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花钱不能挽回旧梦(38)杀人可以引起新潮

    湘莲辞了妙玉出来,那妙玉提剑送出,却将那梅去空枝斩下一段交与宝玉道:-----“那年你来讨梅时,它正迎雪而开!今年你来晚了!只有空枝相赠了!”

    -----“谢大士惠赠!”==宝玉忙接了,妙玉却转自回了。

    两人仍翻墙出来,宝玉却又揪住湘莲质问:

    -----“真没诚想妙玉竟与你合起来作弄我!据实说来!妙卿可曾遭你毒手?”

    -----“哈哈哈!贼不走空!凭我柳湘莲,还会失手?”==柳湘莲得意的狠。

    -----“唉!按理说,我不该叹气!唉…!”==宝玉莫名失落。

    别过湘莲,宝玉手持空枝回到怡红院,将空枝插在花坛中,又浇了些水才回屋躺下。却睡不着,只想那年大雪,众人在芦雪庵争联即景诗,那坛主李宫裁却罚宝玉去找妙玉讨梅花…!那妙玉却问:

    -----“是谁叫你来的?”

    -----“是…林妹妹的主意!”==宝玉临时改口,那妙玉却立刻叫丫鬟拿剪来,亲手剪了一枝。

    那太虚幻境监视的可卿命瑞珠道:

    -----“这湘莲这么一说,少不得补上他和妙玉的一段戏了!你把他们俩的代码补演了加密,省得那二鬼看见又打…!

    -----“得更新隔离软件了!上次补演甄宝玉和梅黛玉**时…有些梦游鬼真邪了,也不知怎么就混进来偷窥!轰了半天才清场呐!”

    -----“好!你立刻通知未来幻境堵这个漏洞!但要留个窗口专给青埂峰后生!嗯…!还有!湘莲、妙玉的代码与脂砚斋、畸物叟既要平行推演,也要合并推演!”

    -----“Yesmadam!”

    次,那宝玉自听说了父亲要主考秋试,知道最后肯定会以某种方式泄题给他,通过没有问题,也放松下来,假装回齐天观读书,却常跑去与冷子兴、甄宝玉厮混,那湘莲也听说了盗出梅黛玉的壮举,欷歔不已!宝玉忽向冷子兴商借一万两银子,那冷子兴道:

    -----“本不当问!只是冷人在生意上颇有心得,玉哥儿要是想用在这方面,愚兄可以帮着掂量一下!”

    -----“是私事!我有亲族需要帮助!还急!”==宝玉道。

    冷子兴便立刻叫掌柜的京明问道:

    -----“最近可有上万的大宗?”

    -----“那幅唐伯虎的《宫行乐图》咱叫价一万五千两,宫里边儿来人讲要回扣五千,我没敢应呐!”

    -----“妈的!便宜他了!叫他一次付清!”==冷子兴骂道。

    渐渐地,也不知为何,那冷子兴与柳湘莲总私议什么事,竟连宝玉与甄家兄弟也背着,众人只道是与盗卖有关,也不问。可谁知那二人已下定决心做一件大案:

    -----“大哥!你说的是!这天下本是天下人的天下,可那皇帝老儿却偏说唯独他是天子,欺世盗国!我意已决!我要另立教门!就以…天平教为名,主张人人平等,天下共有、共养、共管!设立大总管民选制,以契约律法治国,锄了那多余皇帝!”==柳湘莲道。

    -----“以贤弟看,得多少年成事?”==冷子兴道。

    -----“如此大业!少则十年,多则…数十年!”==柳湘莲道。

    -----“如此则不成矣!如不能在三年内举事,这事必自衰!”冷子兴道。

    -----“却是为何?”==柳湘莲道。

    -----“人曰:秀才造反,三年不成!为何?是因为秀才过于理想用事!这人一多不用战,先自涣散!事必不成!古之所谓成大事者,如刘邦!八年奋斗,不过是牟取天下为一己之私利者也!竟然成事,何也?民智未开!想法简单!我等公为天下,何必牵年累月,反正你我都不想当皇帝,杀一个皇帝还用得着八年么?只要有几百死士,就可成功!…我们只需杀一帝,则众人皆知皇帝之命绝非天赐!本可人人得而诛之!既然人人可诛皇帝,自然人人皆可坐皇帝!人人坐几天皇帝,岂不就…天下太平啦!”

    -----“果是此理!我这就招集有大义而无私者脱离天道教!那天道教主…扬清个人**太重,他在乡间散布歌谣称:若要白面,除非扬清坐了!唉!就算他坐了,过些年还不是得杀他!不如我等先杀了皇帝,就立刻宣布从此不立皇帝,就算天下大乱,人们也知道这都是那些想当皇帝的、想终当皇帝的、想子子孙孙当皇帝的人给闹的!只要没隔三五年就杀一个皇帝,让那皇帝命比兔子命还短,民众自然明白所谓受命于天,纯属虚构!自然会想有无其他治国之法,只要民众开始思考此事,则共和思想自然长成!”==柳湘莲道。

    -----“对!我等为启发民智,也只好大开杀戒了!你去召集人,我这里购置火枪、弹药!买通内监,时机一到,就先杀他一个就撤!利用这震动宣传共和,积蓄力量,再来下一次!……这事一起,那新皇帝必然疯狂报复,牺牲在所难免!我等自我牺牲毫不吝惜,难的是还得牺牲别人…!”

    -----“却是!有些人将在醉生中梦死…!”

    别人都被瞒着,那甄宝玉还邀请贾宝玉同去周游世界,那贾宝玉因与北静王有约,有知甄宝玉已经对皇室有仇,也不便直说,却道:

    -----“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那《论语》有一句却好: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父母命,可远游,游必有方!这是我爹说的!我爹比那孔老二更有见识,你不信?”

    -----“当然!雏凤清于老凤声,人还是从猴子变来的呐!”==贾宝玉噱道。

    -----“对了!那猴子变的米斯特…达尔闻说:不烈颠博物院可出资两倍赎买你的玉!被我拒绝了!那洋人买去化验可就大不敬了!我唐兄说不就可赎回了!”

    转眼仲夏,那皇帝要往行宫去避暑,却诏那太医张友士问道:

    -----“朕近来总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了!你快研制些新药献上…!”

    -----“皇上!医家常言:是药三分毒!如今皇上已巡过中天,当以颐养雍荣为本!”==张友士知道主子长久,他才能常在。

    -----“噢!张卿真有医德!不过朕贵为天子,怎能不享尽世间乐趣?朕闻,道家有命双修之法,可以采补阳,延年益寿!你可寻一些得道之士推荐进宫,朕要学上古仁君神农氏,为天下人亲验此法效力!”

    -----“啊呀!此事万万不可!皇上!那命双修中字并非食色呀!有邪门歪道者巧借名目,以修炼为名,行放纵之实!卒死暴亡之例不可胜数,皇上明鉴呀!”==张友士磕头警告。

    -----“好了!张卿忠心耿耿!朕心甚慰!下去吧…!”==皇帝扫兴了。

    -----“传忠顺王!”==皇帝还不甘心。

    -----“王弟呀!你可曾听说过那命双修之法…!”==兄弟间无话不谈。

    -----“皇兄!嘿!那叫一个爽!不试不知道!谁试谁知道呀!我府上就有精通此术者,不知皇兄…!”

    -----“叫他觐见!”==皇帝雷厉风行。

    宝玉知道黛玉在夏天活跃,在园子里走,自己回去妨碍,便沉住气在外飘着。这一,忽那李贵夫妇赶车急赤火燎地回来了,见宝玉哭道:

    -----“二小姐不行了!那孙绍祖…狼心狗肺…呜哇…!说银子再多也别不放人回省…!呜哇…!”==宝玉听说迎被幽捱病心如刀搅。

    -----“我不能眼见她象晴雯一样…!”==宝玉拍案而起。找到湘莲揪住叫道:

    -----“我要你把她移出来!藏起来!让鬼也找不到!你快去呀!你快去呀…!”

    那柳湘莲忙问何故,宝玉才发现自己语无伦次,这得从头说起。湘莲闻说,忙打保票道:

    -----“好!不久你二姐就会失踪,那孙绍祖是贾雨村的走狗,早晚对你家不利,不如由我了结他!”

    -----“在海上炮击倭冦后!我常有杀念涌起,唉!祖母溺、严慈存望,我常以自戒!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孙绍祖罪不至死,就罢了…!”==宝玉道。

    -----“噢!过去我练剑时,也常刻意追求后发制胜!可见到西洋火枪后,就知道不能再傻了,现在讲究的是:先发自卫!有些人姑息不得…!我有分寸,放心吧!”==柳湘莲摆弄着西洋双筒火枪道。

    那王子腾正巡检西山道军务,孙绍祖本是大同府人,家又极富,便称要尽地主之宜,加紧活动,收买王子腾亲信的工作已获得突破。那,在家中密谋出卖王子腾时被迎丫鬟绣桔听了个只言片语,告知迎,那迎听举止失常,只说要回家去。那孙绍祖一听就觉出不对,坚决不许,后李贵夫妇跑来说老太太命来接二小姐回家,还说要还贾赦借他的钱,孙绍祖越发怀疑,索拉下脸来叫道:

    -----“嫁给我的女人,卖给我的马,任我骑来由我打!除非死了,别想出门!”

    等李贵一走,那孙绍祖命家奴严加看守迎极其陪房家人,断绝一切外界联系,连请医买药也叫孙家家奴管理。

    可忽一,那绣桔竟听有一个卖绣品的女人在与孙绍祖众姬妾讲价钱,那形十分眼熟,口音也入耳,便过来问,那女人却专挑了一只攒珠累丝金凤给绣桔看。

    -----“这只累金凤攒珠累丝金凤可是有点象…!”==绣桔暗道,却与那女人一对眼,不大惊。

    -----“司棋!”==绣桔心下明白,忙请绣女也去夫人房里去一趟。

    -----“司棋!你怎么…!”==迎见了也大惊诧。

    -----“小姐!我出府后我家要把我嫁给一个开棺材铺的老头儿,我和表哥逃出去,衣食无着,路上又遇了盗,亏得贵人搭救!如今我俩死心塌地给那贵人卖命!那贵人还是咱家宝二爷的朋友呐!”

    -----“是宝玉叫你们来的?”==迎惊喜道。

    这里宝玉知道迎已同意出走计划,大喜!便窜回大观园去告诉探、惜,那二正在秋爽斋研究针黹,听着,竟不言语,仍旧做活儿。半天,探抬头道:

    -----“你去綴锦楼去告诉邢岫烟,把二姐姐的屋子打扫收拾一下…!”

    -----“我正要去呐”==宝玉出。

    近了紫菱洲,见那轩窗宁静,屏帐安然,有几个老妪在剪扫。再看那岸上的蓼花苇叶,池内的翠荇香菱,也都觉欣欣向荣,逞妍斗色,似有迎接故人之态。想起前儿年迎走时,此处唯见寥落凄惨之景,是时不自,还曾信口抑郁成一歌!而今,自己竟似有倒转乾坤之力,竟将前歌又信口改曰:

    池塘好待风省,人聚芰荷红玉影。

    蓼花菱叶不必愁,重露繁霜拥纤梗。

    再贪永昼敲棋声,燕泥点点逐棋评。

    古人久别思朋友,妒我重温手足

    那綴锦楼下竟然摆满各式笸箩,晒着各种干鲜果品,那邢岫烟竟与丫鬟在削果脯,听宝玉一说,怪道:

    -----“宝玉!你也病了?你那二姐夫如今是死皮赖脸了!老太太叫人去接都给骂回来了,你哪儿来这没头儿的话?”

    -----“我的本事你如何能知?反正!你要不信就去问妙**师!”==宝玉故弄玄虚道。

    -----“问就问!”==邢岫烟一脸疑惑领宝玉去栊翠庵。

    那邢岫烟摇摇晃晃在前走着,却绕着向潇湘馆走来,在门口转,却问:

    -----“有什么东西要我去送吗?”

    宝玉也正想着黛玉,忙从将手中尺封递上。片刻,紫鹃送邢岫烟出来向宝玉道:

    -----“二爷可就走么?”

    -----“我要住几呐!”==宝玉会意。

    辞了紫鹃,他二人从沁芳桥过堤走来。只见柳垂金线,桃吐丹霞,山石之后,一株大杏树,花已全落,叶稠翠,上面已结了豆子大小的许多小杏。宝玉忽想道:

    -----“又见:‘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前儿年,听说邢岫烟已择了薛蝌为夫婿一事,当时郁闷,如今看来,真是天做之合,可喜可贺,转眼一个好女儿。不过两年,便真要“绿叶成荫子满枝”了。…真没想到,我已经有儿子了!哈哈哈!好玩儿!再过几,这杏树子落枝空,再几年,岫烟未免乌发如银,红颜似槁了,我们各领孙辈儿在此闲谈,别有趣味!正傻笑,忽有一个雀儿飞来,落于枝上乱啼。宝玉心下想道:“这雀儿必定是前儿年那只!杏花正开时他曾来过,今见无花空有子叶,故也乱啼。这声韵也不知是求偶之声?还是唤子之声?可恨公冶长不在眼前,不能问他。但不知明年再发时,这个雀儿可还记得飞到这里来与杏花一会了?”

    -----“你在那里嘟喃什么?”==邢岫烟忽有一问。

    -----“欸哟!…妙卿有个师兄能呼风唤雨,移天缩地,与我甚契!我求他作法,无有不成的!”==宝玉掩饰道。

    说话间到了,那妙玉听说,竟道:

    -----“槛内人所说虽有些夸张,却也基本不差!…不久,我也要出去随他修炼呐!”

    -----“啊…!尼姑思凡!你也太突然了!我的偶像坍塌了耶!”==邢岫烟噱道。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你一向有主意,我今也可以放心去了!”==妙玉道。

    -----“神尼姐姐为何急着走呐?…莫非是?难道是?啊?”==宝玉。

    -----“你如今也悟道了!好生修吧!”==妙玉道。

    宝玉见她二人似有话说,便先出来,又去烦史湘云,那湘云竟道:

    -----“哥哥!你前儿说有一个香客在清虚观恭上了一个单麒,我问叔叔了!他说我娘嫁我爹前,原是一军官之妻,曾生过一个儿子!后军官战死了,我娘就无力养活我那小哥哥,就送人了,带着一只单麒!后来娘遇到我爹,做了妾,生了我的!后来那军官又没死,还找来过!”

    -----“太好了!云妹你有了个亲哥了!我这就把那人找来与你相认…!”==宝玉就往外窜。

    -----“慢着!叔叔说了,两家约定的,先不忙认亲,对人家不便,等过些年没事了再见!”==湘云又道。

    -----“哎呀!还要你苦等多少年!我不管,一等你大婚就叫你们相认!”==宝玉叫道。

    -----“也好!我有了自个儿的家就可以担待自己的事了!”==湘云竟笑着摸泪。

    -----“遥想今秋卫若兰武举大比夺魁后,小妹初嫁了!雄姿英发,虎背熊腰,谈笑间强敌纷纷伏首,故人神聊,多应笑我,早生花发…!”

    -----“好了!你也别总惦记别人忘了自己的事!快去吧!”==湘云推宝玉出来。

    -----“冯子英!你凭空得了个妹妹还不知道呐!我要逗你取些乐子!哈哈!”==宝玉暗笑。

    在太虚幻境监视的尤二姐道:

    -----“谁是最大的麻烦制造者?贾宝玉还是柳湘莲?”

    -----“宝玉肯定会后来居上滴!打一赌怎么样?”==瑞珠提议。

    -----“我倒看好柳湘莲!毕竟学坏不是一天就成滴!”==晴雯。

    -----“宝二…!不!宝玉潜力大,我支持!”==金钏道。

    -----“我压湘莲!…我压湘莲!”==尤三姐和香荃又跑来了。

    -----“也许会有黑马搅局呐!加强对贾雨村的预测分析!”==可卿忽来指示。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幻界红楼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