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节外生枝

    (五十九)那贾芸从宝玉婚宴上回家,展转反侧不能入眠,小红在旁也被扰得没睡好,早早起了,将早点做好叫婆婆和贾芸来吃,那芸母见儿子憔悴,便不高兴,怨那小红道:

    ------“媳妇你也太过了些!你们都还年轻,我也没说急着抱孙子,芸儿刚跑外回来,你就要他尽丈夫道!看!把个人都弄蔫儿了…!”

    ------“唉呀!娘啊!你可委屈媳妇了,他每次回来,我都叫他歇好,吃好,躲还来不急呐!他是我老公,我还能叫他亏空了?您让他说!我要过没有?”==那小红笑道。

    ------“娘!你们又要吵么?…我是见了怪事想不通才烦的!”==那贾芸辩解道。

    ------“啊?什么事想不开?说来听听!”==那小红好事。

    ------“咳!也是我瞎想…!怎么会呐…!不说也罢…!”==那贾芸推脱道。

    ------“哎呀!你说吗!你说吗!又没有外人,有什么说不了的?”==小红竟急了。

    ------“咳!也没什么!就是…我那干爹…有点儿怪!反倒象我见的另一个人了…!”==贾芸道。

    ------“咳!他那人天底下没两个…不…除非是甄宝玉…!”==小红笑道。

    ------“前儿我在南津采买南洋珍奇花木,就见有一群海客在过货,就有一个跟宝叔一般无二,要不是他们都讲海话,我真就叫出来呐!”==贾芸笑道。

    ------“哦!那也可能就是甄宝玉呐!我听琏二讲过,那甄宝玉就在经营海货,给他爹赎呐!”==小红道。

    ------“那就怪了!我见那人做事都用左手,是个左撇子!可宝叔是右手呀!…我怎么就见宝叔昨天也变左撇子了!…他给我们布菜、添酒倒是用的右手,可自己一拿杯就是左手,还用左手从右边袖口里取手帕擦汗…!就这个动作跟我在南津见那人简直没分辨呐…!”==贾芸尤自惊讶。5ccc.net

    ------“啊?这就…!”==小红沉思道。

    餐罢,贾芸去府上各处分配花草,那边小红收拾边琢磨这怪事,等收拾完,竟拿定主意要去打探一番,便将贾芸给自己买的一西洋自动娃娃还包了,往《怡红院》来找袭人,将要进园,却见的周瑞家的在园门口摆着桌椅子坐着喝茶 ,旁有两个丫鬟给扇着扇。忙叫:

    ------“周大娘好!您怎么在这儿坐着呐?”

    周瑞家的见是小红,便问何来,知道是要送宝二爷礼物,便叫快去快回。小红疑惑着去了,那袭人见了却说:

    ------“我代二爷先收了!这娃娃真喜气!亏你想得道,欸?你也有了吧?”

    ------“唉!芸哥总在外走,我这还没动静呐!欸?宝二可大好了?”==小红旁敲侧击道。

    那袭人正要编谎,那有雪雁出来叫袭人进去。那袭人忙道:

    ------“这礼我就送去了!改闲了,再来玩儿呀!”

    那小红知是逐客之辞,也只得应着退出来,出门却见麝月领几个婆子挑水回来,忙过来搭讪道:

    ------“啊呀!这大天都要挑水呀?哎哟!这么大桶!真辛苦,我那芸哥儿从南津带来那西洋运水小轮车子!赶明儿我叫人送来…!”

    ------“小红!你来做什么?”==麝月擦汗道。

    ------“芸哥和我送些礼给宝二爷、宝二!也没什么!我应该早想到把水车送来的!”==小红小道。

    ------“那确好!等二爷回来住了,更得用呐!”==麝月无意道。

    ------“啊?二爷不在这儿住?”==小红忙问。

    ------“啊!噢…!太太说了,林姑娘没大好,二爷暂在别处住!…你也不用去找,早晚还回这来的!过个把月你再来玩儿吧!我进去了!”==麝月道。

    那小红也出来到后街回娘家来看,那林之孝家的见女儿回来,问怎么来的,也嘱咐说这几天要少去园子里,因你爹是管家,门上才没拦着。

    晚饭间,那小红竟也和贾芸说起那宝玉并不与黛玉同房又不让问在那儿的怪事来,贾芸也怪道:

    ------“今儿我去府里分送各房花苗时,那园里收拾花草的婆子拿单来领,那单上竟有一大宗是分给《埃居闪着》的,那房子从不住人的!我问为什么会往那儿送,人家竟说不知道!”

    各说着怪事歇了,那小红搂住贾芸示意,那贾芸却道:

    ------“欸?我娘的那份儿银子你交割了没有?”

    ------“好你个大孝子!我要是没给你就不干是不是?我早给了!你可以放心做了…呵呵!”==小红笑道。

    那卜固修本打算趁宝玉大婚时机多靠近些,可贾政闭门叫清客们放假回家,无法可想,便与詹光、善聘仁、程兴在家推牌酒,培养感。忽然,堂兄卜世仁闯入,见众人都在,言又止,那三人见状,也就告辞去了。那卜世仁忙道:

    ------“你叫我留意我那外甥打理的贾家财货往来,我那外甥每走一躺,我就请他吃喝一顿,也了不少报!昨儿,我那妹子来我那儿送了些银子,说是他儿子孝敬的!让我贴补生意,我老婆一高兴就留她吃饭唠叨…!可我妹子竟说那宝玉…!”==卜世仁将贾芸与小红议论的事一五一十学说一遍。

    ------“嘶!呀!…这真是…可疑!咱们赶紧报告贾大人去…!”==那卜固修拉卜世仁就走。

    那贾雨村听了,竟面如土灰,将过程仔细又问几遍,还不放心,叫二人再想还有什么蹊跷之处,那卜固修竟道:

    ------“我听妹子说了这些后,不放心,亲自请外甥喝酒话,可那外甥闭口不谈宝玉如何,不过,他倒是说:在宗祠小辈们要给新人磕头时,那贾老爷却说老太太累了,礼拜提前结束,小辈礼数后再补…!”

    ------“足够了!你们回去继续打探!”==贾雨撮额道。

    那二卜一走,贾雨村一阵眩晕,忙倒了杯葡萄酒大口灌入,将杯摔了,如困兽在笼 ,龇牙咧嘴,长嚎短啸!终于,推窗看那损月,骂道:

    ------“甄宝玉呀…贾宝玉!梅黛玉呀…林黛玉!不光是我贾化无徳,也是你们生不逢时呀!…皇帝老儿!我再给你献一妙计!管叫那普天之下…人人称颂圣主鸿徳!…可实际上却杀人于无形!哈哈哈哈!我贾化自视才华不在诸葛孔明之下!可偏偏遇上你这么个…明主!这一臭万年是得着了!”

    竟然,一连十余风平浪静,那贾政甚至还受道皇帝的祝贺,大家都放下心来,那甄宝玉终在《埃居闪着》闭门不出,也有卫若兰等朋友来请宝玉,都被推了, 那众人只道是新婚燕昵,也不为怪!而那紫娟、袭人等只对黛玉说宝玉在外应酬过这一阵,待二大好了,就可进来了。

    可那千里之外,贾宝玉快马加鞭向北疾驰 !这,已经进入京畿南缘,忽那路上拦马网绷起,从那路旁林中冲出一伙强人,伸挠钩将主仆几人拉下马来!那强人却怪,既不杀人、也不劫财,只将人个个上了脚镣,扔在一出荒野土中,竟然还供吃供喝。那宝玉问那贼是那座山寨的,为何为难与他,要钱给钱,白银万两,一就可送来,只要能放一马,决不食言!可那强人却不回答任何问题。

    那宝玉急得发起癫狂症来,李贵等掐人中、扣内关,将人控制住,那宝玉竟恍恍惚惚往《太虚幻境》而来!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幻界红楼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