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吕布八健将 第十九节 长街美人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笋衣 书名:窃汉
    陈宫府的这一场私人质的宴会,从午后一直喝到近晚,在美姬歌舞与上好美酒的双重刺激下,精神处于高度兴奋、体又极度疲惫的郝萌喝了个酩酊大醉,并州男儿个个喜好喝酒,但却不是人人都能喝,郝萌很不幸就是那种喜欢喝但却不能喝的典型代表。

    嗜喝,但一喝就醉,这样的好对于一个想要在官场上有所作为的人来说,实在是十分不好的习惯。郝萌这些年一直被魏续、成廉等人压着,虽说有背景的关系,但也未尝不是因为他这个坏习惯种下的恶果。

    酒,色、财、运——。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四样东西永远值得去滋滋追求,酒能使人兴奋,色能使人迷醉,财能给人富足,而官运则是获得前面三样的保证。

    郝萌不是什么圣人,他只是个俗人,酒他喜欢,女人他也喜欢,财宝那更是喜欢得不得了,至于升官,那自也不必说。在陈宫这个可以倚仗的大靠山面前,在已经被他视为左膀右臂的裴元绍面前,他可以无所顾虑的发泄,可以旁若无人的大口喝酒,大声说话,可以搂过陪侍的女婢尽的揉捻她们年轻又有弹脯。

    郝萌在酒席间不停的说着些牢话,说他不受吕布重用,说他被同僚排挤,说以他的能力根本不应该排在末位。这些话让陈宫听得直皱眉头,裴元绍与他们两个都不熟,也不清楚郝萌与陈宫之间究竟是怎样一种利益关系,所以,也就假作不知道,人家敬酒就喝一盅,适时也跟着回敬一次,但绝不贪杯。

    与郝萌无节制的大饮相比,陈宫的态度始终让人捉摸不透,对郝萌他虽然笑脸相迎,但不知怎的裴元绍总感觉到那笑容里面缺了点什么,在宴席的间歇,陈宫还时不时的用那双锐利的眼睛探究的扫视裴元绍,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言又止。

    “呃,公台,今天这酒喝得真是畅快,我老郝交你这个朋友,真是交对了——。”酒至夜半,郝萌终于敌不过浓浓的醉意,嘟囔了一句之后趴在案上睡着了。

    “郡守大人,属下不胜酒力,就先告退,郝将军留在府上多有打扰了。”裴元绍举盅又敬了陈宫一次,然后从容不迫的说道。从酒宴开始到结束,裴元绍足足喝了有三大坛的酒,虽然脚步有些虚浮,但神智却还清醒,相比之下郝萌可要强了不止一点二点。

    “伯侯放心,郝将军留宿在此便是,待他醒了之后再回营也不迟。今天既然有缘相识,不妨以后多多走动,伯侯可直接唤我公台便是。”陈宫起,将盅内之酒一干而净,这是他第二次将盅内之酒全部干掉,第一次是和裴元绍初碰面时,第二次还是和裴元绍。要知道在酒席上,就连郝萌敬酒他都只是轻轻的浅尝一口。

    陈宫的份摆在那里,在坐相陪的郝萌与裴元绍算起来皆是其下属,就算是劝酒,也无法硬让他一口干了。

    “郡守——,呃,公台兄,后会有期。”裴元绍稍愣了一下,点头告辞。陈宫则一直送到门口才始停下脚步。目送裴元绍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长街一角,陈宫长久的站在门口,表若有所思。

    “大人,郝将军还在后院,是否移到小院歇息。”见陈宫久久站着不说话,担心的老家人凑近跟前,低声说道。主人的态度很让人捉摸不透,按理说象裴元绍这样军司马一级的将校在吕布军中可以说多如牛毛,纵算有郝萌的推荐,也不可能当得起陈宫这样的郑重相待。在兖州的这些子,能当得起陈宫亲送到门口的人物绝没有几个,曹、吕布是一方诸侯,余下的人不过是廖廖几人罢了。

    “噢,先抬到别院吧。替我更衣,我要立即去见温侯一次。”陈宫想了想,吩咐道。郝萌大败的消息应该尽快的报与吕布知晓,要是晚了的话,说不准魏续等人会添油加醋的陈述,一旦吕布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郝萌这一关就不好过了。

    郝萌是陈宫在吕布军中拉拢的第一个战将,虽然此人能力一般,实力也位居七大将之末,但也正是因为郝萌有求于他,才有可能被拉拢,反之,象魏续、宋宪等将领就算陈宫有意迎合,也不会投到他这一边来。至于高顺、张辽、侯成这样的拥兵重将,对吕布的忠心更不用说,远不是区区一句话或者一个暗示就会投靠过来的。

    吕布是不是一个理想的主人,这一点陈宫自己也无法作出准确的判断,不过,有一点他却是清楚的,那便是献州之功虽然卓著,但却没能在吕布心里留下多深的印象。最起码,这些天以来,吕布虽然对陈宫礼遇有加,但他的话却并没有被悉数采纳。

    “要想和曹较量长短,怎么能够弃了外黄,济,怎么可以让曹军杀到濮阳来。”陈宫抬头看了看天,神色复杂自语道。

    ——。

    濮阳。

    这一座城池古称帝丘,据传五帝之一的颛顼曾以此为都,故有帝都之誉。濮阳之名始于战国时期,因位于濮水(黄河与济水的支流,后因黄河泛滥淤没)之阳而得名。

    在汉末,濮阳是东郡的郡治所在地,元始二年(即汉平帝时期)城内的人口就已经达到了三十七万余人,现在虽然因为战乱而减少了许多,但还维持在十万人口左右,想想十万人居住的大城,遍数大汉朝的各州各郡,有这样规模的城池没有几个。

    从陈宫家里出来,走在大街上被冷风一吹,裴元绍的头便开始痛了,这种用粮秣自酿的酒虽然甜甜的很好喝,但后劲却是非常的大。

    夕阳晚霞,映着繁忙长街上穿梭忙碌的一个个影,他们只是普通小民,他们不在乎城头的旗帜是曹还是吕,他们只是希望能一家子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只希望每天能吃饱饭不饿肚子,这样的平凡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

    商贩的叫卖声,还有小孩的哭闹声不时传来,这样的场景让裴元绍心里不由生出几分熟识的感叹,这景,在梦里好象出现过,在他的心底也藏有深深的记忆,只不过梦中的场景更加的繁华,梦中人的装束与打扮与面前的景象很不一样。

    “呃!”想着想着,一股浊气倏然涌上喉咙口,裴元绍连忙强撑起子,蹲到一处拐弯的角落大呕了起来。

    “嗥!”一声嘶叫从后传来,不知什么东西从他畔一下闪过。等裴元绍站起打眼望去时,却瞥见一头拉车的公牛赤红着眼睛,真对着前面停着的一辆镶铜的辇车冲了过去。晚霞衬着云朵,散发着点点红光,将整个车子照耀得金碧辉煌分外夺目,只是这红霞漫天虽然充盈着美感,但却让狂奔中的公牛更加的怒不可遏。

    帘门启处,一个披着薄翼红纱的年轻女子从辇车里面走了出来,纤弱的影在夕阳中显得分外的与众不同。

    这一刻,仿佛她就是天上仙子。

    这一刻,她便是这长街上最美丽的风景!

    注:照旧提前更新,票票砸过来,呵呵!友推荐,新书:超级黑拳,书号:1016639;强书,重生在异界,书号:1001814。

重要声明:小说《窃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