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爱恨情仇 第十二章 相思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睿辕 书名:灭狐
    师雪举着酒杯,放到秦风嘴前,见秦风没有喝的意思,师雪直接倒入自己嘴里,媚眼如丝看着秦风,双手两条灵活的水蛇,光滑细腻,缠上秦风的脖子,对着秦风的嘴吻下去。

    秦风愣在当场,手里的动作也停下了,师雪已经趁着个机会把特制的掺有相思子毒素的酒尽数吐尽了秦风的喉咙。

    这个场景多么相似,只是那次是秦风喂的宋雨琪,而现在是师雪喂得秦风,秦风心中一阵纠痛,虽然和宋雨琪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太多,但是宋雨琪在他心中的地位是谁都无法比拟的。

    等秦风恍过神来,毒酒已经下了肚子,只觉得从口到胃一阵阵麻痒,还隐隐有些作痛。

    师雪此刻已经滑出了秦风的怀里,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冷冰冰的说:“秦风,你已经中了相思子毒素,你就等死吧。”

    秦风不敢乱动,静静运功调息,刚才都是那一时疏忽,才犯下这不可饶恕的错误,希望自己体内的灵气可以抑制住,同时一股滔天恨意从秦风体内爆发出来,犹如实质的黑气直一旁的师雪,师雪之觉压力一下子变大,难以呼吸,太恐怖了,赶忙运起真气,形成一个紫色的光圈,将自己笼罩在里面,挡住那些可怖的黑气,黑气和紫色光圈摩擦,发出咝咝的声音。

    秦风体内灵气急速运转着,可是好像对那些毒素并没有排斥之意,好像还有些许亲近,秦风只觉得五脏俱焚,好像体要融化掉一般,双眼更是疲乏难当,眼皮沉重至极,秦风硬是凭借惊人的毅力撑开眼帘,眼中混沌一片,黑白不分,全都混在了一起,恐怖至极,犹如九幽厉鬼出事,衣襟飘舞,体表渗出一层血汗,一股腥味弥漫了整个空间,闻之呕。

    师雪在紫色护圈里,被秦风恐怖的样子吓了一大跳,但还是紧紧盯着秦风,她必须保证这次万无一失,如果秦风没有死,她将功亏一篑,死无葬之地。

    秦风感到越来越难受,浑无处不是痛楚难当,口中猛地吐出一口红的触目惊心的鲜血,接着从鼻子,耳朵,眼中也流出了鲜血。

    难道就要这样死去,竟然死在一个实力远远不如自己的人的手里,一想到还有那么多没有完成的事,心中的那些牵挂,心中更痛,那双黑白混浊的眼睛盯着师雪,好像要把师雪撕裂了一般。

    看到秦风那死神般的眼神,心中凉个半截,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护圈光芒一下变得黯淡了不少,师雪的嘴角浮现一丝残酷的笑容,她在世间历练的时候得到了一种上古夺功摄元的功法,不过那种功法是夺取刚死不久的人上的功元,那种功法就叫夺功摄元**,其使用起来是残酷的,死者必须是经历无比痛苦的过程,因为一般的死去,其功元将会收敛到丹田,不能分散到全各大经脉,而经受痛苦,那个人必须运起全功力抵抗,功力将分散到全各大经脉,直到死去,那些功元还会在人有余温的时候抗拒一段时间,这种功法就是在这个时候来吸收死者上的功元,要想更好的分散,当然是毒药了。

    师雪自秦风来到乱云渡,感受到秦风上可怖的实力后,就一直打着这个小算盘,所以她先向秦风示好,让秦风放松警惕,好接近秦风,见到秦风竟然耗费生命之能施展恐怖的焚天焰火,她才会出手相救,她可不想到手的肥给飞了,先前秦风一直是昏迷,所以没有下手,怕秦风会在昏睡中死去。

    而此时在后山密洞口,两帮人马正在对峙,人多的那一帮是和师雪在石林里亲昵的那个青年侠士,而人少的那一方,仗剑死死守着密洞口。不少人都负伤了。

    青年侠士道:“师弟,师妹们,我也不想同室戈,但是你们若再阻挡我,休怪我不念同门之!”

    一个冰雪女子走了出来,一手捂住中剑的肩头,另一只手提剑指着青年侠士说:“你个卑鄙小人,休想伤害师父,除非从我们尸体上踏过去!”

    “对!除非从我们尸体上踏过去!”冰雪女子这一边附和道,人人都是怒目相向。

    “哈哈!你们认为今天能够阻挡我吗,竟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就提前送你们到下面去见阎王吧!”青年侠士持剑当先冲了过去,大喝一声:“杀!”

    顿时刀剑之声不绝于耳,青年侠士这边明显占了优势,完全压制了那些“顽烈之徒”,冰雪女子甚是厉害,不一会儿已经有两人在她的剑下躺倒,虽然也受了不少伤,但是越杀越勇,青年侠士提剑迎向冰雪女子,女子丝毫没有退却的迎了上去,两柄长剑碰在一起,女子被震退了几步,青年侠士却只是晃了晃子,紧接着又是一剑攻了上去,一剑比一剑紧,的女子毫无还手之力,仅有招架之功,顷刻间便见险象环声,命堪忧,青年侠士发出嘿嘿的笑。

    尸首铺底,满天血雨,双方打的惨烈至极,冰雪女子那一边虽然处于劣势,但是个个神勇,简直是不要命的扑向对方,所一夫拼命,万夫莫挡,暂时处于一种平衡。

    青年侠士刺出刁钻至极的一剑,直取冰雪女子面门,女子慌忙运剑紧贴面门,“咚”的一声,恰恰挡住青年侠士的剑尖,可是强大的冲击力,将女子击飞了出去,还不等她落地,青年侠士又是一剑紧贴着女子的口,女子就要丧命于剑下。

    “铿”的一声,青年侠士的剑竟然被一块石头击飞了出去,穿过旁边一人的体,查到石壁上直至没柄。

    场面一下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忘记了打斗,同时回头看向不远处的一个人影,显然刚刚那一击是他所为。

    只见那人浑笼罩着一层黑气,衣襟狂舞,眼中黑白混沌,却又犀利如剑,在这惨淡的月色下,犹如九幽厉鬼出世!

重要声明:小说《灭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