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吴公祠之谜 第一章 值班室电话骤响 莫掌柜突然身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眼河马 书名:古城疑案
    第一章 值班室电话骤响 莫掌柜突然亡(2283字)

    

    在上一部小说《马止营魔影》中,我们曾经提到韩玲玲暂时负责的一个案子——叫“9。19”案,“西马止营”乌龙巷288号凶杀案尘埃落定之后,欧阳平把所有人手都转移到这个案子上来了。

    “9。19”案是由一个匿名电话开始的:一九八六年九月十九凌晨三点二十分左右,值班员周颖接到总机转来的一个电话,对方是一个男的,从说话的嗓音和腔调来看,年龄比较大,对方说话的声音很低,听起来非常吃力,言辞也十分闪烁。

    “你——你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吗?”

    “我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我——我要报——哦,是老刘啊!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睡觉啊!打麻将。我啊!我打一个电话。好,明天见。”

    “喂!有事请讲,声音大一些。”

    电话那头沉默无语。

    “喂!你在听吗?”对方的声音又出现了,但声音比先前更低。

    “我在听,您请讲,请您大点声。”

    “我——我要报案。”

    “您请讲。”

    “住在我们巷口的莫掌柜死了——是十八号晚上十一多点钟死的——死得有些蹊跷——莫名其妙。”

    “是莫仁智的‘莫’,还是穆桂英的‘穆’?”

    “是莫仁智的‘莫’——莫名其妙的‘莫’。”

    “死者叫什么名字?”

    “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大家都叫他莫掌柜。明天早上——就是二十号早上就要上山了。你们一定要抓紧时间,一旦入殓和上山,就麻烦了。入殓的时间大概在今天晚上五点钟左右。”按照当地的说法,“入殓”就是亲人最后一次瞻仰死者的仪容,标志着从此阳相隔;这是在过去,现在,除了在家里面象征地入殓以外,在殡仪馆里还有一个和遗体告别的仪式。“上山”就是安葬,就是入土。

    周颖问对方有什么疑点,对方说:“你们一定要到现场仔细勘……‘汪——汪’,‘啪’!”周颖再问对方的姓名以及死者的住址,对方突然把电话挂了。

    报案人竟然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当时的电话要是有来电显示就好了,有来电显示也没有用,那时候普通人家是没有电话的,这个电话一定是用公用电话打来的。报案人在打电话的时候,附近一定有人,所以报案人的声音很小。最后不得不被迫中断。

    周颖当即拨通了欧阳平家里的电话。当时的时间是凌晨三点二十三分。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现在,能采取的措施就只有四个。第一,立即打电话给冯局长,这件事必须请示他,冯局长当即给各公安分局的第一把手打电话,指示他们立即通知辖区内所有派出所,密切关注九月十九号注销户口的莫姓死者。当时,按照户籍管理的程序,公民死后,家属要到当地派出所注销户口,派出所在确认公民系正常死亡之前,要派户籍员上门验尸,也就是随便看一下,几分钟的事。死者家属拿到派出所出具的死亡证明才能到火葬场进行火化;后来,改由居委会出示证明,然后到死者所在地区的医院办理死亡证明,最后再到派出所办手续。第二,立即和全市四家殡仪馆联系,凡是遇到十九号到殡仪馆办理火化手续的莫姓死者,立即停办,并直接和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值班室联系。第三,请各城镇派出所通知辖区的居委会,在各自管辖的区域内查找莫姓死者。第四,值班人员守在电话机跟前,报案人或许还会来电话。

    电话打过之后,欧阳平已经睡意全无,他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拎起衣服,走出房间,他怕吵醒老婆萧红,其实,萧红早已就习惯了这种生活,欧阳平打电话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她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包括欧阳平轻轻带门,下楼梯的声音。

    按道理讲,欧阳平他们至少还有一个整天的时间来查找死者的下落,但欧阳平考虑到,如果死者就在城区,那还好办,如果死者在郊区,寻找起来那就相当困难,还有一种况最令人担心,当时,就有极少数人家私埋乱葬,目的是为了逃避火化。欧阳平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欧阳平到车库拿自行车,看车子的李大爷睡眼惺忪地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他知道,叫门的准是欧阳队长。

    “李大爷,辛苦您了,我又吵您了!”

    “说辛苦,你比我辛苦多了。可得注意体啊!”

    “没事,我的体结实着呢。”

    “再结实的体也经不住这没没夜的东奔西跑啊!”李大爷目送着欧阳平的影消失的夜幕之中,他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

    大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路灯不知疲倦地注视着黑暗;风比较大,梧桐树叶随风而逝,路边已经积了不少树叶。

    欧阳平走进刑侦大队的值班室。

    “队长,你这么快就来了。”

    “周颖,电话记录和录音呢?”

    周颖把电话记录递给欧阳平,并且把录音机放到欧阳队长的跟前。

    “巷口……”

    “莫掌柜……”

    “一定要到现场仔细勘……”

    欧阳平用笔在电话记录上阅读了一段时间,然后打开录音机:

    “我——我要报——哦,是老刘啊!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睡觉啊!打麻将。我啊!我打一个电话。好,明天见。”

    “是莫仁智的‘莫’——莫名其妙的‘莫’。”

    “你们一定要到现场仔细勘……‘汪——汪’,‘啪’!”

    欧阳平在上面这几个地方来回地播放了几次。

    报案人为什么不愿意明说呢?死者的住址竟然没有丢下,报案人连自己的姓名也没有交代,他是出于什么考虑呢?是为了保护自己吗?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如果警方掌握了他所提供的疑点进行勘察,报案人的份就有会暴露,据此判断,报案人一定是对死者十分熟悉的人,也一定是对现场况了若指掌的人, “现场”无非是案发地点的环境和死者的尸体,报案人很可能是和死者亲密接触过的人,在亲密的接触中,他发现了疑点。显然,报案人并非慌乱中出错,极有可能是有意识地藏头露尾。

    欧阳平在值班室一直坐到早晨七点三十分,电话倒是接了不少,可就是没有莫掌柜的消息。报案人的声音也没有再出现。

    

重要声明:小说《古城疑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