻松了许多。”

    狗剩大人表示同意:“确实,最近一段时间没教训你,缺乏运动,连胃口都变差了。”

    “呵,”陈远轻笑一声,侧过(身shēn)来,看着狗剩说道,“其实我知道,跟你打(挺tǐng)吃亏的,因为你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你的那些叫唤,那些挣扎不过是你装出来的罢了。”

    狗剩目光一凝,脸上再没了轻浮之色,沉声说道:“有些事(情qíng)拆穿了就没意思了。”

    “没关系,”陈远突然显得有些伤感的说道,“反正以后,大概也没跟你打架的机会了。”

    回应陈远的,是长久的沉默。

    良久之后,狗剩大人从地上起来,语气平淡的问道:“所以,你已经知道我的(身shēn)份了吗?”

    陈远也站起(身shēn)来,正要说话时,脸上突然露出古怪之色。

    “呸呸”,吐出几根狗毛后,陈远这才淡定说道:“当然,要是现在还没猜到你的(身shēn)份,那我才是真的蠢吧?”

    “你,其实应该是这方世界天道意志的化(身shēn)对吗?”

    “你高估我了,”狗剩大人苦笑道,“其实我只是天道分出的一道意念化(身shēn)罢了。”

    “因为天道意志对帝一的好奇,所以才有了我的出现。”

    “而后帝一消失,我便陷入了长久的沉睡,直到你的出现,我才又重新苏醒过来。”

    “这么说来,怪不得我会觉得你这死狗如此投缘,”陈远苦笑着说道,“看来我们是同‘命’相怜啊。”

    “哈哈,同命相怜……这个词用得好,”狗剩大人都快笑出眼泪来了,半晌后才缓过来问道,“所以,你这次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

    “我是来找你帮忙的。”陈远坦然说道。

    “你知道找我帮忙,要付出什么代价的。”

    “我知道,我明白,我接受。”

    陈远脸上露出一种混着惘然和怅然的复杂(情qíng)绪,缓缓说道:“一切由我而始,便让一切由我而终吧!”

重要声明:小说《不一样的仙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