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吴公祠之谜 第三章 郭常平现场验尸 指甲中洁净异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眼河马 书名:古城疑案
    第三章 郭常平现场验尸 指甲中洁净异常(3207字)

    

    汽车驶离公安局的时候,时间是十点十分。出于同样的考虑,欧阳平只喊了陈杰和郭老。

    秋风扫落叶,按照晚年的时间算,梧桐树一般在十月份才开始落叶,一九八六的秋风来得早。也来得猛,所以,落叶不得不提前拥抱大地。

    汽车经过羊公井、红下路,穿过孔子庙,经过石婆庵,在石婆庵的门前停下。

    郭老指着东边一条巷子道:“这就是石婆庵,东边这条巷子就是石婆巷。”巷子的那一头传来喇叭唢呐的声音。声音时高时低,风紧一阵慢一阵地刮着。

    汽车启动的时候,欧阳平看到,在石婆婆庵的大门口,有一个人正在清扫树叶,他一边扫,一边朝警车看了看,这个人约摸七十岁左右,脑袋上没有一根头发。

    汽车向南行驶了两站路的距离,直接开进了佛山街派出所。

    汽车在所长办公室的门口戛然而止。欧阳平、郭老和陈杰走下汽车,进入卓所长的办公室,卓所长已经换好了便装。

    为慎重起见,欧阳平决定由卓所长带着郭老前去验尸,他和陈杰先了解一下莫家周围的环境。

    事不宜迟,卓所长和郭老跟着莫本善先行一步;欧阳平和陈杰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

    “怎么,卓所长,您亲自去啊!”莫本善看看郭老,又看看卓所长,道。

    “是啊!我正好闲着,跟你走一趟,你家又不远。再说,莫掌柜在我们辖区里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我也应该去看一看。”

    卓所长和郭老跟在莫本善的后面,走进石婆庵东边一条不宽不窄的巷子。

    石婆婆庵在后街,死者的家在前街。

    欧阳平和陈杰看到从石婆婆庵里面走出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欧阳平先前见到的那位秃顶老翁,他走到巷口朝卓所长他们的背影看了看,然后折回头,正好和欧阳平打了一个照面。

    前巷口聚集了不少人,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或蹲,或站,或坐,神凝重,谈论着,无非是那些对死者的随心所的缅怀和回忆。还有两三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正在对几位披麻戴孝的人进行丧葬指导,旁边还有几个人不失时机地做一些补充。说的人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听的人言听计从,毕恭毕敬。在我们所见到的悲剧、喜剧和正剧中,这是唯一一幕主人公被边缘化的独幕剧,也是唯一一幕有众多导演的话剧。同时也是唯一一幕演员最听话、最没有脾气、最不会耍大牌的的木偶剧。

    走出巷口,向左拐,在院子的门口搭着一个帆布棚,因为风比较大,棚顶或上或下,显得很不安分。棚子里面放着两张大桌子,年龄大一点的老人被安排在东边的大桌子旁边坐着,吹鼓手被安排在西边那张大桌子上,只要一来人,吹鼓手就会鼓起腮帮子吹上一气,敲上一阵。大街上站满了看闹的人,不时有几个挑担子的乡下人从人群中艰难地穿梭而过。街对面所有店铺买东西和卖东西的人都把注意力聚焦到了莫家的院门口。

    卓所长和郭老走出巷口,拐进帆布棚的时候,喇叭又响起来了,他们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一是因为他们穿着便服,二是因为进出莫家的人太多,三是因为正好上了两拨人。

    院子里面坐着不少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从人堆里面跑出来:“卓所长,您怎么来了?”

    “魏镇长,你也来了。”

    “你可不能乱喊。现在还不是喊镇长的时候。”

    “你就不要藏着掖着了,我早就听说了,宣布就是这几天的事。魏镇长,人在哪里?”

    “你要找谁?”

    “他二姨父,卓所长他们是来验尸的。”莫本善道。

    “验——尸?二姐,你过来,他们要验尸。”魏副镇长道。

    “我们这是例行公事。”卓所长轻描淡写道。

    “衣服都穿好了,亲戚陆陆续续都快要到了,你们这时候来验尸,这妥当吗?”一个约摸六十岁左右的老妇人走过来道。

    “我们只是履行一下程序,就是看一下,过去我们不都是这么做的吗?要不了多长时间,不会影响你们办丧事。魏镇长,你带我们去吧!”

    院门外面的喇叭又想起来了,估计又上人了。

    老妇人异常焦急:“他二姨父,你领卓所长去吧!抓紧时间,一会儿就要上人了,这又是龙灯又是会的,头都要炸了。”

    “他舅舅,你也来,卓所长,走。”魏副镇长对莫本善道。

    魏副镇长把卓所长他们带进了一扇门,向左拐:“就在那儿。”

    “老莫,这个院子里面住了不少户人家吗?”卓所长道。

    “住了十户人家,房子一共是三进,一进有三四户人家。”

    莫家住在第一进的左边两大间厢房——每一间厢房分里外两间,楼上还有两间。死者的遗体摆放在北厢房正对房门的地方。过道上有两个木匠正在做棺罩,门内有几个披麻戴孝的年轻男女见到有人来,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

    “你们都到外面去一下,派出所的同志要验一下尸体。”莫本善道,“卓所长,大概要多长时间?”

    “时间不会很长,我们验好之后,你们再进来,老莫,请等一下,这里就是死者生前住的房间吗?”

    “我姐夫的房间在里面那一间。”

    莫本善和魏镇长他们走出房间的时候,卓所长又追加了一句:“魏镇长,如果有前来吊唁的人,请他们在院子里面稍等片刻。老莫,请你出去的时候顺便把房门掩上。”卓所长之所以说这句话,是因为过道里面有几个人正在往屋子里面张望。但卓所长的主要目的是请魏镇长和莫本善离开现场。

    房间里面就剩下卓所长、郭老两个人,欧阳平和陈杰这时候正在大街上熟悉环境、了解况。主要是寻找报案人的踪迹,最起码要告诉对方,他的报案已经得到了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积极回应。他们了解到的况。我们稍后再说。我们先来看一看郭老他们勘察到的况。

    郭老要检查两个地方:一个是死者的遗体。一个是死者的卧室。

    郭老先进行尸检,卓所长站在门口防止有人打搅。他们在房间呆的时间不能太长,时间已经快到十一点钟,奔丧和吊唁的人很快就要达到**。所以必须争分夺秒。

    郭老揭开盖在死者脸上的纸,检查了死者的鼻腔和口腔,郭老用镊子夹了一小团棉球伸进死者的鼻孔里面,转了几圈,拿出来,棉球上干干净净,连一点块状分泌物都没有,又在死者的两个耳朵里面转了几下,左耳干干净净,右耳里面有一些耳屎。按照常理,死者的上下牙齿之间应该咬着一枚硬币,郭老倒是在死者的嘴里面看到了一枚硬币,但这枚硬币不是咬在牙齿之间的,而是放在下齿和下唇之间。郭老用不锈钢镊子试着撬了一下死者的牙齿,死者的上下牙齿如同是一个整体,无法分开。郭老又摘下死者的帽子,头发刚理过,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

    郭老解开死者的上衣,后没有伤痕,脖子上也没有勒痕和掐痕,解开下衣服,皮肤完好无损,就是在裤裆处,有尿渍和排泄物,衣服应该是在死后穿上去的,按照咱们国人的习俗,在给死者穿衣服之前,一定会擦洗干净。随着死者生命体征的消失,体所有的功能都已经丧失,包括排泄功能。按照民间的习俗,亲人会在第一时间,也就是在当事人就还没有断气之前,把衣服穿在死者的上,这样,他就不会在间衣不遮体,这个时候,死者有可能会排泄一些东西出来,但死者此时已经命如游丝,所以只会排泄出微量的东西,莫掌柜所排泄出来的东西明显超量。

    郭老最后检查了死者的双手,死者的双手的手指呈弯曲状,右手尤为明显,五指分开,食指、中指和无名指的第二节与第三节之间成90度左右,第一节和第二节之间呈130度左右,不是那种自然松弛状。除了弯曲和变形之外,右手的食指上指甲已经裂开了,所有的指甲都被修剪过,指缝里面的污垢也被掏得干干净净,奇怪的是左手的指甲也被修剪过,可是指缝里面藏有黑色的污垢,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差异呢?是一种无意之中的疏忽吗?还是另有原因?这应该是一个疑点,郭老又仔细检查了一下死者右手的中指,裂开处的甲下组织有损伤迹象,损伤处颜色发白,显然是被擦洗过,而且洗得异常干净。至此,郭老从法医学和刑侦学的角度,至少发现了四个疑点:第一,死者在穿衣服的时候,排出了超量的大小便。第二,死者的牙关紧咬。第三,死者的右手在临终之前有过用力迹象,第四,死者右手中指的指甲的分裂,完全是由于着力在某一个外物上所致,综合起来看,死者在临死之间有过一段时间的挣扎,结论是,属于非正常死亡。

    

重要声明:小说《古城疑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