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吴公祠之谜 第四章 郭常平当机立断 欧阳平走进现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眼河马 书名:古城疑案
    第四章 郭常平当机立断 欧阳平走进现场(2204字)

    

    郭老发现的四个疑点是从专业的角度提出来的,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报案人所发现的疑点应该另有所指。必须做进一步的深入细致的勘察。

    遗憾的是莫家没有给郭老多长时间,郭老能感觉到,喇叭声一声比一声紧,女人的哭泣声一声比一声响亮,房门外的人越来越多。正在郭老准备勘察里屋的时候,莫本善在外面敲门。

    “卓所长,怎么样了?亲友开始上了,人越来越多,有不少是各单位的同事和领导。”

    郭老索来一个以攻为守,釜底抽薪。他走到卓所长的跟前耳语了几句。

    卓所长打开房门:“老莫,魏镇长呢?你把他喊来,你们俩都进来。莫家谁主事,把主事的人也喊进来。”

    莫本善一边朝院子里面招手,一边大声喊道:“他二姨父,你来一下。”

    房门外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院子里面也有很多人,人们伸颈探头,满脸疑惑,表凝重,他们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不一会,魏镇长跟在莫本善后面走进房间。

    “卓所长,验好了吗?走,到外面来抽支烟,喝一杯茶。”魏镇长道。

    “魏镇长,莫家现在谁主事?”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有什么况,你跟我说。”

    “你们能做主吗?”

    “我大姐做主,还有我的外甥。”莫本善道。

    “你去把他们请进来。”

    正说着,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女人走了过来,人们很自觉地让出一条路。这个女人一边朝里走,一边向外面招手。

    “来了,来了,什么事,这么急,你没看见我正在忙吗?”

    话音刚落,一个头戴白孝帽,腰系白孝带,嘴上叼着香烟的男人跟了上来,满下巴的络腮胡子。此人因为戴着孝帽,所以一时还无法确定他的年龄,这个人应该就是莫掌柜的儿子,他叫莫晓松。

    “卓所长,我们都进去吗”老莫道。

    “可以,你们都进来。”

    四个人走进房间,眼睛望着郭老,又望望卓所长。眼睛里面画着一个大问号。

    “郭老走到女主人的跟前,语调低沉地说:“老姐姐,您老伴生前体有什么不适吗?”

    女主人抹了一下眼泪道:“好好的,他从来不生病,顶多就是有点头疼脑的。”

    “大姐,你忘了,姐夫不是做过一次手术吗?”说话的是魏副镇长。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是胃切除——切了一半,这几年没听他说过有什么不舒服。”

    “他这个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平时少言寡语,什么事都闷在自己的肚子里面。”

    女主人无语。

    “他过去心脏和胆囊方面有没有生过什么疾病?”根据郭老的经验,有两种人在临终之前有痛苦挣扎状,一是心绞痛,一是胆囊结石,还有一种人就是心脏供血突然中断,闷难受,呼吸急促,大脑缺养,其实就是大脑缺血,但这类人在发病的时候,会用手去抓挠自己的口,莫文其的口没有一点抓痕,所以这一点可能应该排除。

    “没有。”母子俩同时道。

    “那我们不得不通知你们,丧事必须停下来。”

    “停下来?”女主人睁大了眼睛。

    “停下来,为什么?”年轻人眉头紧锁。

    “根据我们的尸检结果来判断,你的父亲已经不能安原计划安葬。”

    “为什么?”

    “因为,你父亲属于非正常死亡。”

    “非正常死亡?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一些。”

    “你们看——”郭老走到尸体的跟前。

    郭老已经揭去了盖在死者脸上的纸,将四个疑点一一指给家属看道:“死者牙关紧咬,右手手指弯曲,中指的指甲分裂,死者裤裆里面有超量的排泄物。”

    “这能说明什么呢?”魏副镇长有点不以为然。

    “这种形说明死者在临死之前有过一段时间的痛苦挣扎。”

    “死因是什么呢?”

    “具体的死因,还有待于进行深入细致的勘察。”郭老道。

    听了郭老的一番说辞之后,四个人的神各不相同:莫本善除了一脸惊愕之外,就是重复这他那句神不守舍的话:“这怎么可能,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魏副镇长一个劲地抽香烟。女主人只顾抹眼泪,死者的儿子莫晓松呢,他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我们这样做,既是对死者负责,也是对活着的人负责。幸亏我们前来验尸,否则……”郭老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懂了他的话。

    让郭老和卓所长感到意外的是,莫晓松“扑通”一声,双膝着地:“我代表我们全家感谢你们,谢谢你们。”

    “卓所长上前一步,要把对方扶起来:“不要这样,这是我们的工作。”

    “不!这个头,我一定要磕,从昨天夜里到今天,我已经磕了不计其数个头,只有这个头才有点意思,我替我九泉之下的父亲给你们磕这个头。”

    对方中规中距地磕了三个头,这种阵势,郭老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郭老心想,其实,最有资格接受这种顶礼膜拜的人只有一个,他就是那位神秘的报案人。

    女主人一阵疾风暴雨般的嚎啕大哭之后,晕了过去,外面冲进来几个人,把她抬到隔壁的房间去了。院子里面和院子外面有了一阵**和喧哗。

    “下面我们该怎么做?”

    “你们把况跟亲朋好友说一下,让他们先回去。他们会理解的,等我们把事搞清楚了,你们再安葬也不迟,至于死者的遗体,你们不要担心,我们马上就请示市公安局,请他们派汽车来运走,停放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法医科的冷冻室里面,这个案子,我们要移交给市刑侦队,由他们立案侦查。另外,死者房间里面的东西,请保持原样,市刑侦大队的人过一会就要来进行现场勘察,我们马上就去报案。”

    正说着,几十片梧桐树叶被一阵风卷进了过道。

    人群中有一位老太低声道:“这阵风刮得蹊跷……”

    又有另一个中年妇女道:“八成是莫掌柜魂不散啊!”

    

重要声明:小说《古城疑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