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从黑暗中开始 在光明中死亡 037 血红色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uperprince 书名:黑暗信条
    刘七侧倾听着,他的嘴角还露出微微的清笑,他的眼神在周五看来,平静中酝酿着暴风眼一般闪烁着的美丽,发出了那嗜血而又残忍的光,那是蛇的眼神。

    那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露出了他狰狞的笑容。这种笑容让人心悸,让人心寒。让天凋谢,让死亡成长。

    “在鲜血之中灌溉的残忍,这是血红色的浪漫啊。这样的计划下来,想必将有无数无辜的生命消散在风里吧。”

    这个略显瘦弱的少年这样潜吟低唱。他同意了周五的计划,针对暴风眼布下的杀局,刘七和周五设下了另一个更大的局,这是飞鹰黑暗的智慧的结晶。

    也是逃不脱的罪孽的标志。

    “那么,既然这样,零式部队也要出动一部分人了。周五,他们的控制权交给你了,务必在所有的人到位之前毁灭暴风眼的布置,将魔晶石炸弹控制在我们自己的手中。”

    “遵命。”周五的回答急促而又短暂,没有丝毫旁的话语。

    “那么我将会将消息通知给林肯,让暴风眼以为所有的节奏是在他们的安排之下。铺下最初的假象和陷阱。关于暴风眼合伙人那边的信息,看来需要你的监视了。”

    “照我的判断,暴风眼显然只会在远处观望,我们的一切计划都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为重点。你和零式在完成爆炸任务之后立刻撤离,利用爆炸产生的浓烟和烈火为掩护,你们的存在是机密,不能自行暴露在暴风眼的面前。”

    “而我将会直接进入凡尔纳酒吧。”

    “大人。您这样太冒险了。而且毫无意义。”

    “不,周五。我已经决定了。”

    (为什么凯恩会耗费那么大的心机来得到那兽人秘宝中的项链。我不相信那只是一串简单的珠子而已,也许那些秘宝中间,有什么连暴风眼都不知道的秘密。)

    “这是场有趣的游戏,我们只不过在利用他们的死亡而已。这次的行动只是一个新的开始,看来平静太久的飞鹰和暴风眼,又要开始针锋相对了。”

    “关于杀戮的事,关于国家的事,这黑暗之中永远看不到尽头的路,没有了对手和敌人,将是怎样一种荒凉啊。我简直迫不及待了。”刘七的眼神中闪现出圆月般的黄色。

    就像是窥视着自己猎物的蛇。

    “事实上,我很久都没有闻到血腥味了。那种让人迷醉的残酷……”刘七微微闭上眼睛,他似乎在黑暗中闻到了鲜血的滋味。

    “那是这个世界最灿烂华美的乐章啊……”

    …………

    ………………

    正午阳光。

    这是一个中词。虽然每当人们念道这个词语,心里都会泛出一丝暖意,可是这种温暖的词汇,有时也会带上恐怖的颜色。

    那是因为有绝望在这个时间发生。

    西城区。

    这个地方是纽催恩特有名的混乱地带,这是和贫民窟间隔,黑色势力纵横交错的地带。和贫困但是坚强的贫民窟的人来说,这个地方充斥着混乱和绝望。

    在这个地方,你能见到的人,不是小偷,就是盗匪,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则是流莺。

    就算是小偷和盗匪,他们也有男人的渴望。所以说,相对而言,这些女人反倒是最安全的。而对于这些无法无天的暴徒来说,也许明天,自己就要暴尸街头。

    生命在这里,是最轻的东西。

    在这一片街区,复杂的道路况掩盖了无数的黑色和谋,这是被神遗弃了的地方。连警察都不愿意来到这里。

    任由混乱滋长,邪恶腐蚀,自生自灭。这里就这样奇怪而又扭曲的生长着。

    在这里,你在人们的脸上看不到希望,只有渗入骨髓的暴戾,和想藏却无法隐藏的贪婪。

    这片地带,街边的房子都是很矮小的平房,最高的建筑也不会超过三层,他们歪歪扭扭的散落在街道的两旁,或者说,这里跟本没有街道,所谓的道路,就是这些房屋之间的空隙。

    灰尘被风吹到这里,然后就不再离开,灰尘粘附在每一个人的心上,让他们看不见阳光的色彩。

    那是没有明天,自暴自弃带来的绝望。这是绝望之中,无力的挣扎。

    可是今天,这种绝望将会更加的彻底。

    …………

    在西城区的街道正中,这里是一家酒吧。这间酒吧相当的破旧,而且里面的酒水也是十分劣质的,可是在这个地方,这里已经是暴徒最理想的地方了,是暴徒们的天堂。

    有酒,就可以了。能够逃避这种生不如死的现实,这就可以了。他们对明天没有要求,每一天都被当成末来对待。

    就像是有邪恶的鬼神,一直在他们心灵的尽头,发出了怒号和咆哮。

    这间酒吧,白天是不营业的,因为酒吧的主人,白天会有其他的事。就和这这条街道上的其他人一样,酒吧的伙计们,可不只是单纯的店小二。

    他们是流窜在纽催恩特的盗贼团,他们是每次偷盗之后都会完成血腥杀戮的“狂狼盗贼团”。

    偷盗之后,不留活口。用最残暴的手段对待敌人,除了自己之外所有的人都可以轻易的抛弃。他们是暴力最好的诠释,他们是挣扎在西城区的魔鬼。

    而他们偷盗的东西,就在这间酒吧里,换成了金钱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酒,女人那些可以暂时让他们忘记一切的东西。

    这是盗贼的智慧,这是盗贼的挣扎,这间酒吧,是“狂狼”的大本营。是这些人的最后的依靠。

    对于“狂狼”的首领来说,最近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子,因为他不再是一个无依无靠的盗贼团,他们即将迎来强大的后盾。

    他死死的盯着放在酒吧正中间的一批兽人文物,这些东西他从来就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他知道,这些东西是他们脱离西城区的最后的退路。

    只要有了这些,就算整个盗贼团死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这都没有关系。

    这批文物包含了一些小木偶做成的兽人,一些坛子,一些宛如工艺品一般没有开刃的武器还有为数不多的珠宝首饰。在黑暗中混了这么久的狂狼首领知道,这些东西看似普通,但是却无比的珍贵。整个纽催恩特的人都知道,在东方,这些古老的文物可以卖出天价。

    这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惑。

    可是狂狼的首领没有被惑住,这并不是说他的抵抗力有多么的强大,而是他得到了更大的惑。

    这批文物,这是暴风眼给他的嘱托。

    只要他们保管好这些东西,最后将他交给暴风眼,他们狂狼,就将成为暴风眼的下属机构,而他自己,就将成为暴风眼在这个地区的负责人。

    这是更大的惑。

    金钱算什么,一个人的力量永远抵挡不住权势的力量。

    只要自己成为了暴风眼的一员,他可以想象,以后的子,在这个混乱的地带,自己将成为最强大的存在。所有的人都要匍匐在自己的脚边,哭喊着自己给予他们救赎。

    因为黑暗之中最强大的势力,这是他的后盾。

    那将是怎样的一种风光的子。

    今天,现在这个时刻,就是他们和暴风眼约定好的子。只要将他手中的东西交给那人,自己一生的荣耀就从此开始。

    他和他的伙计们就坐在酒吧的大厅之中。这里只有他们的人。这是他们的地盘,这是交易的地点。

    每一个人都紧张的注视着门,这群满脸凶残的男人们,此时脸上露出的,是单纯的期待。那是贪婪镀上的色彩。

    …………

    咚咚咚,轻轻的敲门声传来。所有的人都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

    狂狼用目光示意,然后一个男人走了过去,打开了门。

    阳光就这样从这扇门中透了出来,在这金色圣洁的阳光之中,一个人微微的走了进来,他站在门口,手背着后。

    他是个略微有些瘦弱的少年,他穿着黑色的衣服,就像一大片的影。倒映在阳光下,他的脸因为背光的关系而撒上了一大片的黑暗。

    因而看不清他的表

    他缓缓的注视着这酒吧之中的所有的人,然后浅浅的问道。“这里是狂狼盗贼团吗?”

    “当然,”狂狼的首领满脸的谄媚,“您就是暴风眼的联络人吧。”

    那个男孩弯着头,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他一只手从自己的后抽了出来。

    在他的手中,那是一个低着血的人头!

    “你们说的联络人,应该就着他吧。”他的口气中带着戏谑和嘲弄。

    所有人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无比苍白。

    在这一时刻,合伙人的队伍正缓缓的向着这片街区走来……

    要大杀四方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