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从黑暗中开始 在光明中死亡 014 宛如真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uperprince 书名:黑暗信条
    宛如真相

    经历了早上小小的波折之后,刘七最终还是来到了自己的赌场。这里是他工作的地方。虽然这么说,颇有些讽刺的意思。

    光天化。大白天的,赌场的大厅空的,没有什么人在游,只有在夜色降临之下,在温暖的火光映照之下,贪婪的人们才会聚集到这里,奢望能从这里拿走自己想要的东西。

    虽然往往更多的况,是他们将自己的希望和未来,全部陪葬在这里。

    而他们却乐此不疲。因为也许在这个地方,人们可以脱离现实的束缚,在挥汗如雨的一掷千金中找到自己生命的价值。

    那所谓的……意义。

    刘七推开赌场的门,所有正在收拾东西的赌场员工们都停下了手中的伙计,恭恭敬敬的对着门口刚进来的刘七弯下腰来,齐声喊道,“七哥早!”

    嗯……

    刘七微微颔首,点头致意。在上位者,面对下位者,所谓的礼节就是没有礼节,所谓的谦卑就是倨傲。这是这个世界通用的规则。

    刘七扫视了一眼整个大厅,然后轻声对一个把头发染的金黄的东方人说道,“吕方,昨天赌场的生意如何?”

    那个名为吕方的中年人低下头来,恭恭敬敬的说道,“回七哥。托七哥的福,一切正常,生意兴隆。”

    “是吗?”刘七的嘴角又下意识的露出了讥诮的微笑,“把昨天的账单拿到我的办公室,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生意兴隆啊。要吞噬多少人的血和汗才能换得来这微微的四个字啊)

    于是,不再理会其他人,刘七大步的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

    进入房间,吕方抱着一摞纸跟在了刘七的后。他小心翼翼的将这堆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轻轻告退了。

    临走之时,还轻轻带上了房门。锁好。

    这间屋子于是就只剩了刘七一个人了。这就是刘七在赌场的办公室了。所有的布置都和他的书房一模一样。除了在桌子的正前方,摆了一面巨大的镜子。

    这镜子大概有两人多高,几乎将半面墙壁都贴的严严实实。这镜子正对着刘七的书桌,刘七只要一抬起头来,就可以将自己的后看的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很奇怪于刘七的这种打扮。在自己的房里装上这样一大块的镜子,除了觉得诡异非常,没有人知道这是作什么用的。

    刘七也不解释。于是风声四起。但是他还是一脸默然的样子。

    因为有人会作出最好的判断。

    是林肯。枭雄林肯。

    那个男人曾经当着刘七的面,大声的训斥了其他议论这件事的人,之后再悄悄的对着其他几个心腹说道,“刘七之前是杀手出,所以时时刻刻都在保持警惕。有这样一面镜子,他就可以随时随地的注意到自己后的动静,不给自己留下任何一个死角。”

    恩威并施,利用这样的条件还能收买人心。林肯的这样的举动,即安抚了刘七——他手中最锋利的武器——的心,又收拢了其他心腹的,同时再一次树立起了自己无上的威严,这就是林肯的智慧。

    所有人都惊叹于林肯的智慧,和刘七的小心。所有人都相信,这就是这面镜子唯一的用途。

    但是他们都错了。刘七不仅仅是刘七,不仅仅是他们认为的刘七,还是飞鹰的西方五使之一——东方光明使。

    所以这面镜子,也不仅仅是一面普通的镜子。

    …………

    没有别人了。

    这间屋子只剩下刘七一个。于是他缓缓地走到了那面镜子的前面。这面宽大的镜子映照出了刘七全的模样。

    那乌黑的头发,略显苍白的脸,还有永远挂在嘴角的,对整个世界不屑的微笑。

    刘七抬起左手,一个微微流转的云团在他的手中浮现,就好像是一只安静的蜷缩着的白蛇。刘七一挥手,那白蛇就轻轻的附在了那面镜子之上,将画面糊成了一整片白色的海洋。

    然后白雾慢慢的散开,人影又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乌黑的头发,略显苍白的面容,嘴角不再有微微上挑的料峭的笑意,更重要的是,在那宛如雕塑一般的面容之上,一副金边夹鼻的眼镜正高高的架在鼻梁上。

    “周五,我想,关于昨天的事件,你应该发现出了什么吧。”刘七语气平淡的说道,就好像在诉说一件无比微小的事。脸上的颜色丝毫都没有改变。

    周五,镜子那面的人竟然是周五。

    这一面镜子,竟然是联络两个人的通道!

    镜子对面,和刘七一模一样,穿着也是一模一样的周五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然后用一种及其冷寂的语调说道。“刘七大人,我必须再次提醒您,将联络处放在这个地方的确十分危险,这里很可能会发生我们所不能预料的突发事件,我再次建议您重新考虑一下联络镜的安放位置。”

    “没有必要,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有人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任何的改变将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同样,刘七也用冷峻的语气说道。

    “这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重点。昨天你在那个男人的记忆中发现了什么,暴风眼到底在想些什么?”

    纽催恩特历来不是一个平静的地方,暴风眼又想在这里,做些什么事?是风平浪静太久了么,还又会使另外一个混乱时代的来临。

    “事实上……”周五再次推了推他鼻梁上的眼镜,然后缓缓的用平静的不带有一丝感的语调说道。“事实上,我从那个人的脑海中并没有找到太多有用的东西。”

    “那个人隶属于暴风眼南部区13别动队。是被突然机动调度至纽催恩特的。他们上级授予他们的使命是注意所有进出纽催恩特的兽人,一旦发现有异常便立刻向总部回报,然后等待下一步的行动,总结起来,他们的主要任务似乎是观察兽人的行踪,等待接下来的命令。”

    “他们的联络代号是-伪装行动,但是,根据搜魂术所得到的信息,暴风眼并没有给他确切的联络方式,而是叫他们耐心等待,自然会有人和他们接头。”周五继续着自己的推论。

    “这就是很令人奇怪的一件事。如果说真的会有下一步行动需要这些人,那为什么连联络的方式都不给于。既然让他们观察兽人的行踪,为什么不给他们一个联络总部的方式,这于于礼,都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我所能想要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这群人本就是要被暴风眼放弃的。他们只是炮灰!”

    “这样一来,他们的行动就很有些耐人寻味了。因为这无关紧要的一群人,出现在了我们的陷阱之中,这是不是证明,暴风眼对我们所布下的埋伏有了察觉了呢?”

    “或者说,他们的存在本生,也只不过是一种饵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