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黄巾风云起 第三十九节 识破诡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笋衣 书名:窃汉
    兴平元年二月二十二

    晨曦初现。

    朝阳在山林的顶部露出半张脸庞,但一会就被浓云遮了个严严实实,片刻之后,疏疏淡淡的山间小雨不期而至。这样的细雨在芒砀山的初季节寻常得很,一场雨便能滋润万物,给人以希望,也给人以无限的想象。

    在这个连生存都变得异常艰难的时世,夜的喜雨对于寻常的百姓来说,不只是滋润田地的一点甘露,更是点燃心头的期望。

    号角呜咽。

    打破清晨的宁静,更惊起林间歇息的一窜雁鸟。为了鼓舞将兵斗志,也为了掩饰吃了败仗的难堪,战场上昨激战后的残迹历历犹在,唯一有变化的只是少了一具具阵亡曹兵的尸体。

    曹军大纛下,厉锋校尉‘曹’的旌旗迎风招展,阵前,先锋将牛金头戴红缨盔,披鳞片重甲,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在他的后,三千余名着大红甲衣持戟矛的曹兵齐声叫喝,鼓声、嘶喊声震于山野。

    咚咚咚——。

    催战的鼓点急促而有力。

    一阵紧似一阵。

    “进攻!”

    当鼓点被敲打到最高昂时刻时,牛金下达了出战的将令,三百余名被精心挑选出来的担当陷阵先锋的精兵在一队队领兵小校的带领下,嗥叫着如虎狼般朝山隘扑了过去,他们一个个体矫健,灵巧的避过滚落的山石,一步步的向隘口接近!

    “哼,裴元绍狗贼,老子叫你看看什么才是精兵!”眼望前锋进展顺利,压阵于后的牛金满意的笑容挂在脸上,心中更是爽快之极。5ccc.net

    裨将即是副将,直接隶属于主将,并没有单独领军的资格,对于一个将领来说,不能单独作战也就意味着无法取得大功劳,无法飞快的提升军职。这是牛金所不能忍受的,虽然曹仁对他器重有加,但这是私人之间感的方面,与军功完全是两码事。

    这段子以来,牛金虽然大小阵仗经历不少,但单独领兵作战的机会并不是太多,如果一直跟着主将曹仁作战的话,胜仗的大功劳是不可能分得的,顶多也就是斩敌若干之类的军功,而这样的军功对于牛金来说,实在没有多少吸引力,他要想得到的,是由一名裨将晋升为偏将的机会。

    由裨将升为偏将,再由偏将成为主将,这才是每一个武将的光荣与梦想,军人的荣耀是什么,就是这个。

    如今,机会就在面前。

    他当然不会错过。

    今天,这一批攻隘的二百曹兵乃是牛金的心腹部曲,精锐中的精锐,他们已经在之前的许多次战役中证明了自己,他们没有让牛金失望过。

    第一波攻击,先用精兵吸引守敌的注意,在接下来的攻击波中再以担任运送辎重的辅兵来替换攻击,这便是牛金作战的策略。

    辅兵,即主要负责运输粮秣辎重的后勤力量,在剿灭了青州黄巾之后,庞大的俘虏数量让曹军有了充实的后备兵员,他们中间除了一部分幸运的被挑选进入青州兵战斗序列之外,其余大部则或被安置开垦荒田,或被当作正规军的后备兵员使用。

    除了运送辎重外,辅兵在战事紧急时一样可以被派上战场,在粮秣匮乏时可以充作军粮(人饼子),当然就战斗力而言,辅兵不可能与正规的曹军相比,但象攻隘这样的消耗战,出动辅兵倒是一个明智的主意。

    一次次不计伤亡的攻击,可以大量的消耗守军屯积的滚石箭矢。

    不得不承认,曹军的策略相当完美。

    由于下半夜至清晨骤雨的遮掩,裴元绍派出的斥候兵没有察觉曹营发生的异常况,一支运输粮秣的后勤辎重部队来了又离开,这本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细究起来,这倒也不能全怪斥候失职,主要还是曹仁在领兵作战方面经验甚多,曹军在调动之前作的一些掩饰成功的转移了对方斥候兵的注意力,比如出动小规模军队对芒砀山区的小道进行搜索,再派出一支支骑兵巡逻队打击在曹营周围活动的敌方游骑——。

    在曹军接近压倒的优势面前,裴元绍若不想让手中宝贵的斥候骑兵悉数折损的话,唯一的方法就是让他们撤退到相对安全的地方,而这样一来,斥候能够获得的有效报也就寥寥无几了。

    如果不是牛金顾惜手中精锐伤亡过重而提前撤下的话,守军还依旧会蒙在鼓里,在前二波的攻击波过后,曹军的进攻看似猛烈,但缺了大量有经验的兵卒之后,实际上已基本不构成对关隘的威胁了。

    这些辅兵在一年多之前也属于黄巾部众,与芒砀山的裴元绍等人可谓同出一脉,虽然说现在各奔各路,也谈不上有什么谊,但有一点则是共同的,那便是求生避死。

    辅兵的进攻出工不出力。

    这也是正常得很。

    牛金倒也没有奢望他们能夺下关隘,但他却忘记了另外一点。

    辅兵也是人,并不是毫无知觉的机器。

    当见到同伴一个又一个的死去时,辅兵本就不甚坚强的意志开始崩溃。

    他们中间,有的人退缩不前,有的人临阵即逃,更有的人弃了武器朝对方的阵地狂奔,边跑嘴里还在叫喊“苍天死,黄天立!”的口号!

    “渠帅,这曹兵怎么这般不经打,我这边还没打过瘾就一个个哇哇叫了。”裴元绍边,亲卫队长胡舒一脸悻悻的说道。

    胡舒,字元长,青州人氏,祖父曾任过齐地济南国的邹平长,只因他父亲是庶出,才始家道败落,青州黄巾起事时,胡舒也混杂于流民之中。

    单就年纪来看,胡舒比裴元绍还要大了几岁,按军龄来说算是一个老黄巾了,他的军职最高曾是青巾青州的一名小帅,不过,随着济北那一场大溃败的结束,他的那些部下俱都不复存在,最后他几乎是光杆逃到了芒砀山。

    “牛金——,不过是虚张声势的一头假虎,曹仁的主力并不在这里!”裴元绍冷笑一声,心中暗忖。曹仁,既然你想斗智,那么就好吧!用不久多久,你就会知道,芒砀山这个山头不是谁想占就能占的。

    注:1、胡舒(说),字元长,原型:某主编,为人宽厚,待人和气,客串之。2、之前种种,皆我之错,现在不说什么了,这本坚持完本,嗯,一切看行动吧!

重要声明:小说《窃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