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吴公祠之谜 第七章 案情分析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独眼河马 书名:古城疑案
    第七章 案分析会(2621字)

    

    晚上七点2二十分,刑侦队的所有同志都到了。

    文彬带来了一份技术科的鉴定报告:乌龙巷11号凶杀案的现场1号提取物是一颗珍珠,等级为“特级”,中间有孔,原件应为项链,2号提取物是一枚有机玻璃纽扣,3号提取物是一个塑料发卡。

    六点二十五分,庄科长把尸检报告送来了,还配有相应的照片资料:“欧阳,你们先看报告,待会儿郭老他们做详细说明。我们先去食堂吃饭。”

    向东打开了实物投影仪,大家对着大屏幕看了起来;

    一,死亡时间在一九八零年——一九八二年之间,考虑到石灰的作用造成的不确定,可以把时间放宽到一九七九年——一九八三年。

    二,两具尸体之间存在遗传关系,依据是两具尸体的头骨形状,额头。颧骨和下巴。特别是脸部的轮廓如出一辙,根据年龄判断,两人应为母女。最突出的特点是,1号和2号的大腿超长,前者腿长八十四公分,后者腿长八十七公分。

    三,1号的年龄在四十八至五十岁之间,2号的年龄十九岁至二十二岁之间。

    六点五十五分左右,冯局长来了;7点钟左右,庄科长带着郭老和老项走进了会议室,刘局长和郭老、老项一一握手。

    “局长,你怎么也来了?”郭老看到冯局长也在,吃惊不小。郭老今年62岁,已经退休两年,冯局长请他再干几年,把年轻人往前带一带。郭老从事法医工作已经有三十三个年头了。

    七点整,分析会正式开始。会议由陈杰主持。

    先由陈杰将案和勘察的况向大家通报了一下,这里不再赘述。

    第二个发言的是老项。老项的发言提纲挈领:“欧阳,我们只对一些细节做一些补充。一,两名遇害者之间有一种非常明显的遗传关系,小左,你把7号照片和8号照片拿出来比对一下。”

    向东从一沓照片中找出7号和8号照片,放在投影仪上,屏幕上立即现出两个人的头像。

    “小左,再放大一点,好。大家请看,额头宽,颧骨突出,下巴较短。再看整个脸部轮廓。”

    “大家再看两张照片,小左,9号和10号照片。”

    “大家请看,1号大腿的长度是86公分,2号是89公分。这在女当中是非常少见的,再请看,这两张是过去的照片资料,小左,11号和12号照片,这两个人的高都是一米六九,也是女,但11号大腿的长度是七十九公分,12号是八十公分。 第二点,我们在意见里面没有反映出来,这是郭老想到的,我觉得很有道理,郭老,您说吧!”

    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了郭老的脸上。

    郭老道:“我们没有十分的把握,所以就没有写进报告,从两具尸体的氧化和降解程度来看,死亡的时间应该是有差别的。”

    这又是欧阳平和陈杰没有想到的。

    “郭老,孰前孰后?”陈杰道。

    “1号在前,2号在后。”

    “大概相隔多长时间呢?”欧阳平问。

    “半年至一年之间。欧阳,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郭老,您问吧!”

    “两个麻袋的成色是否一样?”

    “这个?很抱歉,我们把这个问题给忽略了,不过,我已经吩咐刘所长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必要的保护,明天,我们就过去把麻袋拿过来,没有想到我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欧阳,不必自责,案件复杂,疏忽在所难免。我再问你,两个麻袋是怎么放的?”

    “老陈,我们几个人一起回忆一下,好像是一头搭一尾,是部分重叠。”

    “对!是部分重叠,重叠了二十公分左右。”陈杰也想起来了。

    “那么,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在重叠的地方有没有泥土?”

    “有泥土,我当时还把麻袋一点一点地掀起来,看看有没有遗留物。”

    “老项,可以肯定,两个遇害者是在两个时间里面遇害的,这是两起谋杀案。”

    “向东,你把这份鉴定书也放给大家看看。”陈杰道。

    接下来,大家把重点放在了1号提取物上面。

    “我先来说两句,这颗珍珠如果是现场遗留物,那一定和遇害者有关系,死者的份就应该非常特殊,因为,能拥有这样一颗或者一串珍珠的人毕竟是极少数。”陈杰道。

    “谋财害命的可能很大,为什么会是一颗?为什么会掉在土坑里面呢?”向东道。

    “两个遇害者的高和非常特殊的体型,说明她们姿色非凡,我们刚才展示9号和10号大腿的照片,就有这层意思。”老项说道。

    “附近的天元宫有一个古玩市场,我们要不要到那儿去看看?”说话的是小韩。

    “这个提议很好。”郭老对小韩的发言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还可以到孔子庙,那里有不少玉器首饰的老字号。”文彬的发言显然是受到了小韩的启发。

    “珍珠应该是一条破案的线索,还有纽扣和发卡,我们应该找一些专营纽扣和发卡的商店,至少我们应该确定一下,这两样东西在市场上流行的时间,如果能搞清楚这个问题,对我们的侦破工作非常有利。”欧阳平道。

    “欧阳,这一点很重要。因为现场的遗留物和有价值的线索太少。”郭老特别强调。

    “郭老讲到点子上来了,两具尸体都没有穿衣服,也说明凶手具有一定的反侦察手段。”冯局长道,“所以,案子一定不简单。”

    “那么,凶手为什么要在麻袋里面放石灰呢?”这个问题是周颖提出来的。

    “应该是怕尸体腐烂吧。”文彬不假思索。

    “难道凶手不希望尸体早一点腐烂吗?”向东提出异议。

    “尸体腐烂,就会有气味,如果是夏天,气味会更大。”庄科长道,他坐在欧阳平的旁边,一直没有讲话。说话不在多少,关键是能否简明扼要。

    “庄科长,你的意思是说,案发时间在夏天。”

    “对!大家想一想,尸体埋在屋子里面,有左邻右舍,楼上也住着人。”

    “庄科长言之有理,在土壤中,尸体**的唯一条件是高温,只有夏天才会具备这种条件。”郭老的话里面有下结论的意思。

    “太好了,这样一来,我们在案发的时间上就有了一个具体的时间段。”

    “凡是在11号住过的房客都应该作为调查的对象。”文彬道。

    “应该这样讲,凡是在11号住过的人都在调查之列。”欧阳平在这个问题上,心里面是有底的,“小鬼巷177号凶杀案中的刘老三就是帮蔡家看房子的,他就是利用看房子的空档杀害了女婿郑小勇。”

    案分析会一直开到九点四十五分,最后1十分钟,欧阳平拟出了下一步的行动方案:

    一,排查和11号有关联的住户,时间,从一九七九年——一九八三年,重点放在夏天;对11号再进行一次勘察。由欧阳平、陈杰和向东负责。

    二,画出死者的模拟画像,由小赵负责。

    三,对珍珠、纽扣和发卡进行调查,目的是进一步确认遇害者的死亡时间,同时寻找一些有价值的线索。虽然难度很大,但这件事必须去做,由文彬和周颖负责。

    

重要声明:小说《古城疑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