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吴公祠之谜 第十三章 徐李看望老人 文化了解情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眼河马 书名:古城疑案
    当天下午一点钟,徐海初提着一袋油炸馓子、一包蛋糕,和李正云走进了鲍老太的家;他们进去的时候,吴校长家的门还关着,应该是从里面插上了门闩,门上没有锁,这说明,吴校长没有出门,屋子里面没有一点动静,就跟没有人一样。

    李正云走出门外,朝后院招了招手,不一会,李文化也走进了鲍老太家的门。李正云掩上了房门。

    让徐海初他们感到头疼的是,鲍老太的耳朵不太好使,所以跟她说话的声音必须大一点。可是,如果要是大一点,弄的人人皆知,这恐怕就不妥了吧。所以,只能连说带比划,还得把嘴往老太太的耳朵跟前凑,不过,这鲍老太倒也还识趣,她自己也是个面子的主,所以也尽量把声音压得很低,这样最好。

    徐海初也有自己的办法,他们进屋的时候,鲍老太正在上躺着,听到敲门声,就从上爬起来,徐海初赶紧迎上前去,把老人家扶到上,同时把点心放在前的柜子上面,这样一来,就可以在里屋说话了。

    外间也有一张,是一张竹,这张应该是鲍老太的,里屋的应该是鲍小英的,这从上的垫单和被子就能看出来。

    老人的耳朵虽然背,但眼睛好像比较好使:“瞧你们,带什么东西啊!让你们破费了。”

    李正云带着李文化跟了进去,鲍老太摸不清楚号头,以为李文化也是吴公祠小学的老师。

    徐海初他们这次来,有两个目的:一是向鲍老太了解鲍小英的况;二是想看看鲍家有没有进入二楼的通道,楼上面就像一个被时间完全锢的世界似的,生活之中竟然会有这样一个所在,它不由你不想入非非。也不由你不生出许许多多的猜测。吴家大院里面,恐怕没有一个人不想知道楼上那几扇窗户里面究竟有些什么。

    鲍老太坐在边,徐海初和李正云坐在鲍老太的旁边。李文化坐在柜子旁边的椅子上。

    屋子里面和吴校长家相对称的地方,原来应该是楼梯的所在地,木板墙上面有明显的楼梯被撤掉以后所留下的痕迹,在楼板西南角的地方有一个一米见方的木板和原楼板不一样,一看就知道是后来钉上去的,这一米见方的后加楼板有比较明显的缝隙。再看看这间屋子的北窗,与楼板之间相隔一揸的距离,从这个地方应该能够爬到楼上去,楼上面,外是栏杆,距离栏杆一米左右的地方是门窗,从鲍老太家的窗户爬上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要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才行。

    “老人家,您女儿今年多大了?”徐海初明知故问。

    “啊?你说什么啊?”

    徐海初只得把嘴凑得再近一些:“您——女儿——多——大——啦?”

    鲍老太右手竖了三个手指头,左手又竖了三个手指头,这恐怕是老人最不愿意提到的话题,李文化从老人的眼睛里面看到了几许悲哀和感伤。

    “她——有没有——谈对象——啊?”

    “没有,前街有人给她介绍对象,这个死丫头就是不肯谈,也不知道她中了什么邪。”

    “老人家,是——不是——她心里——已经——有人啦?”

    “没——没有人。确实没有人。”

    “老人家,派出所的人要是来的话,不管您知道什么,都应该跟他们说清楚了,难道您不想早一天找到您的女儿吗?”

    “她确实没有人。”

    “老人家,您平时就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老婆子年龄大了,眼睛看东西看不真切了,耳朵又听不见,”

    “老人家,您女儿在哪里工作啊?”李文化接过徐海初的话茬道。到底是搞刑侦工作的,提出来的问题还蛮专业的。

    “我家英子没有工作。”

    “那么,她平时的零用钱都是您给她的吗?”李文化看着挂在里面竹竿上的两睡衣和一件深红色毛呢大衣问道。

    “哪有什么零花钱啊!他爹死得早,我们母女俩就靠他爹二十几块钱的抚恤金过子。”

    “那么,您的两个女儿条件怎么样呢?她们是不是经常给鲍小英零花钱用呢?”李文化之所以提出这样的问题,是有考虑的,因为,鲍小英的生活用品的水平和家里面的经济状况是不对称的,睡衣这样的物件在当时的中国社会,还没有进入普通人家;那件挂在竹竿上的毛呢大衣,在小镇上也应该是绝无仅有的。当李文化低头朝肚底下看的时候,他头脑里面的问号就更大了,肚底下单是皮鞋就有三双,而且款式也比较时髦。

    “你是问大英和二英啊,她们的子过的和我们一样的紧巴,哪里有钱给小英用啊!”

    徐海初注意到了李文化的眼神,他在枕头旁边看到了两本书,随手拿过来看了看,一本是《西厢记》,一本是《茶花女》。李文化也看到了。

    “老人家,这些衣服和鞋子是您给她买的吗?”

    “我哪有什么闲钱给她买这些劳什子喔。”

    “那这些……是……?”

    “谁知道这个死丫头是从哪里弄来的呢?”

    “那么,这两本书,是你们家的,还是……”

    “书是她问别人借的。”

    “向谁借的?”

    “不知道,这个死丫头外面的事从来都不跟我说。”

    三个人的心里面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在鲍老太的心里面的某一个角落,应该藏着掖着一些东西。一个母亲,竟然对自己女儿的事一无所知,这很不符合逻辑,更有违理。

重要声明:小说《古城疑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