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甄宝玉逆反曹雪芹(30)冷子兴演说君臣戏

    那甄家七堂兄、洋真真及仆从众人,纷纷跳入水中,从《广瞰园》湖岸邻街涵洞潜水而出即入运河,回看甄府墙外,已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众人又潜水往出城水门而去!那运河出城水门虽已上锁,但那铁栅栏之水下部分缝隙仍可容人钻过!众人鱼贯而出,又游一程便入江水,不敢回己船,众人齐向真真所开之船游去!

    那真真船上水手听到有人扣击船底,忙来查看!真真急令放下软梯,众人于是上船!大副忙禀告真真:

    -----“有金陵府尹来请yourgrace去赏月!我告诉他yourgrace去甄府了!”

    -----“Mrfirstmate!有多少水手在船上?”==真真急问大副。

    -----“20人!”==大副。

    -----“好!立即起帆出海!二副!你带一千个金币下船,集合岸上船员雇西般涯国货船到公海东经123度、北纬31度与我汇合!”==真真果断。

    只见那众水手忙而不乱,转眼将船开入江心水道,忽有官船从后追来,眼看靠近了,可那真真船上群帆已调整完毕,吃准风向,扬浪而去…!那游管家方长出一口气道:

    -----“唉!人在海上漂啊!随处就挨刀啊!咱命根插水做生意!可那些**稳坐不打滑的主儿,高兴了!说你是纳税良民,不高兴了!一歪嘴!你就成了刁民海患!…甄家太祖大人为避前朝末世战火移居南安国,本朝建立后,命曾祖大人回国贸易,那海关竟然不许入港!称:南安国受前朝册封,又收留前朝遗民,如不交出前朝封印、上表归附就通海市!曾祖大人说:由于常年未曾行船,水道荒疏,来时船曾触礁进水,要求入港修理,加之食物淡水殆尽,也须补充!可那海关大人那管海客死活?就是不许!说:如果我让你靠了港,就会有人告我私通前朝反民!我这乌纱帽就没的戴啦!…不得已,曾祖大人开着漏船返回,遇风浪,只好把货物全抛入海…空船逃回!唉!

    那游官家抹了把泪又道:

    -----“甄家曾祖死里逃生后,移居爪蛙国,三个儿子长成后又,命长子驾船回国!可那海关大员又说:因南湾岛前朝遗民拒不归顺,朝庭有令南湾岛周围两千里范围内所有海港止海市,…实际上是要索贿!甄家祖辈长兄刚直,就想掉船舍近求远去那千里之外的开放口岸!可刚掉头,就见有西般涯国海船入港贸易,并无阻碍!甄祖大怒,下令闯关入港!向那海关大员质问:为何大鼻子入得,我入不得?那关员竟称:这西洋夷一看就知是这西洋夷!不是南湾刁民!所以朝廷有令:远抚近攻!西洋夷海客任由往来!甄祖气得大骂:这是谁他妈想出来的?这也不许!那也不让!一会儿不许出海,一会儿不许造船!却任由大鼻子往来!就为捞个名义上的四海臣服,耍点儿小聪明!还自以为得计!实际上自绝生气…这天朝大国早晚要亡在这西洋夷手里!…那海关大员立刻下令将甄祖拘押!我父当时正是船老大,拿了一万块儿墨溪哥银元才赎了人出来!唉!

    那四堂兄甄瑁两眼冒火,怒道:

    -----“那前任宰相李光定翻云覆雨,**民生于股掌之间,说什么宁可少收些关税,也要海以绝海盗!结果是越越多,朝令夕改!各种规定多如牛毛,相互矛盾,使海客莫名所以,却是大大方便了海关官员蓄意刁难、诈取讹夺之事!完全没有天朝大国之应有的贯彻始终之主义!长此以往,吏制败坏,国将不国…!”

    -----“唉!老兄还对那皇帝抱有幻想!以为只是下面守旧者多---!”===五堂兄甄珙讽他胞兄道。

    -----“时不我待!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就的不去,新的不来!我兰享共和国将来强大了,自可助长共和思想,沧海桑田之后!我中土终有以共和立国之!”===大堂兄甄琰道。

    -----“老大!你说!咱们现在怎么办…?”==二堂兄甄琼问。

    -----“嗯!游管家有何见教?”==甄琰。

    -----“你们叔公老爷肯定会被押往京城受审,那罪名我都想好了,无非是:侵吞贡品、夹带私藏、勾结反逃、聚财资盗…等等等…!这么办!你们海沿四兄弟中甄珙、甄瑹是幼弟,早有去不列颠国游学之意,应当机立断,你们俩这就随真真走人!四少爷甄瑁、六少爷甄珵是各家的长子,应潜回各家,变现财产,随时准备出走!我与大少爷到京城活动,相机救出叔公老爷!二少爷到下海港落地,找那福郎西雅国领事…齐达内…买一本福郎西雅国护照,雇船潜回金陵,相机将叔公家人运走!”三少爷甄玹也在下海港口落地,买一条船准备随时接应!==游管家老谋深算。

    -----“好!就这么定了!”==甄琰猛击船栏。

    那甄宝玉、梅黛玉、施潇雨三人呆呆看那众人消失在水雾中!良久,宝玉叹道:

    -----“流水淘沙不暂停,前波未灭后波生。令人忽忆潇湘渚,回唱迎神三两声…!这《淘沙亭》一散也不知可有重聚?”

    -----“是祸不须躲!我先去侯着!”==施湘雨言罢竟自走了。

    那甄宝玉、梅黛玉有千言万语,只作无声!

    那贾雨村从怀中掏出西洋火枪一只、黄绫卷一尺,先将西洋火枪照空中发了一弹,震得堂前古槐树上的归鸟一“轰”而起!那贾化将火枪放在案上,展开手中黄卷念道:

    -----“着龙卫神机营都统…贾…雨…村查办真正伯甄协侵吞贡品、夹带私藏、勾结反逃、聚财资盗一案!各军有司见旨悉听宣调,如朕亲临,钦此!…哈哈哈哈!甄大人!作何感想啊…?”

    -----“你…!贾…化!你怎么就装得那么象呐?啊?甄某自知早晚有人会构陷于我!可我真没看出你贾雨村…咕咚!真不是东西!”==甄协索坐定,自饮了一大杯。

    那墙外伏兵听到枪响,逾墙而入,层层推进,将甄府所有人赶回各屋,不许走动!那贾雨村叫道:

    -----“张如圭!”

    -----“末将在!”

    -----“带人去花园湖心岛捉拿海外反贼!不得走漏一个!”

    -----“得令!”==那张如圭带人扑去。

    未几。

    -----“回禀大人!花园已经彻底搜查,所有人皆已对册点名,未见有任何外人!”==张如圭。

    -----“啊!这…火速去码头,不许任何船起帆…!”==贾雨村脑筋急转弯。

    -----“哈哈哈哈!我倚长天笑此狗!…咕咚!”==甄守全又满饮一杯。

    -----“别得意!跑过中秋,跑不过霜降!”

    -----“回大人!接生婆们都带来了!”==一校尉忽报。

    -----“啊?接生婆?来做什么?”==张如圭忙问道。

    -----“是我要的!搜查女眷时用得着!”

    -----“大人!您太高明了!”==张如圭惊呼。

    -----“着!”==甄守全照贾雨村将酒壶掷出。

    那家贾雨村晃头躲过,冷笑道:

    -----“给你拟罪的时候,我就想好了,就算勾结反逃、聚财资盗没有人赃俱获,可这侵吞贡品、夹带私藏你是无论如何摘不掉滴!”

    -----“那侵吞、夹带是大人物指定的!我不侵也得吞,不夹也得带!当然,他们一缩脖儿,把壳儿脱给我也并不希奇!先让我拿着,他们想拿再来拿,上面不也就这么玩儿吗?抄家既可以整饬官风,又可以填补赤字,两面光鲜,何乐而不为呐!可别玩儿过了,你要闹得真没贪官了,上哪儿弄钱盖皇陵呀?我甄氏父子接了驾四次!次次出超!这亏空拿什么堵?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甄协冷笑道。

    -----“好!甄大人,既然你都想到了,我就再告诉你一些你想不到滴!你的外甥女…梅黛玉…已经被忠顺王子内定了!这就走人!”==贾雨村咬牙切齿道。

    -----“你!”

    -----“回禀大人!那接生婆说:梅黛玉刚刚有过房事!已经处置过了,一切正常,可以生育!”==又一校尉跑来禀告。【后生侧批:这甄宝玉冲破曹雪芹笔意桎梏…是红梦全面失控的预兆。】

    -----“什么?…她…已经!…快!把甄府所有男人、女人分开关押!快!”==贾雨村青筋崩起。

    -----“哈哈哈哈!傻儿子!干得漂亮!”==甄协抚掌大笑。

    却说,那甄琰与游管家雇船走京扬运河,不一,已到神京。直奔琉璃街,在众商号林中,早见《兴隆宝》顾客盈门!那游官家登堂入室,对伙记道:

    -----“快请冷老板讲话,就说是来看风筝的!”

    少顷,那冷子兴从里间掀帘出来,与那游管家对了眼色,便请入后厅,掩了门,惊道:

    -----“游总管!您怎么来了!这是大少爷吧!我走时你才五岁呀!见过大少爷!”==冷子兴向甄琰深施一礼。

    -----“冷管家不必拘礼!”==甄琰。

    -----“冷老弟!当年,甄大老爷教你回唐山发展,广泛交结,如今看来真是远见卓识呀!”==游管家。

    -----“是为了甄伯老爷被抄的事吧!这月中秋前两,这京中甄府几家产业就被抄了!幸亏我提前半个时辰得到消息!叫他们能藏得快藏、能躲的快躲,才保住了些东西!我已得知,那贾雨村已在金陵动手,不就要将甄伯老爷押来京中下刑部狱,那皇帝是拿定主意要抢劫他的臣子了!我看甄伯老爷也只有破财免死一途!”==冷子兴皱眉道。

    -----“冷管家!你看那皇帝想打劫多少银子才满足?”==甄琰。

    -----“呵!不就是为他那园子完不工吗?我都给他算过了,他得再抄十个甄府才够!”

    -----“啊?这…这不没救了!”==甄琰惊道。

    -----“欸!不会!这玩儿法是大家默认滴!他不会刮干了你,还会给你留点儿,好体现皇恩浩!根据他老子当年抄渊大侯、裴光侯的惯例,嗯!有五百万两贡上,就结了!剩下的他自会再抄别人家”==冷子兴。

    -----“哏!还算公道!”==游管家。

    -----“五百万两!甄叔这一脉几代人的积蓄都给皇帝存了!当皇帝可真占便宜呀!”==甄琰。

    -----“好!只要他皇帝不把事做绝!我们就当是被风刮了!”==游管家。

    -----“可打发了皇帝,还有他左右帮凶呐!尤其是他弟弟忠顺王,专抄罪臣家美女!”==冷子兴冷静道。

    -----“这就得冷管家,仔细打探,周密布置,咱们先赎出甄伯老爷,然后用缓兵之计,稳住小鬼,我们这边买好船只,买通关节,只要一,就可从南津出海!”==游管家。

    -----“好!那南洋海国朝贡使团,来时人员庞杂,滞留繁衍,回国购买美女,奴俾、匠人夹带出境已是公开的秘密,正可利用!我当年回来买了假份,被人揭发,可花了点儿钱也就没事了!我那月丈大人是荣国府政老爷正室王夫人的陪房!那贾家与甄家往来密切,恐怕也得破财免灾了!”==冷子兴道。

    却说那《红梦》进行到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时…[话说尤氏从惜处赌气出来,正往王夫人处去。跟从的老嬷嬷们因悄悄的回道:“且别往上房去。才有甄家的几个人来,还有些东西,不知是作什么机密事。这一去恐不便。”尤氏听了道:“昨听见你爷说,看邸报甄家犯了罪,现今抄没家私,调取进京治罪。怎么又有人来?”老嬷嬷道:“正是呢。才来了几个女人,气色不成气色,慌慌张张的,想必有什么瞒人的事也是有的。”

    尤氏听了,便不往前去,仍往李氏这边来了。【庚辰双行夹批:前文有探一语,过至此回又用尤氏陪点,且轻轻淡染出甄家事故,此画家未落墨之法也。】恰好太医才诊了脉去。李纨近也略觉精爽了些,拥衾倚枕,坐在上,于是二人说了些闲话。

    只见人报:“宝姑娘来了。”忙说快请时,宝钗已走进来。尤氏忙擦脸起让坐,因问:“怎么一个人忽然走来,别的姊妹都怎么不见?”宝钗道:“正是我也没有见他们。只因今我们上不自在,家里两个女人也都因时症未起炕,别的靠不得,我今儿要出去伴着老人家夜里作伴儿。要去回老太太,太太,我想又不是什么大事,且不用提,等好了我横竖进来的,所以来告诉大嫂子一声。”

    正说间有报:“云姑娘和三姑娘来了。”大家让坐已毕,宝钗便说要出去一事,探道:“很好。不但姨妈好了还来的,就便好了不来也使得。”尤氏笑道:“这话奇怪,怎么撵起亲戚来了?”探冷笑道:“正是呢,有叫人撵的,不如我先撵。亲戚们好,也不在必要死住着才好。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呢,一个个不象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后生侧批:探这几句谶示后文被迫远嫁南湾岛番郡之命运!】尤氏忙笑道:“我今儿是那里来的晦气,偏都碰着你姊妹们的气头儿上了。”探道:“谁叫你赶灶来了!”因问:“谁又得罪了你呢?”因又寻思道:“四丫头不犯罗唣你,却是谁呢?”尤氏只含糊答应。探知他畏事不肯多言,因笑道:“你别装老实了。除了朝廷治罪,没有砍头的,你不必畏头畏尾。实告诉你罢,我昨把王善保家那老婆子打了,我还顶着个罪呢。不过背地里说我些闲话,难道他还打我一顿不成!”宝钗忙问因何又打他,探悉把昨夜怎的抄检,怎的打他,一一说了出来。尤氏见探已经说了出来,便把惜方才之事也说了出来。探道:“这是他的僻,孤介太过,我们再傲不过他的。”又告诉他们说:“今一早不见动静,打听凤辣子又病了。我就打发我妈妈出去打听王善保家的是怎样。回来告诉我说,王善保家的挨了一顿打,大太太嗔着他多事。”尤氏李纨道:“这倒也是正理。”探冷笑道:“这种掩饰谁不会作,且再瞧就是了。”尤氏李纨皆默无所答。一时估着前头用饭,湘云和宝钗回房打点衣衫,不在话下。

    尤氏等遂辞了李纨,往贾母这边来。贾母歪在榻上,王夫人说甄家因何获罪,如今抄没了家产,回京治罪等语。贾母听了正不自在,恰好见他姊妹来了,因问:“从那里来的?可知凤姐妯娌两个的病今怎样?”尤氏等忙回道:“今都好些。”贾母点头叹道:“咱们别管人家的事,且商量咱们八月十五赏月是正经。”【庚辰双行夹批:贾母已看破狐悲兔死,故不改正,聊来自遣耳。】王夫人笑道:“都已预备下了。不知老太太拣那里好,只是园里空,夜晚风冷。”贾母笑道:“多穿两件衣服何妨,那里正是赏月的地方,岂可倒不去的。”说话之间,早有媳妇丫鬟们抬过饭桌来,王夫人尤氏等忙上来放箸捧饭。贾母见自己的几色菜已摆完,另有两大捧盒内捧了几色菜来,便知是各房另外孝敬的旧规矩。贾母因问:“都是些什么?上几次我就吩咐,如今可以把这些蠲了罢,你们还不听。如今比不得在先辐辏的时光了。”鸳鸯忙道:“我说过几次,都不听,也只罢了。”王夫人笑道:“不过都是家常东西。今我吃斋没有别的。那些面筋豆腐老太太又不大甚吃,只拣了一样洼惶~酱来。”贾母笑道:“这样正好,正想这个吃。”鸳鸯听说,便将碟子挪在跟前。宝琴一一的让了,方归坐。贾母便命探来同吃。探也都让过了,便和宝琴对面坐下。待书忙去取了碗来。鸳鸯又指那几样菜道:“这两样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来,大老爷送来的。这一碗是鸡髓笋,是外头老爷送上来的。”一面说,一面就只将这碗笋送至桌上。贾母略尝了两点,便命:“将那两样着人送回去,就说我吃了。以后不必天天送,我想吃自然来要。”媳妇们答应着,仍送过去,不在话下。

    贾母因问:“有稀饭吃些罢了。”尤氏早捧过一碗来,说是红久字唷贾母接来吃了半碗,便吩咐:“将这粥送给凤哥儿吃去,”又指着“这一碗笋和这一盘风腌果子狸给颦儿宝玉两个吃去,那一碗给兰小子吃去。”又向尤氏道:“我吃了,你就来吃了罢。”尤氏答应,待贾母漱口洗手毕,贾母便下地和王夫人说闲话行食。尤氏告坐。探宝琴二人也起来了,笑道:“失陪,失陪。”尤氏笑道:“剩我一个人,大排桌的吃不惯。”贾母笑道:“鸳鸯琥珀来趁势也吃些,又作了陪客。”尤氏笑道:“好,好,好,我正要说呢。”贾母笑道:“看着多多的人吃饭,最有趣的。”又指银蝶道:“这孩子也好,也来同你主子一块来吃,等你们离了我,再立规矩去。”尤氏道:“快过来,不必装假。”贾母负手看着取乐。因见伺候添饭的人手内捧着一碗下人的米饭,尤氏吃的仍是白粳米饭,贾母问道:“你怎么昏了,盛这个饭来给你。”那人道:“老太太的饭吃完了。今添了一位姑娘,所以短了些。”鸳鸯道:“如今都是可着头做帽子了,要一点儿富余也不能的。”王夫人忙回道:“这一二年旱涝不定,田上的米都不能按数交的。这几样细米更艰难了,所以都可着吃的多少关去,生恐一时短了,买的不顺口。”贾母笑道:“这正是‘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众人都笑起来。鸳鸯道:“既这然,就去把三姑娘的饭拿来添也是一样,就这样笨。”尤氏笑道:“我这个就够了,也不用取去。”鸳鸯道:“你够了,我不会吃的。”地下的媳妇们听说,方忙着取去了。【庚辰双行夹批:总伏下文。】一时王夫人也去用饭,这里仁直陪贾母说话取笑……]

    吃吧!笑吧!趁曹雪芹还能写!这是前八十回里最后一个中秋宴!

    知此后如何?切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幻界红楼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