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吕布八健将 第二十四节 曹吕大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笋衣 书名:窃汉
    最后的决战时刻伴着升腾的气,在将士们不耐的等待中来临。

    濮阳城外。

    旌旗漫天,连绵的营寨几乎将生长于大河南侧的大树悉数伐尽,点点星火被燃起,这是行军灶正在为兵士准备食物。

    风中,战马的嘶鸣声袭来,给人以强烈的焦噪感觉,在经过了长距离的行军之后,急于收复失地的曹率领四万精兵杀到吕布的老巢。相比南征之前的实力,曹现在虽不能骄称兵强马壮,但也是兵精粮足。

    梁郡、陈郡、颖川这三个隶属于豫州的富庶郡县的征服,给曹带来了充足的粮秣和精壮的兵员,使得曹军的战力足足提升了一个档次,从这一点上来看,曹在得知吕布袭占兖州之后没有及时回师还是值得的。

    曹一方,除了曹洪部要围困陈留、东郡、鄄城一带的夏侯敦、程昱两部因为和吕布军薛兰部纠缠没有出现外,其他各支部队悉数到齐。相比于矢志夺回失去的曹,吕布的准备同样不弱,在陈宫的谋划下,吕布在濮阳一线缔结的兵力达到了八万,足足是曹军的二倍,与此同时,吕布麾下的高顺、张辽、侯成、臧霸、魏续、成廉、宋宪,郝萌八健将也聚拢到了帐下,正可谓兵强马壮。

    兴平元年七月十一

    两军对圆。

    在皆是大汉军纛的旗帜下,各奉其主的兵士各自瞪着渴望取了敌人首级邀功的眼睛,握紧了手里的兵刃。

    男儿汉,建功立业就在此时。

    “吕布,你这无义之辈,三姓家奴,今窃占我兖州,还不早早滚鞍下马受死!”曹素袍,神色激奋,在典韦等数十员战将护卫下,策马而出喝道。昨,他接到了曹洪紧急送来的消息,重病多的军师戏志才病死于军中,这让曹的心更加的恶劣。

    戏志才对于曹的重要是无法用数字来衡量的,也不仅仅是一、二员战将可以弥补的,若不是他的坚持,曹绝不可能忍耐这么久的子,也不可能夺取富庶的豫南三郡,而若是仓促率军与吕布交战,取胜的可能实在太小了,就算凭着运气能与吕布较量一番,后果也不过是两败俱伤,倒让他人得了便宜。

    “哈哈,曹,你这献刀不成逃窜的胆小鬼,也有脸来训斥你家吕爷爷,若是有胆的话,就早早上来送死!”吕布笑喝一声单人独骑纵戟而出。当年,十八路诸侯他都不惧,又岂能怕了区区一个曹

    ‘三姓家奴’这个骂号是吕布最为反感的,什么叫三姓,不就是投奔了丁原、董卓还有王吗?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要是主子没本事换个主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若不是吕布武力第一让其他人妒忌,换作一个平常的人,估计连骂的人都没有。

    “吕布小儿,休得妄言,今时此地,便是你葬命之时。”曹冷哼一声,狠的目光盯着吕布,那样子几乎想要扒下他的皮来。

    “哼,要取吕某命,只管上来就是,说那些大话作甚。”吕布冷笑一声,策马持戟高声喝道。

    斗口舌的话,吕布在一众士大夫眼里只是一个武勇之辈,自不可能与文采风流的曹一较高下,但若是换成战场撕斗的话,十个曹估计也不是吕布的对手。

    “吕布休得逞狂,待我钟绅来取尔的命!”正在曹为不是吕布对手又不能示弱逃避烦恼之时,在他边的将校之中,一员战将大叫着策马而出。

    钟绅,何许人也?

    不过是刚刚投了曹的汝南一豪强而已,刚刚在剿杀黄巾军战役中大出风头的钟绅迫切的想要在曹军诸将中出人投地,建立不世的功勋,此刻,看见曹被吕布所激,但诸将却似乎畏惧吕布悍勇不敢出战,他便豪气倏出持三尖刃前来送死。

    “钟将军多多保重!”曹听得有人代替自己出战,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感激的对着钟绅说道。

    不管怎么说,钟绅这一出战也算是解了自己之围,曹也明白,吕布的威名实在太盛了,自己手底下那些参加过虎牢关大战的将领心中都存了惧意。

    带着对钟绅的感激和对一众将领的不满,曹回归本阵,可未等他拔马再回首,只听得背后一声惨叫。

    “钟绅完了!”曹只觉得后背一凉,冷汗涔涔而出。这只是片刻的功夫,一员大将就交待了,吕布这厮实在太变态了点。

    曹脸色不好看,一众观战的曹军将领更是心中胆战,他们比曹更清楚钟绅与吕布交战的形,那钟绅策马杀将而出的架式倒是十分的威猛,手中三尖刀也是寒光闪闪,锋芒夺目,慑人之极,可是在吕布面前,他的这一副模样全然没有一点作用。

    “杀!”赤兔马四蹄奔踏,方天画戟疾刺向钟绅的咽喉,钟绅的死尸立时栽倒于地,在吕布面前,钟绅的所有动作招法就象是慢动作一般毫无威胁,而在远远观战的诸将看来,钟绅简直就是将脖子朝吕布的画戟上送去,实在鬼异之极。

    连一合都没走上,钟绅就失了命。

    这样的变故让曹军上下鸦雀无声,几乎所有的曹军将领都摒住了呼吸,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不争气的卟卟跳动。

    “温侯吕布,果然强悍之极,要是我出战的话,不知能走上几合?”

    曹军将校面面相觑,一时集体失声,而在对面,吕布军将士则是大呼叫喊,温侯无敌的叫喝声震耳聋。

重要声明:小说《窃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