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万有能动宇宙定理(08)一无可变人物真情

    万有能动宇宙定理(08)一无可变人物真

    后生惊醒…只见…那笔记本电脑还在…头桌上,屏幕保护蝴蝶依然困惑其中。

    一看时间…竟睡了整24小时。

    -----“差点儿…错过鬼约!”==后生急道。

    赶紧链接《幻境》…果然…丁回来了!

    听他讲完所见所闻,后生陷入虚无主义的渊底,拼命挣扎着找话问道:

    -----“你见到牛顿了吗?他和莱布尼茨究竟谁先谁后?”

    -----“咳!牛顿还是牛!而且,他还有过转世!”==丁仍然眉飞色舞着。

    -----“你好象说过:‘史地芬.霍金之才华只有牛顿转世才能匹敌’!是他吧?”

    -----“这事不能告诉你,可卿说过鬼德守则,你不知道最好!”==丁玄虚。【后生側批:好鬼德!】

    摆脱人生无义的抑郁之后,见红友在网上催促下回,不敢怠慢,急急将信息整理停当,贴与共飨!

    且说那丁与那一车“理科鬼”急急赶往十七世纪去见牛顿、莱布尼茨。群鬼推算牛顿的写《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的时间应在案1666年之后,地点:剑桥郊外的沃尔斯索普村,于是一窝蜂落下。早见有一绅士在苹果园中踱步,群鬼带来的异维摄动竟使得树上苹果纷纷坠落!

    -----“Oh!Mygod!Whatisthematter?Thereshouldbesomereason!”==那牛顿接住一下落的苹果…呆住了,突然…他转跑回书房…大叫着:

    -----“Igotit!Igotit!That’swhythewordmoves!”==他坐在案前奋笔疾书。

    -----“是我们启发了牛顿滴呀…哈哈哈哈!”==那理科鬼毕盖茨叫着…引得群鬼大笑。

    考查完了之后,自由活动。【后生側批:哇!】那理科鬼毕盖茨说:

    -----“去找费马定律的原稿吧!”【后生側批:理科鬼就这样儿!】

    另一个鬼却说:

    -----“我还想再看看莱布尼茨是怎样用中国的八卦来创建二进制的!”【后生側批:这个应该!】

    丁说:

    -----“谁跟我去找曹雪芹!”【后生側批:正事儿!】

    一语未了,众鬼哄笑。【后生側批:理科鬼,不可救药!】

    不得已,丁只好独往北京西郊黄叶村去。

    那渺渺真人见丁执意单独行动,很不放心,将拂尘交与丁道:

    -----“如有意外,急挥此物,吾即到!”

    那丁,边走边对表,只掐准公元1762年…1764年之间,倏忽即至。

    手持二十一世纪的地图和GPS对找十八世纪的黄叶村,丁好半天才适应了自己的份。

    正愁这那一户住着曹雪芹,就见面白、面黑二人绣袍缎褂骑高头大马,后随有锦车徐远而来。

    那二人至村头酒肆,早有人从肆内奔出乱嚷,那十六世纪之人说话毕竟有别,后生叫丁反复重放才渐渐适应。

    -----“两位爷!您这回来是要买房地产吧?…不是酒家吹牛,这方圆百里内谁家地有多少垄、房有多少间、林有多少棵树、树上原有多少鸟架窝、那新来的都是些什么鸟,没有我不知道的!您要是…!”

    -----“可知道曹公子府邸么?”==二人在马上问。

    -----“知道!知道!这就引路!”

    丁忙紧跟众人来至一所萧条院落,酒保拍门嚷叫:

    -----“曹公子有贵客访您呐!”【后生側批:来自未来!】

    寒喧废话毕,众人进那《抗风轩》内座定,二来客搓搓手,早有皂奴从锦车内抬出一木碳铜火炉来置于室中,掀去火罩,那黑脸来客命那酒保道:

    -----“将上好酒菜备一桌送来!快!”

    -----“不必了!雪芹手抖,把不住盏!”==那书生气不亢而声铿。

    -----“哦…好!撤了!”==白脸忙给黑脸退了步,那黑子将尴尬脸扭去看墙。

    -----“定格!墙上有字!…快放大!”==后生一惊。

    -----“哎呀!太虚了,…你怎么就没给它来个特写?那可是物证啊!”==后生傻眼。【后生側批:可惜不能与新发现的雪芹故居西壁题诗对照!叹叹!】

    -----“你就不能事先列个list,现在喊有什么用!”==丁又翻白眼。

    -----“好好好!list会有的!”

    继续看录像…

    二来客与那“曹公子”交谈渐渐转入正题:

    -----“芹兄,千岁那意思是说:那后三十回原稿反正也找不回来了,亏得是千岁已叫人抄了这一份儿,您要是签认抄的这份儿,千岁说了,他老人家立马儿给您刊印!”==白脸来客道。【后生側批:人改梦!】

    那曹公子手持书稿痛心疾首,半晌无语!

    -----“来人,抬上来!”

    只见四皂奴抬进一只樟木箱来,一掀盖儿,一排排银圆宝如键盘齐整!

    -----“曹兄,千岁的脾气您是知道的,这事儿只能这么着!这三千两银子是预付的稿酬,【后生側批:少!】您只须签个字,咱们就交割!”==黑脸来客道。

    那曹公子呼地站起,以手中书稿指二来客道:

    -----“好!我曹沾今儿就郑告二位及天下人:我曹沾自觉后三十回不称意而将其烧毁!今后如有后三十回出世与我曹沾无关!”

    言罢将手中书稿摔入脚下的火炉之中!【后生側批:真我曹兄!】

    -----“呵!呵!呵!”==曹公子看着那灰飞烟灭大笑失声。

    二来客呆若木鸡。

    -----“啊呀!青兄!你的后三十回完了”==丁摇晃着数码摄像机跺脚大叫。

    -----“你就不能…!”==青埂峰后生惊问。【后生側批:挽回?】

    突见:

    从内室冲出一个女人,发疯也似地从那火盆中将书稿取出,拍去火浪,就着黑烟一页页狠读!读着读着…猛将那书稿把把扯碎扔得个满天满地!

    -----“她就是脂砚斋…这是周汝昌说的!”==青埂峰后生指着录像中那女人道。【后生側批:对脂砚斋份红学界争论不休,有红学家称她就是书中人物妙玉;后文中妙玉与脂砚斋当面对质,揭晓谜底!】

    -----“你还可以…!”==青埂峰后生不甘心。

    -----“当然,我可以从二来客向回反朔!找到那“千岁”,再找到原稿!…可突然…!”==丁解释。

    渺渺真人兀然出现在屋内。【后生側批:见鬼!】

    -----“可卿有令:骇客入侵《太虚幻境》!速回!”

    不容分说,抓起丁的手,批开一维,竟去。

    丁等返回《太虚幻境》,试图锁定骇客,但那骇客竟以虚拟路径逃脱!

    录像就是这些…

    丁答应下周末再往黄叶村去,反朔那原稿!

    -----“又得等七天!…欸!上次我忘了一件大事:那贾宝玉和秦可卿究竟有没有发生关系?你给我用光脑再推演一下!”==后生忽又兴起。

    -----“你这叫偷窥癖!知道吗?有些鬼专看活人**!当然,有些鬼是为寻找投胎机会!”==丁笑道。

    -----“你是说:世界上任何人**都有鬼在旁观吗?…这有点儿…!”==后生笑道。

    -----“对!因人而异!有些俊男亮女**的时候,那群鬼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有些鬼就在旁边大打出手!争夺入世机会!当然,他们都是些无籍野鬼!而我们有组织完备的投胎系统!可以提供最好的入世服务!”==丁道。

    说话间丁将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反白分析!

    -----[因东边宁府中花园内梅花盛开,【甲戌侧批:元消息动矣。】]还没等光脑有反应,后生心中先动:

    -----“这梅花盛开…脂砚斋就批了个:元消息动矣!怎么回事?”

    但见:

    [贾珍之妻尤氏乃治酒,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赏花。是先携了贾蓉之妻,二人来面请。贾母等于早饭后过来,就在会芳园游顽,先茶后酒,不过皆是宁荣二府女眷家宴小集,并无别样新文趣事可记…!

    一时宝玉倦怠,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一回再来。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回道:“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与我就是了。”又向宝玉的娘丫鬟等道:“嬷嬷姐姐们,请宝叔随我这里来。”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極妥当---的人,【甲戌侧批:借贾母心中定评。】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见他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

    -----“解这一句:[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極妥当…的人!”]

    光脑刷一闪!答案已有:極…形声;从木,亟声。本义:房屋的正梁。妥…会意;从爪女。爪指手。意思是得到了女子,就安稳、安定了。当…顶端,头。全句意思:贾母素知秦氏是个头被房屋的正梁抓住的人!

    -----“我的天呐!…这贾母有预测功能啊!她素知道秦可卿要上吊?”==后声惊呼。

    [---当下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幅对联,写的是: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练达即文章。

    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秦氏听了笑道:“这里还不好,【后生侧批:贾蓉卧室!】可往那里去呢?不然往我屋里去吧。”宝玉点头微笑。有一个嬷嬷说道:“那里有个叔叔往侄儿房里睡觉的理?”秦氏笑道:“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呢,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甲戌眉批:伏下秦钟,妙!】虽然与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个还高些呢。”----说着大家来至秦氏房中。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云:

    嫩寒锁梦因冷,【后生侧批:锁梦!暗示秦可卿被锢!】

    芳气笼人是酒香。【后生侧批:笼人!】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镜室中设的宝镜,【后生侧批:镜镜相通!此镜与太虚幻境警幻仙子案上宝镜连网!】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后生侧批:后文甄、贾宝玉游访历代美人,赵飞燕困住甄、贾宝玉!】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的木瓜。【后生侧批:后文安禄山还要再掷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后生侧批:幻妹可卿也有同样卧室!】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后生侧批:后文甄、贾宝玉游访历代美人,愁坏了西子!】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甲戌侧批:一路设譬之文,迥非《石头记》大笔所屑,别有他属,余所不知。】于是众母伏侍宝玉卧好,款款散了,只留袭人、【甲戌侧批:一个再见。】媚人、【甲戌侧批:二新出。】晴雯、【甲戌侧批:三新出,名妙而文。】麝月四个丫鬟为伴。【甲戌眉批:文至此不知从何处想来。】---]

    -----“媚人!她只在这里出了一次场!然后就消失了!给锁定媚人!看她去了哪里!”==后生怪道。

    却见那可卿嘱媚人道:

    -----“媚人!你好生看着!袭人、晴雯、麝月也是客人!有事也怕不说!凡事你要在先!”

    -----“是!!”==媚人答道。

    -----“噢!这就对了!媚人是可卿的侍女!…欸!她有点儿象可卿!”==后生有惊人发现。

    秦氏便分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只见那媚人招呼袭人、晴雯、麝月出了卧室,来至外间坐下剋瓜子儿唠嗑儿,少歇,媚人道:

    -----“茶水凉了!我去烫水来!”==言把提瓷壶去了。

    但是,她竟然从侧门进了卧室,掀被钻入宝玉怀里!

    -----“哇!原来如此!”==后生频频点头。

    那《太虚幻境》警幻仙子已从宝镜中看到宝玉入梦!忙吩咐左右:

    -----“各就各位!注意!他来了!梦游者属是:10-18世纪人文格式!切入传统界面!释放虚拟10-17世纪人文环境!

    于是,那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看命运薄册,饮仙醪赏魔舞、听新制《红楼梦》十二支曲!

    [一时歌毕,还要歌副曲。警幻见宝玉甚无趣味,因叹:“痴儿竟尚未悟!”那宝玉忙止歌姬不必再唱,自觉朦胧恍惚,告醉求卧。警幻便命撤去残席,送宝玉至一香闺绣阁之中,其间铺陈之盛,乃素所未见之物。更可骇者,早有一位女子在内,其鲜艳妩媚,【后生侧批:是虚拟媚人!】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正不知何意。忽警幻道:“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污纨绔与那些流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好色不“为饰,又以”而不“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知。是以巫山之会,**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所致也。吾所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人也。”宝玉听了,唬的忙答道:“仙姑差了。我因懒于读书,家父母尚每垂训饬,岂敢再冒‘’字?况且年纪尚小。不知‘’字为何物。”警幻道:“非也。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滥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吾辈推之为‘意’。【甲戌侧批:二字新雅。】‘意’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今既遇令祖宁荣二公剖腹深嘱,吾不忍君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是特引前来,醉以灵酒,沁以仙茗,警以妙曲,再将吾妹一人,名兼美,字可卿者,许配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不过令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景哉?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留意于孔孟之间,委于经济之道。”说毕便秘授以**之事,推宝玉入房,将门掩上自去---!]

    那媚人与梦中的宝玉**了!不敢恋战,忙起自去!那宝玉仍在梦中。

    -----“加入虚拟媚人取代梦动媚人…维持目标的梦游状态!”==警幻发号施令。

    -----“发现梦游者…进入假醒状态…开始走动!虚拟媚人被梦游者控制了!”==痴梦仙姑报告。

    -----“维持现状!”==警幻仙子口令。

    -----“他们走向虚拟幕墙!他们要撞破梦境了!”==痴梦仙姑紧急报告。

    -----“释放虚拟狼群、障碍物!”==警幻仙子急令,亲自手动干预。

    [那宝玉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事,难以尽述。至次,便柔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因二人携手出去游顽之时,忽至一个所在,但见狼虎同群,迎面一道黑溪阻路,并无桥梁可通。正在犹豫之间,忽见警幻后面追来,告道:“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宝玉忙止步问道:“此系何处?”警幻道:“此即迷津也。深有万丈,遥亘千里,中无舟楫可通,只有一个木筏,乃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撑篙,不受金银之谢,但遇有缘者渡之。尔今偶游至此,设如堕落其中,则深负我从前谆谆警戒之语矣。”话犹未了,只听迷津内水响如雷,竟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吓得宝玉汗下如雨,一面失声喊叫:“可卿救我!”吓得袭人辈众丫鬟忙上来搂住,叫:“宝玉别怕,我们在这里!”

    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忽听宝玉在梦中唤他的小名,因纳闷道:“我的小名这里从没人知道的,他如何知道,在梦里叫出来?”正是:

    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人独我痴。]

    -----“嗯!这光脑模拟的…**…还真象那么回事!贾傻玉肯定以为是和可卿干的!”==后生道。

    知后事?切莫后悔!

重要声明:小说《幻界红楼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