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吴公祠之谜 五 中午女孩溺水 天黑渔网现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眼河马 书名:古城疑案
    小李老师分到吴公祠小学来了以后,心里面没着没落的徐海初老师不久就觉得,这个来自四川的小伙子不仅外表帅气阳刚,充满,行事也很稳重。5ccc.net有一的正气。

    李正云到吴公祠小学来的第三年的夏天——是一九八一年,吴公祠后面的大滁河里,有一个女孩沉到水里去了,这条河几乎每年夏天都要淹死人。尽管如此,每到夏天,小镇上的少男少女门都会乘着父母不注意的时候——尤其是中午上学前这段时间,到吴公祠的后面的大滁河里去游一会泳,大男孩子们穿着三角裤头,从河这边游到那边,又从河那边游到河这边,这条河大概有三十米宽,河水也很深,夏天涨水的时候,河中间有三四人深,冬天水枯的时候,最深的地方也有两人深。如果一时兴起,一些大男孩还会扎几个猛子;小萝卜头们光着**,在河边水浅的地方嬉戏打闹;女孩子们穿着平角裤头和汗衫,把体藏在水里,他们的活动区域往往就局限在码头周围一丈平方米的范围之内,胆子大一点的女孩子会在男孩子的帮助下游一个来回。那个时候是没有游泳衣的,有是有,主要是经济条件跟不上。

    徐老师和小李在学校大门口听到孩子们的呼救声以后,冲到吴公祠后面的码头上,蹬掉鞋子,朝着人们指的地方跳了下去,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脱掉。

    徐老师从小在海边长大,识水,小李老师在师范学校读书的时候就是游泳健将。

    两个人一会儿沉到水底去,一会儿浮到水面上来,水是流动着的,下去的时候,在上手,浮出水面的时候,人就跑到几米开外的下手去了。他们俩在水里面摸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找到女孩子的影子。女孩的母亲来了,坐在码头上嚎啕大哭、捶顿足。小李已经筋疲力尽,但听到孩子母亲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小李老师让徐老师在上面喘口气,歇一会,自己还要跳下去。

    有人提议在吴公祠的下手看看有没有,因为大滁河源于将军河,水从将军河流下来,经过李家堡,穿过龙王山和黑松林,绕过小镇,然后再绕过东门镇,最后向东注入长江。女孩是从吴公祠的上手沉下去的,而水在流动,这会儿,女孩一定不在原来的地方了。小李喘了几口气,在吴公祠的下手跳了下去,刘小萌和皇甫文华站在岸上,他们满头大汗,手心里面也全是汗。

    徐老师做了几个深呼吸,也跳下去了,还有好几个人都跳下去了,他们围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圈,潜到水底下。可是,女孩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女孩的父亲来了,他顾不得安慰自己的老婆,到石拱桥的对面喊人去了,徐老师和小李老师也跟了过去。

    那里有一户打鱼的人家。一到夏天涨水的季节,这户人家就在石拱桥边架起一个大网,网大得相当于二分之一个河面那么宽,引得很多人站在河岸上和石拱桥上观看,也算是小镇夏天一景。几个人在石拱桥上合计了一会,就开始用拉网从小石拱桥的涵洞开始拉,五六个人兵分两岸,小李和徐老师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一直拉到吴公祠的码头跟前,破东烂西倒是网了不少,可就是见不到女孩的影子。

    女孩的父亲还不死心,又带着人到石拱桥的下游两千多米的地方往上游拉,一直拉到石拱桥的跟前,结果还是一无所获。人们站在河岸上表茫然;女孩的母亲已经被人送进了镇医院,她已经昏厥过去了几次,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天已经黑了,女孩的父亲坐在吴公祠后面的码头上神呆滞的看着女孩落水的地方,仿佛他们的女儿马上就会从水里钻出来似的。

    小李、徐老师他们的举动赢得了众人赞许的目光,李正云尤其赢得了刘小萌老师的芳心,刘小萌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喜欢上这个年轻人的。

    快到吃晚饭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有一个小伙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他的后面跟着好几个人,他带来了一个消息——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他的邻居大老王在起鱼网的时候,网里面有一个人,是个女孩子。女孩的父亲问小伙子是在哪儿网到的,他说是在东门镇的黑桥边。黑桥距离吴公祠有四公里的距离,女孩子的父亲和没有回家的小镇人跟着小伙子一路小跑,小李老师和徐老师也在其中,还有欧阳文化和刘小萌。

    人们忘记了时间,忘记了饥饿。

    结果可想而知,渔网里面的小女孩正是落水的女孩。体已经僵硬,脸色惨白异常。小女孩的父亲紧紧的抱住女儿的尸体,失声痛哭。

    黑暗之中的小镇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空气。

    说到这里的时候,欧阳平再次打断了徐海初老师的话茬:“徐老师,请你稍等一下。我提几个小问题,可以吗?”欧阳平一边说,一边从棕色皮包里面掏一个笔记本和一只钢笔来。

    “行啊,欧阳队长,你问吧!”徐海初老师的眼睛里面多少有了一点敬意,干刑侦工作的人就是和别人不一样,轻易不会放过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徐老师,小女孩是中午什么时间溺水的,您能说出一个比较具体的时间吗?”

    “具体的时间?”徐海初若有所思,“小李,你和我一起想一想,学校下午的第一节课是两点,一点五十打预备……”

    “徐老师,溺水的时间,最迟也不会超过一点四十,平时这时候,游泳的人都开始上岸了。”李正云脱口而出。

    “对,应该是在这个时候,不可能再迟了。”

    欧阳平在笔记本上面记下了这样一行字:溺水时间,下午一点至一点四十分。

    “那么,那个大老王的网到女孩尸体的时间是在什么时候呢?”

    “应该是在天黑以后,具体的时间应该是在六点左右,小李,你说呢?”

    “我看差不多。”

    “那个打渔人的渔网是架在什么地方,请你们再说一遍,我刚才没有听清楚。”

    “架在东门镇的黑桥边。”徐老师回答道。

    “距离小女孩溺水的地点有多远?”

    “大概有五六里地的样子。”

    “是公里还是……”

    “如果按公里算是三公里左右,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可以带你去看一看。”

    “还有一个问题,小女孩有多大年龄呢?”

    “这个……”李正云在极力回忆。

    “小李,小女孩的班主任是?”

    “我想起来了,班主任是殷老师,六(三)班,小女孩十三、四岁。”

    “我再问一个问题,女孩的尸体在渔网里面一般会停留多长时间呢?”

    “我们学校后面不远处的石拱桥边也有一个捕鱼的,有时候吃过晚饭以后,我们会到石拱桥上去看他起网,一般是十五分钟左右起一次,天黑了以后,就把渔网起出水面晾起来。”徐老师回忆道。

    凡是欧阳平觉得有价值的、有疑问的问题,他都要记下来,以备不时之需,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

重要声明:小说《古城疑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