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小鬼巷177号 第十二章 疯癫女半夜惊魂 胡乱语透漏玄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眼河马 书名:古城疑案
    欧阳平把刘和桃花安排在177号的东厢房,他和李文化搬到了后院一间低矮的房子里,欧阳平已经派人把四间房子中最东头稍微好一点的那一间修葺、收拾了一下。除此以外,欧阳平还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他把177号案子的进展况和下一步的打算向市局做了汇报。得到的回答是:按计划进行,全力支持。之后,欧阳平驱车到青龙山精神康复院,找到精神病学专家李可漂教授,李教授表示将全力以赴,根据案子的需要和特殊,李教授提出了一个治疗方案,此方案的要点是,治疗的环境可以选择致病的环境,环境尽可能恢复到致病前的样子,力避外界的干扰,最好能有一个病人最亲近的——也就是能够控制或者基本控制病人精神和绪的人,以后的治疗,视病而定。

    欧阳平注意到,桃花在走进小鬼巷、走进177号院门的时候,紧紧的贴在刘***上,她的手紧紧的攥着刘***手,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是那样的安静,即使是短暂的安静,也是十分的难得,这说明她的思想和意识又了活动的痕迹,欧阳平平时不抽烟,不喝酒,好的就是看书,广泛的涉猎使他眼界变得开阔、思想变得活跃、认识变得深刻。

    桃花被安排和刘睡一张,房间是李文化布置的,别看李文化是个男同志,但做起事来却比女同志还细腻,上用品全是新的,房间里还认真的打扫了一下,地板拖得一尘不染。

    桃花走进房间以后,这儿模模,那儿看看,细心的李文化还给桃花买了一衣服,当刘把衣服给她换上的时候,她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如果不是说了下面的话,谁也想不到她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哈哈,我是太后。老——老佛爷,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啊,哈哈。”

    不一会,欧阳平带着李可漂教授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助手来了,他们穿的是便装,这是欧阳平交代的。李教授先行诊断:他先问了桃花几个简单的问题,桃花回答的都不错,就是问到她姓什么、叫什么的时候,她的回答有些问题:“我——我是太后,我是老——老佛爷。”李教授抓住桃花的手,先用手指在她的手心里面画了几个圈,桃花的手指头略为动了几下,李教授又用力的攥着桃花的手,并让桃花用力,桃花没有作出积极的响应;李教授翻开桃花的眼睑用电筒在桃花的眼前晃了几下。但桃花的眼珠只抖动了一下,根本不听电筒指挥,好像眼珠不是她的。最后李教授请刘带着桃花到前院去转一转,桃花的步形和体不在一条线上,她的眼神也没有在任何一个物体上停留过片刻,总之,她的眼神飘忽不定。

    李教授和欧阳平还有李文化走到小亭子里面。

    “李教授,您看怎么样?”

    “是属于一种典型的偏执型的精神抑郁症。”

    欧阳平知道,这是一种比较严重的精神病:“您看有没有治愈的可能?”

    “能治好,这种病一般是由于受到极其强烈的精神刺激所致,这个病人曾在精神上遭到过重创,我想问一下,病人就是在这里得病的吗?”

    欧阳平点点头。

    “那就好,致病的环境,会对病人产生一些刺激,但这种刺激是必要的,刺激促使病人麻木、休眠的精神系统产生复苏的要求,最主要的是这个环境更有助于病人意识的恢复。她会在这个环境里想到很多事,通过这些事,她会慢慢看到她自己过去的影子,然后找到她自己。我们再辅以药物的治疗,相信不久就会康复,病人现在还比较年轻,如果能稳定一两年时间,当然时间越长越好,这样病人就有可能完全恢复健康。条件是在恢复期不能受到新的刺激。

    欧阳平和李文化非常高兴,没有想到在他们的刑侦工作中还会有这样一个插曲,而且,这个插曲已经成为他们破获177号疑案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当他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刘***时候,这位老人竟然流下了眼泪。

    李教授带着另外一个助手走了,留下了女助手王医生。

    欧阳平差一点把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给忘了,李教授走后,欧阳平才想起这件事。他和李文化说了一会以后,李文化就走了。估计他是去执行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

    下午和晚上,桃花除了老是重复那几句台词以外,别无异样,就是吃药不顺当,王医生和六像哄孩子那样把药骗到她的嘴里去了。

    半夜的时候,欧阳平在睡梦中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王医生来喊欧阳平,桃花的病犯了。欧阳平跟着王医生走进东厢房的时候,看到桃花裹着被褥蜷缩着体,缩在肚底下,她浑发抖,嘴里不住的喊着:“门外有鬼,眼睛好吓人啊,别——别让他进来,把他——把他捆起来,快捆起来,用铁丝,快啊……”

    刘不知如何是好:“这白天还是好好的。”

    王医生在一旁安慰着:“没事的,您别着急。”

    欧阳平走进房间的第一句话是:“刘,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睡得好好的,她突然大叫起来。我的妈啊,吓死人啦。”

    “她叫的什么?”

    “她一把抱住我,往我怀里钻,她说门外有鬼,正往里面看,还说鬼在拨门栓,我看了好一会,门栓一动都未动。一会,她把被子包住头,然后就钻到底下去了。”

    “你走开,别捆我,你走开啊,我是太后,我是老佛爷。”

    “你走开,别捆我们的老佛爷。”王医生一边说着一边也钻到底下,她抱住桃花,桃花这才慢慢的安静下来。

    等到大家在王医生的指导下把桃花从底下挪出来的时候,欧阳平看到桃花浑颤抖,她嘴唇乌紫,眼睛紧闭,脸色惨白,衣服全湿了。欧阳平鼻子发酸,这个和他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苦命女人惊恐万状的表让他痛彻心扉,这种感觉以前有过一次,那是她祖母死的时候。这是一种人类所共有的悲天悯人的感。所不同的是,这种感在欧阳平的上表现得更加鲜明而强烈,和恨塞满了他的膛。他在自己的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治好桃花的病。而且一定要将这个案子拿下来。

    桃花在刘***怀里渐渐睡着了。

    欧阳平和王医生走出房间。王医生的一番话使欧阳平倍受鼓舞:“桃花刚才的举动进一步证明了李教授的分析,像桃花这一类病人发病的因一般有这样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受到外界新的强烈的刺激,二是在致病环境等因素的作用下所产生的幻觉、下意识和梦境,第三是那些曾经致病的人和物。以今天晚上的形来看,桃花就属于这第二种。

    “王医生,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桃花在致病环境的作用下,在梦境中再现了当时的画面,受到这个画面的刺激,她发病了”

    “欧阳科长,你说得太好了,其实,桃花发病的过程就是案发时,现场形再现的过程。

    

重要声明:小说《古城疑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