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小鬼巷177号 第二十六章茅厕旧缸变新缸 暗道密室地下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眼河马 书名:古城疑案
    刘老四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用方砖将洞口盖了个严实,他不打算再搞下去了,等到更深人静的时候再说。虽然时间尚早,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眼瞅着院子里面的住户就要下班了,少不了会有人到茅厕跟前来慰问一番;更重要的是头顶上面那扇窗户里面随时都会伸出一个亮堂堂的脑袋来。

    刘老四下面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将茅厕上面的棚子先搭起来,老魏的这个提议真是太好了。刘老四从那间堆放着杂物的房间里面,搬来了几根朽柱断梁,又在杂物堆里面翻出几根锈迹斑斑的铁丝,将那些柱和梁接起来,往围墙上门一放,还行,因为上面所承载的东西就是几张破席子,几张席子不足于遮盖住整个围墙,刘老四管不了那么许多,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将新粪缸的上方盖严实了,三个角落上露着空挡。

    果然不出刘老四所料,侯师傅带着他的太太在茅厕的门口伸了伸头,扔过来一句鼓励的话,不过,时间很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走了;这夫妻俩刚走没有一支香烟的工夫,郝大嫂也过来露了一下脸;老魏也过来对刘老四的工作进行了一次现场指导,不仅如此,他还亲自动手,到杂物间里搬了两个破窗框,又抱了几捆芦柴,把棚子上面的空挡给遮挡了起来。

    刘老四希望老魏赶快离开,他所担心的是老魏走到洞跟前去,刘老四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老魏果然走到新茅坑跟前,不仅如此,他还准备用铁锹在坑里面拨拨。

    刘老四跟了过去,同时掏出香烟。

    老魏放下铁锹,接过香烟。

    刘老四掏出火柴,划着了,把两支香烟都点着了:“魏师傅,明天一准搞好,您就放心吧。”

    正说着,头顶上面的窗户里面传来了一个老女人的声音,是老魏的老婆,她在喊老魏回家吃饭。老魏这才离开了茅厕,警报总算解除了。

    老魏走了以后,刘老四向郝家借了一把手电筒,借口是今天晚上住下,煤油没有了,借一个手电筒凑乎一晚上。

    晚饭怎么办呢?中饭是侯师傅给解决的,这晚饭恐怕得自己想办法了。刘老四将新粪缸慢慢移到新茅坑里面,还在缸口上面压了几块旧粪坑周围的脏砖头,觉得万无一失了,这才到西屋里面拿了一个酒瓶往口袋里面一揣,像风一样刮出了后院,刮过大厅,刮出了177号,刮出了小鬼巷,直奔鲁家的卤菜店,称了一斤猪头,几两花生米,还打了一毛钱的酒,买了两个馒头,又像风一样飘回了小鬼巷177号的后院。晚上有行动,一要吃饱肚子,二要借酒壮胆。

    刘老四一直等到晚上九点钟左右,院子里面的三户人家的电灯都关了,老魏家的灯也关了。屋外面除了虫鸣的声音,万籁俱寂,整个院子沉浸在一片寂静之中,在黑暗之中等待了很久的刘老四从门板上面爬了起来,手电筒早就放在了口袋里面,他轻轻地拉开门,像幽灵一样窜出屋子,屋外和屋内一样,是黑锅扣在灰堆上——看不到一点光亮。天上飘起了蒙蒙细雨,这正是刘老四所期待的。

    他摸索着走到了茅厕里面,他没有打开手电筒,他先用手摸,摸到了粪缸,还摸到了那几块压在缸沿上的砖头,先把砖头慢慢地一块一块的搬到旁边;把缸缓缓的搬上来,一点一点地移到旁边,并且把缸轻轻地放倒在地上,两边用砖头卡住;接下来,他坐在坑沿上,转动**将脚放到坑里面,然后双脚着地,把坑里面的几块方砖搬到坑沿旁,放稳了。他小心翼翼的将洞口的那一块方砖搬离洞口,然后拿洋镐将洞口旁边的其另两块方砖撬了起来,再搬到坑沿上面。刘老四用手在洞口来回摸索了一下,正好能容得下他的体。刘老四准备进洞了。进洞之前,他没有忘记从坑沿旁边拖过一张事先准备好的破席子,目的是在他下洞之前将洞口盖住。

    在进洞之前,行事谨慎的刘老四仍然没有忘记从坑里面爬上来到围墙外面观察一下院子里面的动静。

    刘老四知道洞可能比较深,但他没有想到会有多深,他下洞的时候,用两只手撑在洞口的方砖上面,脚还没有打到底,后来他把破席子顶在自己的头上,然后用两只手扒着方砖边,因为方砖太过潮湿,再加上糯米汁和石灰比较的滑,结果重重的摔了下去。

    刘老四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洞最少也有两米深,他定了定神,迅速从口袋拿出手电筒,打开手电筒,上下左右前后照了一下,他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地下室的通道,最高处接近两米,宽有一米左右,通道的顶是拱形的,是用方砖叠加而成的;通道呈南北向。向北只有两三步的距离,尽头应该就是旧茅坑所在的位置,砌有八级台阶。刘老四从地上爬起来,向北走了两步,用手电筒向上一照,发现一块石板,压在一个六十公分见方的洞口上面,这应该就是地下室的出口。台阶就通着洞口。

    现在不是研究地下室的时候,现在的任务就是迅速找到地下室里面的东西。刘老四开始向南前进,地下室的通道约摸五米长,通道的位置一定是在那一堆断砖残瓦的下方,通道走完之后,通道转而向东,长度大概有四五步,然后又向南,这里的空间一下子变得开阔了许多。这里应该就是地下室。空气中弥散着潮湿而霉烂的气息。还夹杂着些微的腐臭的味道。刘老四用手电筒很快的扫了一下,靠东墙边有两把老旧不堪的太师椅,南边的那把太师椅上面有一盏罩子灯,里面已经没有油了,在西墙边有一张前面有一个约摸二十公分高的踏板。是那种老式的红木,三边带框,中间的那个边框上面还镶嵌着龙凤呈祥图,但大部分的地方的镶嵌物已经脱落。板上面不少地方被老鼠啃得面目全非,板上面布满了老鼠屎。除此以外,别无他物。刘老四再一次用手电筒环顾四周,在地下室的南边好像还有一个通道,他重新打起精神摸了过去。走了五六步,再向东拐,又走了三四步,就到了通道的尽头,尽头处是十几级台阶,台阶上方没有洞口,估计原先是通到室内的。

    刘老四显得非常的失望,心里面已经凉了半截,忙了一天,竟然一无所获。刘老四用手电筒在底下仔细的扫了好几下,根本就没有箱子一类的东西。他还不死心,用手电筒的后**将所有的墙都敲了一个遍,在刘老四几十年的盗墓生涯之中,空手而归,这是第二次。

    现在,刘老四想的是如何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他将一把太师椅往洞口搬,快搬到洞口的时候,刘老四放下太师椅,又折了回去,他还不死心,他这是要干什么呢?

    刘老四是想把那张挪到旁边,看看底下会不会有什么机关,他想:既然是地下室,不可能如此简单。他把抬起来,还沉的,他只得一点一点地挪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移动了一米多一点,刘老四蹲在地上,用手电筒迅速地晃了一下,他发现下面的方砖和别处的不一样,用手敲了敲,声音比较空,用手指一抠,居然能移动。刘老四的腔里面的血朝上涌。他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绪。

    他掀起一块方砖,下面是土,土是松软的,拨开土,下面竟然是一块木板,刘老四迅速的将木板上面的方砖搬到旁边,一共搬了四块砖;他将木板上面的土拨到边上,然后掀起木板,下面果然是一个洞,洞口有六十公分见方。刘老四用手电筒一照,下面有十几级台阶。刘老四沿着台阶走了下去,这个密室的空间不大,只相当于上面这个地下室的一个拐角罢了,在墙角有三个大小一样的木箱,长大概有七八十公分,宽和高有五六十公分的样子,箱子上面有锁,刘老四摸了摸,是三把老式铜锁,其形状就像练功的人玩的那种石锁一样,铜锁早已经锈蚀不堪,尽管如此,刘老四还是没能将铜锁拧开,他爬到洞口,搬了一块方砖,砸了下去,不过,他砸的不是铜锁,而是木箱的边框,木箱被砸了一个窟窿,他用手电筒朝窟窿里面照,眼睛突然闪了一下,箱子里面全是金银首饰,有半箱之多,刘老四一辈子盗墓无数,见过不计其数的奇珍异宝,但这么多的宝贝,今天是头一次,刘老四让自己定了定神,他的心脏怦怦直跳,他的眼睛不知怎么的模糊起来,用衣袖擦了好几次,结果是越擦越模糊,他的耳朵嗡嗡直响,他所看到的仅仅是一个木箱里面的东西,他就已经受不了了。另外两个木箱,刘老四没有动,既然东西已经找到,那就少安毋躁,这一砖头下去,不知道要砸坏多少宝贝,刘老四心疼啊!能不心疼吗?这些东西现在是他刘老四的了。

    出人意料的是,刘老四一样东西都没有拿。他现在所考虑的问题是,怎样把这些东西万无一失的弄出去,而且还要挑一个好时间。刘老四这个人还有一个特点,他在行大事之前一定要算子算时辰的,这么多的东西,怎样才能安全的弄到自己的家里去呢?如果不把子码准了,这些东西保不准就不是自己的了。

    刘老四将三个木箱码好,出了洞口,盖上木板,盖上土,再压上方砖,把上面的老鼠屎全部捋到方砖上面,将一步一步的移回原位,原路返回,将那把太师椅搬到洞口下面,爬出洞口,他在爬出洞口之前没有忘记将那把太师椅蹬倒在地上。

    刘老四到杂物间抱了一些杂物将洞口堵上,又在上面盖了一些土,这才将粪缸放了下去,用土和碎砖石将粪缸边填实了,余下的事明天再说。

    刘老四既没有洗,也没有脱衣服,就躺到上去了,不过这一夜,他没有睡着。

重要声明:小说《古城疑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