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从黑暗中开始 在光明中死亡 004 夜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superprince 书名:黑暗信条
    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刘七在复杂的街道中有条不紊的穿行着,在黑暗的世界里,刘七行走就像在阳光下一样自然,他的双眼早已经同化在这种寂寞的颜色里。

    终于,他来到了另外的一条小巷。下过雨的夜里,整个世界平静的就像是死亡之后沉默,地面上的石板沟壑中,那些残存的雨水都不再流淌,静止的就像是一块平地。

    刘七突然停了下来。他放下了脚步。

    黑暗笼罩在刘七的上,这凄凉的夜色是他最好的伪装。或者,是让他最安心的颜色。

    在黑暗中伫立太久的人,连心灵都会变成墨迹的颜色。因而畏惧光明。

    在这空无一人的小道上,刘七的影显得有些孤单和落寞。刘七缓步走在这小街的角落,背靠墙壁,脚步在空的巷子里发出微弱的声音,他抬起头来望着满天的繁星,一种苦涩的滋味泛上了心头。

    两年了,来到西方大陆已经三年了。在这段时间里,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了,他做为一个黑暗中的特工,忍受了多少常人难以忍受的苦,遭受了多少常人难以忍受的罪,没有人知道。

    没有人知道,这个东方的少年,在这个白色人种占大多数的世界,是怎样艰难而又艰辛的完成翡翠帝国交给他的任务。

    因而一天天生活在死亡的边缘。

    可是,这种**上的艰辛和疲惫,痛苦和酸楚却远远比不上心灵的遭遇。被黑暗包裹的少年,灵魂早就失去了对光的渴求和期望。

    孤独,只有孤独可以诠释刘七的现在。他没有权利改变现状,因为他代表的利益,属于国家。

    而不是自己。

    刘七,这个担负着黑暗生活的东方少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仰望天空。在那亘古不变的天空的包围中,群星闪耀着动人的光辉。

    这那明亮的星辰,指引着这位停留在西方的飞鹰黑暗行者,回家的方向。

    当时明月夜,曾照彩云归。

    “可是现在这个时间,象我这样的人,实在不适合多愁善感啊。”刘七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他垂下头颅,嘴角带着寂寞的微笑。

    他平摊开自己的双手,一团白色的雾气凝结在他的手中,缠绕旋转,一瞬间拉扯变长,实体化为了一根锋利的蛇矛。

    在黑暗中,这蛇矛就像是躲在地深处的毒蛇,锋利而又尖锐。

    刘七将这蛇矛握在手中,他靠在那斑驳的长满青苔的小巷砖墙上,优雅的后撤了几步,然后反手转,扭腰回头,面对墙壁,猛地一下将自己手中的武器硬生生捅入了石墙之中!

    穿墙而过!

    一团无比鲜艳的鲜血之花一瞬间盛开在了这夜色的深处,就像是午夜绽放的幽兰。一声呜呜的呻吟在夜风之中宛如鬼哭。

    然后,那墙壁从中间裂开,向四周辐,就像是碎掉的鸡蛋,墙壁轰然破碎。

    所有隐藏着的东西突然间就暴露在了空气中。一墙之隔的拘束没有了,在刘七的对面,一个金发碧眼的黑衣人双手捂住自己的腹部,双眼瞪的极大,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刘七的那白雾蛇矛就扎在那人的上,鲜血顺着他的手流到了地面上,汇成了一片暗的歌谣。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这个人被命中了要害,没有救了。

    “你怎么看出来我的隐藏?”呻吟着,这个男人用最后的生命寻求答案。“为什么你会发现我?”

    可是他听到的只是小七略带嘲讽和讥笑的话语。“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傻瓜。”

    这一切似乎发生的很慢,可是又似乎在一瞬间。刘七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的影已经埋入了更幽远的黑暗。

    然后在刘七刚才驻足的那个位置,一团火焰的光芒将地面炸成了碎片。

    然后,是一堆分不清种类的魔法,在黑暗之中宛如礼花,悄然绽放。

    那些被魔法扬起的斑驳碎石宛如满天花语,盛开在这样的小巷子中。那地面上原本平静的积水一瞬间漾出了数不清的波纹。

    那还在垂死挣扎的男人,这个被刘七白雾蛇矛收割了生命的男人,就这样死在了自己人的魔法之下。

    连最后的惨叫都不及发出。

    一圈火光瞬间点燃了小巷的墙头,驱走了黑暗。

    五个或者六个,这些穿着黑衣的男子站成了完美的队形。三个魔法师是震慑的力量。他们包围了这条小巷的出入口。

    刘七被人封堵在了巷子中间。

    硝烟渐散。那些爆炸和惨叫仿佛一瞬间离所有人远去。刘七陷入了黑衣人的包围。魔法师手中聚集着能量,冷冷的望着这个孤单的少年。

    所有的魔法都已经对准了刘七。

    大局已定。

    一个魔法师走了出来,站在了人群的最前面。也许是自信,这个魔法师没有龟缩在武士的保护之中。他借着魔法的火光,静静的注视了面前的东方少年。

    “刚才,是因为地面积水的波动,才让你心生疑心的。”这个魔法师似乎是头领,他说话带着一种不容别人反驳的意味。

    坚决而且坚定。

    “所以你才发现了我们。”

    刘七淡淡的微笑。“是的。你真是一个聪明人。不过可惜了,那个人他还不知道啊。这么晚了,你们是想要干什么呢?我最近应该没有欠你们的钱啊。”

    刘七的话里带着一种无法改变的讽刺语调。在这种时候,刘七似乎一点都不着急和心慌。

    “真是想不到。我们跟踪这么久的飞鹰,竟然只是一个半大的少年。”魔法师微微感慨的说。“看来不是什么大人物。”

    刘七微笑着,平静如水。

    “你没有逃脱的余地了。你被包围了。只要稍微动一下手脚,你绝对死无葬之地。你们东方话是这么说的。飞鹰的小家伙,你不要想逃跑了。”魔法师冷冷的说。

    “可是我为什么要逃呢?”刘七望着面前的这个魔法师,看着他们手中五颜六色的魔法积累,突然这样问道,一本正经。

    “你什么意思?”

    “不,我只是想,就你们这么一点人,暴风眼,你还真以为你把我包围住了么?”刘七就像面前的这群人不是敌人,而是摆设一般。

    如此自然,毫不慌张。

    魔法师微微觉得有些不妙。这钟说话的语气,没有丝毫慌张的神,这是成竹在的表现。难道这是个陷阱,对方在四周设下了埋伏?

    看着刘七的微笑,这位魔法师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寒意。他慌忙的四顾周围,只有呜咽的风声划过人们的心间。

    一切都是沉默的黑暗。

    然后他也微笑起来。

    “真是个机灵的小孩子。我还差一点相信了你。可是,空城计是没有用的。我们西方的魔法师,有能量感知的密术。在周围,除了你,我们没有别的敌人。”

    “你没有援军的。”魔法师一字一句的说道。

    刘七又笑了起来,他高声长笑的声音就好像是流淌的月光,冷峻飘逸。他捂着肚子大笑,甚至闭上了眼睛。

    埋伏的暴风眼望着他,不明所以,只是觉得隐约有些不安。

    然后刘七就轻轻的在漆黑的夜空中哼了一声。

    “你也是傻瓜。”

重要声明:小说《黑暗信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