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这事儿没完

    (六十六)那宝玉闲了便与若兰渔猎采摘,游山玩水,不觉竟过了一个月了,那湘云与若兰称要回家看看,那宝玉却说要再陪一些子,等到霜降要给宝钗集百草上的霜去做冷香丸!送走二人,宝玉又看了半满山红叶方回,竟见妙玉独自在窗下写字,便问:

    ------“**师的巨作可要完成了么?可否先睹为快?”

    ------“我正大改呐!也不知道…我正要问你些俗事!如果颦卿醒不过来…你将如何?”==妙玉问道。

    ------“唉呀!你要加入我们的事么?好!颦颦此人…!”==那宝玉不觉将与黛玉过往之事尽交代。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真好结局!可你要是死在她 前面…她可怎么办?”==妙玉又问。

    ------“宝钗姐说了!要与黛玉相濡 以沫,决不相忘于江湖!”==那宝玉道。

    ------“哈!是她的脾气!要是我就给她来个安乐死!”==妙玉道。

    ------“也自有那下得去手的!紫娟就几次想灌死她…!要堤防她!”

    二人彻夜长谈,那宝玉竟把所有唱和诗词都背诵出来,那妙玉全数笔录在卷。

    转眼,霜降这确下了初霜,那宝玉急收了两坛封好,塞在皮囊内,挂在马鞍上,玉妙玉告辞,将通灵宝玉和和宝钗的护命金锁都挂在黛玉项上,又念那吉谶道:

    ------“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不离不弃!芳龄永继!”==言罢与黛玉吻别,匆匆往家里来。

    渐渐看见京城门楼,却被军兵拦住盘问。那宝玉因带有若兰中军腰牌,军校见了,忙称得罪,那宝玉却问那军校出了什么事,那军校竟低声道:

    ------“皇上叫宫女给勒了个半死,如今刚救过来!要搜拿主使之人呐!那神机营的跟疯了似的,见不顺眼的就逮呐…!”

    那宝玉大惊,只为元担起心来,快马加鞭进了城,果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街上行人肃静。回到家里,贾政在公,见了母亲,编谎言道:

    ------“与宝钗大婚前曾遇一癞头和尚说,洞房次一早,要立刻出门一月方可回家,我也开始信法了…”

    那王夫人早听宝钗也这般说过,自然信了。跑《蘅芜苑》抱住宝钗就入了寝室,将过往如实汇报,曲尽丈夫之道。又回《怡红院》诳骗袭人、麝月一番,又问紫鹃、雪雁怎样,那袭人竟道:

    ------“可怪啦 !那二人胡说什么:林姑娘魂魄被捆住死!那魂魄还来说过,要她们给解呐!她俩如今与四姑娘在《栊翠庵》念经呐!”

    ------“好!快些解脱的好!”==宝玉叹道。

    晚间,贾政回府,叫宝玉去嘱咐道:

    ------“皇帝梦中被宫女勒住脖子…幸亏那些宫女慌张中结了个死扣,才没勒紧!今天刚能说话!切…!怎么就没死呐?你出入可要留神不要交往过泛了!冷子兴也嘱咐你别乱跑呐!懂得?”

    ------“可!贤德妃…?”==宝玉忧道。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贾政道。

    那宝玉忙答应了,回来却骂道:

    ------“这皇帝被…宫…女差点儿勒死…!好!这些女子的故事值得一写!”

    ------“你先别得意!我哥哥采购的一些女子也被卷进去了!如今正愁脱不开干系呐!听说你有神通广大的朋友,我正要求你呐…!”

    ------“啊?蟠哥竟能私蓄死士刺杀皇帝!…而且是女死士!我贾宝玉自愧不如呀!”==宝玉噱道。

    ------“快闭嘴!什么话让你一说就成真了!你还想害…!”==那宝钗咬住半句。

    ------“我…的确罪孽深重!真想…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一个人呆着!就谁也害不着了…!”==宝玉道。

    却说那贾雨村自被若兰抢了黛玉后,恨得眼中冒火!急令亲信搜集那卫家的黑材料,却不得要领,一时毫无进展。这,那张友士竟又登门拜访,还领着他儿子张无恐!

    原来,那张友士自在《红梦》第十回《金寡妇贪利权受辱…张太医论病细穷源》中出现,当时是来京城给儿子捐官的,因冯紫英幼时从学于他,他就住在冯府上。看他学问渊博的,更兼医理极深,竟有人介绍给忠顺王看腰疼症,那张友士推拿针灸,一阵忙乱,竟大大减轻了痛苦。那忠顺王大喜,立刻请他当秘密私人保健医生,那张友士自不推辞。

    其子张无恐也在忠顺王安排下,任了皇城人事供奉!专管买太监、选宫女事宜。办些个私买穷家女顶替富家充选、贿赂画师颠倒美丑的勾当,颇有收获!可这次宫女弑君的事一出,竟下的滚尿流,忙与老爹商量,那张友士与贾雨村合谋毒死林黛玉后,那二人就臭味相投,竟也称要誓同生死。

    ------“虽说我是皇帝和亲王的保健医生,可这伴君如伴虎,事王如事狼啊!贾兄神机妙算!神鬼莫测!那林黛玉的格倾向完全在贾兄预料之内!小弟佩服之至!犬子些许小事贾兄定可谈笑间化解于无形滴…!”

    ------“噢!那薛蟠也曾办过冒充顶替之事?”==那贾雨村喜道。

    ------“倒也不是!开始他看中我这儿的几个人,说要买的!可后来又给退了!这一进一出谁能说得清?早先!他妹妹被点名待选,还是我买通画师将人画丑才 落选的呐!欸哟!他那妹子可真是素面朝天、天生丽质呀!我那儿还有她未被丑化的写真画像呐!”==那张无恐道。

    ------“好!好!把两张画都给我拿来!贤弟与世侄且放宽心!…贾化自有腾挪之术!”

    那贾化立刻撒出亲信,搜集薛蟠的黑材料,竟然通过搞出薛蟠私通教匪头目柳湘莲的节来。那贾化大喜,又看了宝钗画像,竟叫道:

    ------“别样风姿!与那林黛玉相映成趣!啊!我贾化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一切就好象是命中注定一般!玉在匣中求善價,钗与奁内待时飞!我贾雨村总觉得那林黛玉还没有死!…这薛宝钗怎么就那么象我年……”==那贾化陷入回忆。

    当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甲戌侧批:是金陵。】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梦》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窄狭,人皆呼作葫芦庙。

    葫芦庙内寄居的一个穷儒,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者。这贾雨村原系胡州人氏,也是诗书仕宦之族,因他生于末世,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一口,在家乡无益。因进京求取功名,再整基业。自前岁来此,又淹蹇住了,暂寄庙中安,每卖字作文为生!

    -------这是贾雨村接入《红梦》之处! 此前,那贾雨村在胡州时,自幼聪明好学,甚为父母存望,十六岁曾夺乡试头名!这一年父亲先亡,二十岁已有秀才功阶,这一年母亲又故!贾雨村为能继续求试,不得不到处钻营帮闲,打下了深厚的逢迎文字功底,在二十四岁时中举,一时在当地颇有名气!

    可这名气也总会带来桃运,有一富家大族常请贾化应酬节生辰、贵客请还!一,那大家又要延客,叫人唤贾化到吴府等候。那贾化便来那大之《萃宾楼》闲坐,无聊间出阁,凭栏去看那花园中景色。竟然,那大家闺秀,千金小姐却正从花园中盘还往顾,沉思默想,那贾化年青胆大,竟然高声吟道:

    “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

    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

    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那小姐闻听,猛抬头见楼上有人,素巾布服,虽是清贫,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那小姐忙转回避,心下却想:

    ------“这人生的这样魁梧,却又这样寒素,想他定是家父常说的什么贾雨村了,每有意帮助周济,只是没甚机会。我家并无这样清贫亲友,想定是此人无疑了。怪道又说他必非久困之人。”

    如此想来,不免又回头两次。

    那贾化一见,心中大震动!自道:

    ------“早闻这家小姐貌美而神淑,今一见,果然是:美貌难自弃,芳龄有才思!可惜我贾化有缘开眼无缘饱眼!唉!”

    却那知当晚宴席散后,贾化却在冠巾中发现一方绣帕!急忙展看,却有一联:

    玉在匮中求善價,钗于奁内待时飞

    那贾化乐得蹦了个高儿!如困兽在笼,团团转到天黑,出了门直奔吴府后花园, 逾墙而入,摸上绣楼!那小姐早已等候,忙开窗接入!那贾化却问:

    ------“小姐要寒生来,是不是要鉴定玉坠金钗呀?”

    ------“正是!贾公子你看那昨夜来客是否配得上我这玉坠金钗呀!”-------吴玉钗小姐道。

    ------“啊!那胡州守备---南见仁【后生側批:难见人!】奇丑无比!怎么老世翁他---?”

    ------“我爹要把我给他作填房!”

    ------“啊!天呐!这叫什么世道啊!他南见仁那一点比我强?我贾化就不能----?”

    ------“贾公子你能---!”-------吴玉钗小姐接道。

    是夜,二人在狂风暴雨中,已播下种,不久,吴玉钗孕起难瞒,便与老爹摊排。那吴老爷吓得无了魂魄!急编说女儿急病,去与南见仁退订,谁知那守备却道:

    ------“活要娶人,四要娉尸!”

    那吴老爷只好据实相告,那守备发狠道:

    ------“贾雨村!我南见仁不想再在胡州见到你!”

    那吴玉钗忙叫贾雨村逃往他乡,并嘱道:

    ------“贾郎!你一定要考取功名!否则你我永无再见之!”

    ------“我贾雨村会回来的!”

    贾雨村在外漂泊间听说:吴老爷被南见仁栽赃,以通匪罪拿办致死,吴小姐临盆难产而死!生下一女,下落不明!

    ------“贾化!你要忍!你一定要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贾雨村对着荒山野岭狂笑。

    终于。------“我!贾雨村!兵部司马---京兆神机营总领贾化又回来啦!南见仁!你既知本官到此为何不出来迎接?”

    ------“回大人!守备大人---他---他---他吓死啦 !”

    那贾化从回忆中昂起头来,叫道:

    ------“这事儿没完!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咊咊咊咊…咊咊咊咊咊…!”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幻界红楼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