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我的幸福,我做主

    (六十)那《太虚幻境》中众人看到如此以外变化,乱做一团,那梅黛玉叫道 :

    ------“坏啦!《红梦贯系统模型》要崩溃啦!要赶紧简化可能呀…!”

    ------“启动在《红梦》第五回曾使用过的虚拟幻境程序吧!他快要撞破梦境啦…!”==那瑞珠也叫道。

    ------“好了!是时候了!再瞒下去,结果越难预料!以真实幻境迎接神瑛!叫他明白自己的使命…!”==那幻妹可卿却道。

    ------“啊?…他看破红梦…不肯回去怎么办?”==众人皆问。

    ------“他会回去的!他会的…!”==可卿喃喃道。

    那宝玉昏昏沉沉进了《太虚幻境》石牌门,却见一女孩儿银装素裹着无缝紧天衣,腰带上挂着手枪,长发披肩,迎面过来笑道:

    ------“宝玉!先去揭封洗尘!”==不容分说,拉宝玉去一奇形怪状圆筒前,一把推入。

    那宝玉就觉得脑中“轰”的一声巨响,已经从圆筒另一端滑出,再看自己已经和那女孩儿一般装束!

    ------“晴雯!你怎么在这儿?这儿是什么地方?这是什么东西?”==那宝玉认出那女孩儿。

    ------“这是《太虚幻境》!这是格式转化门!你刚刚被从梦动格式转成幻动格式呐!”==那晴雯解释道。

    ------“你说的是…什么呀?什么梦呀幻的?”==宝玉却疑惑道。

    ------“哎呀!一时也解释不清楚!你跟我来!”==那晴雯拉宝玉就往里去。

    那宝玉却嘀咕道:

    ------“这太…虚…幻…境…我也来过呀!这怎么都不一样啦…?”

    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上面横书四个大字,道是“孽海天”。又有一副对联,大书云: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不尽;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当下随了晴雯进入二层门内,两边配雕梁画栋皆不见,只是灰银幕墙,自放光明,那匾额对联倒还有,一时看不尽许多,惟见有几处眼熟的是:“痴司”、“结怨司”、“朝啼司”、“夜怨司”、“感司”、“秋悲司”…!忽见有“薄命司”闪过,那宝玉却道:

    ------“对啦!就在这儿我看得那些簿册呐!”

    ------“我们回头就来这儿!”==拽宝玉继续前行,却到一处镜门前,扁上是:《数据粉碎室》!

    那晴雯对镜一瞪眼,那门自开了,晴雯叫道:

    ------“紫外线鹃!把我的袄拿出来!”==那室内一人从柜里取出一包东西给晴雯道:

    ------“你真的要粉碎?那可恢复不得了!”==宝玉认得说话的正是梅黛玉的大丫头闪云。

    ------“当然!宝玉!你看!这是我死前给你留下的锦袄和指甲!你后来给我烧来的!现在,你看清!我把她们放进这《离散炉》里!把它们彻底粉碎!以后,你我再没瓜葛!懂得?”==那晴雯叫道。

    ------“好象…明白!可…!”==一语未了,那晴雯已经将锦袄抛入,只见一束红光闪过,一切都烟消云散。

    ------“唉…!完事了!你可以去见你可卿姐了!”==晴雯拉宝玉返回《薄命司》。

    ------“宝玉!还认得出我么?”==那幻妹可卿掖揄道。

    ------“可…!”==那宝玉虽已知并未与可卿**,仍然赧颜噎语。

    ------“哈哈!你一边和媚人**,一边还梦想着我妹妹秦可卿!怪不得幻姐说你是天下第一人呐!”==那幻妹可卿笑道。

    ------“啊?我梦见的是…?”==宝玉摸不着头脑。

    ------“啪!…好!把前后都看清吧!”==那可卿弹了个响指,那幕墙上竟然把神瑛侍者与绛珠草的故事演示了一番。

    ------“绛珠并没有说要嫁你!只说要用泪水还你!…你如今拼命想着和她结婚,这违背了盟约不说,还会危及《红梦贯系统》的存在价值!”==可卿严肃道。

    ------“这却奇了!我与绛珠既为梦中人,就在梦中结婚…有何不可?”==宝玉怪道。

    ------“痴儿尚未悟啊!…我《太虚幻境》能够存在,多亏曹雪芹写出了《红梦》!那《红梦》之所以能在梦境存在,就因为你和黛玉终未成全!…这叫是悲剧方得永恒!我们曾在二十一世纪世纪的红尘网络中做过读者调查,99·999999%的人主张《红梦》的悲剧结局!认为这是《红梦》的价值所在!如过你和绛珠结婚生 子、儿子在中个什么状元!那《红梦》就是堕落!落入那人人唾骂庸俗,个个不屑一顾的境地!飘散在世人意识场边缘…最终被人们忘记!这《太虚幻境》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我等都会从虚空落入空无…!万劫不复!”

    ------“那曹雪芹既然没有写完《红梦》!我等都是遗孤,难道我们就没有自求实现梦想的权利?是他抛弃了我们…!我为什么要在乎别人说什么?我的幸福,我做主…!”==那宝玉怒道。

    ------“难道你也不顾曹雪芹的遗嘱!你可记得?你可是他创造的呀!”==那可卿 取出那《金陵十二钗正册》翻开,只见头一页上便画着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也有四句言词,道是:

    可叹停机德,【甲戌夹批:此句薛。】

    堪叹咏絮才,【甲戌夹批:此句林。】

    玉带林中挂,

    金簪雪里埋。

    ------“可他并没有说我与黛玉不能结婚呀!”==宝玉倔道。

    ------“你再看…!”==可卿又调出[终误]曲词: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不!不!不!…这 并没有一个字说我娶不得黛玉…!”==那宝玉叫道。

    ------“唉!你如果想做一个平庸的丈夫!绛珠也想做一个庸俗的太太!不是不可以!演完这《红梦》之后,我给你们安排入世…!”==可卿循循善

    ------“可为什么不是这一次!我为什么要等下一次?”==宝玉嚎道。

    ------“宝玉!…你一定要这平庸的幸福?”==可卿道。

    ------“幸福就是平庸的!我绝不放弃!”==宝玉道。

    ------“可那都是梦幻泡影!”==可卿道。

    ------“幸福从来都是短暂的!所以我不能耽搁!”==宝雨道。

    ------“唉!你去争取吧!…可你要知道!自曹雪芹死后,红梦中所有人都失去了控制!那贾雨村、皇帝、绝不会叫你随随便便成功!可谁也不能随随便便利剥夺你们的自决权!你如果真的改变了命运,那宇宙也没有容纳不了的!”==可卿道。

    那宝玉转就走,众人默默送到幻境石牌下,那宝玉回头叫道:

    ------“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她前面!”==言罢,一头冲入那《红梦》迷雾之中!

    ------“醒了!醒了…!”==那李贵等人叫道。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幻界红楼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