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黄巾风云起 第十一节 通缉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笋衣 书名:窃汉
    “马老板,刘元有没有在店内?”突然,一声威严的叫喝将还沉浸在财富美梦中的马贵惊醒。

    “哪个,哪个不长眼的乱叫我名字?没见老爷我正歇息了吗?”马贵晃了晃发胀的脑袋,迷迷糊湖的叫嚷道。

    “马贵,国相大人问话,你没有听到吗?”又一声呼喝响起,随后便是柜台被重击震得尘埃蛛网俱落。这一次问话的是个满脸横,胡须根根竖立的敞襟大汉,他的一双蒲扇大手正使劲的摁在发亮的柜台上。

    此人马贵倒也认识,陈县国相府当差的都尉骆通,等他再往后面一瞧,更不吓得面如土色。陈国国相骆俊正沉着脸站在当面,在骆俊的后,还有一彪如虎似虎的兵丁,这些人手里各着兵刃,明晃晃的闪动着慑人的寒芒。

    “国相大人,那个刘,刘元一早出去了,还没有回来?”马贵瞪大眼珠子看着这一彪不速之客,结巴着舌头回答道。

    骆俊是什么人物?

    在陈国,除了陈王之外,他就是最大的官了,可以说掌握着生杀予夺的大权,在这位骆相爷初到陈县时,马贵倒也曾登门拜谒过,还带了些礼物想要巴结一番,却不想被毫不客气的给轰了出来。

    当时,马贵还想是不是自己送的礼太轻,但随后看到骆俊到任之后的所作所为,他才发现自己看错了人。

    骆俊这两年多来不仅对百姓护有加,对境内的众商贾也是相当的礼重,这使得包括马贵在内的商贾对他的印象甚好,只不知今儿个兴师动众带着一众兵士来到自家小店也不知为了什么?

    难道那刘元是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是逃窜檄拿的黄巾巨寇?

    马贵刚一想到这里,脑子就嗡了一声差一点惊瘫在地,可是刘元的行为举止无一不显出高贵的士族大夫气派,如果说是黄巾贼或者巨盗,这马贵可打死也不相信。

    马贵越想越迷惑,越想越冒虚汗,肥胖的不自的颤抖起来。

    “马贵,站直了说话,那个刘元去了哪里,你可知道?”骆俊一脸冷峻的上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惊魂未定的马贵,冷不盯发问道。

    骆俊这森然一问,让马贵心中最后的一点幻想也宣告破灭。

    刘元一定犯了杀头的大罪,不然的话国相骆俊不会亲自来抓人,而且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严肃神

    “回,回禀国相,那刘元,刘贼可能去了东城门附近的大风楼,我昨晚偶尔听得他们好象在说要好好的慰劳一顿——!”马贵油光涔涔的额头汗水不住的冒出,他边擦汗边支吾回答道。

    四月天,也不是很,马贵的汗当然不是出来了,而是吓出来的冷汗。

    窝藏要犯的罪名可不是谁都能担当得起的。

    虽然他可以辩解说事先不知对方份,但官府问案能不能采信可就两说了,要是当官的拿出什么人证一口咬定你是同谋,那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想想自己辛苦了半辈子的客栈要被充公,想想家里的老婆孩子可能要卖为奴,想想自己的这颗脑袋不知什么时候要被砍掉,马贵不住悲中从来。

    “东城门大风楼,你能确定?”骆俊目光一凛,追问道。大风之名,取汉高祖刘邦的那一句大风起兮云飞扬的头两个字,如刘邦一样,这大风楼在陈县也有第一楼的称号。

    “这个,我,我只是听他们有这么一说,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清楚?”马贵结结巴巴的说着,肥胖的躯差不多快要瘫倒在地上了。

    “骆通,带上他,立即去大风楼!另外,给东城一带的守门都尉下令,对出城的人严加盘查!”骆俊吩咐一声,立时有左右跑过来将马贵架起,一彪人如风般离了客栈,向城东急追了过去。

    “国相,我冤枉呀,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刘元就是朝廷要抓的人,我冤呀!”一路上,马贵不住的叫唤着,声泪俱下。

    ——。

    西城门口。

    天色微明,城门处除了一清早进城的小贩、菜农之外,基本没有其他人进出。

    不过,就是这样,城门口卫兵的眼睛也是瞪得圆圆的,从他们通红的双眼和疲倦的脸色可以看出来,这晚上怕是没能睡上好觉。

    “该死的贼子,要是让我抓到的话,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一个守卒小声的发着牢

    “别光顾着说狠话了,那边骆都尉过来了,快好好巡查!”骆通负责陈县四门守卫的都尉,他是骆俊的族弟,昨天夜里,他接到骆俊搜捕青州巨商刘元的命令,就立即组织力量对城门口加强巡查。

    不过,瞧他脸上不豫的神,显然一夜的努力并没有什么收获。

    “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去大风楼抓捕要犯刘元,快!”未等那两个小声嘀咕的守卒反应过来,骆通已经如风一般的掠过。适才,他从骆俊那里接过搜捕刘元的紧急命令,并从马贵嘴里知晓了刘元可能躲藏在东城的大风楼一带,这让他不心花怒放。

    “刘元——,这回我看你往哪里逃!”骆通咬牙暗忖。一夜的折腾,这份苦不找刘元这祸首去撒,难道还找别人?

    大风楼。

    楼如其名,泱泱大家气派。

    在陈县,象大风楼这样的酒肆并不在少数,不过,能够名气象大风楼一样大的却少之又少。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这大风楼实际上就是陈王刘宠的产业。

    在陈国,谁是老大?

    或许有的人会说是国相骆俊,现在陈国的一应政务皆出自这位骆相之手,他若不是最大,谁又是最大?

    这个回答其实并不准确。

    骆俊这个国相确实看起来权力甚大,但实际上他却并不是陈国最有影响力的人,陈国真正的幕后主人是刘宠,国相任期不过几年,一旦到任就有可能调职到其他地方,只有受封于此地的王爷不会离开。

    过江龙与坐地龙,两者若是让人选择的话,只要不是另有目的,大多会选择后者作为靠山,就算不想出人投地,也会抱着绝不得罪的态度。

    陈王刘宠这位诸侯国王爷可不是一般的酒囊饭蛋,以他的武艺和手若是上阵杀敌的话,最起码也能做到将军一级,可惜,依照大汉的律法,作为刘姓诸侯王他是不可能入朝为官的,换句话说,他的才能因为份的特殊而被无的埋没。

    这样碌碌无为一辈子,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

    于是刘宠暗中开设酒栈,广结天下豪杰之士,并在王府中屯积兵器铠甲以及箭矢,他自己更是练就了一手好箭术,这也就是中平年间刘宠能够瞬时组织一支军队,抵御黄巾进犯的原因所在。

    大风楼,二层,临窗雅间。

    刘元,或者更确切的称呼应是裴元绍悠然的端坐在靠窗的位子,一个面相憨厚的中年男子侍立在他后,而在他面前的案几上,赫然放着一张通缉榜单。

    “这画师的水平也太逊了点,怎么大部分地方都不像呢?”裴元绍轻笑一声,眼梢似不轻意的扫过长街一角。

    那里,有喧闹争吵的声音传来,随后,是一大群人杂乱的脚步声。

    “公子,我们还是走吧,留下来太危险了!”裴元绍后的那个中年人脸色微变,上前一步说道。

    “该来的,一定会来的。”裴元绍笑着喃喃自语:“陈全,你去吧,放心,我留下来就有留下来的道理,相信我,没事的。”裴元绍信心十足的说道。

    瞧裴元绍的样子,仿佛不是在逃亡,而是在等人。

    等要抓捕他的人。

    他是他,他又不是他。

    “骆俊,我等着你,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了!”裴元绍眼睛盯着门口,一边喃喃说着,一边将面前的残酒一饮而尽。

重要声明:小说《窃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