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黄巾风云起 第十八节 血战武平(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笋衣 书名:窃汉
    陈国东境。

    裴元绍很快就迎来了从芒砀山下来的周仓、廖化部队。

    “二哥,你看前面是谁?”队伍前,眼尖的廖化忽然高声呼喊起来。

    “是大哥!嘿,可想死我了。”周仓立时大叫一声,扔了长刀大踏步冲了过去。

    “二弟,三弟,我也想你们。”裴元绍张开双臂,将周仓结实有力的躯抱得严实,一双手狠狠的拍打着周仓的厚背。

    “结实了许多,这劲力又大了不少吧,这下子,大哥我岂不是要赶不上你了。”裴元绍笑说道。

    “嘿,大哥说笑了,我周仓这点本事谁不知晓,要是不加把力,再遇上夏侯渊那样的敌将可就糟了。”周仓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与夏侯渊的那一场血腥撕杀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但在周仓的心里却是记忆犹新,在芒砀山中,将近二百余坟莹还醒目的留守在那里,他们不甘心的战死于沙场,每一次去探望,周仓都感觉有一根无形的鞭子在敲打着自己。

    有这样感受的,其实又何止是周仓一人。

    裴元绍、廖化也是一样。

    “嘿,夏侯渊那家伙是厉害,不过,咱只要豁出命去拼,再强悍的敌将也是不惧。两位贤弟来得正好,袁术大军现已兵临武平,我和陈国的刘宠、骆俊商议妥当,这一仗我们将从侧后方袭击袁军,怎么样,有没有破敌的信心?”裴元绍双眸扫过许久不见的众将士,大声喝问道。

    “打袁术,这——,渠帅是说我们和官军联合打另一支官军?”巨大的变化让不少的黄巾军士卒回不过神来。

    他们下山本是为了从陈县救裴元绍出来,现在忽然变成了联合陈境的守军对付进犯的袁军,如果不是亲耳听裴元绍所说,这些士兵打死也不会相信。他们已经习惯了被各路诸侯率领的官兵联合围剿,习惯了没有援军孤军奋战的子,在他们朴素的思想中,官兵就是一群反复无常贪噬滥杀的恶狼——。

    与狼联合,这又怎么可能?

    “大家快走,我们的时间不多,三弟,你带一支轻兵由陈全领着先往陈县西城,从那里领取一批兵器战甲、粮秣,二弟,你随我一起行动,我们去武平助陈王一臂之力。”裴元绍急声令道。

    由不得裴元绍不急,从骆俊回来商议军再到遇上周仓廖化,这段时间总共加起来也有大半天的光景,也不知道刘宠在武平还能不能坚守!

    骆俊治国是一把好手,领军作战则完全是外行。如果不是他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了无意义的商讨上面,前线的压力要轻了许多,最起码,大半天能够将清坚壁野的任务完成近一半,而一旦天黑下来,以袁军涣散的纪律,张勋必定不敢乘夜进军。

    待到第二天的天明,经过一夜的紧急布置,裴元绍相信袁军纵算费大力气占了武平,也终将会一无所获。

    武平。

    激烈的战斗已经由城墙延伸到了城里,由西城突入的雷薄一部在骆通的拼命反击下,正在西城脚进行逐屋逐户的争夺,骆通手里的兵力虽然经过补充,但又降到了不足一百人,而雷薄也同样损失惨重。

    “老大,兄弟们死伤太多了,我们不能再打下去了。”

    “将军,听说我军主攻方向遭到守军的顽强抵抗,迄今连城门都没有拿下,我们要是再往里突破,可能会被守敌截断后路——!”

    一个又一个袁军将校嗥叫着带兵冲上,然后又满是血的退回来,在巷战这种受地形地利影响甚大的单兵撕斗中,人生地不熟的袁军吃了大苦头。

    看到手下如此不堪,雷薄脸色铁青,他本来想着第一个进入敌城怎么着也能立下头功,却不想进城容易占城难,面前的敌人虽然人数处于劣势,可是相当的顽强,要是再激战下去,纵算最后全歼了敌人,自己也会落一个半不遂。

    如此两败俱伤的激斗不是雷薄所期望的,作为一个半路归附袁术的将领,他可绝不希望自己因为这一场战事而实力大损,那样的话纵算攻占了陈县,也没他雷薄多少好处。

    “张勋这老小子,枉带着那么多的兵卒,竟然连个城门都拿不下来?”雷薄气哼哼的想着,突然,他心头猛然一惊。

    张勋是真的打不过刘宠,还是在保存实力?

    难道张勋是玩驱虎吞狼的把戏——。

    “传令,前锋队退守西城门口,其余部队扎营歇息。”脸色骤变的雷薄下令道。

    “将军,这样不好吧,要是大将军责怪下来——!”随军的参谋提醒道。

    “哼,大将军那里我自有话会说,你等不必多言。”雷薄冷笑一声。张勋这个饭桶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要不是他将女儿送给袁术当玩物,这大将军又岂能轮得到他。

    东城。

    袁军大营前。

    大将军张勋着一副锃明鲜亮的铠甲,手擒一把大刀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的战况,一缕夕阳的晚霞照在他的上,使得他红光满面的一张大脸更加精神。

    “儿郎们,给我上!老子就不信了,他刘宠还是铁打的,我***累也要累死他!”张勋一边观看战况,一边在嘴里不停的嘟囔。

    听到张勋的这些呓语,一旁的袁军参谋一个个神色发苦,累死刘宠——,不错,从一早到傍晚,不停歇的进攻确实可以让守军陷入疲惫之中,但是,敌人会累,难道自己这边就不累了吗?

    要知道袁军远道而来,这一路上又光想着到了陈县如何烧杀抢掠了,士兵们最初可以凭一股子勇气坚持着,而一旦久战不下,则必定士气大跌,军无斗志。

    如果不是张勋指挥才能泛泛,换一个人的话,早就能看出自中午开始,袁军的进攻就雷声大雨点小了,要不然,刘宠又如何能坚守到此时。

重要声明:小说《窃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