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借花杀人

    (六十一)那宝玉醒过来,挣扎着就要起,却发觉脚镣沉重,才有想起被困之事。仔细看着那坚硬的铁链,摸着憨厚的土墙,望着天井,喃道:

    ------“这梦也太实在了些!人以念力使月周行而不坠落!可这都是我自找的!这樊笼是我们共同编织的!如不能出,也是我们共同的劫数…!”

    那宝玉竟也不急,说既然出不去,不如趁闲讲讲故事,消磨时间。于是,将那补天材与绛珠草的之事敷衍虚夸,极尽渲染,绘声绘色说得兴起,那群强人也好奇地蹲在边儿上来听。讲到伤心处,众人无不掩面,讲到高兴处,皆大欢喜…!

    却说,那贾雨村已经识破以甄代贾之计,却也十分欣赏,竟一时不忍拆穿,可那张友士却登门拜访,问道:

    ------“贾大人!张某有恃皇上口谕:与贾总领商议以非常手段剪锄欺君佞臣之后!不知大人可有计了么?”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已有计,还请太医垂教用毒之法…!”==那贾化虚心求教。

    ------“啊呀!贾大人也深通毒理呀!此计之妙,合毒理与人!过去无二,当今第一呀!”==张友士听罢赞道。于是一同往那《适夏山居》而来。一路上贾化自道:

    ------“我贾雨村也曾立志如大忠大义不了,便以大大恶玩世不恭!可说着容易,做却难!我莫非真要突破这底线么?林黛玉!我…贾雨村多少次梦见你呀!你的一颦一笑,天韵自然!你的一步一趋,窈妙翩跹!那朝中文武都说我贾化虽狡诈却不浸!可笑!有林黛玉在眼中,自然不用去看花!有谁能看穿我?哏哏!我要把所有人都骗了!皇帝!你得不到她!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哈哈哈哈!林黛玉!你是我的!…我贾化就是要龙口窃珠!我还要把这事写下来,这一出就叫《贾雨村智取林黛玉》!哈哈哈哈…!”

    那皇帝自知道贾宝玉与林黛玉已经大婚,自知不能拉下老脸去死气白赖地纠缠,便命贾雨村相机谋杀黛玉,自去《适夏山居》避暑消气。这,泛游船于那《烟波趣爽》之上,一时兴奋,传御女伺候,龙吟于上,翻云弄雨!事毕,叫人将御女拖出,自叹道:

    ------“俗不可耐!用完就扫兴!唉!就没有个有点儿气质的!遥想当年!那唐宪宗有杜秋娘为伴!歌舞相娱,诗曲和还!何等风流快意!唉!我朝女子怎么就没有一个色艺双佳的!…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朕好孤独呀!”

    ------“启禀陛下!贾大人和张太医求见!”==太监道。5ccc.net

    ------“宣…!尔等退下!”==皇帝要密谋大事。

    ------“启禀陛下!臣已经查明!那与林黛玉完婚的并非贾宝玉…而是甄宝玉…!”==贾雨村开门见山道。

    ------“噢…?哏…!真假有什么区别?与朕何干?朕只想听:那美人已香消玉陨…!”==皇帝叫道。

    ------“臣已经派人在京南芜岭夹道截获那贾宝玉!请陛下…!”==贾玉村说出计划。

    ------“呵呵呵呵!…贾卿!你可真…!”==那皇帝咽下“该死”二字。

    经过几天精心实验和细致准备,这午后,那皇帝于寝宫宣来那贤德妃贾元,沉痛道:

    ------“妃…!发生了一个极其不幸的事件!都怪朕…太忙!竟没注意到!唉…”==那皇帝掩面道。

    ------“啊?宝玉战死了?不…!这怎么可能?他和黛玉刚刚大婚…还没去战场呐呀?”==那贾元惊愕道。

    ------“这都是你父亲怕你伤心…就没说!说到大婚!其实…你那表妹…叫什么来着?”==皇帝挠头道。

    ------“林黛玉呀!她…怎么啦?”==元急道。

    ------“噢!贾卿怕她经受不住!就…让那甄宝玉假扮贾宝玉与她成亲了!打算…等他们都亲近了再告诉…你表妹真相!…唉! 也是朕粗心!那阵亡名单早就报来了,可朕愣没顾上看!贾卿用心良苦!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呜…!怪不得爹爹不让我回去主婚呐!他是怕我认出假宝玉呀!弟弟与我最亲!他每一个眼神我都懂得的呀!呜…”==贾元信真了。

    ------“唉!你可以回家看看!朕也备了些礼,聊表慰籍!”==那皇帝擦泪道。

    那元妃哭着上了辇,风风火火往家赶去,一大早城门刚开就进了京城,直奔宁荣街,那荣府门上的人如何敢拦着,忙不迭跑去报与贾政。那贾政、王夫人听了,忙迎接出来,那元竟大哭道:

    ------“娘啊!你怎就不告诉我…呜…宝玉死了呐?儿虽救不活他…也可痛痛快快哭他一场呀…!”

    ------“什么?宝玉…他!这…怎么可能?这是谁胡说八道的?”==贾政怒道。

    ------“爹爹!您就别瞒我啦…!你都让甄宝玉顶替宝玉和表妹成亲了…呜!”==元怨道。

    贾政夫妇大惊,见院中竟有几十个仆人、婆子站着,忙搀元入室内去。那周瑞家的忙叫众人各自做事,不许乱说乱走,嘱咐完了也进屋伺候。可那偏房中早有赵姨娘将事看了个清楚、听了个分明,竟忙不迭跑去向贾母 报告:

    ------“老太太!可了不得啦!您的宝贝孙子…宝玉…他死啦!啊哼哼哼!是娘娘亲自回来说的呐!哀呀…!我的心都要碎了…!哼哼哼…!”==那赵姨娘挤泪道。

    ------“呸!你!你!你这个乌鸦嘴!一大早就叫丧!我孙子昨天还跟我唠嗑呐!要死!你去死!”==贾母骂道。

    ------“咳呀!那是甄…宝…玉!老爷知道儿子没了,又认了个干儿子!不信您去问他们呀!”==那赵姨娘喋喋不休。

    ------“老太太!您别着急!我这就请老爷过来说话!”==那鸳鸯不容分说,拽赵姨娘出来,怒道:

    ------“赵姨娘!你不用忙着告诉这个告诉那个!我都知道的都比你多!那甄宝玉是在咱家拜了天地,可和他拜天地的是她的表妹施潇雨!咱家宝玉救过他的命,他们也愿意磕头答谢!这没什么不可以不是?他们磕了头,众人都散了,林姑娘出来和袭人拜天地、拜老爷和夫人只是演习一下,等宝玉回来才真拜的!甄宝玉是老爷的干儿子,扮演亲儿子只是图个乐子,谁家也管不着!你还想告诉谁只管去…!”

    ------“啊?…你们都知道?…就瞒着我一个?”==那赵姨娘呆住了。

    宝玉不知不觉连讲了十,竟惹得那些强人纷纷议论,一个忽地站起道:

    ------“我等习武练功,意在货卖帝王之家,保民护国,…可这些年来给那皇帝打家劫舍,杀人灭口,比当土匪更缺德百倍!自己既没有生活,也不知道怎么生活!自欺欺人!虚度年华!真受不了也…!啊…!”==那人竟挥刀自尽。

    ------“王尉…你魂稍等一等!我来也!啊…!”==又有一个挥刀自绝。

    ------“啊呀!王尉、朱尉都自杀啦!唉!我们都散伙吧!朋友!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各自保重,后会有期!咻…!”==那众人一声长啸,作鸟兽散。

    ------“快开镣铐!”==李贵等捡起钥匙。

    ------“快去找马!我有个预感!我没有白费唾沫!”==宝玉叫道。

    ------“宝玉回来啦!快去!快去看…林姑娘吧…!”==袭人两眼乌青道。

    ------“啊?林妹妹!林妹妹!…你怎么啦?”==宝玉见那黛玉面色竟然真如黛玉一般。

    ------“她…偷吃了毒花了!呜!”==那薛宝钗在旁哭道。

    ------“是赵姨娘来…也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她一下人就衰了,问什么也不答,早上她脸就黑了…呜!”==紫娟哭道。

    ------“啊!这滴水观音、一品红、 马蹄莲、冬珊瑚、龟背竹、石蒜、百合花个个有毒,为什么都摆进来了?”==宝玉叫道。

    ------“宫里来人送的!说是娘娘赐的!说娘娘要过来看!我们就摆上了!”==那麝月哭道。

    那宝玉见黛玉枕边放着《仲夏夜之梦》,忽叫道:

    ------“沙老头!我绝不叫你的《罗米欧与朱利叶》在这儿得逞!”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幻界红楼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