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林黛玉招惹孙行者(29)贾雨村包围广瞰园

    那贾敬这一番卧腥藏胆颇有时,可按下暂且不表。

    却说那宁荣二公…离开战场…向旁侧高山岭上坐下,仍关注着战斗的进行,眼见贾化逃脱…那宁公竟哭道:

    -----“唉!我这曾孙…真就成了孙猴子…要闹天宫不成?那地狱使用了违武器…竟也制不了他!”

    -----“嗐!这叫无知者无畏!与孙猴一般…没谁制得了呀!”==荣国公。

    这一语提醒了宁公,竟道:

    -----“对呀!我们就去请孙猴…!那曹雪芹笔下…确是写了孙猴的呀!”

    那宁公忙从怀中取出《红楼梦》…翻开指道:

    -----“第二十二回,宝钗过生时,贾母叫薛宝钗点戏…那宝钗就点了一折《西游记》…也就是说…那孙猴有合法份干预红梦发展!”

    -----“家兄!你老糊涂了?那曹雪芹笔下…倒是写了孙猴!可没往好处写呀!”==那荣公也从怀中取出书来翻开指道:

    -----“你看…第五十四回:…贾母讲九个嘴拙的媳妇嫉妒心巧嘴乖的媳妇,到阎王庙里烧香问神,却迎来了手拿金箍棒的孙大圣说:‘那嘴巧的媳妇托生前是偷喝了它的猴溺呀!这…这猴子要是看见了…作何感想?…还有…第五十回:史湘云编了一枝《点绛唇》:‘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众人想了半,也有猜是和尚的,也有猜是道士的,也有猜是偶戏的。宝玉笑了半,道:‘都不是,我猜着了,一定是耍的猴儿。’…湘云笑道:“正是这个了。’…那那那孙猴子看了…一急…来一场大闹《红楼梦》…怎知结果?”

    -----“结果是:树倒猢狲散!哈哈哈哈!”==忽闻石后有人大笑道。

    那二公忙回看,但见一人形:

    头戴雉翎金冠,披锁子黄金甲,腰围虎皮战裙,脚踏五彩战靴,

    手中如意金箍棒,撅着个毛脸雷公嘴…从石后晃出!

    -----“啊…!你你你…莫是?”==二公大骇。

    -----“哈哈哈哈!我可以干预红梦…可有个条件!”==那孙猴子傲慢道。

    -----“什么条件?”==二公惊问。

    -----“我要那…林黛玉…亲自来请!”==那猴叫道。

    -----“啊?这是为何?”==二公问。

    -----“哈哈哈哈!你们看…!”==那猴子一把从宁公手里抓过书来…翻开指道:

    -----“第四十九回:…一时史湘云来了,穿着贾母与他的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大褂子,头上带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大貂鼠的风领围着。黛玉先笑道:你们瞧瞧,孙…行…者…来…了…!我和林黛玉有缘狠呀!只有她可以让我进入《红梦贯系统》…哈哈哈哈!”==那猴笑道。

    宁荣二公呆若木鸡……

    倒回去却说,那《红梦》进行到第七十二回…那王熙凤说了一个怪梦!

    [凤姐对旺儿媳妇道:

    -----“不是我说没了能奈的话,要象这样,我竟不能了。昨晚上忽然作了一个梦,说来也可笑,梦见一个人,虽然面善,却又不知名姓,找我。问他作什么,他说娘娘打发他来要一百匹锦。我问他是那一位娘娘,他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我就不肯给他,他就上来夺。正夺着,就醒了。”【庚辰双行夹批:妙!实家常触景闲梦必有之理,却是江淹才尽之兆也,可伤。】【后生侧批:什么?那曹雪芹江郎才尽?这批书人瞎说!】旺儿家的笑道:“这是***心,常应候宫里的事。”【庚辰双行夹批:淡淡抹去,妙!】【后生侧批:一百匹锦!那是元免死之财呀!王熙凤不肯给!唉!】

    一语未了,人回:“夏太府打发了一个小内监来说话。”贾琏听了,忙皱眉道:“又是什么话,一年他们也搬够了。”【后生侧批:这夏太监指得是厦太监!贾家曾与他勾结买办建造宫厦的木材大发过百万两的横财!】凤姐道:“你藏起来,等我见他,若是小事罢了,若是大事,我自有话回他。”贾琏便躲入内间去。这里凤姐命人带进小太监来,让他椅子上坐了吃茶,因问何事。那小太监便说:“夏爷爷因今儿偶见一所房子,【后生侧批:房子!曹兄暗示读者!】如今竟短二百两银子,打发我来问舅家里,有现成的银子暂借一二百,过一两就送过来。5ccc.net”【庚辰双行夹批:可谓“密处不容针”。】凤姐儿听了,笑道:“什么是送过来,有的是银子,只管先兑了去。改等我们短了,再借去也是一样。”小太监道:“夏爷爷还说了,上两回还有一千二百两银子没送来,等今年年底下,自然一齐都送过来。”凤姐笑道:“你夏爷爷好小气,这也值得提在心上。我说一句话,不怕他多心,若都这样记清了还我们,不知还了多少了。只怕没有,若有,只管拿去。”因叫旺儿媳妇来,“出去不管那里先支二百两来。”旺儿媳妇会意,因笑道:“我才因别处支不动,才来和支的。”凤姐道:“你们只会里头来要钱,叫你们外头算去就不能了。”说着叫平儿,“把我那两个金项圈拿出去,暂且押四百两银子。”平儿答应了,去半,果然拿了一个锦盒子来,里面两个锦袱包着。打开时,一个金累丝攒珠的,那珍珠都有莲子大小,一个点翠嵌宝石的。两个都与宫中之物不离上下。【庚辰双行夹批:是太监眼中看、心中评。】一时拿去,果然拿了四百两银子来。凤姐命与小太监打叠起一半,那一半命人与了旺儿媳妇,命他拿去办八月中秋的节。那小太监便告辞了,凤姐命人替他拿着银子,送出大门去了。这里贾琏出来笑道:“这一起外祟何是了!”凤姐笑道:“刚说着,就来了一股子。”贾琏道:“昨儿周太监来,张口一千两。我略应慢了些,他就不自在。将来得罪人之处不少。这会子再发个三二百万的财就好了。”【后生侧批:曹兄明示读者!】一面说,一面平儿伏侍凤姐另洗了面,更衣往贾母处去伺候晚饭。

    这里贾琏出来,刚至外书房,忽见林之孝走来。【后生侧批:曹兄明示读者!那三二百万的财来自林子】贾琏因问何事。林之孝说道:“方才听得雨村降了,却不知因何事,只怕未必真。”【后生侧批:明降暗升!雨村领旨做了暗探!】贾琏道:“真不真,他那官儿也未必保得长。将来有事,只怕未必不连累咱们,宁可疏远着他好。”林之孝道:“何尝不是,只是一时难以疏远。如今东府大爷和他更好,老爷又喜欢他,时常来往,那个不知。”贾琏道:“横竖不和他谋事,也不相干。你去再打听真了,是为什么。”]

    那贾雨村以去位待职之闲人份,四处走嗅,颇有收获!

    早秘报皇帝,臣已经查明:

    -----“戊酉年皇城失火,【后生侧批:戊酉年绝非无有年!读者不要误会!】烧毁三大即十余座偏,修复时木材皆由献边侯即时任兰台寺大夫林广植办,【后生侧批:献边侯绝非现编侯!】林广植其人,长袖善舞!与荣国公长子即前任工部尚书贾代善勾结!虚开增值,夸大损耗,从中渔利数百万两!内务太监亦多有瓜葛!那贾代善还将女儿贾敏许配林广植之子林如海,即前兰台寺大夫、钦差巡盐御史。两家定立攻守同盟,共同进退!

    如今,那林如海虽死,但其女林黛玉已久居荣府,早与现任工部侍郎贾政之子贾宝玉订婚!那林如海曾利用巡视海盐之便,私将财产转移沿海口岸城市,投资参与海上贸易!那贾家亦有股份!其合伙人主要是真正伯甄协之海内外宗亲!那真正伯甄协之堂兄多人现居南洋《兰享共和国》!其国无君王正统,由各国浮氓聚集群议选出一人任大总统!国政则由群氓选出之议会主持!其国人皆好利狡猾,自由率,目无君威,且推己及人,宣传共和于周遭邻国!亦有我天朝海客受其毒害,为其传声造势!

    北静王水溶府中各国海客颇聚!那不烈颠海国频频胡说君主立宪,那福朗思牙国海客中亦有密谋推翻其国君统而改共和国体者,更有阿美里果海客聚议喧嚣共和国体!上应防微杜渐,海闭关,将异端邪说屏蔽于海外!将有海外关系之官员悉数铲除!”

    那皇帝批复道:

    -----“从真正伯甄协开刀!小心行事,务求一网打尽,不留后患!”

    -----“哈哈哈哈!甄协!甄宝玉!好子该到头了!还有那…梅…黛…玉!你跑不了啦!”==贾化。

    于是,贾化在一番周密的安排之后,登门再拜甄府!

    -----“雨村!你来的正好!今夜中秋而新霁,是十年一遇之赏月佳期!加之贤弟文采在蓄,正可有所抒发呀!啊!哈哈哈哈!笔墨伺候着!-请请!”==甄守全引狼入席。

    -----“令郎为何不陪世翁呀?”==雨村别有用心地问。

    -----“嗯!他和几为堂兄在《广瞰园》中设席,自得其乐呐!”==甄协并没往邪处想。

    -----“少世兄的诗文正可与几位长世兄切磋呐!…嗯!在下曾记得少世兄有几位陪读的女同学…那文机亦为可观!不知…?”==贾化步步为营。

    -----“噢!他堂表姊妹多在夫家未回,只有他一位表妹,前任太学翰林院主讲梅则仁之女,【后生侧批:梅则仁绝非没这人!看官不要误会!】和家慈的外孙女,前任礼部祭酒施宗季之女尚在寄阁!【后生侧批:施宗季不是失踪迹!】贤弟也都曾见过!”==甄守全都交代了。

    -----“嗯!是是是!在下想起来了!确实是大家风范!世教熏陶!印象深刻!”==贾化说了句真话。

    又说了些闲话,那月正起到高处,甄守兴致勃勃,谓贾化道:

    -----“贤弟文才鞠正躬深,世之楷模呀!当此佳令,何不书为教范?”

    -----“嗯!好!

    ■☆○○●☆○…月不冰心誓不休…下平:十一尤

    ○○●●●○○…栽送冷过江洲…下平:十一尤

    ●○●●○○■…照明万世人泪…入声:二沃

    ●●☆○●●○…我笑长天倚作钩…下平:十一尤

    平声:○;仄声:●;入声:■;多音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贾雨村怪笑如雷。

    那甄守全大惊道:

    -----“啊呀!贤弟屡次出仕受挫,仍能怀大议,令人钦佩呀!”

    -----“哈哈哈哈!怀大议?说得是!我正要展示一番!”==贾雨村竟然从袍内掏出两样东西。

    却说那甄宝玉此时正与大堂兄甄琰、二堂兄甄琼、三堂兄甄玹、四堂兄甄瑁、五堂兄甄珙、六堂兄甄珵、七堂兄甄瑹在《广瞰园》中的湖心岛上之《淘沙亭》下饮酒,谈说那海外风物,那梅黛玉和施潇雨也兴高采烈来凑闹!因为,她俩要专陪一位希客:真真国的女儿!

    谁知这个真真国的女孩子,才十五岁,那脸面就和那西洋画上的美人一样,也披着黄头发,打着联垂,满头带的都是珊瑚、猫儿眼、祖母绿这些宝石;上穿着金丝织的锁子甲洋锦袄袖;带着倭刀,也是镶金嵌宝的,实在画儿上的也没她好看,那梅黛玉和施潇雨一人揪着那女孩儿的一条胳膊,问这问那,没完没了!

    原来,她是瑛格兰船王瑞迟门-史普金(richman•shipking)之女!那瑞迟门-史普金船队往来南洋常在《兰享共和国》停留,与甄家海外亲族多有贸易,那洋真真自幼在兰国长大,通习中国的诗书,会讲五经,能作诗填词。前,她亲自押船到金陵贸易,那甄宝玉三位海外堂兄也开了船回家看看!那甄宝玉的四位海沿儿堂兄也恰回来,于是欢聚一亭。

    那一干人说的海外见闻,把甄宝玉、梅黛玉和施潇雨听得呆呆傻傻,心甚向往。只听海外大堂兄甄琰说:

    -----“我兰享共和国建立未久,需要各种人才加盟!几位海内堂弟也该出去看看,毕竟开国大事不是人人都碰得上得!大丈夫当立名于万里之外!方不枉为男儿一场!”

    -----“正是!正是!几位堂弟文采胆识过人,当可大有作为呀!呆在国内论资排辈、陈陈相因,何时才能出人头地呀!”==海外二堂兄甄琼也道。

    还没等别人答话,那梅黛玉忽冒了一句:

    -----“你们那兰享国可要我呀?呵呵呵!”==说罢埋头去笑。

    -----“啊呀!…求之不得!…再好没有了!说去就去!…真真!梅妹妹就交给你了!”==众人乱道。

    -----“好!象梅妹妹这样的,有多少运多少!…施妹妹!你也去吧!”==真真乐道。

    -----“你们去得!我为什么去不得?去就去!”==施潇雨胆子更大。

    -----“我们兰享国女少男多!法定一夫一妻,不许纳妾滴!你们一去,我马上发布征婚广告,叫全国未婚男士齐来竞娉!随你们挑!要是嫁过去了觉的不称心,还可以离婚,再挑一个、再挑一个、一个一个挑下去,等挑累了算罢了!”==海外三堂兄甄玹说得更玄乎。

    -----“就这一条好!噢!我要去兰享国喽!”==那梅黛玉手拿一小帆船模型冲着甄宝玉挥舞。

    -----“好!我也开一只船去追你!看谁先到!”==甄宝玉也拿起一模型来追。

    七堂兄甄瑹长吁道:

    -----“我是拿定主意要走出去滴!当年,家父精研造船技术,预言将来是航海时代!一个大国定要常备海军,常开海市,这造船之术将决定国运!于是,他老人家将毕生积蓄投资植树造林,唉!可惜当今之国策竟是保守因循,以定期朝贡制度限制贸易,视货利为毒物!严重阻碍我国之造船技术的发展!我们已经太落后了!你看真真开得船,船底如铁犁插水,虽大风浪不能倾!船首似刀锋劈波,船腹瘦长,随风穿水如梭,比我国平底船既快又稳!更不用说那镇船火炮、火枪!…我已决意去那不列颠国学习造船之术!总有一天,我将成为世界船王!”==言罢满饮一杯。

    -----“oh!myhero!maygodblessyou!…啪”==洋真真蹦起来嘬了甄瑹一口。

    -----“哈哈哈哈!贤弟真是一举多得呀!好!为兄支持你!为兄在堂前尽孝!贤弟当乘长风,破万里浪!”==甄瑹之胞兄甄珵鼓励道。

    -----“我家二弟不但有大志…更有良谋!二弟!把你淘到的《海国图志》给大家看看!”==四堂兄甄瑁道。那甄珙果然叫仆人拿出一牛皮海图来,展开在案上道:

    -----“我国海客早就到达过那“阿美里果”大陆!这是前朝海客绘制的《海国图志》,根据这图中所绘各大洲轮廓可知,这大地并非平板一块儿!而是球体一个!”==说着将那图拢起,果然呈一皮球状。

    -----“哇!那人如何站在球上而不跌落呐?”==甄宝玉惊道。

    -----“你担心的是!这绘图的海客也解释不清,据说,他曾献图于前朝皇帝,可前朝已在末世,未予重视!又献于当朝先皇,先皇问左右大臣是否可信,竟有那翰林院大学士称:天圆地方,圣贤早有定论,何须再议?唉!皇上倒是个从善如流的贤君!真真!你再给他们说说,这人为何不会从球上跌落!”

    -----“嗯!牛顿先生发现,凡万物皆相吸!以地球之大,其吸力自然恢弘!地上之物,如人、房屋皆被牢牢吸住,自然不会脱落!”==真真。

    -----“噢!这就象磁石吸附铁屑,以铁屑之小,虽在磁石下端也不会跌落!”==甄宝玉嚷道。

    -----“正是此意!”==真真。

    -----“唉呀!连咱们傻宝玉都明白的事,那些大人物怎么就不明白呐?”==梅黛玉讽道。

    -----“这是不是圆的倒是其次,这可是地盘儿呀!是生存空间呀!怎可任由他人去取,而无动于衷?唉!这里---如今已是福郎西雅国之属地!这里…如今已是西般涯国属地!这里…如今已全数归大不烈颠国所有!”==甄珙叹道。

    -----“这航海之事得体力行,我们不如演练一下吧!”==施潇雨摸着那大模型道。

    -----“好!我来当船长!我下令真真作我的…军师!出海!”==甄宝玉与梅黛玉、施湘雨抬起大模型跑下《淘沙亭》,将船下水!

    -----“哗”==那水中忽翻起一浪!竟有一大活物从水中跳出。

    -----“啊!…鬼!”==甄宝玉与梅黛玉、施潇雨大惊叫道。

    -----“大少爷!大事不好啦!大事不好啦…!”==那人竟也大叫道。

    -----“啊!你…游管家!你怎么…从水里出来啦?”==甄琰大惊道。

    -----“大少爷!咱们的船被封啦!”==那人叫道。

    -----“为何?…却是为何?究竟为何?”==众人乱问。

    -----“啊呀!别问了!等你们弄明白了,也上刑场了!…快逃!快逃!随我泅水出城!甄府已被包围,我是绕了一个大圈儿找到涵洞才钻进来的!”

    -----“那我们逃了,那我叔叔怎么办?我们并无违法之事,不怕与他理论!”

    -----“理论?…唉呀!傻吧!年轻人!…有你们在外,他们才会有所顾忌,要让一锅端了,就全完了!大少爷!看在老朽为甄家老辈鞍前马后几十年的份儿上,…你就听老朽这一次吧!”==那人跪倒磕头。

    -----“好!宝玉兄弟!叔叔就交给你了!…有我们在外面,量任何人不敢将他怎样!全体!包括真真!下水!”==大堂兄甄琰下令。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幻界红楼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