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从黑暗中开始 在光明中死亡 028 转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uperprince 书名:黑暗信条
    那个深坑的切口处光滑如镜,这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仅仅是一拳造成的。刘七感觉自己此时左臂微微脱力,看来刚才那一击对道力的消耗也是十分巨大。

    (属于聚能攻击吗?集聚能量然后爆发出巨大的力量……这样的招式虽然连贯不好,但是在有些况下可是会发挥巨大的效用的。)

    (这样说起来,东方光明源流经不愧是东方光明使修炼的顶级密咒,仅仅是种子初成就爆发出了无比的力量,如果真的要不断成长,不知又会达到哪一种地步。)

    刘七心中暗自盘算着。

    (现在我已经把东方光明源流经的力量全部压制在了左臂。我的左手形成了一个单独的道术循环系统,用来锻炼这门咒术。这样虽然影响到以后月华之力的吸收效率,但是毕竟又拥有了一种新的力量。)

    (刚才我使用蛇噬之术,心底竟然隐隐有着突破的迹象,难道说……将这东方光明源流经修炼到了一定程度,蛇噬之术将会吞噬它形成新的力量么?)

    在这暗的地下,刘七的眼神中晴不定,他注视着还牢牢守卫在他边的巨蛇,目光中的神色无比的复杂。

    (也许,到那个时候,我就可以让你的实体凝聚啊。在等一等吧……)

    虚空中的漩涡慢慢开始反向旋转,巨蛇缓缓的退入了那个幽暗的空间。

    我们都是一样啊,只有在影中,我们才能够勇敢的活着啊。

    …………

    从密室出来的时候,下午的阳光火辣辣的是那么的刺眼。刘七加快自己的脚步,向着荷官说过的那个地方前进。

    在穿过了无数个小楼和暗的巷子之后,路上的行人已经渐渐稀少,刘七在这杂乱无章的小巷子中穿行,突然间,他停下了脚步,他抬起头来,在路的尽头,一间无比破败的二层小楼,那里就是他寻找的地方。5ccc.net

    刘七观察了四周,无数杂物乱七八糟的堆放在路上,将原本就不开阔地小路更是堵的水泄不通。破旧的木房子用布片包裹着,枯黄的杂草散扑在小楼的边沿,一派荒凉破败的场景。

    刘七就像鬼魅一般,迅速的闪到了那小楼的脚下,速度之快让人有如疾风,刘七刚想沿着小楼的边沿向上攀爬,突然之间,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弥散在他的鼻尖。

    血腥味!

    刘七心中暗道一声不好,难道最终还是来迟了一步。他的子猛然间上挑,转眼间子已经到了屋顶之上。刘七就像是一只狸猫一般全轻如羽毛,踩在屋顶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他透过屋顶的缝隙向房内瞧去,手心已经微微弥漫出两团雾气。但若事出现危机,他便立刻可以作出反应。

    有人!

    这是刘七的第一个反应。他透过细小的狭缝向下望去,眼前出现的正是这样的场景。

    一个西部牛仔打扮的男人,他头戴宽边的西部特有的牛仔帽,亚麻色的头发从帽檐露了出来。他全穿着西部大草原上最典型的背心,整个人显得无比的匀称。这个人背对着屋顶的缝隙,压低的帽檐将他的面容藏在了影中,看不清晰。

    此时此刻,他穿着牛皮靴子的左脚正踏在一个老人的上,那鲜血正从那老人的嘴边不断渗出来,染红了地面。

    染红了那个老人的苍白的脸,和惊恐的眼神。

    (这个快死的人是克劳福德是吗?那这个男人……又是谁?)

    刘七扑在屋顶上一动不动,他冷冷的注视着屋内发生的惨剧,然后,那个牛仔打扮的西方男人说话了。

    他的语气带着一种牛仔般的放不羁和戏谑。

    “老男人,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来杀你。其实,像你这样好赌的男人,正和我的胃口。我很少遇到像你一样这么纯粹的赌徒了。要知道,赌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啊!”

    那个男人摊开手,仿佛拥抱着整个世界。

    “但是没办法啊。”那个男人摇了摇头。“我一不小心赌输了。我本来以为自己会完胜,只可惜被人挨到了衣角。没办法,愿赌服输,输了就要留下代价,于是那枚翡翠筹码被我输了出去。”

    “既然这样,为了掩盖我存在的痕迹,我只能来把你杀掉了。”那个牛仔又用力的在克劳福德的上重踏了一下。

    “毕竟,我前天心好,把筹码借给了你,让你赌个痛快。”那个牛仔用一种可惜的口气说道。“你应该记得,愿赌服输。在赌场上,输的人都要付出代价的。”

    “那么好,今天是这样一个好天气。真适合送你上路啊。再见,路上小心。”牛仔对着只剩下一口气的克劳福德挥了挥手,就像是谢幕的演员。

    “这个世界上好的赌徒,又少了一个啊。这个世界,还真是寂寞呢。”

    一直的一直,这个男人都背对着刘七的方向。他摘下帽子,一团火焰从他的帽子中涌现出来。

    “红魔法——火焰炮!”

    无数的火球从那个男人的手中涌现了出来,就像是魔术师一般。火焰炮沿着那牛仔手移动的规矩不停的发,凡是阻挡在这火焰之前的事物则被完全燃烧成灰烬。

    (不好。)

    刘七心中暗自一惊。

    果然,那连珠炮一般的火球随意地在这房内肆虐,那个牛仔像是完全随意一般的,随着自己心的好坏将这栋本就破碎不堪的木房彻底的毁灭。

    一个火球擦着刘七的边燃烧过去,接着另一个火球马上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这个牛仔随心所的倾吐着自己手中的炮弹,他哈哈大笑着,就像个顽劣的孩童。

    (如此迅速的火焰魔法,威力却还是如此强大,这个男人修炼的难道是火焰专精的魔法。那么红黄蓝绿紫白黑七色主系魔法,这个男人到底掌握到了几项。)

    刘七快速分析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

    (从他话里的意思来看,他就是那个出手抢夺了那批兽人文物的人么。那内劲发拳也是这个男人做的吧。以一个西方人的份竟然能够掌握住东方武道术的高级技巧,这个牛仔打扮的男人,并不想想像中那么简单啊。)

    (不过,他到底是哪方的势力?为什么要出手呢?)刘七心中暗自盘算着。

    “好的,扫尾的工作完成了。现在该是和雇主会面的时间了,该交货了。唉,现在经济不景气啊,连我都要出来打工了。而那些有钱人,却对什么兽人工艺品感兴趣。真是没意思。那么多的钱,该拿出来赌才对啊。”

    牛仔又重新戴上了帽子,他嘴里咕哝着,虽然声音无比的微弱,但是对于经过了特殊训练的飞鹰特工,西方五使之一的东方巡查使来说,声音的微小在这样的况下完全不受影响。

    (雇主?)

    刘七大脑飞快的运转了起来。“这个人,只是雇佣兵而已啊。那么背后插手这件事的,却是另有其人。”

    (到底是谁呢?)

    (看来只有跟上去看看才行啊。)

    在这片燃烧的房屋,一个人站在屋内,一个人趴在屋顶,还有一个已经死去。每个人的生命就在这小小的空间中发生着无数种可能的变化,他们的未来就象这火光一般,跳跃着不知道方向。

    关于未来,没有人知道,也许在下一秒钟,就是生或者死的距离。黑暗中,有人嘴角露出了狰狞的微笑。

    好运气不在啊,三江似乎是难以逾越的天堑啊.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