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黄巾风云起 第九节 人无横财不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笋衣 书名:窃汉
    这梁王墓迄今不过修建了二百来年,墓内的机括想必还能发挥功效,这一路进来顺利的紧,他倒忘了提醒大家。5ccc.net

    有了这一次的遇险,裴元绍等人每前进一步都加了小心,偶有人踩踏或碰到机关,有木盾和护甲加以遮护,一时倒没有再造成大的伤亡。

    当然,不幸中了毒水、毒汁和毒箭的士兵还是有,不过,在巨大的惑激励下,士兵们纷纷以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奋勇向前,并决心以血之躯打穿通往梁王主墓室的道路。

    最终,在曲曲弯弯的黄泉道行进了约半个时辰后,梁孝王与其王后的主墓室先后呈现在眼前,士兵们打开沉重的棺木,一具穿着金缕玉衣、头戴诸侯王冠的古人尸体清晰的出现在面前,在棺木内,还堆放着夜明珠、玳瑁、金酒樽、铜鼎等许多陪葬物品。

    “梁王,你老人家可好,我裴元绍远道来看你了!”面对如此珍宝,裴元绍再也按耐不住激动的心,他伸手摸了摸细滑的玉衣,喃喃祷告道。一个人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任是再强的人也无法违背。所以,说不怕死人不怕鬼那是壮胆的空话,在这个森森的墓**,就算向来不信鬼神的裴元绍心头也在暗暗打鼓。

    “大哥,这玉衣摸着是什么感觉?”周仓瞧着玉衣,张开嘴笑着,痴痴的问道。

    “二弟何必要问,你摸一摸不就知道了?”裴元绍定了定心神,不解道。

    “嘿,我怕摸坏了这宝贝!”周仓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其他的士卒此时也是神经高度紧张,面对满墓室的珠光宝气,他们一个个摒住呼吸,两只眼睛上下左右的仔仔细细看着,却就是不敢用手去触摸一下。

    “好了,兄弟们,这些宝贝现在都是我们的了,快,把带来的藤筐都装满了!”等到众人都看得差不多了,裴元绍一声令下。

    听到裴元绍的吩咐,众士卒遂按照各自的分工开始忙碌起来,由于事先裴元绍的准备比较充分,这一次进墓的人员对于梁王的这些陪葬品的价值都有相当的认识,因此,搬运工作进行得还算顺利。

    清理完梁王墓之后,裴元绍等人又打穿了梁王墓室背后的石墙,进入李王后的墓室。王后墓共有两个主墓道、三十四个侧室及回廊,墓室规模也是相当的庞大,李后是梁王的元配,她的陪葬品同样丰厚得很,以致于运输的士兵最后不得不连续来回了五次,才最终将梁王夫妇的家底捣空。

    “这回真是大发了一批横财了!”

    待到重新回到僖山上的地面,参与掘墓的将卒俱都喜形于色,每个人都知道这一次掘墓会意味着什么?

    从公来讲,有了这批贵重的财物,山中粮食短缺的难题就可以破解了,这年头虽然战乱频频,但富人大户依旧不少,金银等奢侈品依旧是抢手货。掘墓得来的这些珍宝,只要抛售一些出去,就可以换回大量的粮食了。

    从私来说,裴元绍、周仓、廖化这三个头领尽管一直以来都比较穷,但也不是守财奴,等到一切安定下来,这些参与的士兵知道,他们多多少少也会分到相当的好处。当然,他们中有不少人其实已经得到了不少了,这一点从他们鼓鼓的衣衫就能看出来。

    在拥有了换取粮食的金融资本之后,信心满满的裴元绍立马决定开始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商业运作。

    既然是第一次,那当然要亲历亲为。

    经商——,高价卖出,低价买进,做一个象范蠡、陶朱那样的巨贾,在不得已作了贩马贼之前,裴元绍也曾跟着贩马的商队去过几回北方草原交易,在那个时候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拥有众多财富的大商人,虽然商贾这个职业并不被人瞧得起,但总也好过耕种田地,现在,想想曾经的梦想就要实现,裴元绍不住激动起来。

    可是,未等裴元绍把这个意思表达出来,就遭到了周仓廖化的阻拦。

    “不行,大哥不能去!”周仓黑着脸第一个表示强烈反对。

    “是呀大哥,朝廷的那些狗官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亲自去的话太危险了。”廖化也急红了脸劝谏道。

    对于裴元绍的安危,廖化是真的不放心。

    “是呀,大哥,真要去的话,我周仓跑一趟好了。”周仓见裴元绍听不进劝告,再一次大声说道。

    周仓和廖化强烈反对的理由也很充分,明的理由:裴元绍可是朝廷一直以来张榜檄拿的黄巾要犯,他要是在州县出现,保不准会被人认出,那样岂不是自投罗网。

    至于暗的理由:周仓、廖化可不敢说出来,那便是这半年多来的山中生活让他们二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畅快,因为有裴元绍这个大哥在,作为小弟的他们许多事只需要跑腿就成了。而若是裴元绍一走,这千把人吃喝住宿等事务可就要落到他们头上了,这岂不愁杀了不识几个字的周仓廖化。

    对于周仓廖化的反对,裴元绍并不感到意外,他们说的也是在理,自己的这颗头颅虽然算不得什么,但也在通辑榜上标注得明明白白:有捕获黄巾巨寇裴元绍者,赏百金。

    百金——,不算少了,若真让哪个贪图钱物的小人给盯上,想要顺利平安的完成这趟差使可不是容易的事了。

    “你去,二弟,我来问你,带着这些金钱珠宝你准备去哪里售卖,一车梁王墓的金银珠宝你又准备换回多少黍麦?”裴元绍盯着周仓看了一会,正容问道。

    “这个,下邳是大城,我想去那里不错,要说能换回多少粮秣,嗯,怎么着也得装满十车才行吧。”周仓没有想到裴元绍会有这么一问,良久后才始支吾着回答道。

    “廖化,你说呢?”裴元绍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而是转头问向廖化。

    “我想去汝南,那里的不少大户都建有坞堡屯积粮秣,二哥说能换回十车,我想太多了点,现在外面战乱频频,听说粮价已经涨到了一石五十万铢钱,这么算下来这一车珠宝能换得八车粮秣就不错了。”廖化神色一凝,仔细想了想答道。

    听周仓、廖化这么一说,裴元绍伸手从箱子里取出一颗斗大的夜明珠,一边把玩一边道:“我听说经商之道,就在于高价卖出,低价买进,梁王墓的这些东西,在一般人眼里也许并不值多少钱,因为他们不需要,但若是卖给那些只知道奢侈极的王侯的话,则一定会卖一个好的价钱。我还听说去年广陵、海陵、陈县一带稻谷大丰收,粮价比中原一带要低许多,要是大批量购买的话,也许还能获得优惠——!”

    “另外,下邳、汝南分别是徐州和豫州的治所,是一等一的大城,如果能够顺利到达那里交易的话,相信要售出珠宝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要是购粮就不一定了,汝南一带还有黄巾军活动,粮价一定很高,下邳虽然要好一些,但那里本还需要广陵、海陵的粮秣支援,粮价估计也不会低,再说,从芒砀山到达这两个地方足有数百里之距,这一路上又有盗寇袭扰,又有关卡查,风险实在太大——,相比较的话,陈县离我们这里虽然隔着一个谯郡,但实际距离并不太远,交易风险较小,广陵、海陵虽然要远一点,但徐州在州牧陶谦的治理下地方还算平静,没发生大的动,我们要是去的话,成功的可能还是比较大的。”

    裴元绍慨慨而谈,他说的这些只是浅显的经商道理,并没有什么高明之处,其中许多是他从经商的老客那里听来的,不过,就是这样也足以让周仓和廖化二个人对他这个大哥心悦诚服了。

    成功说服周仓、廖化之后,裴元绍即着手安排随行人选,这一次出山基本属于探路质,因此,带的珠宝两车就足够了,依裴元绍的估计,这些东西若是成功变卖的话,换回的粮秣基本能满足山中部众约小半年的口粮。

重要声明:小说《窃汉》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