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两个世界 087 斗技场(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uperprince 书名:黑暗信条
    整个斗技场上弥漫着一种狂欢一般的烈,每个人,每个看客都抛弃了社会的假面具,释放出心底的猛兽,咆哮尖叫。

    然后,刘七就看到黑骑士收回了自己手中的巨剑,默默的站在原地,他接着向着斗技场最中间的地方走去了。他的步子很稳,每走一步上的铠甲都会发出尖锐的摩擦,就像是深秋的夜里,低声哀鸣的猫头鹰的悲啼。

    伴随着他离开的背影的,是空气中那冷漠的不带有一丝感的声音。“黑骑士凯泽先生。八人斩。只要他再击败下两个对手,他就可以挑战镇守在下一关的鲁尔。似乎没有人能挡住这黑骑士挑战的步伐,那么,下一位挑战者,又是谁呢?”

    人们在人命的消散之中血沸腾。空气中挥之不去的是十人斩的口号。

    十人斩。多么沉重的名词被多么轻松的喊出来啊。每一个这样的代号之后,都是血流成河。这就是斗技场永恒的宿命。

    黑骑士凯泽冷冷的站在原地,他等待着自己下一个对手的出现。

    林肯面对着一旁的刘七,默默的说道。“小七,这次你的任务,就是在这斗技场之上出人头地,引起一位大人物的兴趣。这样子我才能够和他谈一谈联手的事。只有我们表现出来一定的力量,人家才会交换对等的力量。”

    没有错,这和东方光明使刘七一开始猜测的一模一样。林肯的目的,就在于在这个万众瞩目的地方展现自己的实力,让自己在交易和利益的交换之中得到对等的地位。

    那么,他想要接触的大人物,究竟是谁?

    林肯说完这一句,接着转过头来。斗技场的工作人员已经将失败者的尸体抬了出去,那死去的人上所有的一切都要成为胜利者的战利品。

    地上的泥土很快的将血污吸入了下层,在尘土飞扬的表面上只留下了一片暗红色的画面,证明着曾经的残酷。

    “对上这个人,你有几层的胜算。如果你在这斗技场中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会更加的心痛。要不,我们等他离开了,再去挑选一个弱一点的对手。只要战斗的华丽,我想应该没有问题的。”

    林肯的沉吟了半晌,接着这样说道。

    “不知道。斗技场出现的人都是藏龙卧虎,哪一个没有自己背后的绝技。如果遇见的每一个人都要退让,勇气一失,气势一泄,在这个斗技场的战争中就是必死无疑了。”

    刘七平静的应对着林肯的问题。“所以不能退。”

    “但是……”

    “是的,但是也不能马上就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和战斗的风格,这黑骑士到底是怎样战斗的,我现在一点也不知道。只有看过他下一次的比赛,我才能够确定怎样和他对敌。”

    不可退,不可不退。战是因为一往无前的气势,观是为了更好的了解对手的底牌。战斗就是气势和智慧的结合,只懂得茫然一击的人是勇士,只懂得以静制动的人是谋士,只有有勇有谋才称为战士。

    要战,就要战胜。在这个斗技场,没有人有失败的借口。

    林肯注视了刘七的眼神,接着拍了拍他的肩。“好的,小七。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了。我要去准备和那权利者的接触了。为了我们的理想……”

    “为了年轻的自由。”

    不被束缚的自由……

    “刘七。”林肯重重的说,“请你一定要平安胜利!我们都会在自己的地方找到最好的结果的。相信我!”

    “一定。”

    于是两个人又沉默了。接着,林肯又重重的一拍自己的脑袋,对刘七说道,“小七。我突然间发现我还忘了件事。”

    于是林肯解开自己的上衣,在他的外之内,一件黑色的软甲贴包裹着他的体。这软件看上去薄的就像是一层黑纱,无袖。透过这软甲的网孔,林肯健壮的肌隐约可见。这软甲就像是用无数的网格交织而成,看上去十分的普通。但是你自己的观察,那网格似乎是一个个神奇的符咒。

    林肯十分郑重的将这件衣服脱了下来,交到了刘七的手上。这件软甲是这样的轻,以至于刘七甚至没有感觉到这甲胄的重量。林肯注视着刘七,接着淡淡的说道,“小七。你可不要小看这件贴软甲。虽然他看上去似乎极其普通,但是,他可不是那些华丽的甲胄可以比拟的。”

    “这件软甲叫做黑乌天蝉甲,他是用一种极其稀有的东方材料制成的。是我师门的秘宝。这件甲胄穿上去轻如薄纱,可是他却是水火不侵的无上妙品。”

    “穿上这件软甲,你便是刀剑难伤。就算是最强大的魔法武器或者是妖器,也没办法击穿这黑乌天蝉甲覆盖的地方。而且,这甲胄自对气流有着极其强烈的敏感。一般的弓箭在空气中的流动都会被他捕捉到,而可以让你从容的避开冷箭。”

    “而且,我师门的前辈请道士为他附上了疾风之咒。穿上这件甲胄,能够让你的速度变成以前的两倍。瞬间脱离危险。”

    “这是我一直贴穿着的铠甲。因为有了它,我躲开了无数次的暗杀。这次参加斗技场这么凶险的活动,小七,你就穿着他应战吧。”

    林肯把手背在自己的后,“一定要注意。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你是我惟一可以相信的心腹,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一定。一定可以。”刘七简单的说道。

    这样的手段,如果仅仅是手段的话,可就太令人恐惧了。可是如果不是手段……而是真实……

    东方光明使刘七沉默了。自从终焉之术换血之后,心头的魔意和戾气变成了自己上的魔纹,他的眼界也变得更加的开阔。

    自然。不再是汲汲于人的恶,国与家的豪气贯穿其中,东方光明使刘七觉得自己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可是这种变化在哪里,却是又说不出来。

    刘七摇摇头,想要把一切都甩开。不只何时,林肯已经离开了。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手段,而是真实。是用三年的熟悉换来的真实……东方光明使刘七坚定的握了握拳头。他想起了自己头顶那只站在历史背后的飞鹰。

    那只能是手段。

    就这样一会儿,嘈杂的斗技场一瞬间又被引爆了。人们此起彼伏的呐喊,因为又有新的挑战者出现了。

    同样是骑士。出现的新的斗士也是一位全被银色的铁甲包裹着的骑士。他手上握着一把有两个人那么长的骑士枪,在枪尖的部分还有淡淡的银光闪耀。他的铠甲似乎加持了辉煌的效果,整个人闪耀在一片神圣的光辉之中。

    新出现的骑士有着一张年轻的面孔,在他的银色铠甲的背后,一个血红色的十字透出冷的不祥。

    “想不到教廷的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刘七沉吟着。这血红色的十字和光辉说明了这个新的挑战者的份。

    “黑骑士凯泽,你死定了。神圣教廷血红骑士团麦克雷,务必要你捉拿归案!”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