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红难又起大张挞伐(04)脂批重疑小试推敲

    红难又起大张挞伐(04)脂批重疑小试推敲

    平声:○;仄声:●;入声:■;多音字:☆

    ○○■●●○○…青风夕下上园林…下平:十二侵

    ■●○○○■○…铎语南窗明月临…下平:十二侵

    ●●○○○●■…花影从来延句客…入声:十一陌

    ○○■●●○○…痴狂忽向北楼吟…下平:十二侵

    青埂峰后生一目十行,如风掣茅庐,将那《红楼梦》一气三宵读彻!【后生側批:在劫难逃!】读罢多时,竟默无一语,如石浆灌顶,雹击僵鸟!

    -----“究竟是人做梦…还是梦作人呐?”==那后生疑惑了。

    又多年后,青埂峰后生亦如他人,混世钻营,但始终注意红学动向…研读各种红梦版本。原来,那曹雪芹于《悼红轩》里写那红楼梦时,曾将书稿予人传抄,以至有多种抄本流传至今。这些抄本都有批书人批语,其中脂砚斋、畸笏叟是批书者中署名加批最都的两位,有此二人批语的抄本便被后人称为“脂批本”。而所谓红学研究中就一门专论脂批、脂本,俨然脂学也。至程伟元和高鹗于乾隆五十六年辛亥(1791)苏州萃文书屋用木活字排印《绣像红楼梦》,世称程高本。

    可自从那网络兴起,声讯发达,竟有各种红学争论鼓噪而起!那后生开始只是看为发笑,可渐渐笑不起来了。尤其是灭脂派人物的气焰十分嚣张,声称:一切脂本都是陶洙伪造…程高本是红楼正统!此说一旦得逞…必将贬低《红梦》艺术价值…改变红梦人物的发展走向,深可忧虑,请看灭脂派马前卒陈琳的檄文:

    致各大“红学论坛”网友公开信

    临近中秋,鄙人欣慰地看到,越来越多的网友逐渐确认了“主流红学家”长期隐瞒陶洙伪造贩卖系列“脂本”的罪恶行径。这是一个伟大的历史时刻,也是一个伟大的学术转折期;这种伟大,不单属于陈琳一个人,也不单属于陈琳、欧阳键、曲沫等一群人,这种伟大属于全体诚实的共和国公民。

    在近期的唇枪舌战中,鄙人看到了真理与谎言不屈不挠相互搏战的激烈场面,越来越多的真相浮出水面,越来越多的历史细节呈现在各位面前,越来越多的论辩无不一一确证陶洙伪造贩卖“脂本”的罪恶行径,以及确证“主流红学家”道德人格的卑劣无耻。

    各位网友,鄙人希望你们都明白,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个伟大历史时刻和伟大学术转折期的见证者、参与者和创造者,你们的才学智慧,完全不输给任何一个所谓的“著名红学家”、“国学大师”、“文化大师”,你们10个人加起来的论辩成果,就可以轻松击溃一百个、一万个“红学家”数十年累积的全部谎言。

    这个伟大而全面的胜利,也不单属于陈琳、欧阳键、曲沫等一群人,而且属于参加论辩的全体辩手,属于你们每一个人,无论正方还是反方。你们完全有资格骄傲地对中国,对后世宣称——你们的的确确是历史的创造者。

    在这个伟大而临近圆满的时刻,鄙人要诚恳地对你们每一位说一声:“谢谢您!”不论您是正方还是反方,不论您以前是否恶毒地谩骂诽谤过陈林,不论陈林以前是否恶毒地反骂过您,请不要介意——看在诚实的份上!鄙人诚恳地希望——我们这群不屈不挠的年轻人,就是学术诚实的中坚力量和优秀代表,而且一起做出了足以笑傲千秋的伟大成就。

    要诚实,不要谎言;要实事求是,要讲证据,不要结党营私为虎作伥狼狈为。诚实的年轻人紧密团结在一起,就一定可以做出比前辈更多、更大和更了不起的成就!

    目前最紧要的问题——圆满完成全部论证,以排山倒海摧枯拉朽之势彻底打倒腐朽反动透顶的“红研所”和“红学会”,连根铲除**“红学”诈骗集团,恢复我们都共同的巨著《红楼梦》的本真面貌。

    原来,那红学界大乱扰得梦中人物蠢蠢发动,皆要改梦,这要只在梦境自作主张也就罢了,可竟有些鬼要按自己的意愿将梦变为现实!这势必影响我现实世界的正常发展,如果,我等世人不加警惕,一旦被梦人控制恐怕终将迷失幻灭呀!

    所以,青埂峰后生将那班烦君躁主、怨将冤臣的旧是故非一并驮出,交与世人明断!以免不慎受惑。

    有看官道:

    -----“切!今已是二十一世纪之初,信息时代,哪儿有什么鬼怪仙狐,休听他胡说!”【后生側批:气壮如牛!】

    看官切莫武断!要知当今物理学界最前沿的宇宙模型理论为:《平行宇宙说》!

    因我是文科生,对《平行宇宙说》并不甚解,但我那鬼兄却常在平行处走。后生幼时曾频次央告鬼兄讲那大化中事,如今约略还记得一些!

    鬼兄说:

    -----“于那大千世界之中,有一‘卿我’中千世界;于那‘卿我’中千世界之中,有一‘卿我’小千世界;于那‘卿我’小千世界中,有一‘卿我’世界。这‘卿我’世界就是贤弟与鬼兄当下所在之处!”【后生側批:“亦是青埂峰后生与众看官所在之处!】

    鬼兄还说:

    -----“于那‘卿我’世界之上下十方有数十个‘似卿我’世界:于那‘似卿我’世界之外复有千数‘拟卿我’世界…!最妙处是:于那诸世界之间,有无数‘充世界’!【后生側批:绝非滥竽充数!】这充世界,非有,非无有;亦有,亦无有!真假无别,有无相生,滋养众世界,平易大造化!那警幻仙所居离恨天、灌愁海即属这充世界之一瓣!”

    -----“警什么仙?她是管什么的?”==后生问。

    -----“她是管闲事的!谁发作了不荷尔蒙萌发综合症的…她就得干涉!”==鬼话。

    见后生不解,那鬼又道:

    -----“就是成长的烦恼…你会有的!”==鬼兄长道。

    -----“你们鬼也有烦恼么?”==后生。

    -----“哈哈哈哈!有…我们都担心被人忘记…所以…我们都想演好本子来赚些人气!等你长大了可别忘了写我呀!哈哈哈哈”==鬼兄意味深长道。

    与鬼兄一别之后,二纪有余,未曾复见一鬼。时常自忖幼时之事究竟是真是幻,已盱眙莫辩矣!

    一,忽闻丁亡故,因过城北大荒山时车倾深谷而殁。唏嘘之中微有恨悔,想年幼时与鬼兄习得观鬼之念力后,常以自娱,时引得群鬼来缠。鬼兄去后,渐觉恐惧,厉意戒除,以至数月后竟无一鬼再来!今挚友又去,无可与知,悲不能出!

    那城北大荒山者,与《红楼梦》中之大荒山巧合一名!亦有青埂峰之所在,复巧合也!后生幼时确曾在青埂峰后游玩。【后生側批:现实与梦幻交织的年龄!】

    一,深夜上网。忽停电,因手提电脑之电池满荷,并不在意,仍继续网游。

    然,对所见之网页深感异样!

    急点开一处“视频直播”窗口去看。

    但见,中学同窗挚友,【后生側批:丁,拆字纪友!】丁,那丁正在一蹊跷处,给一群莫名其妙之人讲网络工程、安全维护之事。

    心下大惑:“见了鬼啦!这人没死呀!怎么就说死了呢!”

    忙给一位参加过丁“葬礼”的同学打手机,厉问:

    -----“到底哪个丁死了?”

    丁确已死亡!【后生側批:有证无常!】

    我轻轻将手中的墨兰放进友人墓龛之中,竟有一丝宽慰!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后生側批:陶渊明就是明白!】

    只有我,知道他还活着!在平行中!在充世界中!在大化中!

    我又重获那灵通的体会。

    这一次,我要主动去找我的问题!

    将记录下的网址轻点,凭空一闪念,密码涌现!

    我来到了:太…虚…幻…境

    将丁填入:领路人[]栏。

    将自己的名字填入:来访人[]栏。

    稍候,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屏幕上…

    丁

    -----“你…怎么来了?”

    -----“你作了鬼…怎么也不去梦里吓我!是此间美眉多…忘了朋友么?”==后生。

    -----“哈哈哈哈!这我也没想到…此间乐…怪不得贾宝玉不思蜀呀!你也想偷窥一下么?”==丁

    -----“我有很多问题,不问会疯的!你怎么回混进这家鬼公司的?”==后生。

    -----“说来好笑,我竟是因为你而来此太虚幻境的!”==丁说。

    -----“怎么回事?你这理科生…难道背叛了你的物理本体了么?”==后生讽道。

    -----“那,大荒市IT业发展研讨会休会,与会代表到大荒山游玩,车行至青埂峰侧,有人开始吟诗作对。我一时起,竟把你早年告诉我的那些红楼鬼幻的故事拿出来显摆!记得你胡说什么:女娃补天之后剩下的那个什么石头…假宝玉就扔在…这下面…哈哈哈哈!”==丁笑道。

    -----“那块儿陨石…咱们小时候还爬过呐!”==后生。

    -----“那车竟然冲过护栏,栽下深谷!我当时大喊:可卿救我!”==丁。【后生側批:临时抱佛脚!】

    -----“你怎么就想起喊这句?”==后生忙问。

    -----“哈哈哈哈!”==丁笑而不答。

    -----“那…她真的…亲自来接你了?”==后生追问。

    -----“不…倒是你野鬼朋友…他说:我们牵过手!听到我喊救命恩…他就伸手接我了!”==丁解释着。

    -----“啊!鬼兄!他还好么?”==后生问。

    -----“他投生后…很快又死了…很想你…可你总也不上山了!”==丁

    -----“诶!短命鬼…他还没混上角色么?”==后生。

    -----“他不在混了…好象去学律师了!在充世界法学院!”==丁道。

    -----“好好好!好象你们那里法制健全呀!诶?你后来…?”==后生喜道。

    -----“那野鬼把我们这一车新鬼带到幻境…见了警幻仙子和他妹妹可卿…她们安派我在注册系统做更新维护工作!”==丁得意道。

    -----“那天我误打误撞竟然看到了你!”==我插言道。

    -----“那是我正给警幻仙子的那班魔舞歌姬讲网络安全保障!”【后生側批:肯定是高薪!】

    -----“啊!谁会入侵这里?”【后生側批:鬼鬼祟祟!】

    -----“你瞧,你不就来了吗!近在诸世界中有许多人企图渗透我们的系统,有些人可谓胆大包天!”

    -----“他们图什么?”【后生側批:问得好!】

    -----“power!morepower!”【后生側批:唉!】

    -----“你们在说什么?”==忽有一女生声音如天籁轻奏。

    但见:

    方离深晶,乍出蓝屏,但行处,光子闪烁,将到时,电平紊乱。

    仙袂乍飘兮,如超新星之粹灿,荷衣动兮,听反质子之铿锵。

    靥笑桃兮,翠髻似银河旋转……【后生側批:有些字打不出来!】

    那丁忙起答到:

    -----“是一个赞助人,绝对可靠!”【后生側批;赞助人?是赞梦人吧?】

    -----“哦?既是红迷…自有门派!不知先生是考证派…还是索隐派?”==那女生竟向后生发问。

    -----“我…?是…评点派吧!”==后生缓过呆来。

    -----“评点派?好…你们是信那脂批的了!可我倒糊涂了…你们信他或她…我们却不管它了…哈哈哈哈!”==那女生仰面大笑。

    -----“那脂砚斋应该是真有其人的…而且…那脂砚也是有的呀!敢问…仙长是…?”==后生道。

    -----“你是要改作考证派么?我们谁是谁…要看你们怎么看那书!我们和你们一样…都想作成自己!你要用书来拿人么?”==那女生笑问。

    -----“我…觉得梦也得有所依附…才能长久吧!”==后生。

    -----“啊!长久…地被束缚在字面上?可那字是伪造的将如何?我们岂不是任人陷害?”==那女生忽严肃了。

    -----“可…你们毕竟是曹雪芹写得呀!那曹公…!”==后生。

    -----“他死了…我们却要继续演下去!与你们的议论周旋到底…呵…其乐无穷呀!”==那女生竟道。

    -----“那陈琳要灭了脂砚、炸平红学…你们须加小心吶?”==后生提醒道。

    -----“哈哈哈哈!不足为虑!红梦的游戏规则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到了…被字面拿住的是他…而不是我们!”==那女生用纤指在丁编写的软件文档上逐行滑过…边笑道。

    -----“那脂砚斋究竟是真是假!请明示…!”==后生急了。

    -----“青兄!”==那丁在旁向后生挤眼。

    -----“呵…在你们的维限中…你也只能有此一问!”==那女生并不抬头。

    -----“嗯…这个补丁打不错!你们二十一世纪的骇客也只能有你们这一代人对付!运行吧!”==那女生向丁道。

    -----“陈琳说:程高本的北静王都写成‘世溶’…而脂本都作‘水溶’!可列藏本也是‘水溶’…难不成是陶洙穿越时空去彼得堡偷改的么?”==那女生终于转向后生道。

    -----“那水溶是曹雪芹原文么?”==后生道。

    -----“水溶…与石呆…正好一双儿!你说呐?好…我要开会去了!这梦长着呐…你还跟么?”==那女生从滑椅中起道。

    -----“跟!”==后生。

    -----“即如此,就该注册上!我们需要很多赞助人,你可去发展!…再见!”==那女生道。

    -----“给他一份邮件!”==那女生转指示丁道。

    -----“Yes,madam!”==那丁忙在光脑上打出一个邮包。

    那可卿从手包中取出一个印章…在包裹上加盖了,竟去。

    -----“青兄!你会收到一份邮件!是一《梦游定向仪》!”==丁

    -----“那虚拟的东西也能寄过来?…你们不都是…鬼吗?”==后生不解地看着那邮戳…一个怪异的麦田圈。

    -----“是我们在红尘的代理人寄的!他们都跟你似的!”

    -----“哇!我还以为…只有我会疯呐!”

    -----“刚才那位是…?”

    -----“嘘…!她就是:可…卿!警幻仙子的妹妹”==丁低声道。

    -----“哇…!”【后生側批:魅力!】

    -----“青兄!青兄!”==丁

    -----“啊,…什么?”【后生側批:后生呆了!】

    -----“我很忙,你有什么问的就快问!”

    -----“哦…!对啦!”

    -----“这可卿究竟是谁?…我是说:《红楼梦》中的可卿!【后生側批:第一问题!】

    千万不要点击下文…无穷烦恼!

重要声明:小说《幻界红楼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