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要想人不知…除非你不生!

    (七十六)那贾蓉自从被人冒充刺伤太子后,急于证明忠心,主动请缨缉凶,那皇帝却道:

    发布  -----“缉凶可是个吃苦的活儿计!贾卿跟前太子养尊处优惯了…恐怕干不来!等张总领查知那贼窝子…朕自回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

    发布  那贾蓉领了这番讽刺,赶紧谢恩退下。

    发布  那张如圭早发出各路人马四处嗅探,可转眼数月也未能有具体进展,只知那白莲教在官军连年进剿后,已化整为零,更有红莲、青莲等分支蓬勃发展,多以深山荒谷为基地,以灾民盲流份为掩护,开荒殖畜,聚寨结营,与地方官府周旋,其内部组织结构难以摸清。这行刺太子一案究竟出自那帮那派不得而知,张如圭叹道:

    发布  -----“我张如圭这些年也办了不少案子,靠得是栽赃敲诈…罗植株连的手段,帮那皇帝抢劫他看不顺眼的臣子!可这件事却奇,实在不行了!我还得向那贾雨村大人请教!”

    发布  那贾雨村,近年来通过构陷真正侯甄协、锦乡候韩渊,给那皇帝捞足了建园封妃的资本,可他这种作为竟没人为他请功,那皇帝也没法儿大肆封赏提拔。可那年胡州悍匪勾结地方团为害一方,声势渐大,那贾雨村因是胡州人士,自请带兵进剿,竟芟夷大患,被那地方乡绅献表请功,那皇帝趁机封他为《阕德候》,擢升兵部大司马。

    发布  那张如圭在走马西行,从荣宁后街经过,隔着围墙一望,见那西墙里面一带花园子里面树木山石,蓊蔚洇润之气蒸腾,倒象个振兴之家。

    发布  -----“我张如圭这辈子要想住上这等宅院就只有一个办法…整掉贾雨村!可我现在还得跟他学呀!”

    发布  未几,来到新西街,早见那门楼高大,银匾高悬,道是:《敕造阕德侯府》!

    发布  那门子见了,早打千道:

    发布  -----“张大人!老爷吩咐了!张大人可不报自入!”

    发布  -----“好!”== 那张如圭大踏步从角门跨进,却见无非是方砖铺地、清漆敷户,更无奇花异木、乱石怪鸟! 不叹道:

    发布  -----“好涵养!别人会说他是节俭,可我说…他这辈子还想闹更大呐!”== 张如圭冷笑道。

    发布  连着三进,方是正堂,早见有《慎雨堂》三个大字高悬!两边对联是:

    发布  ------------------------风来一闪前窗问…云去三阵后檐答!

    发布  -----“切!这个贾化!可惜了…真***有…!”== 那张如圭骂道。

    发布  -----“啊呀!是张大人来了呀!老世翁正珍脉呐…请大人稍候呀!”== 早又两清客从堂内迎出道。

    发布  -----“呀!詹光…单聘仁!你们如何在此?”== 那张如圭惊讶道。

    发布  -----“咳!那政老爷如今大变!将我等逐客啦!多亏贾大 人知我等怀才不遇…叫我等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呀!”== 那二人叹道。

    发布  -----“噢?听说…那贾政的儿子…贾宝 玉学了什么邪门妖术…可有此事?”== 那张如圭冷笑道。

    发布  -----“咳!那都是市井无知小民瞎说!那贾宝玉和原真正侯公子甄宝玉八拜结交…好的象穿了一条裤子似的!许多人在两地错认了这两人…就说出什么这宝玉能行一千…那宝玉能夜走八百的鬼话来!”== 那二人道。

    发布  -----“那贾宝玉的宝玉…能辟邪降魔…还曾抵押过百万银洋…可是真的?”== 张如圭冷笑问。

    发布  -----“这倒不假!那甄家老爷子千恩万谢!叫他儿子给认贾政为干爹了呐!”== 二人叫道。

    发布  正说着,就听后堂痰嗽一声,那贾化问道:

    发布  -----“是张大人来了么?怎么不请到书房坐呐?”

    发布  那詹光、单聘仁忙躬相让,那张如圭自入后堂去了。早见那张太医正在写方子,也不见外,说明来意,那贾化微笑道:

    发布  -----“贤弟之才原在雨村之上…只是过于谨小慎微了些!小心求证固然应该…可大胆假设却是万万少不得滴!那青、红、白莲虽自称能辟谷食气…入火不焦…刀枪罔效!可实际上生老病死…吃喝拉撒…样样如常!尤其它那坛主…香主…一样娶妻生子…繁衍后患!贤弟何不从这里下注!”== 那贾雨村教导道。

    发布  -----“嘶…!请大人明示!”== 那张如圭还不明白。

    发布  那张太医已将方子写好,那贾化边看边道:

    发布  -----“要想人不知…除非你不生老病死呀!”== 贾化提醒着。

    发布  -----“噢 !明白了!谢大人教导!请张太医指教!”== 那张如圭腾站起…一揖到地。

    发布  -----“大人过谦啦!在下早年学医时常亲如深山采药!那山贼草寇见了…多有请去看病讲药的!还曾接生过难产呐!那山贼也有接生婆、巫医,这些人常游走各寨…接生送终…联络消息!上常带有保胎本药…白术、熟地、川续断、菟丝子、桑寄生、杜仲等!如遇气虚的…加人参、灸黄芪两味!如遇血虚的…加阿胶…加烊化!如遇血的…加生地、炒黄苓、旱莲草几味!如遇出血的…仍是烊化了阿胶…再加艾叶炭、杜仲炒炭等入药!每一剂,水煎分两次温服…!”== 那张友士娓娓道来。

    发布  那山间小路上,司棋坐着驴在后,那潘右安骑着骡在前,涉过那入夏仍寒的小溪,向山下行来。

    发布  -----“唉!仙郎呀!我这几个月都没见咱那儿子啦!好想哟!这神仙的子可真累人呀!”==那司棋叫道。

    发布  -----“仙姑呀!咱还得趁年轻多修炼呀!等咱老了…柳坛主自会安排咱一个轻省的差事滴!”== 那潘郎答道。

    发布  此时,有那砍柴的老翁在前路听到人声,放下的挑子,等二人走近却道:

    发布  -----“仙姑!仙郎呀!我家孙媳妇要生养啦!请二位大仙给看看胎相吧!”

    发布  -----“好滴!我们这就同去!”== 二人与那老翁拐入荒径…至于一小小荒村。

    发布  -----“嗯!这胎音饱满!胎位端正!肯定是顺产!…这是保胎六味汤!每天照这样煎好服下!我料定在她产前就能回来!”== 那司棋叫道。

    发布  那潘右安也从别家珍脉回来,两人竟要连夜赶路,那老翁却道:

    发布  -----“仙姑呀!咱穷家也拿不出现钱…这只山狐皮请大仙做帽子吧!”

    发布  -----“老爷子!这山里需用还得大家支持呐!有我们在…那官贼就不敢来摊捐派税!我们的人不便出去…这粮、盐都得大家帮运的!这些年谁也没亏欠过谁…! 别提钱啦!这皮我可以替你卖了…买些盐米来…也好过子呀!”== 那司棋叫道。

    发布  两人趁月夜到了京城门下,开门时乔装而入,直奔那药材街口药王庙进香,那司棋磕头是瞪眼看那地砖缝儿里…竟然有一铁钉露头,便不露声色,出来与潘右安找家店铺住下。

    发布  -----“冷坛主有警报,过会子街上人多了…你到药材街街角…就见那路边有棵老椿树…把这钉子插在树缝上!”== 那司棋嘱咐潘右安道。

    发布  晚上,那冷子兴果然来了,指示二人道:

    发布  -----“近来这药材街上伸头探脑的多了!已经有那采药人被拿去审问…收买!你们俩近期要转移隐蔽!凡是你们认识的药猴子都给我写下名字!我要未雨绸缪…但愿为时不晚!”

    发布  知后事如何? 窃听下会分解!

    发布

重要声明:小说《幻界红楼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