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从黑暗中开始 在光明中死亡 008 唐人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uperprince 书名:黑暗信条
    经历了一个晚上的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还有那些饱含着鲜血的杀戮之后,刘七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打开门,一股微风划过,冷森森的,就像是绝望的歌谣。

    这是家,又不是家。

    因为家的定义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温暖的地方。可是对于这样一个漂泊在陌生的大陆上的人来说,他是没有家的。

    作为飞鹰特工,黑暗行者,刘七早就失去了对家的记忆,他早已经失去了对于温暖的感知,家这个词对他来说,显得是那么的陌生。

    在飞鹰的训练营中,死亡是最简单的一件事。在睡着的时候都要提防住别人的暗杀,在这样的环境中,那里感受的了家的滋味呢?

    其实,不仅仅是刘七,对于浪迹天涯的旅人,对于流浪在异国他乡的东方人来说,哪里是他们的家呢?

    在东方?也不仅仅是。因为落叶归根的老人会发现,离开了很久以后的家,早已经不是家的样子了。

    也许只有回忆,在回忆里才能体会到那种温暖。可是,在这残酷的社会,在这或多或少对东方人都有歧视的西方大陆,回忆还有什么作用呢?

    那么只能淡漠。

    可是越是淡漠,他们就越是怀念,于是,东方人聚集在一起,他们希望用共同颜色的肤色和头发来唤醒某种感动,或者说,坚定某种徒劳无功的挣扎。

    在这个聚集的环境里,他们可以挽留住东方式的尊严。

    因为对于西方人来说,东方人有很多的想法和观点,不是他们可以理解的。

    不同的思想体系发展出了不同灿烂文化,这是历史在鲜明的时光里留下的足迹。这不同体系的文化又在黄金水道开通之后,向对方的领域蔓延。这种交融是文明的进步,同时也是一种能够考问灵魂的冲突。

    是的,冲突。东方的人来到西方,西方的人游历东方,他们见识到了不同的文明和信仰,领略到了不同的风气和人生。他们惊讶,他们犹疑,有些事就在这种犹疑和坚持中迷惘。

    于是就出现了这个地方,纽催恩特的唐人街。

    在300年前黄金水道开通的时候,第一批勇敢的东方人踏上了他们往来西方的征程。那时的翡翠帝国,唯一建有海港的是一个名叫唐的地方,所以这些来到西方的人,他们对自己的称呼,就叫做唐人。

    岁月久芿,时光渐逝,来到西方的唐人,他们渐渐的发现,这片西方的大陆,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

    既不是如想象中的荒蛮,也不如想象中的美好。这片陌生的大陆,那些白色皮肤黄色头发的人带给他们的,是一种陌生,和一种缄默的川流不息,灯火阑珊中的漠不关心。

    这里的文化让他们觉得陌生和不适应,这里人对待他们东方习惯的态度也是一种不理解和嘲讽。这是文明碰撞溅出的火花。

    或者说,是思想交流遗留下来的沉疴。

    于是这些唐人们自发的集中在了一起,他们在西大陆上建立了自己的聚居地,在这里,他们可以努力而又认真的坚持着自己的文化,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传统。

    自己的根。

    离开了东方的东方人,他们就是漂泊的浮萍,四海为家带来的是无休止的旅行,这心灵上的疲惫让他们体味到了比孤单更孤独的感觉。

    那就是寂寞啊。历尽了繁华,千帆过尽,恍惚不觉的岁月,那是苦笑着的泪凝结而成的天地苍茫,孑然一

    这就是唐人街的由来。

    这就是漂泊在外的东方人,对于自己祖国的魂牵梦绕。

    而对于刘七来说,唐人街没有这么崇高的意义,或者说,他没有时间去回忆,去怀念,去铭记,去执著。

    他只能在黑暗之中踽踽独行。

    而且,是用另外的一种份。

    …………

    推开门,向往常一样,刘七谨慎的扫视了一遍屋内的环境,很好,没有异常。

    没有开灯,屋子里面一片死寂般的黑暗。可是,这样的环境对于刘七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事实上,他是黑暗的伙伴,在这样的环境里,他确是更加的安全。

    所有物品的摆放都在最正确的位置,所有故意撒上的灰尘都没有被触碰的痕迹。最简单的手段带来的是最有效的效果,虽然方法仿佛很古老。

    刘七确定,没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来拜访他的屋子。

    没有人怀疑到,住在这间房子里的人,竟然有着毁灭般的份。这个独自住在此处的东方少年,竟然是东大陆最强的报部门飞鹰的头目之一。

    黑暗如墨,如同苍穹之中在最深处的忧伤和无常。在这个只属于自己地方,刘七终于可以收敛起一部分的伪装,袒露心

    他是刘七,是飞鹰的黑暗行者,在黑暗众人面前,他要表现的比巨人更强大,比圣人更睿智,比机器更冷血。要杀死自己,就像周五那样。

    可是那不是刘七期望的生活。他知道,如果一直那样,他将在不久的将来遁入最幽深的黑暗,和地狱的冰冷为伍。

    这个地方,是他唯一可是放下一部分伪装,让自己真实的心灵呼吸到真实夜色的地方。

    当明天的第一束光明来到人间的时候,刘七会再一次带上厚厚的面具,去扮演另外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份,是一个为了掩盖黑暗而出现的伪装。

    不过现在,是属于他自己的。

    刘七缓步走到自己的屋子中间,向左拐进了自己的书房。这个书房被一大堆的书籍包围着,有一种东方特有的寓意。他小心地从那厚厚的书中抽出来一本,一阵咔嚓的声音响起,一道暗门从地板上打开了一道口子。

    黝黑深邃,就像是地狱盛开了一道裂纹。

    刘七没有犹豫,他宛如狸猫一般轻轻的迈开步子,走了下去。黑暗渐渐的将他的躯吞噬,那裂开的口子合拢起来。

    就像是地狱之兽心满意足的吞吃了他想要的猎物。

    通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刘七进入了一间密室。这间密室建造的四四方方,周围用巨大的石块累积起来了斑驳的墙壁。在这地下的密室之中,什么都没有,空的就像是坟墓,可神奇的是,在黑暗的地底下,竟然可以看见天上的星光。

    那轮明媚的月亮在挂在天空,散发着冷冷的忧伤。夜的气息是这样的城中,月光下的黑暗,是高贵,是轮回。

    这间密室,是刘七自己的秘密。他花了大力气修建的地方,因为在这里,他可以毫无顾忌的修炼自己的密术。

    云锦蛇之术。

    只有自己实力的强大,这才是解决问题的跟本方法。刘七不会让人知道,自己的道术,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密咒。

    自己的底牌,不会让任何人明白。在这个密室之中,借助天上的月华之力,刘七将开始自己的术的修炼。每一天每一夜,都不中断这种修行,无论是在陌生的西大陆,还是在飞鹰的训练营。这种坚持积累着能量,让他一点点的强大,蜕化,变成如今这个心狠手辣,实力强横的特工首领。

    而这种利用月光修炼的咒术,这种将月华引入体内生生流转的修炼方式,在东方的道术体系里,叫做妖。

    妖术!

    见月华而吐纳生息,这是东大陆上成精的妖怪修炼的法则,而正统的东方道士,都是吐纳天地万物的生机和本源之力,冲虚太平,不缓不急。

    利用人的躯体修炼妖的密术,在邪道之上另辟蹊径,剑走偏锋,这就是刘七隐藏着的实力的秘密。也是刘七迅速成长的秘密。

    之一。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