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从黑暗中开始 在光明中死亡 038 绝望的忧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uperprince 书名:黑暗信条
    绝望的忧伤

    “不,你是谁!”狂狼的首领心,他子微微的颤抖着,他口中发出了不似人声的哀嚎。

    那是虚幻的梦想如泡沫般破灭的绝望。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这里出现的是这样一个人。不应该是暴风眼的联络人吗?

    那个男孩将手轻轻一挥,那个人头就滚到了这个男人的脚边。男孩走了进来,丝毫无惧所有人的恶毒目光。

    他轻松的就好像去参加一场上流的舞会。那么优雅从容。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七。”

    黑衣的少年人把手笼在前,低行了个礼。他的优雅举动和在场的所有人,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我来的目的,就是完成暴风眼想要完成的事。”

    (这些小人物,就是你们用来牺牲的羔羊吧。在临死之前还让他们做上一个无比的美梦,在梦想的破灭之中死去,暴风眼,你们还真是好心啊。)

    (周五,所有的事都已经交代完毕了,由于林肯的原因我必须出现在这里,那么下面就需要我们好好配合了。那些魔晶石炸弹,就交给你们打理了。务必……)

    “一击必杀。”周五脸如寒霜,对着一片黑暗说道。“那么,准备。”

    这些黑影突然间就散开到四面八方而去。他们的速度是如此之快,眼竟然只能看见一片影子。这就是零式部队,东方光明使刘七麾下唯一一只也是西方五使中最强大的一只特工部队。他们将在接下来的博弈中控制西城区所有的墨晶矿炸弹的引爆,从而将整个局面牢牢控制在飞鹰的手中。

    刘七的脸上带着微笑,和煦的就像正午的阳光。

    狂狼的首领觉得现在整个世界都变得黑暗了,什么未来什么权利一瞬间就离他远去。他试图绝望的伸出双手,抓住的只能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

    一切有为法,如幻灭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佛经上劝人为善,求人解脱的揭语,现在竟成了一种恶毒的嘲笑。

    无论是平凡人还是暴徒,面对这样的事,只能疯狂,带着绝望的忧伤。

    暴风眼的人死了,死在眼前的这个少年的手中,自己一定会被牵连上。不能这样,不能,不是这样的。他的心中如狂狼般嘶吼的。

    对了,只有抓住这个少年,杀戮他,用无比残忍的手段虐待他,才能够换回希望。

    他看着刘七的脸,满是绝望的愤怒,那是嗜血的光芒。

    刘七平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人们,他淡淡的微笑。“你们是不是很愤怒,心中一定充斥着怨恨。你是不是很想杀了我,用着最残酷的手段?”

    “只是很可惜啊。你们办不到。”

    (可怜的人啊,你们只是舞台上的小脚色。这天地之间的黑暗之棋,不是你们能够窥视的等级啊。这个世界,留给你们的,不过是燃烧成为一片灰烬的人间啊。)

    刘七发出了风铃般的狂笑,他用手捂着自己的面容,呜咽般的笑声从他的口中传出。

    就好像烈火灼烧人世,焚烧了一切希望的声音。

    所有的人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他们心中,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虽然对方只有一个人,可是这恐惧的感却越来越强烈。如丝如屡的缠绕在他们的心上,就像有一条毒蛇,从他们的心上游过。

    终于,刘七停止了放声长笑。

    他松开了捂着脸的手,他睁开闭上的双眼,他的眼睛,竟然一下子,变成了金黄色!

    那圆形的眼珠,那如半月一般的瞳孔,那是只有蛇才有的眼神。

    那是蛇的狡诈和杀戮幻化而成的血腥。

    他停止了笑声,整个空间一瞬间寂静了下来。这突然的安静就好像是一种匍匐着的恐怖,攀爬着的怪物,吞噬着他们的心灵。

    这种恐怖在他们的口纠缠,狂狼的一个手下终于不能忍受这样未知的痛苦。迷茫是人生之中最大的变数,这变数超越了自己心灵的解脱。

    于是他抽出了自己手中的刀,那雪白的刀刃反出刺目的冷光。

    “我要杀了你。”他狂吼一声,似乎在为自己增加胆气。然后,他就向着刘七奔驰而来。

    他务必要将刘七,这个破裂了他们希望的人,斩于刀下。

    这是绝望触底反弹,酝酿而成的裂变。

    刘七微笑着,注视着这人前进的子。然后他看了看天空,口中轻声数着数。

    “一。”

    那个男人抽出了长刀,雪亮的刀光明晃晃的,向着刘七狂奔而来。

    “二。”

    刘七静静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上还带着微笑的交响。

    “三。”

    那个男人狂吼着,他的心神已经被恐惧攫取在手中,他的子不由自主,他手中的刀光化做灿烂的轨迹,向面前的少年斩去。

    这也许是,他一生之中最强大的一招。

    用绝望推动,用灵魂灼烧,刘七就站在他的面前,一切的时间仿佛就是似水流年,没有人可以阻挡住他的一往无前。

    时间在这里似乎变成了白驹过隙的一瞬,所有的暴徒们大喊着,“杀了他!”

    这个男人恍惚中,看到眼前的男孩被他一刀斩成了两段。那鲜血四处飞溅,洒落在每一个人的上,那血腥的味道仿佛充斥在他的鼻尖,他的双眼微微的发红,那是被**填充的木偶。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鲜血,没有死亡,没有惶恐的求饶和慌乱的惊叫。时间仿佛又回到了正常的速度,缓缓的流淌在人们的心间。

    只有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就将这用生命催动的灿烂华美的乐章阻挡了下来。

    刘七伸出手,向前轻轻的一探,那把刀就被他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那锋锐的刀刃像是被一层软绵绵的东西遮挡住了,浑然著不了力气。

    这个男人一瞬间失去了全部的力气,他全僵硬的,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他发现在刘七的手上,那握住了他的刀光的手上,一团白雾在缓缓的流动,就像是有生命的爬虫。

    刘七脸上一直带着带微笑,他看着眼前那个绝望的男人,他将自己的脸凑了上去。

    他把自己另一只手放在嘴边,比划了一个安静的动作。

    一瞬间,所有的嘈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他的声音轻柔的就像是人的耳语,他半上自己的眼睛,作出了一个侧耳倾听的动作。

    “时间到了。”

    “你们听到了吗,那熊熊燃烧的烈火,灼烧这整个人世的声音?”

    “你们听到了吗,那罪恶在黑暗中哭泣的声音?”

    所有的暴徒注视着刘小七,不知道他现在正在说些什么。

    “你们还没有听到,那温柔的红莲之风,扫过人间的清响吗?”

    接着。

    轰——然——巨——响——

    应和着刘七的声音,一声震天般的巨大响声突然充斥了每个人的耳朵。这声音是如此之大,他让每个人的灵魂都似乎在旋转。

    这声音是如此的暴戾,就好像黑暗中的魔王,发出了他对人间的贪婪的笑。这声音宛如咆哮的怒吼,好似催命的钟声。

    不,连怒吼和钟声也比不上这激的清响,这是绝望混合在烈火之中,蓬勃而出的灭世之力。

    然而,这样的声音,不是终结,而是刚刚开始。随着这轰然的巨响,又一声沧然的轰响冒了出来。

    狂狼盗贼团,所有人的脸上都分明写了两个字,恐惧。整个世界都好像被震动的天翻地覆,这间酒吧里,只有刘七还能平静的站着。

    “这到底是怎么了。”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着。

    从酒吧外,传来了绝望的哭号。

    而这灾难,还没有结束。

    (终于发动了,看来这场赌局,我们飞鹰已经胜券在握了。)

    我正在想~~~我正在想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